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微小说逝去的流光|逝去的流光赏析


穿越微小说逝去的流光|逝去的流光赏析

阿言初次见到流光的那天,是欧阳王朝覆灭的日子。

阿言清楚的记得,那天,十月天空,竟飘起了飞雪,战士们的鲜血染红了满城白雪,也在阿言心里落下一道深深地痕迹。

城墙上,阿言红色裙摆在风雪中肆意飘扬,她亲眼看着段干一族屠杀城中的百姓,哀嚎声,嘶吼声,融为一体,化为阿言满脸的泪花。天色渐暗,最后,将士们都倒下了,包括她的父王和母后。阿言嘴角微微上扬,“段干一族,如有来世,阿言定要你们血债血偿。”转身跳下城墙。

“喂,醒醒”阿言闭眼前,模模糊糊看见了一位白衣少年朝她奔来。

段干王宫。

阿言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又回到了那天她过寿辰,父王为她准备了满城烟花,漂亮极了,那晚,所有人都喜乐融融。只是,那天永远回不去了。 阿言醒来,满脸泪花。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一位白衣少年走来,脸上挂着担忧。

“这是哪里?是你救了我吗?”阿言问道。

“嗯,这里...是我家”少年有些犹豫地说。

“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阿言问。

“流光”

“流光,流光”阿言嘴里反复念着,“所以,你是姓流吗?”

“不,我姓段干,我叫段干流光。”少年答。

“段干”阿言苦笑一声,眼圈突然泛红,她紧紧盯着少年的眼睛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本是欧阳王朝的百姓,因为战乱,那天不慎从城墙上跌了下去,对吗?”流光轻生说着,却移开了眼睛。

“那这里就是段干王宫了?”阿言问

流光点点头,接着说:“不用担心,我已经问过父王了,他说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

“你我素不相识,为什么救我”

“就算是别人我也一样会救的。”流光突然起身,走到窗下问:“你恨段干族吗?毕竟我们打扰了你们本该平静的生活。”

“如果我说恨,你能还给我以前的生活吗?既然活下来了,就要好好活着,还讲这些干什么。”阿言一脸平静的答。

“你能这样想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原谅段干一族呢。”流光脸上露出了笑容。

“怎么会呢,你救了我,我还要好好感谢你呢。”阿言轻笑着说,心却有一个大计划。

“哦对了”流光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你要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和下人们说,你好休息,我晚些再来看你。”

“嗯”阿言目送流光离去,闭上了眼睛,思绪万千。

为什么自己没有死,为什么偏偏来到了这里,这是天意吗?既然上天不让我死,那我就好好活,既然来到了这里,那我就好好报仇。

直到夜深人静时,流光也没来。阿言毫无睡意,起身走到窗下,窗外的月光照进来,撒了一地银白。此时窗外的昙花也开了,淡淡的清香飘了进来。多美的夜景呀,阿言想着,不知道父王和母后在天国还好吗,要是你们还在的话,会支持我这么做吗?

小院里,流光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望着那扇还亮着的窗户,眉头微微皱起,她一定很难过吧,失去了家人,无依无靠。流光这样想着。

第二天,天气很好,阿言想出去转转,她看到院子里有个秋千,便坐了上去,荡呀荡。阿言记得,小时候自己最喜欢荡秋千了,每次她身后都有母后推着她,但母后怕她摔倒,都是慢悠悠的推,那时她还责怪母后推的不高,现在想想,那时她真的幸福极了。

阿言的思绪猛然飘回,她感觉到后面有双手在推她,这双手温暖有力,阿言竟感到有几分安心。她猜到了是流光,但还是回头看了看,流光今天穿了一件淡紫色的长袍,腰间挂着一块麒麟形状的玉佩。温润如玉,看到他以后,阿言脑中突然蹦出了这个词语。

“突然发现,这么久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流光说。

“别人都叫我阿言。”

“阿言,这几天我可能会有些忙,不能常来看你了。”

“嗯嗯,你的事情重要,我没关系的。”

“你好好适应一下这里的环境,过几天父王要去打猎,你也一起去吧,刚好散散心。”

“可我有点害怕。”

“不要怕,有我在。”流光的声音如水一般温柔。

“嗯嗯”阿言脸上添了几分笑意。

“对了,”流光把身上的玉佩取下来,递给阿言,“你刚来,宫里么侍卫可能还不认识你,拿这个,以后出入也方便些。”

阿言接过玉佩,转身看着流光,阳光洒在少年身上,明朗而温暖,阿言突然抱住了流光,隔着秋千,隔着一代人的仇怨,两人安静的抱着,时间好像也静止了一般,有落叶不时飘落,落在阿言身上,也落在了流光的心里。

多年以后,阿言才明白,属于他们两人这样安静的时刻是多么珍贵。

秋山猎场

“流光,流昀,流风,你们三兄弟今天好好比试比试,看谁的猎物多,第一名父王今天有赏,哈哈哈哈哈。”看着自己这么优秀的三个儿子,段干王爽朗的笑了起来。

“是,父王。”三兄弟一起说。

“大王兄,每年都是你第一,今年的赏赐也该让让我和三弟了吧。”二王子流昀说。

“二弟呀,哪年都可以让你们,唯独今年不行”流光答。

“为什么呀,大王兄莫不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想让父王赏赐。”三王子流风一脸坏笑。

“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了,所以今天你俩谁都不能和我抢。”

“不会真让三弟猜到了吧,不知是哪家的姑娘呀?”流昀问。

流光没有回答,转身离去。

“哎呀,二王兄你傻呀,肯定是今天和大王兄一起来的那位姑娘了。”流风一脸嫌弃的说。

“不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她叫什么名字来着,阿言是吧,不过她长的确实挺好看的,嘿嘿。”流昀说着,流风便转身走了,“哎,等等我呀你。”

太阳渐渐落山,三人比试结束,流光依旧是第一。

“好啊,光儿,父王果然没有看错你。”

“父王,孩儿想向你要一个赏赐。”

“不急,父王先说父王的赏赐。”

“父王请说”

“你也到了成婚的年龄了,父王决定把许相国的女儿许苏欣许配给你,可好。”

“不好,父王,孩儿已经有心上人了,请父王收回成命。”流光着急的说。

“光儿,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回去赶紧准备准备吧。”段干王有些许怒意。

回王宫的路上,阿言与流光坐在同一辆马车里,两人面对面,没有任何言语。

“那位叫许苏欣的姑娘,人应该很好吧?”阿言先开口,打破沉默的气氛。

“嗯”流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你们成亲以后会很幸福吧。”阿言把脸转向侧面,偷偷地擦泪。

“阿言,你放心,回宫后,我立刻就去和父王说,我喜欢的人十米,我要娶的人也是你。”流光看着阿言的眼睛,恳切的说。

“别去,为了我,不值得。”阿言摇了摇头。

“值得,阿言,对我来说,你比得上这世间的一切。”

……

段干二十五年四月初四,今天是段干王朝的大王子段干流光的大婚之日,所有人的脸上都挂满了笑容,宫里一片喜气洋洋。阿言看着窗外被风吹起的柳絮发呆,她想着来生宁愿做一朵柳絮,随风飘扬,无拘无束的,自在极了。

很快夜幕降临,喧闹了一天的王宫到晚上总算安静了一点,现在人们都应该在乾城宫里看表演吧,阿言想。

“小玉,”阿言叫她的婢女,“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不如我们也去凑个热闹吧。”

“也好,姑娘来了那么久,也还没正式拜访过大王呢。”

“那你说带什么去合适呢?”

“大王喜酒,姑娘平日里做了许多桂花酿,小玉觉得,带酒去最合适。”

“行,带上酒,我们走。”

乾城宫里,

“阿言姑娘求见”一旁的太监喊。

“让她进来”宫殿富丽堂皇,身姿柔软的舞女跟着乐曲正翩翩起舞,段干王脸上已有些许醉意。

“阿言拜见大王”阿言微微欠身行礼。

“你就是阿言,光儿带进宫的朋友?”段干王问,

“回大王,正是,阿言知道今日是流光的大喜之日,阿言特地前来为大王添酒祝兴。”

“不知是什么酒”

“阿言的家乡盛产酒,阿言小时候也跟着学了点,这坛桂花酿是阿言初次来到王宫所酿,到今日,味道应该刚刚好,请大王品尝。”

“大王,不可。”段干王接过酒,一旁的妃子说。

“既然是光儿的朋友,那本王相信她。”话音刚落,便一饮而尽。

“阿言祝段干王朝百年兴盛,祝流光与苏欣姑娘百年好合。”阿言对着侧面的流光,抬头饮尽杯中酒。

“谢阿言。”流光举杯示意。

一会儿,段干王与流光便口吐鲜血,不省人事。

宫里的人乱成一团。

阿言抱着流光,问为什么。

流光说,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了你,当日哟快马加鞭赶到欧阳城,准备劝阻我父王屠城,但还是晚了一步。我进城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城墙上的那抹红衣,心疼的不行。

流光说,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的身份,我知道你恨段干族,但没想到最后,你还是没能放下。

流光说,我父王就是这样,太独断,在屠城上是,指婚上也是。他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希望你原谅他。

流光说,那日在马车里,要不是你以死相逼,我是不会娶许苏欣的,段干流光这辈子只爱欧阳言一个人。

流光说,希望你能抛开所有,快快乐乐地度过余生。

“原来你都知道,你个骗子。”阿言泣不成声。

可能真的有些人,想珍惜时却已经走远。

相关信息
  • 青春校园微小说我的青春遇见你_我的青春遇见你全文

    青春校园微小说我的青春遇见你_我的青春遇见你全文

    2018-12-03 16:29:50

    青春校园微小说我的青春遇见你_我的青春遇见你全文林清风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有了“女朋友”。林清风,学校里的升旗手,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从幼儿园到高中成绩稳居第一的学霸。这样优秀的人总免不了招来女生的喜欢,男生的嫉妒。可是林清风性格极好,不会让向他表白的女生伤心,也不会和班里的哪一个男生发...

  • <i>杀妻的诡计微小说_杀妻的诡计的真相是什么</i>

    杀妻的诡计微小说_杀妻的诡计的真相是什么

    2018-12-03 09:18:11

    最新经侦网文杀妻诡计,杀妻诡计是谁杀死了美丽的妻子当艾莎敲开我的房门时,我能看出她的一身疲惫。浓重的黑眼圈,有些发黄的脸色,这已经不是那个我认识的美丽女作家了。“快进来吧。”我说。艾莎坐在沙发上,我给她倒了一杯茶。“方村,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她双手捧着茶杯,曾经一双美丽...

  • 灵异微小说在墙上做饭的女人_在墙上做饭的女人鬼故事

    灵异微小说在墙上做饭的女人_在墙上做饭的女人鬼故事

    2018-12-03 08:22:43

    灵异微小说在墙上做饭的女人_在墙上做饭的女人鬼故事天上排满铅灰色的碎云,冷湿的风徐徐吹着,打落黄绿色的树叶,一切景物都开始发冷僵硬,亮出冷酷的刀刃,变的不近人情。这是一个深秋的早晨,看来要下雨。“吱呀”,一截干涩又短促的开门声像一柄利刃,插进了这凝滞又冷酷的秋晨,声音是恼怒万分的,就像一个...

  • 沁心微小说《电影院情侣》|电影院中的情侣

    沁心微小说《电影院情侣》|电影院中的情侣

    2018-12-02 14:46:54

    沁心微小说《电影院情侣》|电影院中的情侣我站在电影院的门口,看着缓缓的雪花沉沉的落,心里就漾起了很多的温柔。每次约会都会提前十分钟来等她,我喜欢看她轻俏地走过来的样子,尤其是那马尾扬起落下格外精神好看。远远看见她过来,她还是那样清清爽爽地,白色短羽绒服铅灰裤子,戴双蓝色毛线手套老远就挥手,扬落的...

  • 好看的古风短篇小说_微小说古风短篇甜宠文

    好看的古风短篇小说_微小说古风短篇甜宠文

    2018-12-02 10:47:07

    好看的古风短篇小说,微小说古风短篇甜宠文

    我叫刘苏――这名字是我爷爷给我起的。说来,这是一个漫长的,又温暖又悲伤的故事。爷爷年轻时曾客居临安数月,后来在回锦城的途中遭遇一场人祸,虽未受重伤,却失去了部分记忆。直到耳顺之年,仿佛有某种情愫在他心中慢慢苏醒,他记起一个人,却记不清她的模样,只依稀晓得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