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藤椒先生的第四梦

朝花夕拾,藤椒先生的第四梦

安雅此刻正在宿舍里精心的打扮自己,她最终选了一条白色的巴宝莉连衣裙。安雅换好了裙子又开始精心化妆,看着印有LV图案的手包和一个绿色手包,最终拿了那个绿色的青椒形状的手包。宿舍小姐妹说安雅的绿色手包一点不好看,就像一块巨大的青椒。

安雅解释,我一个人是不搭,站拢藤椒先生的时候你们就会发现这点绿色将会凸显出我和他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安雅对自己的审美有绝对自信,也是一个颜控小姐,否者不会轻易看上青椒先生。

宿舍小姐妹嘲笑:“一个藤椒先生,一个青椒小姐,你们是最绿组合。”安雅不以为意,急忙出门去见藤椒先生了。

藤椒先生不是四川人,也不是日本人。安雅和宿舍小姐妹都叫他藤椒先生是因为他从一千多公里的地方赶去见安雅的时候就带了几包新鲜藤椒,藤椒先生的外号由此而来。

藤椒先生其实长得不是非常帅气。不过藤椒先生瘦瘦高高,185的个子,又不佝偻着腰,身姿挺拔像个战士。他在人群里总是让人感觉鹤立鸡群、风度翩翩。

藤椒先生经常会穿一件墨绿的长风衣。黑色的鸭舌帽就像长到了脑袋上,安雅几乎从没见他脱过那顶黑帽子。安雅站在了藤椒先生身边矮了一个脑袋,但那绿色的手包选得的确好,有点情侣装的感觉。藤椒先生身材好是一大优势,这样的装扮在其他人身上怕是要丑爆了,可是人家就有本事穿出一种米兰时装周的感觉。
朝花夕拾藤椒先生

“腿长真是占便宜,怎么穿都帅。”安雅看着藤椒先生又带着两包藤椒出现在了宿舍门口的时候内心忍不住偷偷感叹。

“送你的。”藤椒先生把藤椒交给了安雅。

“为什么总是送我藤椒啊?别的男孩子送女孩子都是玩偶、项链什么的。”安雅吐槽。

“那人家是男女朋友,我们不是。就只是旧同学、好朋友。”藤椒先生回答。

安雅低着头,眼睛里咀嚼着泪,“难道你感觉不到吗?”

“感觉得到什么?你又胖了?”藤椒先生半带着戏谑地口气,满不在乎地说:“没事,像你这样的霍比特人再胖也不会有我重的。”

安雅一下子笑了起来,自己任何的不开心似乎在他的面前总是很快烟消云散,安雅假意要去踢打藤椒先生。藤椒先生摇晃了几下脑袋,吐了吐舌头在校园里就怪叫起来:“杀人了!”然后像个竹节虫一样蹦跶着跑,场面一时很滑稽,安雅迈着小短腿追不到藤椒先生只好放狠话:“今天你要给我做花椒鸡吃,要不我就不原谅你。”

2

安雅回到宿舍,把青椒手包往桌子上一丢,无比丧气的杵着下巴发呆。看见大家回来了将包里的巧克力翻了出来:“来来来,今天请你们吃巧克力。”,宿舍里有四个人,四人以姐妹相称,安雅是宿舍里的三妹。大姐方飞眼尖,一把拿起巧克力盒里的纸条看了起来:“又失败了?”大姐回过头看着安雅。

安雅摇了摇头:“这次没有失败,因为我就没把礼物拿出来。”

“我就觉得不该给,男人不能太惯着,不要太主动。要勾引!懂吗安雅?”四妹没谈过恋爱,却从耽美小说悟出了恋爱真谛。

“重新找个吧,你看过那个《其实他没那么喜欢你》吗?我觉得你那藤椒先生啊,也不是喜欢你,喜欢不早就在一起了。”大姐方飞说。

安雅不乐意了:“唉,吃我的巧克力还一个劲给我泼冷水,你们良心不会痛吗?我告诉你们藤椒先生绝对是喜欢我的。”

“三妹你没发烧吧!喜欢你?每次给你送藤椒。”二姐哈哈大笑起来。

“他是在逃避,你们说假如不喜欢我,会记得我每年的生日,会知道我喜欢什么东西,会隔三差五来看我?”安雅一口认定。

三个女孩竟然同时叹了口气,不说话。

安雅看了大家的神色接着说:“就算不喜欢,我也要搞定他,迅速搞定他,让他从不喜欢变成喜欢。”

“家祭无忘告乃翁。”二姐拍了拍安雅的肩膀,二姐这样说并不是毫无缘故,虽然只相处了一年多,几个小姐妹却已经无话不说,安雅从高中时候开始就很喜欢藤椒先生,拖拖拉拉却没搞定对方。小姐妹们一致认为真正喜欢你的人是不需要搞定的,都是安雅傻。

“加油,大姐支持你。”大姐也走过去拍了拍安雅的肩膀。

3

安雅并没有迅速搞定藤椒先生,转眼就大四了。藤椒先生开始忙着毕业论文、找工作、实习,更没有时间去搭理要读五年大学的安雅。

令人意外的是,安雅没想到在藤椒先生毕业前搞定了他。

藤椒先生离安雅在一千多公里外的城市里生病了,听说很严重,被隔离了。安雅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哈哈大笑:“报应,谁叫他不理我,干脆被隔离好了。”过了几天,新的消息传来,禽流感在那里肆掠。

安雅开始有些担心,二姐开玩笑地说:“不会吃花椒鸡闹得吧!”安雅跳起来和二姐大吵一架,大姐、四妹也愣住了,从没见过安雅这么生气,好一顿劝才算止住了。

安雅坐车去到了他的城市,原来一千多公里在地图上看着短短一段路,去起来也不是很方便,刚好赶上五一放假,很多人出游,安雅没有买到火车票,坐了十四个小时的车,在路上花了两天半的时间,总算见到了藤椒先生。

藤椒先生已经被放出来了,还好只是感冒发热。

安雅去到藤椒先生学校的时候,藤椒先生正在打篮球。带着那顶黑色的鸭舌帽,穿着白色的球衣在穿梭着,没人能拦住他,帅气的身姿和技法吸引了不少目光。

安雅静静看着藤椒先生,藤椒先生也发现了自己,微笑着对自己示意。

球赛结束,藤椒先生来到安雅身边,藤椒先生的队友爆发出一阵嘘声。

“你怎么来了?”藤椒先生问。

“担心你。”说完安雅上前,突然一把抱住了藤椒先生,柔软地靠近藤椒先生的怀里。

藤椒先生没有说话,安雅也没有说话。

世界似乎也被按下了消音健,只听得到彼此的心跳,只闻得见他运动后的汗味混着她奔波而来的尘土气。

4

安雅和藤椒先生以及他们篮球队的队员们一起出去吃饭。

安雅还背着一个白色的背包,上面挂着一个小黄鸭的玩偶。

“你这个小黄鸭有点像我的手机壳啊。”一个皮肤黝黑的矮个子男孩说。

“我这个是B.Duck的,你那个是什么的?淘宝货吧。”安雅满不在乎地说。

男孩脸色有些难看,藤椒迅速岔开了话题:“大家喜欢吃什么东西,我来请客。”想以此化解尴尬,而安雅却浑然不觉,一脸得色的摆弄着那只小黄鸭。

一群青年男女几杯啤酒下肚,也就开始推心置腹。也许,因为在快要毕业的档口,大家的情绪容易调动,也许,因为刚才的篮球赛太精彩,大家还都意犹未尽。

大家侃侃而谈,从开学的军训聊到了毕业的实习,从学校的黑暗料理聊到城外的百年老店,从小学的暗恋对象聊到了现在的爱慕对象。

“就你小子最幸运,喜欢的女孩也喜欢你,就不知道你老是别扭个什么劲。”矮个子男孩借着几分醉意开始念叨,有时候男人唠叨起来果真比女人还可怕。

矮个子男孩不仅开始绘声绘色地讲述藤椒先生如何在宿舍老念叨安雅,自己耳朵如何起茧子,还讲述了藤椒先生是如何在宿舍丧心病狂地省吃俭用凑够车费,一次又一次奔赴她的学校。

安雅心里越听越开心,心里像乐开了花,可是藤椒先生却是脸色难看,厉声打断室友:“说够没有?别这样出卖我……”

“这不是出卖,是为你好。”矮个子男说:“被自己喜欢的人喜欢是多幸福,你为什么不珍惜呢?”说完竟然借着醉意开始哭泣。

藤椒先生面色尴尬地看着他,假意出去抽根烟,一旁一直沉默的男生,听说也是藤椒先生的室友叫张力,他看见藤椒先生出去了也假意要借火,跟了出去。

安雅想也出去却被那沉默男生的女友拦了下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些无关痛痒的话。

安雅有些担心,毕竟矮个子爆料后,藤椒先生脸色极差。不一会,藤椒先生进来了,脸上带着笑意,似乎已经释然,他一进来走到安雅身边,拉起了安雅的手:“做我女朋友可好?”

安雅有些意外,不过更多的是欢喜,她拼命点头,自己梦寐以求的爱情总算拥有了。

5

表白过后,安雅回到了学校。藤椒先生也开始继续忙着开始找工作的事情,和自己联系的次数越来越少。

安雅有些担心,这藤椒不会反悔了吧。

大姐方飞却不再鼓励安雅了:“反悔就反悔吧,也许他真没那么适合你。”

安雅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从前二姐、四妹最不看好的时候,大姐总是最支持,如今却是劝解自己看淡些,甚至会有些分手的话语蹦跶出来,要不是大姐有男朋友,她都要怀疑大姐是不是看上藤椒先生了。

也许是自己太敏感,不久之后藤椒先生居然来到了安雅所在的城市工作。安雅认为这是藤椒先生给自己的一份大礼,可是,自己还没开心多久就发现,他来,也许真的只是工作需要。他依旧对自己爱答不理,忽冷忽热。

安雅一次又一次忍无可忍想找藤椒先生好好理论的时候,藤椒先生总是一句,“工作忙,你别急。”

安雅怎么不急,别人恋爱都是花前月下,自己恋爱却是独凄然而泪下。也许藤椒先生真和自己有心电感应,就在安雅快要爆发的时候,藤椒先生打电话来约安雅了。

两人去了学校门口的咖啡店,安雅很意外,这次藤椒先生特别懂风情,将安雅约到了一个小包间了。安雅也不羞涩,热情跑到藤椒先生身边,将自己的胳膊伸进藤椒先生的臂弯里,这还不够,将脑袋也搭在藤椒先生的肩膀上,安雅觉得这样才有点情侣样。

“安雅……”藤椒先生迟疑了一下抽回了手。

“恩。”安雅忽闪着大眼睛看着藤椒先生。

藤椒先生叹了一口气,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一般:“我有事和你说,我一直不愿意和你在一起其实也是明白你有多颜控。”

“那有什么关系,我控的是你啊。”安雅乐呵呵地笑着,目光温柔炙热。

“可是……可是我谢顶。”说完藤椒先生脱下了那顶万年不脱的帽子。

安雅看着藤椒先生的脑袋不说话,画面的震撼就像是吴彦祖谢顶、朱一龙是个秃子。“这怎么可能,我见你脱了帽子的样子,明明是有头发的。”安雅笑着说。

“那个……你知道假发片吗?”藤椒先生说。

安雅看着藤椒先生在灯光下有些程亮的脑袋,咬了咬嘴皮:“秃子我也要。”说完一下子扑进了藤椒先生的怀里。藤椒先生似乎很感动,微微颤动着身体,第一次主动环保住安雅。

藤椒先生不知道,安雅这一次这么快钻进他怀里已经不是因为喜欢,只是为了掩饰脸上尴尬的情绪。

6

接下来的日子,藤椒先生对安雅越来越好。他没了往日的忽冷忽热、漫不经心,他主动约安雅,带安雅寻找城市里的美食,带安雅去看电影,带着安雅去游乐园疯玩。两人聊天、玩笑、牵手、拥抱,做着情侣做的一切行为,除了……接吻。

每次两人约会出去玩,一垒过后再无进展。一个接吻,似乎安雅总说有说不完的借口,今天吃了大蒜口臭,今天上火牙疼,今天天气不好没有纪念价值,今天路人太多。

今天,藤椒先生觉得似乎一切都完美了,吃得是西餐,餐后有漱口水,完了还买了口香糖。天上的月亮又圆又大,天空特别争气,没有一朵乌云。送安雅回学校由于有联谊会,学生都被吸引去了大礼堂,校园里也是冷冷清清。

藤椒先生主动环住了安雅的腰,没带那顶鸭舌帽,而是顶了一顶假发片,看上去依旧帅气。安雅透过藤椒先生的头顶看到了路边的灯,灯罩顶光秃秃的就像藤椒先生的头顶,寸草不生。安雅一下子哭了出来,推开了藤椒先生。

藤椒先生有些莫名,“怎么了?”

安雅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我还是接受不了男朋友是地中海。”

藤椒先生讪讪地笑了笑:“不喜欢就不喜欢,不接受就不接受,你哭什么嘛。分开就好了……”说着伸手摸了一把安雅脸上的泪水。

“你不难受吗?”安雅问道。

“有什么难受不难受的。男人嘛,都以事业为重,谁他妈会在乎爱情。”藤椒先生面无表情地说完,转身离开。

安雅看着藤椒先生远去的背影,依旧身姿挺拔,就像校园里的青松。假如安雅没有记错,这应该是藤椒先生第一次骂脏话。

安雅看着远处的路灯,灯顶光滑,却因为背光看上去黑乎乎的,不知道藤椒先生的脑袋假如不带假发片会不会像那天在咖啡厅里那样光亮亮,然后微微反射着橘色灯光。想到这安雅带泪的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了笑意。

6

大五的日子平平淡淡度过了。毕业后,大姐方飞如愿进入了弗里集团,这是当地出名的外企,也是藤椒先生先前毕业进入的公司,方飞偶尔会和安雅说起藤椒先生,都是啧啧赞叹,你原来看上的男人能力真不错,一年时间就升主管,做人、做事的确也有一套。

安雅也留在了这座城市,像任何一个毕业的大学生一样找工作,找房子。安雅总算知道了生活的压力,生活费没有了,要自己赚钱不算,还要租房子、交水电,物业费、管理费、交通费、电话费、餐费,费费要钱。可是,自己依旧喜欢买衣服、买鞋子、买包包、买护肤品、化妆品,安雅忍不住一次次感叹:生活真不容易。

折腾两年之后,朋友们似乎也都越过越好了,而自己反是没有混出一点人样。

“我们公司在招人,工作苦是苦一点,可是工资高啊,不如来我们公司吧,把你那些卡债先还上。”就在安雅绝望的时候,大姐方飞伸出了橄榄枝。

人穷志短,安雅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去面试的时候,第一轮先是行政的面试,第二轮居然是藤椒先生面试自己。安雅有些意外,藤椒先生脸上却是淡定得很,循例问了几个问题。安雅如愿的进入了弗里集团。

进入弗里集团后,安雅发现自己和藤椒先生的差距很大,不仅是和藤椒先生的差距大,和方飞的差距也是很明显的。两年的历练方飞做什么都游刃有余,而自己却像一个傻子,如果不是有方飞的照应自己怕真是一天都呆不下去。

反是藤椒先生,做什么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态,对自己似乎真没了旧情。

藤椒先生也不再带着黑色的鸭舌帽或是假发片,而是剃了一个蹭亮的光头。可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公司的男神,喜欢他的女孩依旧是前仆后继。

安雅看着眼前的藤椒先生又开始动心了,也开始动了些小心思,刻意加班、故意请大伙吃饭,可是藤椒先生却比读书时代还冷漠,爱搭不理、公事公办。现在,他们连朋友都不是了。

7

大姐方飞结婚,全公司的人都到场了。还有大学时候的四妹。四妹半开玩笑地出了当年安雅和藤椒先生的过往。藤椒先生正准备倒酒的手迟疑了片刻,然后又继续倒酒,波澜不惊地说:“都过去了。”

四妹说:“你不知道,安雅当年那么喜欢你,可是发誓要搞定你的。”

公司的人一片嘘声,像极了那日在篮球场上的热闹场景。

“怪不得你看见安雅的简历说不要,你不会是怕人家小姑娘真搞定你吧。”当初一起面试安雅的前辈戏谑地看着藤椒先生。

“我看安雅挺不错的,头儿,考虑一下啊!”

“对啊,公司夫妻档那么多,老板又不忌讳,怕什么。”

部门同事一团和气地开起了安雅和藤椒先生的玩笑。

婚礼过后,喝得微醺的大家也没了上下级间的界限,四妹搞事情,非要藤椒先生送安雅回家,大家也开始起哄。

在车上,安雅告诉了藤椒先生自己的住址。

“怎么住那么远?”藤椒先生微微皱了皱眉。

“房租便宜。”安雅装作不在乎地回答,看着藤椒先生那微蹙的眉头,安雅心理暗喜:有戏。

藤椒先生开车来到一片空旷的工地,安雅示意藤椒先生停车。

“就这?”藤椒先生很是疑惑。

“嗯,就这。其他地方不好停车。”安雅微微一笑,干脆利落地下了车。

“谢谢你,明天见。“安雅笑容灿烂地回头望了藤椒先生一眼,转身往那空旷的黄泥工地走去。

“你等着我。”藤椒先生大喊了一声,安雅却就当没听见,大步向前方走去。

此后的日子里,安雅和藤椒先生的关系似乎缓和了许多。安雅陪着藤椒先生加班,藤椒先生不会再觉得理所应当,有时候还会督促她快些回家。

转机出现在了一天晚上,安雅回家路上被抢了,惊魂未定的安雅去到路边给藤椒先生打了一个电话:“你在吗?”

“这么晚了,什么事?”对方态度冷淡,语气生硬。”是的,虽然他和安雅的关系表面上缓和了许多。可是,每当安雅微有逾越,藤椒先生就像被踩了尾巴,马上又和安雅保持距离。

安雅听到藤椒先生此刻冷淡地语气抑制不住的哭泣。“我的包……包被抢了,我没有手机,没有钥匙,没有钱,找不到开锁的。所有……所有电话号码我都不记得,我只记得你的。”

电话那头的语气变得十分焦急:“你在哪?”

藤椒先生出现在安雅面前的时候,安雅正一个人抱着手蹲在路边。

藤椒先生摸了摸安雅的脑袋:“不会找个咖啡厅里等我吗?”

“我不想……不想你破费。”安雅还在抽泣着。

藤椒先生一把将安雅拉起来,搂进了怀里:“傻瓜,你这样子我怎么可以放心。”

8

之后的一切似乎都十分完美。安雅和藤椒先生在一起了。从五环外搬进了藤椒先生的公寓,从负债变成小有积蓄,从职场菜鸟变成了能独当一面的职业女性。两人的关系也从一垒、二垒、最终达成全垒。

一切,似乎都往好的一面发展。可是,人的欲望却又不那么容易满足。

安雅开始羡慕四妹全职太太的生活,藤椒先生立刻否定了他的想法,我们想在这个城市安身立命必须买房,我可以养你一时,不会养你一辈子,你不能辞职。

安雅开始羡慕大姐方飞的戒指,藤野先生立刻拒绝,谈恋爱时候买些碎砖有意义吗?不如等结婚的时候买个一克拉的。

安雅开始羡慕单位的女神,人家每个假期都会出去旅行,虽不是马尔代夫也是泰国、缅甸。藤椒先生依旧拒绝了,我们俩父母都不在身边,一年才回一次家,有空还是多回家看看老人。

安雅渐渐觉得藤野先生除了脑袋秃,心也是秃的。

安雅开始自己想办法挣钱,有时候甚至会出卖公司的部分材料。出了事还让藤椒先生来解决,藤椒先生劝了安雅几次,可是安雅似乎听不进去,甚至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年底,公司在和一个跨国公司谈合作,对方负责人是一个富二代郑宇成,本来公司高层想指派经验老道的方飞前去对接。藤椒先生第一次一反常态,大力举荐了安雅。

和郑宇成的接触中,安雅突然觉得自己这20多年都是白过的,所有时间都浪费在了藤椒先生一个人的身上。郑宇成彬彬有礼、谈吐风趣,更重要的是对方似乎对自己有意。

喝酒泡吧KTV郑宇成总是要约上自己。

此刻,藤椒先生躺在沙发微笑着看正在化妆的安雅:“要出去?”

“对啊,就是那个郑宇成,总借口谈项目要我出去。”

“你如果不愿意,我让方飞去跟进。”藤椒先生说。

“不用,你也说这个项目提成高啊。”说完安雅随手拿起藤椒先生送给自己的罪爱香水,“恩,这个味道好闻。”

“恩,是好闻。不过你不喷香水也够撩人了。”藤野先生微微笑着。

安雅给藤椒先生了一个飞吻,欢快地出了门。

KTV里似乎一切都染上了暧昧的气氛,安雅自然的坐在郑宇成的大腿上,两人调笑着,甚是开心。狂欢结束,郑宇成自然的环着安雅的腰,走出KTV,迎面走来的方飞睁着眼睛,嘴唇微微动了动,最后装作什么也没看见,假装离开。

安雅看见方飞的时候,内心是吃惊的,但是想到方飞和自己关系那么好,一定不会出卖自己,结束后草草给大姐方飞发了一个短信:“大姐,我也是为了项目,你一定要替我保密。”

“好,自己担心点。”方飞回了一句。

安雅躺在宾馆的床上,看着一头睡熟的郑宇成,微微笑了笑,“担心?自己有什么好担心的,搭上郑宇成,谁还会稀罕藤椒那个窝囊废。”

9

安雅没有想过事情会被藤椒先生知道,他整日在公司里加班,是怎么知道了这一切的?

安雅哭着向藤椒先生解释:“只是出去应酬,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藤椒先生微微笑着:“你都在KTV坐在人家大腿上了,这是误会,什么才不是误会?”

安雅没想到,自己和藤椒先生感情的结束也会是她在弗里集团工作生涯的结束。

这边和藤椒先生才分了手,那边的郑宇成立刻翻脸不认人,拒绝谈合作事宜。自己用身体换合作项目的事情似乎也被方飞所传扬开来了,安雅无言再在公司待下去,辞了职。

和方飞对自己的极度冷淡不一样,藤椒先生帮安雅找了一份新的工作,帮安雅找了新的住处,甚至还帮安雅还了最后的卡帐,最后才彻底消失了。

10

安雅渐渐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上班、工作、逛街。这日,她在服装店里的试衣间试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隔壁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男音。

安雅记得,是那个吃完不认人的郑宇成,他似乎正在打电话。

“哎呀你说的藤椒先生就是他啊?我跟你说那男的忒狠,为了和自己女朋友分手居然设个局让我把她给睡了。我要不是和他关系好才不干这种缺德事。”

“为什么?为了自己的名声呗,听说那女的高中就开始喜欢他,两人大学就在一起了,一个小处被睡那么多年,自己主动说分手怎么都有道德污点不是?”

安雅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了的服装店,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深夜的大街上走着,街边弗里集团和跨国公司联合营销海报格外刺目。

安雅不知不觉走进了大学校园,想起了曾经的大学生活,想起了藤椒先生的舍友张力在QQ上和自己说过的一段话:“你知道那日我们出去抽烟聊了什么吗?我问他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你明明那么喜欢安雅。他说,你太虚荣了。”

安雅呆呆的看着女生宿舍楼前那熟悉的草木、楼屋,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像竹节虫一样蹦跶的藤椒先生。

相关信息
  • 穿越微小说逝去的流光|逝去的流光赏析

    穿越微小说逝去的流光|逝去的流光赏析

    2018-12-04 11:07:44

    穿越微小说逝去的流光|逝去的流光赏析阿言初次见到流光的那天,是欧阳王朝覆灭的日子。阿言清楚的记得,那天,十月天空,竟飘起了飞雪,战士们的鲜血染红了满城白雪,也在阿言心里落下一道深深地痕迹。城墙上,阿言红色裙摆在风雪中肆意飘扬,她亲眼看着段干一族屠杀城中的百姓,哀嚎声,嘶吼声,融为一体,化为阿言满脸的泪花...

  • 青春校园微小说我的青春遇见你_我的青春遇见你全文

    青春校园微小说我的青春遇见你_我的青春遇见你全文

    2018-12-03 16:29:50

    青春校园微小说我的青春遇见你_我的青春遇见你全文林清风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有了“女朋友”。林清风,学校里的升旗手,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从幼儿园到高中成绩稳居第一的学霸。这样优秀的人总免不了招来女生的喜欢,男生的嫉妒。可是林清风性格极好,不会让向他表白的女生伤心,也不会和班里的哪一个男生发...

  • <i>杀妻的诡计微小说_杀妻的诡计的真相是什么</i>

    杀妻的诡计微小说_杀妻的诡计的真相是什么

    2018-12-03 09:18:11

    最新经侦网文杀妻诡计,杀妻诡计是谁杀死了美丽的妻子当艾莎敲开我的房门时,我能看出她的一身疲惫。浓重的黑眼圈,有些发黄的脸色,这已经不是那个我认识的美丽女作家了。“快进来吧。”我说。艾莎坐在沙发上,我给她倒了一杯茶。“方村,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她双手捧着茶杯,曾经一双美丽...

  • 灵异微小说在墙上做饭的女人_在墙上做饭的女人鬼故事

    灵异微小说在墙上做饭的女人_在墙上做饭的女人鬼故事

    2018-12-03 08:22:43

    灵异微小说在墙上做饭的女人_在墙上做饭的女人鬼故事天上排满铅灰色的碎云,冷湿的风徐徐吹着,打落黄绿色的树叶,一切景物都开始发冷僵硬,亮出冷酷的刀刃,变的不近人情。这是一个深秋的早晨,看来要下雨。“吱呀”,一截干涩又短促的开门声像一柄利刃,插进了这凝滞又冷酷的秋晨,声音是恼怒万分的,就像一个...

  • 沁心微小说《电影院情侣》|电影院中的情侣

    沁心微小说《电影院情侣》|电影院中的情侣

    2018-12-02 14:46:54

    沁心微小说《电影院情侣》|电影院中的情侣我站在电影院的门口,看着缓缓的雪花沉沉的落,心里就漾起了很多的温柔。每次约会都会提前十分钟来等她,我喜欢看她轻俏地走过来的样子,尤其是那马尾扬起落下格外精神好看。远远看见她过来,她还是那样清清爽爽地,白色短羽绒服铅灰裤子,戴双蓝色毛线手套老远就挥手,扬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