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大海|海上漫思,大海的魅力在于它的未知

静默大海|海上漫思,大海的魅力在于它的未知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面对不可掌控的未知不敢触摸,一种是想打破未知的一切,重新掌握在手。
有一些未知的领域是我们可以掌控的,比如学习的领域,不管是什么级别的,拼尽全力去学,还是能够踏入。有些,却不是努力就可以改变的,比如,一个不会水的人面对大海时的恐惧。这种恐惧不丢人,属于每个人的本能反应。

当我潜到大海中,广阔的海水紧紧包裹着我,轻轻拍打着,让我的四肢找不到任何着力点,温柔的小手扼住我的喉咙,我只能张大嘴巴,为自己争夺更多的氧气时,一种无法掌控自己的恐惧,控制住了我。这一刻,我清楚的知道,我是前者。

坐在船上时,海水一波一波涌来,像是女孩柔软多情的手,推动着船随着波动微微晃动,同行的朋友笑着闹着,任由溅起的水珠落入掌心。而我悄悄伸出手臂,迎接激起的水浪,“啪”的一声,我吞下差点脱口而出的惊呼,揉着被拍疼的胳膊。即使是看起来再无害的水浪,也不是可以轻忽的。

我们对于大海来说,不过是一粒微不可见的灰尘,100多斤的肉体坠入大海,甚至连一个浪花也翻不起来。我们所能见到的,不过是它想让我们见到的,它不想让我们见到的,只需要一皱眉,一撇嘴,翻起的风浪足够覆灭一艘泰坦尼克号。

然而,即使是这点小小的恩惠,也足够不是专业领域的我们看得目瞪口呆。当我勉强适应了失重的恐惧,能够打量也许不过是距离海面十来米远的景色。色彩斑斓的小鱼毫不在意地从我身前身后穿过,有几只胆子大的甚至调皮地轻触我的氧气罩,贴着我的身子游动。不断微微晃动的珊瑚,完全没有商店里看到的光鲜亮丽,凑近了会发现细管状的触手,像没有骨头的虫子一样扭动着。身后的潜水员不停地扯住控制不住自己往上飘浮的我,四肢此刻已经不属于我,海水接管了对它们的掌控,调皮地拉扯着。海里的世界是安静的,安静地连水浪波动的声音都听不到,从踏进水里的那一刻,我就被世界屏蔽,无边无际的静默笼罩着,包围着我。所有的动作,都如一部最老式的默片,夸张而又没有声息。

这份静默是大海对于人们的馈赠,尽管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别样的礼物。

时隔多日,当我再次回想水中的时刻,突然想起《李茶的姑妈》中莫妮卡说的一段话“在岸上听到的所有声音,看到的所有事情太多。有的时候不得不伪装自己,可是在大海里,你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感受到每一个细胞,在这时候,你能感受到最真实的自己你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

回到岸上后,我一个人走在洁白细腻的沙滩上,躲过熙熙攘攘的游客,听着鸟叫,听着海浪轻轻拍打岸边,听着树叶飘落的声音,听着远处孩子清脆的笑声,听着自己蓬勃的心跳,听着呼吸的细微和粗重,听着赤脚踩进沙子时微不可闻的“簌簌”声,突然疑惑,这个嘈杂的世界,到底什么是属于我的?

大海的危险在于它的未知,大海的魅力也在于它的未知。

相关信息
  • 静默大海千年等待,回归只为重新出发

    静默大海千年等待,回归只为重新出发

    2018-12-06 14:18:28

    静默大海千年等待,回归只为重新出发
    作为一个长沙人,起先并不知道铜官窑。当然那是在十年前,之后经家人讲述才了解,铜官窑遗址在1988年就与岳麓书院一同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世人知之甚少。而真正让我知道“铜官窑”在世界陶瓷史上的地位如此重要,说来惭愧,竟是在国外。这些年,旅居法国,闲暇...

  • 静默大海,希望能从往日的追忆里找回对世界羁绊

    静默大海,希望能从往日的追忆里找回对世界羁绊

    2018-12-06 11:37:17

    静默大海,希望能从往日的追忆里找回对世界羁绊1.四月末的南方进入酷暑,在离家不远处就有海滩便早已酷热难忍,海浪如鱼鳞般透彻澄亮,步履不停地挨近岸边,太阳与月亮争相辉映。阿华欢喜一个人慢悠悠地在砂岩上休息,把所有的挣脱脱身于此,随着大海的进发和消退,逐渐融汇于大自然。一切静默时,大海会时常轻轻呼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