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萤者付新华|走遍世界去追寻那些最亮的星星

我们都听过《萤火虫》的童谣,也大部分看过那部催人泪下的日本动画电影《萤火虫之墓》,然而,你对萤火虫有多少了解?关于这种会在夜里发光的虫子,青岛人付新华对萤火虫的好奇也从书本和电影开始, 研究生入学的时候,付新华没有像其他植物保护专业的同学那样,选择农业害虫或者有经济价值的授粉昆虫、药用昆虫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而是选择了研究萤火虫。他的特立独行并不为人们所看好,而事实上,缺乏资金、设备、文献和精神支持的付新华也正如一只在黑暗中踽踽独行的萤火虫。

自2000年起,这位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技学院的副教授就东奔西走,致力于萤火虫的考察与研究。多年来,他发现并命名了雷氏萤、武汉萤、穹宇萤、三叶虫萤等100多种萤火虫,并通过讲座、摄影、出书的形式,向人们传达保护萤火虫的理念。近日,他的新书《萤火虫之恋》经由长江出版传媒集团出版上市。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对萤火虫产生兴趣的?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萤火虫的感受吗?

付新华:小时候从来没见过萤火虫,对它唯一的认识来自小时候看最老版的《十万个为什么》,里面有一篇说萤火虫可以像喝肉汁一样吃掉蜗牛,当时觉得这种动物很惊奇。再到读研时,有个下雨天,在去实验室的路上我看见草里有很多光点,就蹲下来找,结果捉到一只胖胖的、很长的虫子,吓了我一大跳。后来,我拿个镊子把虫子弄回实验室,一碰它就发光,然后慢慢熄灭,就像跟你在说话一样。老师说,那可能是萤火虫的幼虫。

但是那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在好奇之余,更多的是在想为什么萤火虫的幼虫可以这么丑。

我想弄清楚它为什么会发光,还做了很多实验。当时国内还没有人专门研究萤火虫,网络也不发达,还是拨号上网,没有谷歌,只有雅虎,我就每天泡在网吧里查资料,发现国外早已有人研究。

从那以后到现在,萤火虫就一直是我的研究对象。

日本安比高原萤火虫HB-3

澎湃新闻:萤火虫是一种怎样的昆虫?它们喜欢怎样的生存环境?

付新华:萤火虫是一种夏天常见的鞘翅目昆虫,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尾部可以发光。一般,我们见到的萤火虫成虫都是有翅膀的,但是胸窗萤的雌虫却是没有翅膀的,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存在。成虫白天一般都是居住在阴湿的腐草丛中,它们的生存环境需要干净的水、潮湿的土壤和空气,还要有充足潮湿的植被覆盖。水生萤火虫的成虫还会将卵产在河边草丛中,等幼虫化蛹成卵后,就会爬到水中捕食螺类。

澎湃新闻:现在有多少种不同品种的萤火虫?你研究萤火虫已有十几年了,目前为止有哪些收获和成果?

付新华:根据现如今的调查,全球大概有1000多种萤火虫,国内已发现的大概有200-300种,而我自己现如今只发现了100种左右,还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去探索。

许多萤火虫的发现是偶然的。比如有一次我在峨眉山做调查的时候,路过一个山间弯道,忽然发现悬崖侧壁、山涧谷底,几条直径约500米的萤火虫立体光带以一秒8次的相同频率闪动,如同天际银河,突如其来的震撼让我无比兴奋,后来我将这种我国独有的萤火虫命名为“穹宇萤”。 

萤火虫的种类很多,它们之间外形、发光器官、内部构造、发光颜色以及闪光频率等都有很大的不同,因此只有我们研究清楚它们的区别,才能更好、更有针对性地保护萤火虫。

《萤火虫之恋》,长江出版传媒集团,2018年12月

澎湃新闻:你的新书《萤火虫之恋》上月底出版了,能否介绍一下这本书的主要内容?

付新华:这次这本新书,还加入了其他的元素,包括萤火虫明信片,还有可以DIY的彩绘套装,以及知名画家冯莺老师手绘的故事图册。这本书既是一场识萤之旅,有知识、有故事,又是一份温馨礼物,有雅书、有美画;里面不仅讲述了萤火虫的故事,也可以说是萤火虫文化的传承,还包含了我与萤火虫的故事。当然,萤火虫美图和赏萤圣地指南,也是必不可少的。

澎湃新闻:你都去过哪些地方寻找萤火虫?

付新华:其实到现在已经数不清楚去了多少地方做调查了。印象比较深刻的一次大概是,有一年去咸宁九宫山做考察的时候,因为发现萤火虫的地方有一条比较深的河,旁边都是那种很大很光滑的石头,做调查的时候一不小心滑进了水里,如果不是同行的人眼疾手快把我捞起来了,现在可能已经跟着萤火虫“飞”走了。在野外考察特别是在夜晚,危险总是有的,但是每次能在某一个地方看到那么多萤火虫汇成的萤海,就会非常感动。

澎湃新闻:在研究萤火虫的十几年时间里,萤火虫的生态环境有了哪些变化?现在能看到它们的地方变多了吗?

付新华:是的。就拿湖北咸宁的大耒山生态保育园来说吧,2013年我们发现这个地方有萤火虫的时候,由于无人管理,村民也没有形成环境保护的意识,导致那边的生态环境很差,萤火虫的数量在也逐年减少。后来我们进驻大耒山,第一步就是清理积累了多年的垃圾,联合政府一起安排垃圾桶垃圾转运车,挨家挨户向村民宣传保护环境的意识。在农药化肥污染这一块,我们也积极和村民沟通,通过土地流转等方法,鼓励村民以不打农药化肥的方式种植稻田。到现在为止,大耒山已经实现了所有稻田不打农药化肥,且村民们已经形成了垃圾集中倒入垃圾桶的生活习惯,大耒山的生态环境变好了,萤火虫的数量自然也就慢慢增多了。

类似于大耒山的,其实还有像海南文笔峰、云南西双版纳植物园等地,为了留住萤火虫,地方上都在积极地做着环境修复和保护工作,这既是在保护萤火虫的栖息地,其实也是在保护我们自己的生存环境。

澎湃新闻:微博上时常能见到你拍摄的萤火虫。关于拍好萤火虫,你有什么心得吗?

付新华:拍摄萤火虫多在野外,因此除了专业的拍照设备,还需要准备一些应急药物、驱虫水、捕虫网、温湿度计等。在着装上也要注意,穿长袖长裤,裤脚也要扎紧还要注意保暖。

澎湃新闻:如何让普通人关注萤火虫?

付新华: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就算是在农村,也很难再见到萤火虫了,所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萤火虫代表了很多东西,童真、回忆、浪漫,甚至象征着一种文化等等,从这个角度去启发人们,他们大多会很感兴趣。

比如对孩子来说,现在城市的大多数孩子没有见过萤火虫,每每讲起萤火虫时,他们眼睛都会闪闪发光,对这种会发光的小生物他们特别感兴趣。而对于70后80后的人来说,萤火虫可以说是童年回忆的象征,萤火虫豆灯,萤火虫虫瓶等等都是他们小时候最有趣的东西;而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能在满天飞舞的萤火虫群中示爱,身边的萤火虫集体为你们点灯,那该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情呀。萤火虫更是一种文化象征,历史上就有车胤囊萤、腐草为萤等一系列流传下来的故事。

咸宁萤海

澎湃新闻:可否为萤火虫爱好者推荐一些旅行目的地?

付新华:湖北咸宁的大耒山生态保育园,云南西双版纳植物园、南京紫金山萤火虫保护区、海南的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等等,都是很好的赏萤地。在寻找萤火虫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不要随意采集野外动植物、踩踏周边的环境,不随便乱扔垃圾。野外萤火虫栖息地来之不易,对于赏萤地的一草一木,一定要像爱护自己家一样爱护它们。

萤火虫特别害怕灯光,不论是在赏萤过程中还是用专业设备拍摄的时候,尽量不要开闪光,也不要开灯,所以无闪光灯的情况下摄影对技术要求特别高。

更不要随意抓捕带走,将它们带离原本的栖息地,因为萤火虫一旦离开它的栖息地,运输途中的光污染水污染等不仅会影响虫子本身的寿命,还会导致它们错过交配产卵的时间,最终会影响整个物种数量的下降。

如果有发现一些新的萤火虫栖息地,也不要随意定位泄露赏萤地点,以保护萤火虫栖息地不被破坏者发现。

付新华工作照

越深入萤火虫的世界,付新华越发现,萤火虫的生存已到了种族存亡的临界点:城市里,基本灭绝,由于大量使用农药和化肥,农村的数量在逐年降低,退缩到到深山里的萤火虫族群,由于景区不断开发,也在大幅减少。

2010年,付新华和武汉大学学生在武汉市做的街头调查显示:40%的市民无所谓萤火虫的消失,74%的人不知道萤火虫是什么;湖北大别山一带,经常见到萤火虫的农民中,有99%认为萤火虫是危害庄稼的害虫,见到就要打死。“我很担心,许多萤火虫在没有被发现之前,就已经消失了”。

萤火虫数量的骤减和人们的漠视让付新华越来越觉得要保护这一美丽的生物在人世间长存必须唤醒公众的保护意识,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2012年底,付新华通过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SEE基金会)申请到基金,创建了国内第一个专注于萤火虫保护的NGO——萤火虫自然保护研究中心,专门从事萤火虫的研究与保护工作。经过一年的努力,2014年初在湖北省民政厅正式注册成为省级科技类民办非企业单位“湖北省守望萤火虫研究中心”,简称“守望萤火”。

 2014年他组织开展了“里山寻萤记”、“再见萤火虫——金秋科普行”、“萤火虫大米项目”等公众环境教育活动,希望通过带领小朋友及家长深入环境优美的乡村,了解认识萤火虫,将生态赏萤、保护萤火虫栖息地的理念传递,让孩子们在成长中践行环保。

十年前,付新华在黑暗中孤独前行,十年后,陪伴他萤火之光没有令他的守望落空。今年37岁的付新华依旧践行着他的“萤火梦”,在日渐拥挤的地球上有一片土地给予萤火虫最好的庇护,那记忆中的精灵终将回归都市人的“故乡”。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