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少年,笑得眉眼弯弯,眼中星辰闪烁

那年的少年,笑得眉眼弯弯,眼中星辰闪烁

五月的清晨,阳光正好,暖暖的,照在人的身上很舒服,抬眼看去,教室门口洒落了一地的阳光,穿着白色帆布鞋、浅蓝的牛仔裤和白T恤的少年逆光而立,阳光打在他的身侧,投了一个身影,少年在阳光下笑得眉眼弯弯,让整个教室的空气都变得清新舒服起来,让整个早晨都因为他,而快乐着。那时候,子衿听到了心底里,有什么破土而出的声音,她低头拿书遮掩,阳光穿透玻璃,照在她的脸上,染红了双颊。

子衿几次与少年在班级的教室门口相遇而望,每一次对视,子衿都觉得那一刻时间停驻,世界退缩成背景,只剩下他们彼此对望的双眼,少年的眸光清澈明亮,她宁和的倒影就静静地映在他的眼里。后来,在岁月的流逝中,子衿早已记不清楚他的名字模样了,却总是记得他们相遇而视时,少年那如大雨洗过的蓝天般晴朗干净、如平静深邃的海水般神秘幽深、如林间未被污染的溪水般清净透明的一双眼睛,在岁月的打磨下,记忆里只有那时他望着她的那双眼眸越来越清晰。

午后的阳光,有些后劲不足,只发散些余热让人觉得平静了下来,窗外的老樟树,在有些昏黄的阳光下,拉着长长的身影,跌落二楼的长廊,阳光也从翠绿茂盛的树叶缝隙间,穿过教学楼走廊的窗户,碎落在课桌上,子衿端坐桌前,在斑驳的阳光里,捧着下节课的书预习,只觉得岁月静好,心思宁和。

走廊上男生纯净明朗的声音传来,像在子衿的心湖里投下一颗小的石子一样,让湖面泛起阵阵的涟漪,她轻颤着黑亮舒长的睫毛,忍不住抬头看向少年清瘦修长的身影,又在他走过时,假装专注书本,一副心无旁骛的样子,待他走过,才有勇气,用眼角的余光,跟随他的脚步。少年在后面的窗户上喊着:“阿舟,下课了,你还坐着干吗?出来玩活动一下。”,阿舟温润的声音应道“等我一下,马上就出来。”。子衿轻扯双耳,听他们间的互动,心底的欣喜闪过,想着,真好,她与他的朋友阿舟同班,这样可以让她时常看到他的身影,听到他的声音。

分到重点班之后,子衿就搬到了这个教室做成的大寝室里,有女生的地方,总是很热闹,室友们成群地聚在一起聊天八卦,吵吵闹闹、说的热火朝天,一个室友提到了少年,说他五官端正模样帅气好看,打开了话题,一块谈论评价起他的生活趣事。而在明亮的窗户前,照着镜子,整理头发的子衿,下意识地放缓了手上的动作,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室友们的话题八卦上,一个齐肩短发的女生说:“他真的好好看呀,性格很好很阳光,以前跟阿婷是一对。”,另一个扎马尾的抢说到:“阿婷也很漂亮,以前看她们在一块的时候,觉得好般配啊。”,一个小个子的室友也接道:“我以前还有看到他们在宿舍楼旁的转角角落里接吻,真是被惊到了,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引来一阵笑声……

子衿放下手,把头左右偏转了一下,看着挂在窗户上、圆边红框的小镜子里,被一个漂亮的夹子夹起的马尾,看着里面柔和端正的五官,柔顺美丽自然长直的青丝,没有丝毫的快乐,她听过很多人说她模样生的极好,也有点像古代的仕女一样,气质典雅,可此刻子衿思绪纷乱,没有任何的欣赏欢乐,只目光看着窗外被白云遮住太阳的天空,微风吹乱树叶的梧桐,心里一点一点的酸涩难过着,心脏有些抽痛,她一点儿也不想听到她的少年与别人亲密,她只想他干净鲜活地活在她的心里。

情绪低落了许久,在学习上也有些提不上劲来,子衿知道这样是不好的,想调整却又无能为力,只能任由时光来抚平心底的褶皱。

夏去秋至,转眼间,也到了秋日末尾,子衿升入初三有一段时间了,压力越来越大,学业也越来越紧张了,她仍时常偷看少年,在心底描摹他的眉眼,回忆他的声音笑容,却依旧在学业上努力,不曾任性,只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的小心思,唯恐被人知晓。

子衿从楼道上经过,不经意间听到了,从楼侧旁传来自己的名字,忍不住停下脚步,仔细听了会,是阿舟那群人,他们说少年喜欢自己,他们说少年想要与自己告白,他们问要不要找机会,去试探一下子衿的态度……

后面他们说了什么,子衿也记不住了,只知道她的心“怦怦”地跳地厉害,身体发颤,脸蛋滚烫一片,有些慌忙张乱,她转身离开,快步回到教室,假装如无其事,镇定自如的样子,心里乱糟糟的,却依然端坐桌前,看着书页发呆。

这个晚自习,子衿就这么一直思绪混乱着,情绪久久地不能平定下来,而后夜里,更是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听着室友们安然入睡的呼吸声,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得入眠。

就这么神思恍惚地过了几日。
星辰大海

夜里,天色漆黑,天气有些凉快,微风吹拂树叶,发出“哗哗”的声音,月亮羞怯地躲藏在云层身后,只余下星光闪烁,而在这样宁静的夜色里,子衿也难得的心情平静。

她捧着一个带水的大黄梨, 走在楼梯上,在二楼楼口时,阿雅跳出来,张开手撒开腿、呈“大”字型地挡住子衿,想说什么,看到子衿手里捧的大梨,顿了顿,说:“怎么拿个这么大的梨”,子衿一时有些懵,反射性地回说:“啊,对啊”,余光看到右侧、没有灯光漆黑的楼道,少年跟阿舟退向深处,子衿心中一紧,一时心脏加快跳动,喜悦甜蜜的情绪从心底蔓延开来,但随之而来,却是巨大的慌张,她已经无法思考了,只是凭着大脑的本能,应付了阿雅,就匆匆逃离楼梯口。

生活也出乎意料地平静,没有告白、没有让她不知所措的事。对于事情的发展,子衿心里有着极大的失落感,但心底深处,却又庆幸不已,庆幸这个紧张的时间里,没有太多的变故。

这个周末,是难得的好天气,阳光不燥,微风徐徐,子衿在街道间穿梭行走,找了一间网吧,交了两块钱、一个小时的网费,带着耳机,放上音乐,浏览音乐、历史、文学各大网站,舒缓心情。这是她的一个小习惯,压力大、心情低落或不畅快时,她就爱这样听着音乐,或看各种文史故事知识,放松自己。

阿雅从外间走进来,拍了一下子衿的肩膀,问她有没有看到少年,子衿心速稍快,却面色如常,微微皱了眉,似是仔细想过,才反问阿雅,少年是谁?而后又问:“你在这里干吗?这里面没有位子了。”阿雅也回她:“我在找机子,不过好像没有位置了。”看了一下她的屏幕,又说:“不知道要等多久,我回去了。”子衿说:“那再见,路上小心。”,便看着阿雅离开,便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子,把手放回鼠标上不动,看着屏幕发呆。

回到家中,妈妈把煲好的汤,端上餐桌,看到子衿开门进来,便舒心地笑起来,说:“回来啦,去洗个手,过来吃饭吧。”子衿随意说道:“嗯,知道了。”,便换上拖鞋,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向洗手间。

回到饭桌前,妈妈已经给她装好了饭,待她坐下,又把一块滑嫩刺少的鱼肉夹到她碗里,并说;“马上就要考试了,你感觉适应吗。”夹了筷菜,又说“不要想太多,只要好好学就行了。”等咽下口里的东西,又问子衿:“你高中的时候,想住校吗?要不我搬过去陪你?”,子衿蹙了一下眉头,停下筷子,回她:“不用了吧,我自己住校。”

扒完碗里的最后一口饭,放下筷子,对妈妈说了句:“我吃完了,先回房间看书。”,便窜回房间,关上门,拉开窗帘,把卷子摊开、刷题。

那时心情或复杂或简单,关于那年的少年,子衿有甜蜜有苦涩,有畅想却也有迷茫,但不管怎样,她心中留有更多的却是理智,她对于心底的少年是珍惜的是小心翼翼的,却又把心事深深地藏在心里,害怕别人知道,打破了岁月的宁静。

回到学校,感觉阿舟那群人,看向她的眼光,有些微妙,她知道,是因为什么,却也只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像平时一般沉默安静的复习做题。

课间操时,在集合前,她看到阿舟那些人,大动静地玩闹,有些夸张却又假装自然地把少年推向台前,又大声地喊少年、站队集合,子衿心中涩涩的,却还是像只乌龟一样,把自己缩回壳里,抬手遮住自己的耳目,让自己假装不知晓窗外的一切,只好似平静地,把注意力放到广播上,认真听指示、准备做操,回到教室,也只努力把全部的心力,放到试卷,让自己沉浸学习。

或许是留了遗憾吧,但毕竟生活还有诗和远方。

子衿的闺蜜莉渂,也笑意吟吟地问过,子衿对少年的印象,她却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皱眉说道:“最讨厌这种人了,到现在还浑浑噩噩的混日子,听说他们不打算读书了,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初中毕业能够做什么,而且书读得少,以后不会觉得遗憾吗?”,莉渂有些好笑的样子,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子衿的话,只是很随意的,就转了个话题。

如白驹过隙、时光短暂,转眼间,中考倒计时开始了。

可是在这个应该身心紧绷的时间里,不知校长怎么想的,竟把全校的学生们都组织起来,在学校里拔草、打扫卫生,连临考的毕业生也不放过,还特地嘱咐重点班的老江,让他们班的学生好好劳作,放缓一下心情,全然不顾这些叫苦连天的尖子生们,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子衿跟五六个同学就这样被安排到了旧楼的二楼,整理打扫屋子,而这处旧楼,在新的宿舍楼建好后,就不太常用了,成了学校存放杂物的地方,大门也常年被大锁挂住,成了遗忘之地似的,特别安静,只有楼前的两排梧桐树,几个水龙头和砌成腰间高、洗衣用的平滑水泥板面,陪着度过春夏秋冬。

清理了两个多小时,才完成任务的他们,觉得骨头都累软了,但也觉得身心都是轻松的。

毕竟这里的风景还是不错的,而且能够进来平时只能看看的旧楼,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靠向窗边,吹着风,在枝繁叶茂的大树阴影里,享受阴凉,放松心情,再转身从窗上往下看,高大的梧桐树,灰白的树干、翠绿的树叶,在轻风的吹拂下,摇曳身影,只觉岁月静好,心情如广阔湛蓝的天空一样宁静。

午间休息时,子衿跟阿淇手挽着手,在大树底下漫步。又牵着手,小跑着到以前洗衣的水泥板上,并排而坐,抬头望天、对望而笑,海阔天空地聊天侃地,阿淇忽然双颊飞红地说,:“我跟我喜欢的人告白了”,把子衿吓了一大跳,惊讶地看向对面大胆又羞涩的阿淇,问道:“谁啊?你什么时候告白的啊?”,一顿又说:“快考试了,不被影响了。”,阿淇笑了笑,羞红着脸说:“这是我们一块夸他打篮球好看的那个,我前几天跟他说,我喜欢他的。”停了一下,说:“我没打算跟他在一起,只是想告诉他我喜欢他而已,而且他也不认识我,喜欢他、给他告白的人有很多的。”咬了一下唇,轻声道:“我只是不想留有遗憾啦。”,又快活地笑起来,露出嘴边的两个浅浅的酒窝。

子衿抛开了担忧,也笑起来说:“嗯。那你自己注意,别影响考试就行。”说完,又觉得心里有些涨涨的,抬头看向天空,蓝天白云阳光,又忽然释然,扬起更大笑容,对着这美丽的天空、美好的岁月。
爱情

毕业前的时间,总是流失的非常快的,真正到了这一天,子衿的心情却异常平静,在阳光明媚的六月里,走进考场、结束考试,在安静的校园里,拥抱离别,然后各奔东西,这个时候,每个的心都是平和宽容的,少了急躁、心思。

没有意外的,子衿就这么一路上高中考大学读研究生,而这段记忆也在她不断前行时、越走越远,留在了记忆深处。

人生路上,她也遇到过与少年相似,或更多比少年优秀的人,又在岁月的流逝里,把那些交集少的,重新遗忘。

可却一直记得,那年阳光正好,少年逆光而立,眉眼弯弯地笑进了她的心里,比一碧如洗的蓝天还要清澈明朗的眼睛,倒映着她的身影,也深深地映在她的心底。

相关信息
  • 那些曾经坚定不移的爱情,诱惑面前脆弱到不堪一击

    那些曾经坚定不移的爱情,诱惑面前脆弱到不堪一击

    2018-12-06 11:16:19

    那些曾经坚定不移的爱情,诱惑面前脆弱到不堪一击

    苏琴拎着保温饭盒,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楼大厅等电梯。一个男人打着电话踱过来,站在苏琴旁边。她往一边闪了闪,皱着眉头,一脸不悦,医院这种地方呆久了,见谁都烦。电梯很慢,一层一停,苏琴心里骂道:二楼也坐电梯,懒死算了。好不容易,电梯到了,门刚打开,那男人就挤了过来,苏琴...

  • 风花雪月之牵丝戏_风花雪月之牵丝戏爱情故事

    风花雪月之牵丝戏_风花雪月之牵丝戏爱情故事

    2018-12-04 09:06:20

    风花雪月之牵丝戏_风花雪月之牵丝戏爱情故事一、“李成,本姑娘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怎么能如此不识抬举!你,你倒是说说我哪里不好!”一位年轻女子羞愤的指着面前的男子说道。“非是许姑娘不好,只是李成并无成家之心,心在它处,即便迎娶了姑娘,也只是姑娘的不幸”,名为李成的男子低头拱手说道。...

  • 催泪虐心爱情的短故事,相思草泪相思

    催泪虐心爱情的短故事,相思草泪相思

    2018-12-01 16:14:24

    催泪虐心爱情的短故事,相思草泪相思

    我娘收养了一个丫头,她是个孤儿,我娘也是个孤儿趁着没人,我去看了看我这个小我一岁的妹妹。“喂,丫头片子,你是我妹妹吗?”我小跑过去,对她说。“你才是丫头片子呢!”说着,她挥动小手,打向我。我毕竟是个小男孩,向后一退,就躲了过去,但却是因为重心不稳,摔了一...

  • 希望像大树一样的爱情,站成永恒

    希望像大树一样的爱情,站成永恒

    2018-12-01 14:13:12

    希望像大树一样的爱情,站成永恒

    “呵呵呵!呵呵!呵呵!”看到你,许多画面在脑海里倏然划过。那些画面,迸射出一道道炫彩夺目的光亮,如同昨日,没有任何改变。那些未曾改变的一切是光亮的源泉,是快乐的源泉。“你傻笑什么?”你问我。“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我不能自控,你来了,我很开心,很...

  • 星座爱情故事(处女座和白羊座的爱情)

    星座爱情故事(处女座和白羊座的爱情)

    2018-11-30 14:24:09

    星座爱情故事(处女座和白羊座的爱情)1.他是处女座男,洁癖成性,缺乏自信,追求完美。而她却恰恰相反,凡事处之任之,做到百分之八十就能得到赞赏的事,她就绝对不会追求剩下的那百分之二十的完美。他是她的上司,有个严谨苛刻的上司,下属自然是怨声载道。可就算他是最可恶的老板也不能阻止她喜欢老板的那颗心!第一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