还原真相!乐清“走失”男孩系男孩母亲自编自导,案件详情细节始末曝出.....

还原真相!乐清“走失”男孩系男孩母亲自编自导,案件详情细节始末曝出.....

陈某用来藏匿儿子的四轮电瓶车。
藏匿并失联,寻找与等待,这些天,一明一暗的两条线交织在一起,共同指向11岁的乐清男孩黄政豪。
整个温州,甚至整个浙江都在为这个男孩揪心,祈祷他平安归来。
12月4日深夜,警方在其老家——乐清市城东街道云岭村的家中找到了小豪。令人错愕的是,孩子的失踪竟是母亲陈某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她想借此测试丈夫对儿子的重视程度。
真相大白。可留给人们的震惊却一时难以平复。
目前,33岁的陈某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被警方刑事拘留。
为测试丈夫对儿子的重视程度
她自导自演孩子失联闹剧
11月30日17时58分,11岁的小豪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画面中,他在离家五六百米远的沙河路下了三轮车,从此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失去了踪迹。
当天19时13分,妈妈陈某到虹桥派出所报警求助,接报后,乐清警方调集了大量警力开展查找工作。
12月1日凌晨3时,在上海经营水产生意的爸爸急匆匆开车赶回老家,和亲友一起开始了漫长的寻找与等待。
妈妈看起来跟丈夫一样焦灼,她整夜不睡觉,常常因自责而痛哭,在寻人的间隙,通过朋友圈大量发布求助信息。
小豪走失的消息在网络上迅速蔓延,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和热心市民加入了全城接力寻人的队伍。
12月4日,距离小豪失踪足足过去了五天,孩子却丝毫不见踪影,学校、老家、出租房甚至下车点附近的沙河,几乎都被翻了个底朝天。
每天都有数千人在接力寻找,监控也没有看到孩子自行走出下车点与家附近的合理范围,孩子到底去了哪里呢?
遍寻无获后,警方开始调转调查方向,启动疑似命案机制,分析家庭各种关系,并发现了妈妈陈某身上的层层疑点,表面上焦急寻子的她,竟然故意藏匿儿子,制造儿子失踪的虚假警情。
她事先踩点准备食物
把一辆四轮电瓶车停放在监控盲区内
据了解,11月30日18时许,陈某事先在虹桥镇沙河路踩好点,并将平时接送小豪的四轮电瓶车停在监控盲区,随后电话联系放学回家途中的儿子小豪,取得联系后,叫他在附近碰面。
陈某嘱咐小豪,必须按照她的安排待在四轮电瓶车内,不要直接下车回家,并把车钥匙和事先准备好的一袋食物交给小豪。
安排好小豪后,陈某又假装儿子失踪,在当天19时13分到虹桥派出所虚假报警求助。
在全城接力寻人期间,小豪曾在车里待了至少一天,后来他用手机电话联系妈妈,说自己生病了不舒服,陈某又趁人不注意,将藏匿小豪的四轮电瓶车转移停放地点,最后将儿子转移到城东街道云岭村,也就是小豪的老家。
鉴于陈某蓄意藏匿儿子,并到公安机关虚假报警,且在各方查找期间,继续假装配合搜寻,其行为已严重透支了社会诚信和良知,消耗了大量的公共资源,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
12月5日,陈某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被警方刑事拘留,乐清市检察院也提早介入调查。
孩子是何时被转移的
老家曾被翻了多遍为何之前没找到
从踪迹全无到被警方平安找到,小豪这些天经历了什么?
随着真相大白,孩子走失前的多个疑点也得以层层解开。
小豪“走失前”是否带了手机?
根据小豪妈妈陈某的描述,那天早晨她批评孩子玩手机,所以正好没收了手机。但和小豪一同离校的同学却告诉黄爸爸,当天曾看到小豪身上有手机。根据警方通报,小豪是带着手机和妈妈联系过。
小豪为什么在一街之隔的沙河路下车而不是直接回家?
小豪的爸爸和姑姑都曾说过,孩子不喜欢走路,走失前却选了需要步行十多分钟的沙河路提前下车。经过证实,在虹桥镇住过近十年,对附近非常了解的陈某,早已在沙河路的监控盲区准备好了四轮电瓶车,以方便小豪躲过摄像头藏匿。
老家曾被翻了很多遍,为什么之前没找到小豪?
根据证实,小豪至少在四轮车里躲了一天以上,直到他感觉身体不舒服,才用妈妈另外给的手机联系妈妈。
陈某是什么时候偷偷转移小豪的?
最早参与搜救的志愿者回忆,小豪的妈妈陈某“要么在查监控要么出去找孩子”,很少有独自一人的时间。但是12月2日陈某因头晕被送到医院治疗后,她曾在12月3日凌晨5时私自离开医院。
“当时她说自己太心急,所以一个人出去找孩子,现在想来,她可能就是趁着自己‘晕倒’和‘住院’的时间偷偷去转移孩子。”
孩子被找到时明显受到惊吓
姑姑:我们全家人都是受害者
昨天一大早,小豪曾在虹桥镇住过的出租房大门紧闭,而他的老家——位于乐清市城东街道云岭村的黄家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多人。
这是一幢六间三层的新建落地房,小豪的爸爸和伯伯每人两间,三兄弟都在外面经商或打工,平时只有小豪的爷爷奶奶在此居住。
11岁的小豪就是在属于他爸爸的房间里被找到的——当时他躲在一个闲置的房间内,地上是妈妈陈某临时铺设的被褥,周围满是吃过的零食水果还有生活垃圾。
12月4日深夜,家人得知小豪平安,12月5日凌晨4点,小豪的大伯从派出所将他重新接回了家。
“我们全家人都是受害者,这些天我们家人都在全心全意找孩子,孩子的爷爷奶奶天天以泪洗面,谁能想到这是孩子妈妈策划的闹剧。”小豪的姑姑黄女士告诉钱报记者。
“这些天我们都很伤心,和孩子的爸爸都守在派出所,那时候心都要碎了。今天的这个结果我们很意外。”小豪的表姑说,在寻人的这几天里,小豪妈妈陈某看起来没有异样,也非常担心孩子,经常自责痛哭。
钱报记者从云岭村村主任处了解到,昨天上午,警方封锁现场勘查时,从黄爸爸老家的院子里拖走了一辆红色四轮电瓶车,那辆车就是陈某平常用来接送孩子的。
“孩子回来就好,小豪受到了惊吓,状态有点迷迷糊糊。”小豪的大伯回忆,在寻人期间,小豪的妈妈陈某一直表现得很痛心,12月2日曾接到一个说孩子找到了的电话,她就晕倒了,后来被送到医院治疗。“这些信息可以去查,我们现在还有医院的治疗记录。”
之前曾有传言,小豪是被自己的舅舅带走,但是昨天上午,小豪的小舅舅陈先生特地回到乐清市云岭村自证清白,他说自己家只有兄弟两个,他和哥哥都长期在北京,12月4日收到消息后,他才匆忙坐车
女孩命丧斑马线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