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激烈啦啦啪小说《柴先生的旧约》

超激烈啦啦啪小说《柴先生的旧约》
超激烈啦啦啪小说《柴先生的旧约》

你好,我叫柴先生。

咚…咚咚…十一点三十分…

“你好,美团外卖。”劳弛,咬紧牙,等着对方开门。

不一会,门开了,一个穿着睡衣,长发凌乱,一身烟味的女人,皱着眉进入劳弛的视线。

“不是我没有耐心,但我到了一天的游戏没吃饭,系统让我等一个小时OK,没问题。但是你又让我等半小时,搞事情啊?”

“不好意思,”劳弛挤出僵硬的笑容解释道,“刚才就在楼下的街道发生了一点小事故,耽误了一点时间。”

“总是这样,总是有各种辛酸的理由让别人心软。送外卖的不止你一个,送快递的也大把,扫地大姨到处都是。要是个个人都像你一样,那这个世界是不是不用转了?嗯?”

“我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总之对不起了,让你等了这么久。”劳弛举了举手里的外卖。

“差评!”对方拿起外卖,转身,关门,嘭地一声巨响。

这声巨响就像一巴掌打在他脸上一样,让人火冒三丈,站了一会后,他叹了一口气,一瘸一拐地往走廊尽头的电梯口走去。

事情是这样的,刚才劳弛在转弯的路口减速,观察路况的时候,一辆没减速改装过的小绵羊噌地一下撞了过来。

劳弛从地上站起来连忙打开外卖箱,检查外卖有没有洒出来,幸好包装盒盖得严严实实的没什么大问题。

真疼!他坐在地上看了一下被撞歪的电动车头,和磨破牛仔裤的膝盖还有手肘两处大片大片渗出来的血。

五六米外,两个初中生,打扮成社会人模样的小伙子,骂骂咧咧地站起来。

“你他妈瞎啊!没看到有车来了啊!”其中一个小朋友走过来冲劳弛大哄大叫。

劳弛扶起电动车,看了看他,心想反正大家都是皮外伤,就不跟他们追究了,还得赶着把最后一单外卖送出去。

“你他妈害了人还想跑是不是。”那小朋友一把抓住劳弛的电动车车头,另外一个小朋友推着小蛮腰走过来。

“孩子,不要开口就带他妈,另外,这里是弯道,没看人的不是我,而是你们。我还有急事,大家没什么事,我就不追究了。”

“哎他妈,这人还挺有意思的。”

一番语言上的拉扯后,劳弛选择了报警。

两个小朋友以为劳弛叫人要打架,纷纷叫嚣着也跟着打电话。

警察来了后,两个小朋友慌了。想跑不敢跑,估计是用零花钱改装的小绵羊也被没收了。

在被要求去警局时,劳弛还是选择先把外卖送上去给顾客再去。

整个事件结束后,劳弛休息了两天,准备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于是在破破烂烂的出租房里打了两天一夜的游戏。玩爽吃饱了后准备美美的睡一觉,第二天继续苦逼的工作。

劳弛睡得迷迷糊糊的,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家里磕磕碰碰的。

于是起身走出卧室,当时心里两个字‘卧槽!’然后就是一脸懵逼,不敢动。

客厅灯是亮着的,一只日本柴犬,呃…到底该不该管它叫柴犬呢?

因为它穿着牛仔裤和牛仔衬衫,里面还有一件打底衫,牛仔裤裤脚甚至还是折起来的,一双高帮的匡威帆布鞋格外显眼,看体型大概和劳弛差不多高——一米七五这样子。

它像人一样有五个手指五个手掌坐在那叼着烟,笑眯眯的看着劳弛,桌上还放着一把枪,枪旁边是他的烟灰缸和烟。

“你好,我叫柴先生。”它笑眯眯地吐了一口烟说道。

“卧槽泥马!”它一开口,立刻吓得劳弛一屁股,坐地上,手还紧紧抱着门框。

“你还挺逗的。”它打趣的翘起二郎腿,还是笑眯眯的看着他。

这笑容和网络上的柴犬笑起来一模一样,劳弛登着它老脸发白,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醒醒卧槽×N。”劳弛用力地扇了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嘴里不停地说着醒来醒来,以为自己在做梦。

“真疼卧槽!”他扇了自己几下,马上后悔了,疼得直咧嘴。

“第一次看见这种高级又牛逼的狗吧,不是幻觉,你过来摸摸看,我不咬你!”它说完,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起身,面向着他,坐在桌沿,又翘起二郎腿。

劳弛突然觉得很搞笑,这tm…一只像人一样的柴犬坐在面前。

他鼓起勇气弓着腰,慢慢靠近过去戳了戳它的胸,立马吓得缩回来。

“卧槽…”

“是不是牛逼坏了!”它收起笑眯眯的笑容,严肃地看着劳弛,“好了,我不是来逗你玩的。我本来只是像找个地方休息几个小时的,没想到这里还住着人,怎么看不像住人的地方。”

劳弛扫视了一下到处堆满食物垃圾的客厅,好像不是没有道理。

“那你怎么进来的?”

“门是半开着的,我进来时帮你关了,不用谢。”

它指了没指客厅的门,劳弛捂着脸尴尬得一匹。

但是无论怎么看,还是觉得这太tm…神奇了。

两个人…不…应该说,一人一狗面对面看了好一会,都没吭声,劳弛也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和你们人类一样?”

“是。”劳弛疯狂点头。

“我这么告诉你吧,我们本来生活在一处十分隐秘的深林里,在那里我们的生活方式也和你们人类一样。”柴先生说着,转身又从劳弛的烟盒里取了一根烟,点了起来,并且递了一根烟给他,就好像这烟是它的一样。

“那你为什么出现在我们人类生活的地方呢?我是说好好的在你们那待着不好吗?出来干嘛?”劳弛接过烟叼在嘴里发现没火,没想到柴先生伸过手来给他点火了。

“唉,说来话长,本来我是不想出来的,但没办法,局长指定让我完成这次任务。因为出来很危险,被贪婪的人类抓住了的话,基本上是死路一条。所以我愿意跟你交谈,你看起来虽然像个废物,但你不坏。你刚才要是报警了的话,你脑袋早就被我轰烂了。”

“你还有局长啊!这么说你是警察咯?”劳弛吸了一口,觉得尴尬又好笑…

“没错,我们那有人跑了出来,被你们人类拐跑的。所以我的任务简单又危险,就是要把他带回去。以免暴露了我们地盘。”

“挺有意思的,也就是说,你也有国家和同胞是吧。那你找到了你们的人吗?”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我们一出生时,心脏旁边就会被安装一块芯片,这种芯片不仅能检测和观察我们的状况,”柴先生从兜里掏出一块玻璃一样的显示器,“还具有定位功能。”

劳弛看到显示器里弹出一副3D地图,一口老烟呛得面红耳赤不停咳嗽。

“这玩意,看起来比我们的手机还先进啊!你有没有多的卖一个给我,平时送外卖要是用得上的话,那可方便可厉害坏了。”

“你要可以送给你,但我感觉我需要一个帮手。”

“帮啥?”

“我也不知道,跟我一起去救人。我第一次出来做任务,我怕我一个人搞不定,如果有个帮手的话也许会好一点。”

劳弛看了看他身后桌上放着的枪,吞了吞口水,这才意识到这可不是过家家。

“我不可能为了你手里那玩意闹人命…”

“放心,”柴先生笑眯眯的摆了摆手,“我车上大把麻醉枪,手枪,步枪,狙击枪都有,都是麻醉的,不出人命。”

“啊…”劳弛松了一口气,“那这么说你还有车啊!”

说完,他又忍不住笑了…一只柴犬…竟然…他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柴先生笑眯眯扬起手,一眨眼,一巴掌呼在他脑袋上。

“哎哟卧槽,你还打人啊!”

“再笑牙齿我都给你敲掉!”

“行行行,大哥你最厉害好吧!”

“帮我吧,说不定我可以带你去我们那生活,看你这生活环境,好像日子过得并不是很好。”

“我这样怎么了,都是自己挣的,堂堂正正!”

劳弛不爽地站了起来,绕到板凳上坐下,真的是连狗都看不起自己。

不过想想,能去它们那玩玩好像也不错,因为他真的很好奇…

“要不这样,我帮你,条件是不准出人命,然后我还要去你们家玩玩,随时可以走的那种,而是不是生活在那里。”

劳弛挠了挠脚背,心想反正生活已经像泥巴一样烂了,不如做点好玩的事让它烂得比别人的好看。

“可以,我先答应你,回去我帮你争取。”柴先生站起来,笑眯眯的看着他,“走吧,已经三点多,这个适合正适合干活。”

“我得换套拉风的衣服先!”劳弛兴奋的踩着桌子,跳进卧室里,换了上次姐姐婚礼事定制的西服,像特工一样。

“真会玩!”柴先生看到劳弛的装扮,笑眯眯的从裤兜里掏出一副墨镜。

“大晚上你戴墨镜看得清吗?”

“这是不是墨镜,是智能墨镜!”

“还有不,也给我搞一副。”

“没有,这玩意老贵了,我拿装备之前还是扣了押金在那的。”

“那你到时候能送一副给我吗?对了,你们的钱是狗粮吗?”

“闭嘴,再叽叽歪歪我能把你打出屎。”

一人一狗,你一句我一句的往楼梯下走去,看着柴犬像人一样走路,劳弛还是忍不住笑。

破旧的小区外的马路上停着一辆类似SUV的黑色车子,劳弛仔细看车头的logo,是一根骨头…

“这就是你的车子?”

“你又喜欢吗?”柴先生笑眯眯地说着打开驾驶坐车门。

“真的是太疯狂了,”劳弛看了看四周,没看到人,打开车门坐了上去,“我从来没想过有只柴犬给我开车。”

“你知道我们市长是谁吗?”柴先生低头系着安全带。

“难不成是龙?那东西真的存在吗?”劳弛也跟着系安全带。

“蜗牛!”

“……”

汽车发动起来后挡风玻璃显示出了一副线条清晰的3D地图,地图里有颗显眼的红点在高楼里。

“这是哪啊?”劳弛盯着那个栋二十多层楼里的红点。

“我问我,我问谁去啊。”柴先生点了一根烟,把烟盒丢给他,随后在方向盘里按了一个键。

劳弛以为还是自己那包烟,看都没看点了起来,吸一口,瞬间瞪大眼睛,下一秒感觉肺都要被咳爆了。

“得劲不!”柴先生笑眯眯地看了他一眼。

“卧槽,这是烟囱吗?”劳弛拿起烟盒,烟盒表面是骨头的logo,旁边两个小字:特制。

他又尝试着小小的吸了一口,感觉肺像是被人掐了一下似的,得劲…

一人一供吞云吐雾了好一会,幸好车厢顶部有个类似抽烟机的装置,不然该呛晕了。

大概一个小时后,不知何时睡着的劳弛,被柴先生叫醒后依旧被吓了一跳。

“就是这栋楼了!”柴先生毛茸茸的食指指了一下,挡风玻璃外的高楼XXX公寓。

“这是高档公寓啊!我记得上次跳楼的新闻就在电视里播出了过。”劳弛搓了一把刚睡醒的脸。

“走吧伙计,是时候流点汗水了!”柴先生兴奋的打开车门,绕到车后,打开后备箱。

劳弛也屁颠屁颠下去,后备箱里立着一块铁板,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枪。

“哇塞…”劳弛目瞪口呆地看着上面的枪,随后又赶紧看看四周,三更半夜的,幸好没人。

“都是麻醉枪,放心用。”柴先生说着往身上塞枪,各种枪。

劳弛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拿了一把手枪塞屁股后面,又拿了一把叫不上名字的步枪。

他举起枪,转身瞄着旁边的树,扣动板机…没动静…再扣,再扣,还是没动静。

“这是什么兰枪啊,能不能用哟。”

“保修没拉啊大兄弟,”柴先生伸出手,拉掉了他步枪上的保险,“你要是走火打到我,我们就等着死!”

“放心我真的是…”劳弛一副我很牛逼的样子在那摇头晃脑的做着热身准备,“我可没少打csgo!”

“走吧!”柴先生关上后备箱,在脑袋上扣了一个鸭舌帽,帽子上面又是一个骨头的logo。

“我的帽子呢,我们可是一队的啊?”

“真麻烦!”柴先生重新打开后备箱。

劳弛笑嘻嘻的取下一个帽子扣脑袋上,发现还意外的合适。

公寓门口和四周除了间隔有规律的亮着的路灯外空无一人,俩人大摇大摆的走去。

“我们怎么上去?”

“像电影里面一样,飞上去,这玩意吐出来的绳子会拉我们上去。”柴先生晃了晃手里的巨大的手枪笑眯眯的说道。

“卧槽,那我呢?”

“屁话多,跟紧了!”

一人一狗快步走像公寓侧面的墙角,公寓表面是玻璃制的,劳弛隐约感觉到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的目标是只大黑熊,我们不知道上面的情况,所以一会砸烂玻璃冲进去的时候,看到有人就用枪使劲扫他们。”

“啊?”劳弛一脸懵逼的看着柴先生拿着那把巨大的手枪往公寓上方瞄着。

咚地一声,一团乌漆嘛黑的东西从从枪口冲了上去,他还没反应过来,柴先生空出左手一把将他抱住,一人一狗像发射出去的火箭一样冲了上去。

劳弛五官被强风刮得风形,呼吸困难得说不出话。当他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和柴先生悬挂在建筑物的半空中,腰被柴先生粗壮的手臂勒得生疼,再看看地面,胆战心惊,他恨不得它再勒紧一点。

“卧槽泥马啊,怎么不打声招呼啊,我有轻微恐高症的!”劳弛看到柴先生右手死死握住枪柄,枪口一团黏糊糊的东西正沾着建筑物玻璃——这就是所谓的安全措施…

“嘘,看里面。”柴先生严肃的看着玻璃墙里面。

“看啥啊,我们现在怎么办啊?”风一吹,一人一狗的身体就晃,一晃他就慌,但还是往里面看了。

通过玻璃墙,劳弛看到一只估计有两米高的大黑熊正躺在柔软的床上,更加惊悚的是那个大黑熊臂膀上还躺着个女人,正依偎在它身上。

“我以为会是很刺激啊!怎么就成了家庭事务纠纷?”劳弛一脸懵逼的看着柴先生。

“它已经触碰到法律的底薪了,和人类发生关系就是死罪!”柴先生怒气冲冲地注视着里面。

“那…你不会准备弄死那个大黑熊吧?”劳弛没见过柴先生这么生气的样子,有点懵…

“我要把他带回去,交给法院处理。”柴先生说着一脚瞪在玻璃墙上,一人一狗的身体像荡秋千一样往后荡。

“哎,你不会傻到想撞进去吧?”劳弛吓得感觉自己都好像尿了。

“把你的枪挂身上,空出手,从我口袋里拿出那个像饼干一样的东西。”柴先生又瞪了一脚玻璃墙,产生的惯力使他们荡得更加好。

劳弛心里哭爹喊娘想不干了,但是没办法,还是要硬着头皮按照它说的做,因为目前为止还没死,都是托它的福。

他摸索了半天,找出了一个重得要命的圆圆扁扁的铁块,拿出来一看,铁块的两面还有分别有两个红色的按钮。

“这是啥啊?”

“炸弹!”

“怎么用?”

“我再瞪一脚你就扔在玻璃上!”

柴先生没有给再多的使用说明,也没有给劳弛准备的机会,直接一脚蹬在玻璃上,一人一狗极速往后荡向天空的同时,劳弛闭上眼睛使劲一扔。

随后一声巨响,热气扑面而来,感觉脸毛都给烧了。

“狗屎!”柴先生一声怒吼。

劳弛睁开眼,一人一狗腾空,摔了进去。

他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撞在沙发上才停了下来,刚睁开眼,感觉什么刺在的胸口上,低头看,是麻醉针…

再抬起头看,模糊的视线里,柴先生正费劲的摇着脑袋,然后身体像关机了一样,倒下,一片漆黑。

相关信息
  • 恐怖惊悚短小说《张校长之死》

    恐怖惊悚短小说《张校长之死》

    2018-11-28 11:45:53

    恐怖惊悚短小说《张校长之死》

    某高校的校长死了,死在学校申请改名成功的前一夜,公安部门立案侦查半年,一无所获,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死了的校长姓张,为了能将学校从二级院校升级为综合大学,当真是煞费苦心,辛苦经营数载,没想到功成之前竟然死了。官方对外所称的消息是突发疾病意外死亡,但是私底下流传的版本却是...

  • 特别污的肉短文,污到你内内湿的短小说

    特别污的肉短文,污到你内内湿的短小说

    2018-11-13 08:17:53

    特别污的肉短文,污到你内内湿的短小说
    《她见过四婶的情人》

    每个人心里都装着如同传说的故事那些无限逼近真实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在不幸“我……性冷...

  • 新颖题材短小说《一只想拯救世界的蛋》

    新颖题材短小说《一只想拯救世界的蛋》

    2018-11-12 17:03:58

    新颖题材短小说《一只想拯救世界的蛋》
    我叫乖张,是一颗血统高贵的蛋,我族继承老祖宗的遗志,每年要选一大批有慧根的蛋去山尽头的燁海接受洗礼,经历七七四十九天,洗礼成功的蛋身...

  • 都市言情短小说《双十一,他很想有个人说说情话》

    都市言情短小说《双十一,他很想有个人说说情话》

    2018-11-12 16:50:30

    都市言情短小说《双十一,他很想有个人说说情话》
    “何小辰。”“在呢。”“我就是想叫叫你。”1.聊着聊着,她突然说道。何小辰以为她要问自己...

  • 悲剧的真爱——年度最佳短小说推荐

    悲剧的真爱——年度最佳短小说推荐

    2018-11-11 13:11:00

    ——悲剧的真爱许多年前,在陈苍年被称作小混混和臭流氓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姑娘。姑娘经常坐17路巴士,齐耳短发,穿深色套头卫衣,牛仔裤,脸很白,咋一看,有点王祖贤的味道。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