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无羡蓝忘机肉肉章节——爱到忘我,不羡他人

魏无羡:你是我的心头好

次日,图书馆内:

 

   着几分慵懒的阳光微微洒落在蓝忘机读的书的一角,蓝忘机虽然眼神停留在那本书上其实心思根本不在那上面。

 

   眼看着时间快要超过约定时间一个小时了可是魏无羡却迟迟没有出现,正在蓝忘机已经等到没耐心准备合上书去omega宿舍抓人时,魏无羡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他似是还没有睡饱,发型乱七八糟的还有几根毛都翘了起来,魏无羡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边不慌不忙的拉开图书馆的座椅一边向蓝忘机打招呼道:“啊,蓝湛早啊,你起的可真早,我才刚醒”。

 

   蓝忘机扫了他一眼最终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冷冷道:“现在,10点了”。

 

   谁知魏无羡双手合十作道歉的样子可是面上却依旧嬉皮笑脸看不出想要道歉的样子:“抱歉抱歉,你规定的时间实在太早了,我都还没起呢……”。

 

    蓝忘机似是想要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尽数咽了下去最后只剩下一句:“快点罚抄”。

 

    晌午:

 

   魏无羡饿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可是蓝忘机依旧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低头看书。

 

   魏无羡饿到只能趴在桌子上见蓝忘机没有理睬他只好扯了扯蓝忘机的衣袖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说道:“蓝湛,蓝忘机,蓝二公子,我饿了,能不能去吃饭了啊”。

 

    蓝忘机微微抬眸对上那人的眼神结果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等你抄完”。

 

    魏无羡哀嚎了几句结果蓝忘机没有理他反而周围一堆人冷眼瞪向了他,魏无羡只好禁声不再说话,低头罚抄了。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魏无羡终于把罚抄抄完了,整个人都瘫在了桌面上不愿动了 。

 

    蓝忘机见此默默合上了书对魏无羡说道:“走吧” 。

 

   魏无羡却依旧整个人瘫软在桌子上对蓝忘机说道:“啊,我起不来了 ,蓝湛你拉我起来吧”。

 

    蓝忘机听后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又是轻叹了一口气走到魏无羡身旁,正准备拉起那人可是魏无羡突然一用力把蓝忘机拉入了自己的怀里。

 

    蓝忘机顿时愣住了耳根子上也爬上一抹可疑的红。

关于魏无羡和蓝忘机你不知道的秘密    

魏无羡和蓝忘机《魔道祖师》是一部充满中国风的动漫,里面不论是服装还是颜色上面的区别都意义非凡,也代表了不同的含义,不知道小伙伴们有没有发现,其实每个家族的人瞳色都不一样,那么这些不同颜色的瞳孔又代表了什么,这里面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作为一个路人,倒是觉得魔道不像正儿八经的耽美作品,而是一部大格局的群像武侠剧。邪不压正,但现实总是残酷,追求道义的途中,滚滚洪流中坚持真我,亦坚守着那份感情,这才是最弥足珍贵的。除却蓝忘机和魏无羡的感情,其他人物的塑造也很立体。如一出场的金凌这个人物,从登场时候的400张缚仙网,金氏出身,舅舅又是江家宗主等等来看,第一印象难免是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但随着后面情节的展开,舅舅对其极为严格,魏无羡一句“有娘生没娘养”的无心之语等等,又缓缓引出金凌的第二性格——敏感孤独而又争强好胜。

总的来说,魔道是一部好作品。豆瓣也打出了8.9高分,不过还是有瑕疵,比如动画掉帧,再比如人物画的都一个样,区分人物全靠衣服(也可能是我脸盲症严重)。但作为一个路人,对这部作品仅限于观赏,是不是国漫之光,不予评论。国漫究竟能不能崛起,我已经不关心,不是每一次进步,我都会在场,不是每一次突破,我都愿意等待。尘归尘,土归土,我已然没了那颗赤忱之心。

16年年初接触魔道,当时并没觉得魔道怎么样,不过很喜欢里面的角色,后来了解了一些作者然后看了渣反,再后来是天官,我应该能和第一批魔道粉凑一下吧。随着魔道的展露,又看到很多人说抄袭,ky,三观不正,邪教等等的评论,实在有太多的无奈。老粉退圈,新粉猖獗,ky粉自以为是,引得路人纷无法接受,然后魔道粉不断招黑。墨墨不止一次劝告大家不要在无关的地方刷她的文,不要把她的文和其他人的作品做比较,不要强行入境等等。却总归是分身乏术无法监控他人,希望好的作品都能好好的,就算不能被大多数人喜欢,起码本家粉丝能够和平共处。


官宣!魏无羡和蓝忘机领证了 

云深不知处,藏书阁。

魏无羡坐在蓝忘机对面喝着天子笑,很快待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开始骚扰起安静看书的蓝忘机来。

“蓝湛。”

蓝忘机放下手中的书册,目光柔和看向魏无羡,道:“何事?”

魏无羡歪歪头,笑道:“没事,就是想叫叫你。”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他扯扯蓝忘机的衣袖,“对了蓝湛,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不夜天我受伤那次,你到底对我说了什么?”

蓝忘机拿书的手一顿,眼底闪过一丝痛苦,脸上却仍波澜不惊,道:“此事不要再提了。”

“蓝湛你就告诉我呗,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对我说了什么。求你了告诉我嘛蓝二哥哥。好哥哥。”魏无羡对蓝忘机笑笑,摇了摇他的手。

蓝忘机拗不过魏无羡,道:“当真想听?”

魏无羡点点头:“想听!”

蓝忘机微不可见的皱皱眉。他是不愿意回忆那次不夜天发生的事的,偶尔想起来心里还是会一阵抽痛。可魏无羡想,他也不会拒绝。

蓝忘机起身单膝落地跪在魏无羡面前,紧紧握住他的手,声音沙哑:“我说:魏婴,你听得到吗?我是蓝湛,蓝忘机。魏婴,跟我回云深不知处,好不好?那里有你给我的兔子,我都好好养着。你若想喝天子笑,我便去给你买。魏婴,你不要修鬼道了好不好?我会保护你,绝不让旁人伤你一分一毫。魏婴,跟我回去吧…”

蓝忘机说到后面身体和声音都有些颤抖,仿佛又一次身处血洗不夜天。

“好,我跟你回去。我们在云深不知处养好多的兔子,你也要给我买天子笑。以后你来保护我,当然啦,你也不许受伤,不然我就要动用我的陈情啦。我们一起训练思追景仪他们,偶尔带他们下山历练一番,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如何?”魏无羡抱住蓝忘机柔声道。

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