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岁月|静默大海|忆童年

漫步岁月|静默大海|忆童年

海水蔚蓝中夹杂着蛋青,西面趴伏着丘陵状暗黑色的礁石。北面水天相接,朵朵白云在天空一线排列。海水皱起层层涟漪,波纹赶到岸边,泛起带状大片的白色泡沫。海面在初升阳光的照耀下,反射星星点点的光亮,像活泼跳跃的小精灵。这片海域辽阔、广袤,如巨大的缎面平铺,入目皆蓝,令人心生震撼之感。站立海边,潮水漫过脚面,目中只有这片天地、这片海,直至沉沦其中,忘了自己……

想大声叫喊、想沉入海底、想引吭高歌、想在海滩疾步奔跑、想让眼泪肆意流淌。

“啊,啊……”

“大海,我来了……”
梦里曾经来过的大海,你也想我吗?”

呼喊在天地间回荡,大海静默,只有海水轻拍岸边的“刷刷”声,似乎在回应我:“你来或不来,我都在这里,过去、现在、将来……”

大海深沉。

温热的海风轻拂面颊,夹杂着淡淡的咸腥味,脚下是金黄色的沙滩,柔软、细腻,被朝霞照射之处则呈现橘红色,布满了大大小小、或深或浅的足印。赤足走在上面,间或发现一些小贝壳和退潮后来不及返回海水中的小螃蟹之类的,想走得快一些,却也不能,因沙子里面是湿的。

细细的沙轻触脚掌,带着些许的湿润和粗砺,按摩着很舒服。一枚小海螺在沙滩上露个尖,俯身捡起,拭去上面的沙粒。黄白色相间的小海螺,两头尖、中间圆,身上有一圈圈圆环状排列的尖硬突起,开口处则似百褶裙的裙摆,小巧玲珑。拿着海螺轻轻摩挲,对着里面吹了一口气,放在耳边,有海风呼呼的轻啸传入耳中,仿佛久远年代的呼唤,记忆被瞬间拉回了童年时代……

70年代的我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母均属于上山下乡后分配到煤矿工作的知识青年。平房、前后院,简陋而整洁。后院或栽或摆着各式各样的花卉和植物,有月季、海棠、君子兰、倒挂金钟,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花卉,像一个大花园。冬季,这些花卉则被移入简易搭置的花房中,照样绽放着姹紫嫣红的笑脸。这就是我的家。

 儿时的我圆圆的脸、单眼皮,一头微微的自来卷,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站在父亲面前,背诵古典诗词:“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下面是?”看看父亲,他用鼓励的眼神注视着我,并不提示。“哦,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父亲微笑着点点头,把手中的桔子剥下来几瓣放到我手中。桔瓣入口,酸甜多汁,吃完,再背一首“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

父亲是矿上的一根笔杆子,高庄矿的“矿志铭”就是父亲撰写的,至今“矿志铭”的石碑仍在矿院里矗立着。母亲是一名语文老师,育红班和小学均在母亲执教的育英小学度过。还不到上学年龄的我就像模像样的背着那种上面有一个个小泡泡,用力一按会破裂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的小书包,坐在大哥哥、大姐姐的后面,当个小小插班生,读着“a o e”、“i u v”,其他学得什么就记不太清楚了。

记忆是间段和朦胧的,很多已记不真切,伴随着五彩缤纷的花花草草和诗词的朗朗背诵声,童年的我慢慢长大了。

相关信息
  • 静默大海|海上漫思,大海的魅力在于它的未知

    静默大海|海上漫思,大海的魅力在于它的未知

    2018-12-06 14:35:03

    静默大海|海上漫思,大海的魅力在于它的未知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面对不可掌控的未知不敢触摸,一种是想打破未知的一切,重新掌握在手。
    有一些未知的领域是我们可以掌控的,比如学习的领域,不管是什么级别的,拼尽全力去学,还是能够踏入。有些,却不是努力就可以改变的,比如,一个不会水的人面对大海时的恐惧。这...

  • 静默大海千年等待,回归只为重新出发

    静默大海千年等待,回归只为重新出发

    2018-12-06 14:18:28

    静默大海千年等待,回归只为重新出发
    作为一个长沙人,起先并不知道铜官窑。当然那是在十年前,之后经家人讲述才了解,铜官窑遗址在1988年就与岳麓书院一同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世人知之甚少。而真正让我知道“铜官窑”在世界陶瓷史上的地位如此重要,说来惭愧,竟是在国外。这些年,旅居法国,闲暇...

  • 静默大海,希望能从往日的追忆里找回对世界羁绊

    静默大海,希望能从往日的追忆里找回对世界羁绊

    2018-12-06 11:37:17

    静默大海,希望能从往日的追忆里找回对世界羁绊1.四月末的南方进入酷暑,在离家不远处就有海滩便早已酷热难忍,海浪如鱼鳞般透彻澄亮,步履不停地挨近岸边,太阳与月亮争相辉映。阿华欢喜一个人慢悠悠地在砂岩上休息,把所有的挣脱脱身于此,随着大海的进发和消退,逐渐融汇于大自然。一切静默时,大海会时常轻轻呼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