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一审判死刑,真正的凶手却逍遥法外

张扣扣一审判死刑,真正的凶手却逍遥法外
2018年春节张扣扣的灭门惨案于2019年1月8日在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一审判决张扣扣故意杀人罪并毁坏财物罪死刑,而导致这场灭门案的真正凶手以及当年真相也随着张扣扣的判决渐渐浮出水面。

2019年1月8日,张扣扣故意杀人,毁坏财物一案在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如期举行,整个庭审过程,首次采用了图文直播的方式进行。

从上午9点开始,截止下午五点左右,这个一度轰动了整个网络,引起千千万万网友关注的杀人案终于迎来了一审判决:张扣扣故意杀人案,毁坏财物案因事实清楚,犯罪过程残忍,影响恶劣,张扣扣被判处死刑。
而在这此前,当张扣扣2018年春节三十团年之日时,趁王自新儿子们回家过年,将其杀害,导致一场三人被杀的惨案,于春节三十发生在了陕西汉中市南郑区王坪村,而凶手在杀人后,还不听劝阻,又用自制的燃烧瓶将王家轿车烧毁。

两天后,张扣扣自首。

然而,当媒体扒出22年前张扣扣母亲汪秀萍被打致死一案后,当年王家张冠李戴,真正打人凶手逍遥法外,而冒名顶替的老三王正军却因为年龄未满十八岁而被轻判,于是,网民的舆论开始,全部同情起张扣扣来,认为张扣扣为母报仇,皆因为当年判决不公,并呼吁彻查旧案,而张扣扣,也成了被舆论蒙蔽下网民们认为的英雄。

可以说,由于此前大量的媒体报道中,都提出了对当年旧案的质疑,而冒名顶替,判刑过轻(判7年实际服刑3年),甚至,王家还被个别媒体形容成家中背景强势,乃村中恶霸,因此,张扣扣的残忍行为,变成了积愤难平,以毒攻毒了。

而笔者也和所有网友一样认为,如果张扣扣母亲被打致死案确实存在张冠李戴,且王家仗势欺人的话,张扣扣22年后的行为,则确实有可谅之处。

而张扣扣要求网络直播,大家更是猜测,他一定会对当年母亲旧案,爆出猛料。

而让网友们非常想知道的是,张扣扣会不会在法庭上指出当年母亲被打致死案有哪些不公呢?
然而,当今天张扣扣在回答法官的问询中,张扣扣在回答当年是谁打死其母亲时,张扣扣的回答是王家老三,即王正军;而问打了几下时,回答是:一下!
显然,当年打伤张扣扣母亲致死的,确实是王家老三王正军,并不存在老二行凶了而让老三顶包一事。而王正军当年也只一下,结果导致张扣扣母亲头部受伤致死,无论是否有意,只是在过失杀人和有意杀人上存在量刑不同(无法完全证明有意),但却不存在贪赃枉法。

而张扣扣在问询中也承认,如果自己生活事业如意,娶妻生子了,也不会做出如此残忍的行为。而在此以前,网友们却将张扣扣没有娶妻生子说成是不连累她人,甚至说成是“义”。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谣传必经不起验证,一度被网友称之为:参军报国是“忠”,未娶妻生子不拖累他人为“义”,报母恩复仇为“孝”,在今日的庭审中,真相终于大白,而一度被谣传蒙蔽的舆论也不攻自破。

虽然,张扣扣在宣判死刑后,当即表示要上诉,但是笔者认为,上诉是张扣扣该拥有的权利,而他整个行凶杀人的手段,确实残忍,如此恶性案件,又岂能够逃避重惩呢?

虽然此时的张扣扣表现出悔恨和求生的欲望,可惜,他的悔恨来得太晚了。
 

寡居的父亲

开庭前,张家获得了六个人的旁听资格。但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和姐姐张丽波不在其中。

张福如家,是这个季节村里少有的,屋里既不烧火也不开电器取暖的人家。

1月初,汉中地区室外最高温只有五六度,夜间跌至零度。家里偶有客人来,手冻得发僵,坐着坐着便不自觉开始搓手。

已到腊月,张福如的外套是一件不算太厚的蓝色中山服。老汉坚持说自己身体好,不怕冷,“下地干活穿多了还出一身汗。”

贴身的棉毛衫外还套着一件毛衣——如果仅凭肉眼看,更准确的描述是“一些零碎的旧毛线织物”。

这样的细节不经意被外人看到,他有些不好意思,“你看,前面是好的,后面也是好的,还能穿呢。”

他宝贝这件衣物的真实原因是:那是妻子二十几年前亲手给他织的,也是她生前留下不多的物件之一。

毛衣是妻子生前织的,张福如已经穿了20多年。新京报记者杜雯雯 摄

1996年8月27日,张福如的妻子汪秀萍死于与隔壁王家兄弟的那场撕打中,家中无母,张家的两个孩子长大后,也大多奔波异乡。

女儿张丽波嫁人后和丈夫在石家庄做米皮生意,直到2018年腊月回村探亲--那时,距离她上一次回家已相隔七年。儿子张扣扣先是到新疆当兵,退伍后在多地兜转打工,也是偶尔回家,直到去年出事。

二十多年来,68岁的张福如大多一个人寡居在家。他极力维持,将家中里外打理得体面、干净。

2007年,家里盖起新房的第一层,6年前又加盖了二楼。房子是特意为儿女修建的,外墙是统一的白色浮纹瓷砖,朱红色大门上印着一对金色福字。

做饭用的柴垛齐齐码在门口右侧,一捆一捆都用黄麻绳系好。夏季打下来的谷子晒好堆在堂屋的角落,有的已经装进编织袋待售。现在行情不太好,老汉想再等等,“三千斤谷子,现在卖一块二一斤,太低了”,他的理想价位是一块四。

临近年关,张福如请人杀了家中唯一一头猪,肥肥白白的肉块叠放在竹筐中,连猪圈都特意清理过。

儿子杀人后,张福如在村里变得沉默。这一年,他甚少同村人闲聊,也不大爱串门。别人不太敢主动来问张扣扣的案子,只是偶尔碰到张福如经过,双方便点头问个好。

张扣扣被羁押后,无人倾诉的独居生活,有时会让张福如对周围的一切变得敏感。

有时他在家,会从里面闭上门栓,有人敲门也不开,“谁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

张福如说,前一晚他接到一个中年男人的电话,对方说要带他去汉中市最好最隐蔽的酒店,这让他很警觉,“扣扣的案子马上开庭,他带我去那种地方想干吗?”

他说最难过的,是外面的人“编排”(方言,指说闲话)他去世的老婆,说她是“村里最爱骂人的女人”。在张福如眼里,农村妇女普遍文化水平低,“不都是这样吗,你决(骂)我一句,我决你一句。”

“消失”的王家人

有好几次,村民张开严(化名)站在自家院子里,望着一路之隔的对面王自新家,心里不是滋味,“以前回来看到对面都亮灯,现在看对面是黑的,空的。”

2018年的腊月三十中午,王家老父王自新、长子王校军、三子王正军在祭祀完祖先后,回程途中被张福如的儿子张扣扣持刀杀死。王家二儿子王富军因在女友家过年,未回老家躲过一劫。

张王两家的屋宅相邻,站在张福如家的二楼,就能看见王家院子的全貌。

从张家二楼望出去,能看见王家的院子。新京报记者杜雯雯 摄

凶案之后,王家人刻意避开这个是非之地,搬离了这里。按照惯例,王坪村的村民去世后,大多会被埋在附近的四坡山,土生土长落叶归根。但王家逝者三人的骨灰坟冢,都被家人葬在远离本村的别处。

王家人甚少接受媒体采访,与村中亲人的联系也不多。过去一年里,王家老母亲杨桂英回过老宅几次,每次都匆匆来去,当天收拾好就离开。

大约在三个月前,张开严看见杨桂英独自回来,她说取点东西就走。看她一个人着实有些可怜,张开严一家便邀她到家中吃饭。

席间,杨桂英提起了王家兄弟的欠债。

张开严转述杨桂英的话说,老三王正军生前做生意亏了很多钱,找大儿子借了10万,二儿子也帮着贷了20万,另外还找亲戚们借了些,总共三四十万。得知王正军和王校军死后,怕借出的钱收不回,一位债主把王家人告上了法庭。

新京报记者曾于1月6日下午打电话给王家二儿子王富军,得知是媒体来电,他说自己“没时间”,随后便挂掉电话。

村里人聊起王家那些欠债,说如果债主上门,王富军“是肯定还不起的”。2018年初,王富军在接受《界面》采访时曾说过,自己是碑坝林场的一名普通工人,离了婚,在单位一个月有3千多元的收入。2016年时,他通过大额信用卡贷款,帮三弟借过20万元。出事后,这笔债由王富军自己来背,因为贷款用的他的名字。

如今,王家的老宅无人打理,一片颓败之景。

事发后,王家老宅已无人居住。

门口的背篼用化肥塑料袋压着,积了厚厚的灰。门上那对福字褪成白灰色。对联应该是去年春节时贴的,底部还是狗年的图案。但也只剩下下左侧那张,掉色的对联上半截被撕落大半,耸拉着只露出最后两个字:平安。

只有紧闭的大门上那把新锁,泛着金属的黄光。

风波中的村庄

在镇上问路,说去三门村,不如直接问张扣扣家在哪里来得更清晰。当地人都知道“那个发生大案的村子”,手一抬,“往王坪走,顺着路一直往前就到了。”

这里最新的行政名称叫新集镇王坪村,是过去的三门和竹厂庵两村合并后的新村。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传统春节,沉寂许久的村庄迎来一年中最热闹的时节。外出打工的青壮年带着孩子们陆续回乡,他们从深圳的制造厂、张家口的米皮店、新疆的建筑工地赶回老家。

散布在全国各地的汉中米皮店,很多都是新集人开起来的。这门和家乡美食相关的手艺,帮助他们在一个个陌生的城市立足,也回馈给新集镇“面皮之乡”的美誉。

在归乡人眼中,过去这一年村子的外观变化不大,他们调侃,“就算再过五年回来,也还是这样。”

但发生这桩震惊全国的杀人事件后,多少让村子有些不一样了。

在陕西省外,汉中成为张扣扣案的地标。在河北打工的张洋(化名)说,别人一听他来自汉中,会主动问,“知道张扣扣不?”他没好意思直说,那就是我邻居。

影响范围再缩小到村子里。张扣扣的一个未婚堂弟,长辈们想给他介绍个外村的姑娘,那边听到男方来自王坪村,连连拒绝“算了算了。”

在网上,有人把张扣扣案称作替母复仇,但村里不少人觉得不准确,他们更愿意将整件事中立地评价为“那个悲剧”。

在村民们的叙述里,王家、张家,原本都在村里有着不错的口碑。王家兄弟和睦,张家老父勤快、儿子听话,村民们都能零零散散说出些与两家相关的故事。同住一个村,多少都有过互相帮衬和愉快相处的经历。

事实上,村民们对于张扣扣案有着说不清的复杂感情。

一方面,他们感慨,背着三条人命的张扣扣审判的结果几乎是定局,“神仙也救不了他”、“开庭了生死一句话”,但这些话之后,更多地跟着带有转折的惋惜,“可惜个娃,挺好个娃”、“本性真不坏,他就是犯了浑事”。

村民们更愿意相信,张扣扣举刀杀人,大多源于童年阴影。总结下来,是两家人之间的小矛盾没处理好,没被重视,最后引发大祸。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