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大海千年等待,回归只为重新出发


静默大海千年等待,回归只为重新出发

作为一个长沙人,起先并不知道铜官窑。

当然那是在十年前,之后经家人讲述才了解,铜官窑遗址在1988年就与岳麓书院一同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世人知之甚少。而真正让我知道“铜官窑”在世界陶瓷史上的地位如此重要,说来惭愧,竟是在国外。这些年,旅居法国,闲暇时间常去博物馆。但凡历史或艺术博物馆,都会有很大面积的展厅陈列中国文物,若博物馆名称里有“东方”或者“亚洲”两字则更甚。而中国文物中,必不可少的就是陶瓷,陶瓷陈列里,每每都摆放着“铜官窑”。有一次在巴黎的亚洲艺术博物馆参观,经过一个玻璃展示柜,六件陶瓷器皿安安静静地立在那儿,只觉器形和色泽面熟,仔细看来,标签上写着“Tongguan, Changsha, Hunan”。忽然在那一刻,纵使远隔千山万水,但感觉家乡就近在眼前。

于是拉着每个经过该展柜的法国人,按捺不住兴奋和激动,超自豪地说:“你看你看,这是我家乡的东西耶!”

 

如今,我重新回到了长沙。

出于对家乡和铜官窑的热爱,我召集了另外两位小伙伴一起做公众号,录视频拍照片写文章。最近正在做《寻找铜官新生代手艺人》专题,因此每周都会来铜官,也因为这个缘故,结识了很多年轻有才华,又充满理想的朋友。

5月14日,“长沙铜官窑博物馆”正式开馆,是城中又一文化盛事。

对于自己而言,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大批量的唐代铜官窑真品,也更加直观地感受到铜官窑历经千年、融汇中西的艺术魅力。

长沙铜官窑是兴起于中晚唐、衰于五代的民间商业性瓷窑。20世纪50年代被发现,时名铜官窑瓦渣坪,学界又称“长沙窑”、“铜官窑”、“瓦渣坪窑”,而唐时称“石渚窑”。铜官窑在岳州窑的制瓷基础上,融合北方瓷艺及三彩工艺,发展成为风格独异的彩瓷窑。

铜官窑不仅是唐代陶瓷重镇,还有若干首创:

首次在瓷器上使用多彩装饰,开创世界釉下彩先河,为彩瓷时代的到来拉开了序幕;

首创高温铜红釉,烧出了最早的“釉里红”;

首次将花鸟山水画饰于瓷上,在釉美的基础上增添了画美;

首次将诗文警句书写于瓷,从此瓷器因有诗而雅,有书法而逸。

“黑石号”打捞出的56500件铜官窑陶器,绝大部分落户新加坡亚洲文明博物馆,沉船打捞公司负责人蒂尔曼·沃特法(Tilman Walterfang)先生保留了少部分精品。长沙铜官窑遗址管理处多次与其洽谈,终于在2017年11月10日,162件(套)文物重归故里。

这次新开的“长沙铜官窑博物馆”,是第一次向世人集中展出这些珍贵的唐代文物一楼展厅用视频、图片、实物和文章的形式,以“丝路遗珠”为主题,重现了“黑石号”的发掘过程,展出了重归故里的陶瓷文物。

二楼展厅则以“千年的积淀”、“土火之艺”、“瓦渣坪往事”等专题,详尽地展示了铜官窑的发展,窑火鼎盛时期的场景,陶瓷的制作步骤等。

其中,文物的展示又分为“彩饰之美”,“诗画入瓷”,“瓷玩嬉闲”,“饮酒释情”,“瓷枕消暑”,“品茗养生”,“西亚文明”等主题,同类器形和用途的陶瓷摆放在相关区域,便于参观与理解。

中唐时期,铜官窑正处于鼎盛高峰,融合南北瓷艺,从众多窑口中异军突起,产量巨大。为了迎合更多购买者的需求,铜官窑的生产者们独辟蹊径,根据海外顾客的喜好专门烧制以出口为导向的产品,器形和纹样皆融入异域文化元素,逐步成为9-10世纪中国古代陶瓷外销的第一主力军。

另外,铜官窑陶瓷物美价廉,“伍文”的价格题记随处可见,价格比邢窑、越窑都低廉许多,且饰有不易脱落的釉下彩绘,美观又经久耐用。

“黑石号”是迄今发现年代最古老的反映东西方贸易的沉船。在那个年代,在跨越亚、非两大洲这条世界远洋航线上,东西方的“辛巴达”们驾驶着更多的商船行驶于星辰与大海之间,书写着不同地域、文明、宗教和种族之间开放包容、互通有无的壮丽诗篇。

沉船浸泡在海水中约1200年,船身保存相对完好,龙骨基本完整,甚至还存留着一些绳索和有机填料。船身长度在20-22米之间,最宽处6.5米,载重约25吨,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商船。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