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迷茫者自我救赎,十年的心路

一个迷茫者自我救赎,十年的心路

早上,刚毕业来学校实习的小胡老师,像一阵旋风卷进了教室,一张青春逼人的小脸儿神神秘秘地凑向我:

“江老师,您可要请客哟!”

“嗯?怎么啦?”

“校长说这次县里评优秀教师,得奖的是您呢!开不开心?!意不意外?!快快群里发红包哟!”

“哈哈,不要逗我老人家啦,哪能会是我呀!学校优秀的老师那么多,怎么可能是我呢,我只是一个数学老师而已,还有很多优秀的老师呀,比如初三1班任班主任二十年的张老师,还有隔壁初三4班的彭老师……”

我还没说完,小胡老师急了:

“真的,江老师,早上校长找我们英语组的老师开会时,他接电话漏了风声,好几个老师都听到啦!您相信我呀,我说的是真的,我不骗您的!”

许是见我没有表示出她预期的激动,她更急了:

“老师,我说的是真的,您相信我,我没撒谎!”

听了她最后这句话,我怔了怔,心被深深地刺痛了。

我抬起因一直在备课而没怎么看她的头,眼前这张年轻的星星点点了几颗象征着蓬勃生机青春正年华的痘痘的脸,因为极力要我相信她而着急辩解略带了点红润,甚至带了点被不信任的小小羞辱,大大的眼睛写满了诚恳。

呵,这张因我的不信任而受到莫大伤害的脸,是这么的熟悉呵。

我耐心认真回了她一句,“嗯嗯,好的,那我们一起开心耐心的等校长宣布这个好消息吧!”

小胡老师因为我的答复而开心得重新露出甜蜜灿烂的笑容,满意地离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一头黑黑亮亮的长发垂在身后,一套碎花连衣裙配了双白色高跟鞋,出自名校的高材生,据说是学校点派来短暂实习,然后再回校读研读博的重点栽培的苗子。

呵,真是一个青春可人活力四射前程似锦的孩子呀。
有些人,生来便是天使

可是,我的那两个孩子呢?她们在哪儿了呵?她们应该跟眼前这位小胡老师一般年纪,是不是也有着她这般的如锦明天呵,我的回忆已然阻挡不住的打开了阀门:

十年前,在初三2班教数学的我同时也任该班的班主任。

班里有两个很可爱很特别的孩子,一个叫李芳芳,另一个叫刘梦晓,这两个孩子的英语和语文极具天赋,分别任班上的英语和语文课代表,同时,她们也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两个孩子从来都是像天使一样,笑容可爱,乖巧可人,懂事有礼貌,成绩拔尖,其实,于她俩,说实话我的内心深处是略带偏爱的。

特别是教英语的周老师,教语文的廖老师,也曾和我说过多遍,这两个孩子对语言学有天赋,有灵气日后必能有所成就。廖老师在作文课上也是常用作为语文课代表的刘梦晓的作文当范文在全班朗读。

如果没有十年前冬天里的那场篮球联赛,如果没有那个冬天里顽固不化的我,我想,这两个孩子的前路一定会是开阔无比前程似锦的。

我还记得,那天是极为寒冷的,最后一节课后,作为班主任的我站在讲台上,宣布了本班周惠同学和另两位女同学,与邻班几位女同学组成一支篮球队,将对战同年级的另两个班。希望同学们多给她们加油打气!

全班的同学都没怎么吭声,冬天的黄昏很冷,很暗,乡里的孩子上学都住的远,我知道,孩子们是想早点回家,所以,我也不做硬性要求或规定了,就宣布放学。

等我开完校会,再回到班级时,天已暗沉了不少,只见全班的学生都已经回去了,唯有两个例外的存在:李芳芳和刘梦晓。

只见两个孩子趴在班里窗户边,给楼下校园的周惠和另两位女同学在拼命加油呐喊!

我心头一热,“你俩还不回去呀?!”

“我们在给周惠她们加油呢,老师!”

“嗯,那好的,你们待会要早点回去哈,天快黑了!”

“嗯,好的,江老师!”
误会的起源

第二天一早,我刚到办公室,周惠红着眼睛来了,看来是哭过了。

“怎么啦?惠惠,谁欺负你啦?”

“老师,我昨晚打完球回到教室,发现我妈妈给我的50元不见了。”

“啊?你放哪里了?”

“老师,我一直放书包里了,我下去打球时还看了的,在我书包里。”

“你打完球回教室,教室里还有其他有人吗?”

“老师,没有别的人了。我们三个打完一起回的教室。”

“你回家找了吗?确定是在书包里?”

“是的,老师,我下去比赛时还特意看了的。”

“好的,你先回座位吧,我好好调查一下。”

周惠带着眼泪回教室去了,这孩子是我老同学的幺女,就住在学校不远的地方,才初三,个子就窜到快1米7了,在追求她姐姐的体育老师说想好好培养她,让她作为特长生考去北京体育学院,我也是蛮看好的!无情的审判

我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怒意,周惠这孩子我几乎看着长大的,她不可能撒谎,她在打球时,教室就只有李芳芳和刘梦晓在!偷钱的不是她们那还会是谁?!

没想到,平日里乖巧的两个孩子,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我越想越生气,放下手中修改试卷的笔,怒气冲冲地到了还在早自习的班上,我径直来到她俩桌边,语气极为严厉地对她俩说:

“你俩来下我的办公室!”

全班的同学都看了过来,我依然难掩怒意返回了办公室,吓得不知所措的她俩乖乖地跟在了我的身后。

办公室里已来了几位老师了,有英语周老师,语文廖老师全来了,我板着脸对她俩说:

“说吧,昨晚周惠掉的钱,是你们谁偷的?!”

一句话下去,周老师廖老师全扭了头过来,

她俩的小脸更是一下子吓得灰白,想必我当时确实是很生气很严厉的。刘梦晓的眼泪也马上滚了出来:

“老师,我没有偷她的钱!”

“老师,我也没偷呀!”

“不是你们还能会是谁?!当时教室里就只有你们两个人在!”

“我不知道,反正我没偷!”“老师,我也没偷!”

“你们还想隐瞒是吧?!哈,还不承认,除了你们两个人,教室里就没其他人了。”

看着哭起来了刘梦晓,廖老师走了过来:

“江老师,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我觉得不可能是她俩!她俩不会是那种孩子的!”“是啊,江老师,她俩不会的!”周老师也附和着。

“事实摆在了眼前,她们还抵赖!”

于是我就把昨晚看到的教室里就她俩的事给两位老师说了,她们似乎还是不太赞同我的观点:

“江老师,会不会后来其他人来也来过呢?!”

“不可能有其他人来过,我刚离开教室,球赛就结束了的!全程就只有她们俩!”

李芳芳涨红着脸一言不发,刘梦晓哭得稀里哗啦,抽抽嗒嗒,依然肯定到:“老师,你相信我们,我们没撒谎!老师!”

我是教数学的,普通的推理与逻辑思维在我简直就是得心应手,我怎么可能看错?!我突然心烦意乱了起来,因为自小父亲对我的教育极为严格,从不允许我撒谎,所以,我最讨厌撒谎的学生!

我用那双带着怒意的双眼仔细地在她俩身上扫描着,思索着是不是应该动手搜查她们的口袋,不过,以我近40年的人生经验,她们肯定不会笨到放口袋里,应该在书包里,或者,昨晚带回去就偷偷藏在家里的某个角落了。

算了,看着眼前她俩一个咬着嘴唇倔强地不让眼泪流下来,一个早已眼泪泛滥双眼红肿,我挥了挥手,不耐烦地对她们说:

“你们先回去上课吧,我随时在这等你们来自首哈!不要以为我就这么轻易了结这事儿!”

看着她俩离开时的背影,我突然计上心头,看来,我可以使用三十六计中的“离间计”了,凭我这个数学天才,我就不信我问不出个子丑寅卯来!我暗暗地有了计谋,甚至详细方案也天衣无缝的谋划好了!
群鸦的盛宴

第二节课后,我单独找来了李芳芳,李芳芳自始至终都没流一滴泪,但明显双眸失去了往日的纯真,隐隐充满了仇恨,短短2个小时,她似乎换成了另一个人,我直接进入了主题:

“李芳芳,你就承认吧,刘梦晓已经悄悄告诉我了,说她看见你偷的!”

“老师,第一,我没偷,第二,她不会为了保全自己而编出这样的谎言!”

看着眼前这倔强的小丫头片子,我更加讨厌她了,“那你悄悄告诉老师,钱是不是她偷了?!”

我知道在班上她俩是最好的好朋友,连分位置都要坐一块,我就不信,我的计谋不能成功。

“老师,第一,我没偷!第二,她也没偷!”

她依然倔强的抬着脸看了我一眼,不等我说话,她就出去了。

我后脚跟着她出了办公室,正好碰上从那边过来了的刘梦晓,为了不让她俩交流信息,以免坏了我的计划,我马上截住了刘梦晓,把她带来了办公室,这时候,办公室的老师多了几位了。

“你就承认吧,刚李芳芳说了,是你偷的!”

“老师,我没偷!还有,她没看到我偷,她不会乱说的!”

“那你悄悄告诉老师,钱是不是她偷的?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胆小柔弱的刘梦晓抽搭着,睁着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到:

“老师,那天看球赛我和她一直在一起,我们谁也没去过周惠同学的座位!”

前排邻班的班主任张老师,也就是刘梦晓的表姑父,大声训到:

“你这个孩子,你真的偷你同学钱啦?!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

刘梦晓抬起头,带着满脸的泪,还夹杂着一丝委屈和被侮辱了的表情,大声喊道:

“我说了,钱不是我偷的,我没有偷,李芳芳也没有偷,我们都没有偷!”

说完,她捂着嘴哭着跑出了办公室。

我接着给张老师详细说了这事,我最后总结到:

“张老师,您说,事实摆在这里,我怎么可能冤枉了她们嘛!”

张老师没来得及说话,上课铃声响了,他急急忙忙夹着课本上课去了,我烦躁的心难以平静,实在快要气晕了,我拿出早几日拟出的入团申请书,把里面这两个孩子的名字直接删掉。

我明明推理出绝对是她们俩偷的,但她们不承认,我也就黔驴技穷了,这件事也就只能暂时搁浅下来了。

我本身就是学数学的教数学的,凡事喜欢简单明了直接,从那后,我上课不再像以前那样目光停留在她俩的脸上,她们举手想要回答问题,我也从不给她们机会,即使她们的成绩不再像以前那样名列前茅,我也不感兴趣了,我也不愿意去管她俩自己怎么解决了。

于她俩,我几乎不再关心了,一个确实是初三毕业班的工作太多,另一个当然是我自己内心对她俩的厌恶!

到了下学期,为了弥补周惠这孩子,我费劲心思托关系把她送进了市里一所有名的专招她这样有体育天赋的特长生,她在这里努力几年,就有机会能进入北京体院学院深造,所幸,一切顺利!

中考成绩出来后,李芳芳刘梦晓这两个原本就该上高中的孩子考得很不理想,甚至名落孙山,我觉得不可惜,这么小就偷同学的钱,还撒谎骗老师的孩子,成绩再好有什么用!

再后来,听周老师和廖老师满怀遗憾地说,这两个孩子都没有来复读重考,她们一个去读了卫校,另一个读的职业中专。
揭开真相的神秘面纱

在和老同学送周惠同学去市里上学时,我满怀歉意地告诉她:

“孩子你要加油哈,你能有好好学习的机会,老师终于不再内疚了。”

“老师,您内疚什么呀?!”

“你去年钱掉了那件事呀,老师一直没帮你找出是谁偷的,让你这乖孩子受委屈啦!”

她低下头没说话,她坐上去市里的车后,给我发来了一条信息:

“老师,其实,其实,我……我后来回去在自己书包最里层找到了,但是我不敢告诉老师和我妈妈,我怕你们骂我!”

啊?……!原来,原来是这样!上天,你在跟我开玩笑么?!呵!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信息,我仔细看了很多遍!我的心痛得更紧!

我的那两个孩子呵,我那两个被我当众责骂冤枉了的孩子呵,老师错怪你们了,老师对不起你们呀!老师该怎样来弥补这份真正的愧疚呵?

不,我不能让学校的同仁们知道这件事,我在学校辛勤耕耘了20载,我不能因为这个错误而毁了我,于是,我把信息删了,表面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即使在我的心里,早已痛得翻江倒海。

我知道我错了,多年来,我一直极力掩饰着内心的痛,也一直悄悄把悔恨藏在心里!

从那后,我对我的每一位孩子更有耐心,倾注更多的爱了,也一视同仁绝不再被什么而蒙蔽了,身为班主任,我觉得自己所缺的太多,我买了很多关于心理学,教育学的书,悉心研究,希望更多的了解到孩子们的内心,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的鲁莽了。

我也希望得到李芳芳和刘梦晓的消息,可是,她们已然完全消失了,终于在五年后,我收到了一封从广东一家工厂寄来的明信片,上面写着:

“老师,我说的是真的,您相信我,我没撒谎!我真的没有偷她的钱!”

我连忙照着地址写了封信过去,可是,信件就如石沉大海,毫无音讯了。

十年了,我再也没见过这两个孩子了,其中也碾转听说她们一个卫校毕业当了一位护士,另一位,则早早的技校毕业南下广东实习。

那张明信片也是十年来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后的一次联系。

这时,手机微信发出了信息提示音,我一看,原来是在北京体育学院发展得很顺利的周惠发来的信息:

“江老师,我被北京体院学院录取研究生啦!”

我怀着五味杂陈的心用颤抖的双手回了一条信息:“恭喜你,惠惠,好好加油!”

虽然,这个奖项也是我这么多年来内心渴望得到的,我梦寐以求的,有了这个奖,我的人生便是圆满,可是,我终究还是觉得,十年了,我依然难以弥补那个错,依然难以改写那被我的错误而改写了的两个天使的人生!

我再也坐不住了,泪水似乎就要涌出我的眼眶,放下手机,我径直地朝校长办公室走去,嗯,我必须马上去,我要告诉他我当年犯下的错,我要还这两个孩子清白,然后我还要请求校长把我从优秀名单里撤除了!

突然,我有了一股莫名的力量,于是更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相关信息
  • 拾尸者的心路_ 眼泪来洗涤残存的爱与哀伤

    拾尸者的心路_ 眼泪来洗涤残存的爱与哀伤

    2018-11-29 08:59:30

    拾尸者的心路_ 眼泪来洗涤残存的爱与哀伤 (一)我是莫男。深夜十 一点,我开着我的大众两千,像一个寂寞的幽灵一样,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游荡。城市高楼林立,霓虹灯闪烁,而这一切却与我无关。纵然我在这个城市呆了七年,却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六个小时前,我还是一名地产经济。下班前,郝经理通知我,我被解聘了。经济萧条...

  • 美女代孕的心路——四处游弋的爱情

    美女代孕的心路——四处游弋的爱情

    2018-11-28 08:45:07

    美女代孕的心路——四处游弋的爱情
    (一)晴天霹雳
    医院的妇科诊室里,吴韦的手颤抖了一下,将捏着的一份报告单递给医生,医生察看着,眉头渐渐皱了起来。看到医生的表情,吴韦的嘴唇抖动了几下。她身后的丈夫李彬,扶紧了她的肩膀。“吴女士,你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恐怕再不能生育了。”医生的话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