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总是明码标价,孤独却廉价的随时随地


寂寞总是明码标价,孤独却廉价的随时随地

我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感受,很虚幻,却又无比真实。在看到她的时候我心跳加速,如今却想不起她的面容。跟她在一起时感觉温暖、快乐、幸福,却更让此刻的我无比寂寞。

在这种反差下的我显得更憔悴,镜中的我真真实实,周围一切都真真实实,可我却不愿意去接受。可能都是因为我幻想的太美好的缘故,又十分急切的想要过上渴望的生活,拥有渴望的一切,获得满足感。这是欲望?是好的还是坏的?我不能给自己答案。我常常在黑暗中纠结以后走的路,是获得平淡安稳,还是光鲜传奇,在很久以后我在渐渐明白,原来我根本没得选,连纠结都是白费的。

看上去我是一个十分消极的人,有这样的想法,对生活持与否定。与其说我是一个消极的人,不如说我是一个努力乐观的人。我们生活的世界很大,如果你把它看的很大,那就好坏都有,我会把好的部分看的更多一点。可有时候它很好,让我一直失望。

其实还是有客观原因,就是我这个人根本还没有达到过上我理想生活的那一步。还不够优秀,可以这么说。其实根本没有人在意这些,每个人都差不多的。所以我还是在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人的生活,说的片面点,最需要的无非就是爱情,亲情,友情和金钱。每个人都渴望这些,就像狼渴望羊肉一般,非要不可。

我渴望获得我理想的爱情,它是什么样的我至今都没有确切的看到,只是听闻过,想象过。我觉得它就在我身边看着我,观察我,没有叫我,也没有给我提示,就是等着我走到它身边,拥抱它。所以我对此满怀期待。

在我看来,爱情是让人幸福的东西,让你感觉到比糖还甜的甜蜜,也比醇酒还醉人。它能给人勇气,能给人自信,给人希望。有了它,可以让你睡的更香,人会变得更精神,做什么事都积极向上,看到好的一面。总之,它就是完美的。

为什么我会这样认为呢?纯粹是因为她给了我这种感觉。虽然现在这种感觉模糊不清,但我确认那种感觉我在现实生活中是根本没有拥有过的。

我在想,她的出现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拯救陷入了百般无聊的生活中的我吗?还是陷入困境中的我渴望获救?她的确有效,却没能完全拯救我。相反,在现实生活中的我往往因在她而不知所措。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孤独。面对时间流逝,什么都做不了。不是说自己不能动,而是做不出实际的事,让自己得到充实。就像人们在深夜,对着黑暗抱着手机,时间很快被打发,灵魂却依然在漫无目的的飘荡。

我渴望被拯救,却越陷越深。

我一天无所事事,除了敲打键盘,忍受颈椎疼痛,做一些普通人都做的事之外,我找不到事消遣我的时间。脑袋又停不下来,它不能像身体一样停下就安静了。反而,当你的身体越安静时,大脑就越发活跃,这让我很不舒服。有时候我会觉得有人在我旁边说话,有时候我会听到有歌声。有段时间我一度以为我得了幻想症,我去看了医生,医生给我做了一些我不懂的测试,结果证明我可能真的患有轻度幻想症,但这对我来说反而是好事。

我不会像电影《雨人》中的情节一样,幻想出一个从小伴我长大的好朋友,不会对着空气说话,也不会幻想出有多重人格。我只会想到一些画面,一些不存在的画面,这些画面会给我强烈的冲击感。比如我会看到一个粉色的小人在我的沙发上跳来跳去,小人富有活力,生机勃勃。它不会看我,只是低着头跳来跳去,发出咕滋咕滋的声音,这声音十分奇怪,清晰的传到我的耳中。我会数着它的节奏,一下,两下,专心致志的看着他跳。虽然他小,却拥有几乎完美的肌肉线条,跳的不高,却十分有力,又灵活轻盈。就这样咕滋咕滋的跳。

等我意识到我看的这个画面十分不正常时,画面就消失了,留下的只是空荡荡的房间,孤僻的沙发,白色的墙壁和时钟的滴答声。

这并没有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相反,我可以把这些有趣的画面,用我笔下那些毫无生机的文字拼凑出来,尽量显得真实,让我有东西可写。让我意外的是,这样做的效果居然很好。我的文章有人看,有人花钱买来看,这让我有了收入来源,来持续过这种生活,继续将这种生活写给他们看。

不过我的人生并不是那种小说中的可悲生活,虽然偶感孤独,但生活中也不是没有朋友,也不是没有兴趣爱好,只是这些在黑夜时都好像全部消失了。在平时看来十分有趣的时在某一时刻全都消失了,只有孤寂在疯狂的侵蚀我。

我的朋友们,都过的还算不错,有的混的风生水起,光鲜亮丽,就算是那些没有消息的朋友我也感觉他们并没有过的很难过。我有一个朋友,因为长相出众,唱歌又极其好听,当了一个二线明星。他当艺人的时间不长,但有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认为他的潜力,一炮而红只是时间问题。他是我从孩童时期就认识的好朋友,也是我为数不多的挚友。我们从小就在一个学校,他以长得好看,女朋友好看而出名。他一直沉浸在与女朋友的恋爱当中,成绩居然还很理想,让我一度的嫉妒。我的成绩比他好,但我没有女朋友,这成为了他的笑柄。

我的确是有些羡慕他的,因为他的女朋友的确很好看,在学校里有许多追求者。这种女生极为抢手,不知道他是凭借什么手段将其追到手的。反正我记得当时十分得意,并且一直在跟我强调她女朋友是如何的优秀,就像是炫耀自己的家传宝贝一般。

那时候看他们在一起时,他们一起玩耍,一起玩浪漫,那时候的恋爱本就是以浪漫为主。虽然我现在觉得那些举动都十分无聊并且幼稚,但是在那时候我却有过幻想自己能够像他一样幸福。我有时候看着我朋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觉得他能将所有女孩都玩弄与股掌之间。但是他对与她却是如此的用心与真诚,对方似乎也将他视为生命的意义,反正就是互相搅拌在一起,有一种什么都不能将其分开的感觉,想要分开就斩掉我的手脚这种势头。

但是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分手了,那是毕业以后,他还找到我,在我面前痛哭流涕,痛苦不堪,活生生像被斩掉了手脚。

这让我初步认识了恋爱这种东西。我以为,恋爱就是两个人的纠结缠绵,就是异性之间的感情纠葛,有甜蜜,有难过,虽然很复杂,但从宏观的角度上说,就是你爱我我爱你,不过如此。但我后来才渐渐知道了,一段恋爱,并不是只有爱情。恋爱中除了爱情还有什么呢?如果你这样跟别人说,别人肯定会感到疑惑。恋爱这东西,本来就是爱情组成的,怎么会有其他东西呢?

我是这样跟我朋友说的,人本来就不是天生就拥有爱情,你先有了人生观,才有了爱情观。当你拥有爱情,开始恋爱时,你身体里除了爱情的其他东西就开始跑了出来,充斥进了爱情的世界里。在爱情的世界里,只有爱情是不够满的,那是不能支撑你们两个在一起生活的。你们需要交换生活中的其他感情,让你们除了爱以外的东西都融入对方,这样你们才能活进对方的世界中。这就是有人经常问,为什么两个人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答案。

这让我联想起了我的前女友,与她分开其实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是有些片段总会在不经意间就闪现出来。比如我无聊时翻看杂志,杂志内容与她毫无关联,可她就是会突然窜出来,她的笑脸。还有在早晨时我独自在厨房煎蛋煮早餐时,她也会突然就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她就像是在我的身体里一样,在另一个平行世界看着我生活,就在一旁悄无声息的观察着我,在我不经意间出来提醒着我,我还没有忘记她。不过我对她已经没有了什么悲烈的爱情感受,她只是曾经出现在我的生活之中,在那段时间里成为我生活习惯的一部分。

与她其他的记忆都已经成了空白,明明知道她这个人,却怎么想不起来与她之间的联系。就是我现如今生活与她的联系,她自己一个人过的好好的,为什么要与我有联系呢?或许是我的潜意识在作怪,我很理性的知道自己有时候还是会想起她,这也是她突然窜出来的原因。在我觉得一个人孤冷无聊,生活中没有新乐趣时,我会回想她来消磨时间。

说明这些的原因是,我在某一天突然意识到我看到的粉色小人或许与她有关,因为她喜欢粉色,并且一直故作可爱发出一种咕咕的声音,那时候我觉得的是可爱至极。可是时间长了,我觉得有些厌烦了,纯粹是有一种装腔作势的感觉在里面,我就觉得一切都不纯洁了。她做的任何事情都不纯洁了。我不知道是我生性多疑还是怎么回事,反正就觉得她做的一切都带着很明确的目的性,总之就是一切都不纯洁了。在与她分开之后,一段时间内我强迫自己忘记忘记与她的一切。我强制清理了自己脑中的记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反正我当时有十分强的意志力与决心,就是那种宁可将脑袋卸下来,敲开,将与有关她的记忆全部都清理干净那种魄力。

后来不知过了多长的一段时间,我将她忘记了,什么时候忘记的我也忘记了。然后粉色的小人就出来了,因为我已经不愿再想起她,所以我没有将两者联系起来。粉色小人第一次出现时我着实吓了一跳。第一次出现时只有一个,或者是一只?我不知道该用什么量词来称呼这种物体,暂且论为一只吧。第一次出现时只有一只小人,当时我正在沙发上看《挪威的森林》,书里的内容正好将到玲子在当钢琴教师被自己的学生诬陷的事迹,小人就出现了。我不知道它是刚好出现,还是早以出现而我却没有发现它。反正它在沙发上一直跳,并且发出咕滋咕滋的声音。我看到它后,吓得丢掉了书。准确的说它是一个蛙型小人,怎么样的我也实在形容不出来,甚至觉得形容它有些强人所难。(虽然我是写小说的,这应该是我的专长。)但是我看到它,第一反应就是心里想,这是什么,蛙?

但是它全然不理会我,就像我不存在一般,然后就只顾自己在沙发上跳着。我看着害怕,但还是想着去拿什么东西将它打爬下,我环顾四周,没什么东西可以将它拍下。我看到我扔在地上的书,将其捡起来,准备用书将它拍停。可是当我弯腰捡起书时,它又消失了。

我不知道它的出现是否有什么规律性,只知道它每次出现都只会在一旁一直跳,并且发出声音。可以确定的是每次都在我一个人时出现。我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因为这种事说出来谁也不信,大概都会以为我病了。后来,这个现象变严重了,一开始是只有一只小人,后来出现了两个,三个,越来越多。它们之间似乎有交流,不过都是在不停的跳。

后来就出现了前面说的情况。我开始做梦,梦到她。她是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一个女生,不过在梦里我却与她很相熟。不知道她是否与我生活在一起,反正每次梦到她,她都在我身边,笑着看我,并且时常说笑话逗我开怀大笑。她是个十分有趣的人,与她在一起总是能够感觉到开心。最奇怪的一点是看到她就觉得十分踏实,有十分满足的安全感。每每醒后,我想回想起她的脸,却不行。不是不行,应该是我不知道她的脸应该怎么去形容,不是因为她的脸长的奇怪,而是因为她的脸我每次醒来都感觉十分陌生。就是如果要你去凭空去形容一个陌生人一般。假如我想象一个陌生人的鼻子上有一颗痣,那她的鼻子上就会有一颗痣。所以她应该是我喜欢的人的一种结合。

在后来我对这种现象做过分析,或许是因为我内心过于孤寂无聊,所以她才会出现。反正都是幻想嘛,我想。但是在我睡着之后或者是我醒来,我分辨不清楚哪里才是现实。有她在的时候虽然有一种虚幻的感觉,却有着巨大的安全感。就是找到归宿那种感觉,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有过这种感觉。不管她是真的还是什么,我能够确定的是,我已经爱上了她。

她对我来说异常重要,完全就感觉我睡眠就是为了见到她,见不到她我就会感觉惊慌失措。对,就是这种感觉。

可是在今天,或者说是昨晚,我并没有梦到她。我忘记了自己是否睡着,反正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都回想不起来了。她的模样,她对我说的话,那种暖暖的安全感,全都荡然无存。我在黑暗中睁着眼,不知道自己是睡醒过来还是从未睡着。我能感觉到自己浑身出汗,从来没有出过这么多汗,感觉被单都被汗液淌湿。浑身不能动弹,除了了颈部传来阵阵酸痛外,其他地方毫无知觉,只听到旁边传来咕滋咕滋的声音。我不知道在盯着什么地方看,在黑暗中似乎有人正在盯着我。

咕滋咕滋……

相关信息
  • 北望祁连那座孤独的酉山

    北望祁连那座孤独的酉山

    2018-10-29 09:17:33

    酉山是一座独立的山,不属于任何山脉。 山上覆盖着森林,与青海其他为数不多的植被稀疏的森林相比,酉山植被茂密。我们五个人要去调查酉山植被,这是我们的工作。调查的内容很简单,...

  •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2018-10-18 09:22:25

    楔子

    夜色浓稠到压抑,寒风呼啸着拂过戚寒枝的耳畔,她只听得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寒风穿过胸腔,刺得她的每一次呼吸都泛起疼痛。贴身的小衫已经被汗水湿透,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