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角挂着的泪,注定了悲伤的结局

眼角挂着的泪,注定了悲伤的结局
眼角挂着的泪,注定了悲伤的结局

“蕾子,陪我出去逛街呀?”闺蜜王得力一通电话打过来,安筱蕾摸了半天才费力接通。

“哎呦,我在睡觉呢。我不去!”安筱蕾揉了揉眼睛翻了个身,一头埋进暖和的被窝。

“走噻走噻。我来你家喽!”一分钟以后,安筱蕾家门外响起了规律的敲门声。

“咚~咚~咚~咚咚。”安筱蕾闭着眼睛数着三长两短的敲门声,一骨碌爬起来穿上外套去开门。

“赶紧给我去洗漱。”王得力一把将安筱蕾推进洗手间,独自坐在客厅沙发上随手拿起桌上一颗苹果吃起来。

“上次定的暗号不是三长一短嘛,你怎么还多了一短。”安筱蕾一边往脸上抹洗面奶一边说道。

“今儿突然来了灵感,就多创作的一短,节奏还不错吧。”王得力挑了挑眉毛,得意的笑了笑。

“对了,下午我要去相亲,陪我去哦。”王得力走进安筱蕾的卧室打开衣柜,开始挑选自己喜欢的衣服。

安筱蕾无奈的笑笑,擦起了护肤品。

自从有了这个闺蜜,安筱蕾的生活一下从黑白过渡到彩色。

一个安静沉稳,一个泼辣活泼。就像两种看似不搭的食材,各具特色,但搭配出来却刺激着你的味蕾,别有一番滋味。

02

“李老师,你帮我看看这个动作怎么做?”今天的课程已经结束,但是李海滔的周围仍然有很多雌性荷尔蒙的靠近。

“各位伽人们,今天的课程结束了。下次课你们可以早些来我给你们纠正。今天我还有别的课啊,不好意思。”李海滔从夹缝中逃出,一溜烟跑回自己的休息室。

李海滔本是在家乡自主创业的小老板,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但是高强的工作压力让他的颈椎时常感觉不舒服。

姐姐李海丽是一名瑜伽发烧友,在家乡经营一家有名的瑜伽馆并当教练。两人都很忙,平时也见不着。

有一次,母亲让李海滔给姐姐送东西,他才真正接触到瑜伽,便不可自拔的爱上了这项运动。

不论工作再忙,他每周也抽三天练习瑜伽。

起初,三十人的班级就只有李海滔一个男的,他也会不好意思。

渐渐地,他成为班级里的优秀学员, 让那些练了四五年的大妈都称赞有加。姐姐更是很欣慰。

一年后,姐姐怀孕,李海滔用三个月时间考取了瑜伽师资格证,从创业公司 CEO变成投资合伙人,成为了瑜伽专职教练。

大妈们一时间成了他的忠实粉丝。由于海滔的加入,瑜伽馆的生意比以前好了很多。姐姐摸了摸肚子里的宝宝很是高兴。

03

说起安筱蕾和王得力的友情,得从大学毕业后的一次小学同学聚会说起。

两人从上幼儿园起就是同学,但是没有过多的交集。初中也在一个学校,但在不同班级。之后两人便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着。

大学毕业的那个暑假,小学同学组织聚会。王得力早早就去了,安筱蕾却有事耽搁迟到了。

她发现熟悉的朋友身旁早已没有空位,只有王得力旁边有位置便坐了下来。

王得力先挑起了话头,大家尬聊回忆着小学、初中的琐事。安筱蕾吃着面前的瓜子,一个劲假笑着附和。

在安筱蕾的印象中,王得力是一个不爱学习的女孩。上学时抽烟、早恋,还经常旷课。有一次差点被学校开除。

而自己从上学起就是乖乖女,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从不迟到早退,也不会和同学吵架。男生多看自己一眼都会脸红的内向女生。

那次聚会安筱蕾对王得力的印象大有改观。王得力毕业以后成为是一名英文老师,工作很忙,经常住在学校。

之后的日子里,王得力经常请朋友们吃饭。安筱蕾也逐渐被添加在名单中。有一次聚完餐大家去KTV唱歌。王得力首当其冲,用一首动感的舞曲开场。

她一手拿着啤酒瓶,扭着纤细的腰肢和每个人碰一碰,一口气喝掉大半瓶。

安筱蕾吃着果盘里的水果,眼神一直锁定在一个面熟的男生身上。

04

“姐,这群大妈好可怕。每天都有好多给我介绍对象的。”李海滔拨通姐姐的电话,一肚子的苦水。

“魅力不能停啊,大妈们可是咱们瑜伽馆的金主。”姐姐海丽吃了一口橙子,语重心长地说。

“姐,你不厚道啊。宁愿牺牲你弟……”李海滔喝了一口水看了一眼时间,赶紧挂断电话准备上课。

果不其然,课堂人满为患。大妈们一积极地将自己的位置靠近讲台,脸上堆满了笑容。

李海滔从旁边的墙根走到中间的讲台上,用商业微笑环视了一周,又有不少新面孔。特别是多了几副年轻的面孔。

“好,各位伽人们,现在开始今天的课程。”李海滔看了一眼时间开始上课。

一个小时的课程在与脂肪对抗的过程中慢慢接近尾声。

大妈们大汗淋漓地大口呼着气。李海滔在教室里走来走去,轻轻纠正新来学员的动作。

“老师好帅!”李海滔转身听到后面两个学员轻声交谈道,心里不禁有一丝窃喜。

课程一结束,新学员就围了上来。全部都是加微信的。

李海滔又带着商业的微笑一个个加起来,他咬着牙告诉自己,这都是自己的财神爷。

05

"筱蕾,刚参加工作还适应吧。”面熟的那个男生主动坐了过来,举起一杯啤酒递给安筱蕾。

“怎么感觉你很面熟?”安筱蕾接过啤酒,仔细看了看他的脸,瞬时扭过头。

“我是窦鹏学长啊。”听到这个名字,安筱蕾身子向旁边靠了靠,她瞟了一眼窦鹏,他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

“筱蕾,这些年过得还好吧!”窦鹏碰了一下她的杯子,一饮而尽。

“特别好。”安筱蕾眼睛盯着前面的大屏幕,咬着牙说道。

“筱蕾,你现在还恨我吗?”窦鹏看着筱蕾,筱蕾一口喝掉杯子里的酒。

“都过去快十年了,我都忘记你是谁了。”安筱蕾给自己倒上酒,又一饮而尽。

想起眼前的这个男人曾经对自己的做的事,安筱蕾怒火中烧,她冲进洗手间洗了把脸,泪水模糊了眼睛。

06

最近,瑜伽馆生意火爆。李海丽挺着大肚子到瑜伽馆坐镇。

弟弟看到姐姐来,心里松了一口气。大妈们终于把重心移到了姐姐肚子上,自己就可以悠闲地坐在休息室,戴上耳机。

“李老师,你弟弟有没有女朋友啊。我想把我侄女介绍给他。你给牵个线,我拉五个人办会员。”一位性格开朗的大姐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坐在海丽旁边,神秘地说道。

“据我所知是没有吧。”姐姐捂着嘴说道。听到再拉五个人,姐姐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起来。

“那就拜托了,海丽老师。期待你的好消息呦。”大姐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又站起身走开。

“弟,姐给你说个事儿呗。”海丽托着大肚子推开休息室的门,一把拿掉李海滔的耳机。

“姐,能不能温柔一点。都快当妈的人了。”海滔皱了皱眉,夺过自己限量版的耳机。

“刚一大姐要给你介绍对象,你去见见呗。”李海丽语气突变,从霸气的母狮子变成温顺的小猫咪。

“你肯定有什么阴谋吧。我还不了解你!”李海滔抓住姐姐的手,眯着眼睛互相看着对方。

“大姐说了,你见了就给介绍五个新会员。”姐姐抽出手,摸了摸肚子,偷看他的反应。

“不去,这是交易,不是爱情。”李海滔从座位上站起来,一把被姐姐按住。

“你必须给我去。你不去,你的小侄子吃什么,喝什么呀?”李海丽见沟通无效,打起了亲情牌。

“好,我去我去。”看着姐姐眼角不知什么时候有些湿润,海滔于心不忍。

07

卫生间门一打开,王得力站在门口,吓了安筱蕾一跳。

“怎么眼睛还红红的呢?窦鹏惹你啦。”王得力回头看了一眼正陶醉在自己歌声中,狠狠瞪了他一眼。

“没事儿。隐形眼镜有点磨,我重新戴了一下。”安筱蕾赶紧搪塞过去,绕过王得力坐在沙发的最角落。

“筱蕾你唱一首啊。”窦鹏结束了自己鬼狐狼嚎的歌声后将话筒递给安筱蕾。

“好呀,你还从没听过我唱歌吧,别吓到啊。”安筱蕾走到点唱机前点了一首《可惜不是你》。

“这一刻突然觉得好熟悉……”安筱蕾低声吟唱着,声音浑厚而干净。

周围举杯畅饮的朋友们也纷纷放下酒杯听安筱蕾唱歌。窦鹏认真地盯着安筱蕾,沉浸在美妙的音乐中。唱着唱着,安筱蕾想起了学生时期的自己和窦鹏。

初中时,自己很喜欢高自己一级的窦鹏,还在情人节偷偷将他约出来表白过。只不过那时自己还很青涩,窦鹏从未正眼看过自己,身边都是清一色的美女。

印象最深的是体育课时,自己在篮球场边给他送水。结果他很粗鲁的将水打到地上,接过高年级学姐的水,两人有说有笑地走了。

那一刻,全操场的目光都投向自己,那样讽刺而尖锐。也是那一刻,自己不再自信,而是变得不爱说话。

08

“你好,我是李海滔。”海滔根据姐姐发的地址,在相亲的场所等待着,反复练习着开场白。

“请问是瑜伽教练李海滔吗?”两个女孩站在李海滔面前有些紧张。

“是。你是王得力?”海滔从椅子上站起来。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孩。

“那就对啦,快坐下吧。”王得力一屁股坐下,大大咧咧地样子让海滔吃了一惊。

“这是我闺蜜,安筱蕾。李海滔,请多指教!”王得力带着满脸的笑容伸出手,海滔慢半拍的握了握。

“点菜吧,你们看喜欢吃什么?”李海滔将眼前的菜单递过去,搓了搓尴尬的双手。

“点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王得力一马当先,点了三个自己喜欢的菜。

“李教练,你喜欢吃什么点几个吧。”安筱蕾看了王得力一眼,将菜单推到海滔面前。

“没事儿,你们点就好,我不挑食。”李海滔看着安筱蕾故作镇定地说道,内心早已小鹿乱撞。

“服务员,点菜。”王得力轻轻拿起菜单,用大嗓门喊起来。

安筱蕾不好意思的看了海滔一眼,海滔害羞地笑了笑。

09

“叮咚、叮咚。”安筱蕾看着微信不停发来,想起了很多陈年往事。

自从上次王得力窜局的聚餐后,窦鹏总是时不时的“骚扰”安筱蕾。可是她从来没有回复过。

面对窦鹏的猛烈攻击,安筱蕾心生一计,她想让窦鹏也瞧瞧被抛弃的悲惨样子。

“喂,有什么事吗?”安筱蕾故意用甜美的嗓音说着,露出狡猾地笑容。

“筱蕾,上次听你唱歌太好听了。唱到我心坎里了。”窦鹏突然认真起来,语气有些激动。

“你想表达什么呢?”安筱蕾直入主题的问法让窦鹏很是尴尬。

“我承认我喜欢上你了。做我女朋友好吗?也让我为年轻时赎赎罪。”窦鹏声音颤抖着说着,安筱蕾皱皱眉,将话筒离自己远一些。

“这个嘛,看你表现吧。”安筱蕾用俏皮的语气说着,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安筱蕾果断挂断电话,去开门。

王得力风风火火跑进屋里,她脸上敷着面膜,还带了几张给筱蕾。

“蕾子,这面膜简直太好用啦,让姐找回了青春的感觉!”安筱蕾接过面膜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

“大姐,这是我上次去你家给你送的那一盒啊。你是鱼吗,三秒记忆。”安筱蕾敲了敲她的头,又给她塞了回去。

“叮铃铃”电话又响起来。安筱蕾偷摸看了一眼王得力挂断了。

“怎么不接呀?”王得力瞅了一眼安筱蕾,看到她有些犹豫的样子笑出声来。

10

“李教练,我来啦。”王得力将头探进李海滔的休息室,变得娇羞起来。

“你怎么来啦?你一个人吗?”李海滔往旁边看了看,并未发现安筱蕾的踪影。

“恩,我办了卡,来练瑜伽的。”王得力坐到李海涛旁边,从兜里拿出自己在家做的烘焙饼干。

“谢谢你。那个,你先去大教室吧,快上课了。我换个衣服。”李海滔委婉地说着,始终没有抬头。

“那好,我先去那边啦。饼干记得吃哦!”王得力露出灿烂的笑容,到教室占到了前面的位置。

“现在开始今天的课程。请各位珈人将手机关机或调成静音。”李海滔熟练地说着开场白,在讲台上一眼就看见王得力夸张的表情。

“请大家选择自己舒适的方式,金刚坐或者盘坐。轻轻闭上双眼,全身放松。开启这一课的旅程。”李海滔将教室的灯关掉,伴随着舒缓的音乐,教室里的大妈沉浸在自己的一呼一吸中。

“咚咚咚。”一个黑色的身影快速从人群中穿过去坐在了王得力身后。李海滔微微睁开眼看了看,嘴角微微上扬。

“不用使劲往下,到自己极限就行。”李海滔在安筱蕾旁边温柔说道。

“李教练,你帮我看看呀。我怎么感觉呼吸不畅呢。”王得力转过身吃力地说。

“你挺柔软的,转过去就顺畅了。”李海滔扶着她的头把她转过去,被她那搞笑的样子逗的笑了出来。

这节课时间过得特别快,李海滔虽然一直在教室里转来转去,但是他的视线一直在安筱蕾身上。

11

“筱蕾,我们见一面吧。就坐着聊聊天也好。”窦鹏对安筱蕾穷追不舍,让安筱蕾有些于心不忍。

“好,我答应你。半小时后来接我!”安筱蕾好好打扮了一番,她想让窦鹏看到自己有多美。

窦鹏站在楼下的车前,看着风姿绰约的女孩朝自己走过来。

那纤瘦的腰肢和细长的白腿步步朝自己逼近,心脏就快蹦到嗓子眼。

“请坐。”窦鹏笑着的嘴快挂在耳朵上,他殷勤地开了车门。

“筱蕾,去约会吗?”王得力从小区外回来,两手提了满满的东西,气喘吁吁地往车的方向走。

“没有,出去吃个饭而已。”王得力向着安筱蕾挑挑眉毛,一脸不相信。

“早点回来啊。回来给我发消息,我有话给你说。”王得力用锋利的眼神看了一眼窦鹏,窦鹏莫名其妙的努努嘴。

“蕾,想吃什么我们就去吃什么。”窦鹏瞟了一眼筱蕾粉嫩的唇,心动不已。

“去吃虾吧,不长肉。”筱蕾望着窦鹏的眼睛眨了眨。

“好嘞,什么都听你的。筱蕾,我当初真的是太混蛋,多亏你大人有大量。”窦鹏一个劲道歉,还开了好几个玩笑,让筱蕾笑得合不拢嘴。

12

“得力,今天忙不忙?”王得力刚到家,放下手里满满的东西,突然接到李海滔的电话,又惊又喜。

“李教练啊,你好你好。我不是很忙。”王得力压抑着内心的狂喜,用温柔的声音回答道。

“那我请你吃饭啊,我最近发现一个好吃的餐厅。”李海滔换了个手接电话,在休息室镜子前玩弄着头发。

“这样啊,好呀。我也刚好没吃呢。”王得力捂着嘴就怕自己笑出声来。

“把筱蕾也叫上吧,感觉上次和你们吃饭没有吃好,这次请你们好好吃。”李海滔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暧昧。

“啊,筱蕾去约会喽。刚我在楼下看到一个帅哥把她接走了。”王得力稍稍有些失落,但还是迅速跑进自己的卧室,开始找好看的衣服。

“没事儿,那就我两吃吧。我这会儿还有节课,你五点到瑜伽馆我们一块去。”李海滔有些慌张,但还是礼貌地回复着。

“走吧,让你久等了。”李海滔转过身,浅浅叹了口气走在前面。王得力跟在后面,满心欢喜。

“这家生意很火爆啊,你看看这密密压压的人呐。旁边这个空位肯定是提前预定好的。”李海滔一坐下就帮王得力倒上水。

“谢谢。”王得力看着眼前这个完美的恋人,心里想着一定要紧紧捉紧他。

13

“这家生意很好啊。”刚一坐下,安筱蕾就被座无虚席的卡人浪吸引住了。

“筱蕾?”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旁边的桌子传过来,安筱蕾和窦鹏齐齐看了过去。

“李教练,好巧。诶,大力王也在呀。”安筱蕾说着便起身走了过去。

“你和朋友一块吗?不如过来一块吃吧,还热闹。”李海滔热情地站起身,望了望那边的窦鹏。

“不用了,不打扰你们,你和得力好好吃,不用管我们。”筱蕾看出王得力脸色有点难看,她迅速撤回自己的桌子,看着得力稍稍耷拉的后背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开吃吧。这家的虾真心好吃,还不贵。”李海滔看出王得力有些不高兴,尽力转换气氛。

“好。我最喜欢吃虾啦。”王得力带起手套,仿佛恢复了情绪,咋咋呼呼地开始剥虾。

李海滔偷偷看着旁桌男生不停给筱蕾剥虾,满是羡慕。

“快吃啊,海滔。”王得力默默剥虾,往李海滔碗里放了几个。

“好。你也吃,你多吃点。”李海滔心不在焉地拨弄着锅里的菜,随便给王得力夹了点菜。

“我去个洗手间啊。”李海滔起身往后面走去,让王得力瞬时没有了胃口。

14

“我们先走了。你们慢慢吃。”安筱蕾走过来,拍拍王得力的肩膀和李海滔点点头。

“好,路上小心。”李海滔看了一眼窦鹏,高挑强壮,五官立体深邃,他帅气地牵着安筱蕾的手走出店,而自己此刻就像丑小鸭一般怎么也比不上。

二十分钟后,王得力和李海滔也用完餐,两人在路边悠闲地散着步。

“海滔,你是不是喜欢筱蕾?”王得力再也忍不住脱口而出。

“啊?什么?你胡说什么呀?”李海滔被这突如其来扎心的问题吓了一跳,赶忙胡乱回答着。

“她已经有人守护了。你就不能给我个机会吗?”王得力直勾勾看着李海滔,毫无胆怯。

“你很好,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明白吗?”李海滔不想再隐瞒下去,他也坦然承认一切。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王得力站在原地,双手交叉在胸前,泪如雨下。

“别这样好吗,得力。你是好姑娘,值得更好的男人来爱你。”李海滔走到王得力面前,温柔地擦掉她的眼泪。

“别拒绝我好吗?我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王得力一把抱住李海滔,哭得越来越伤心。

李海滔望着渐黑的夜,头顶的愁云越聚越浓,他望了望皎洁的月亮,那里面仿佛有安筱蕾的脸。

“我送你回家。”李海滔牵着王得力往她家的方向走去。再豪迈的女人只要一哭,也会变成让人怜惜的小猫咪。

15

“咚咚咚。”安筱蕾正在洗漱,门突然响了起来。她从猫眼看了半天一边犹豫一边打开门。

男子走进房子,双手紧握着,僵直站在那儿。

“李教练,你刚从得力那出来吧,你们发展的挺快呀。”安筱蕾打开客厅的灯,招呼海滔过去坐。

“那个,我们就一起吃个饭,没别的意思。”李海滔紧张地说着,观察着筱蕾的表情。

“你不用给我解释啊。得力可喜欢你了,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住。”安筱蕾拿起茶几上一个苹果开始削起来。

“我喜欢的是你。”李海滔鼓足勇气,真诚地望着安筱蕾,正在削着的苹果由于惊吓掉在了地上。

“李教练,你说什么胡话呀。你只能喜欢得力!”安筱蕾将苹果重新捡起来,李海滔一把抢过来直接吃起来。

“海滔,别这样。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呀!”王得力经常在自己面前提起海滔,她知道海滔在得力心目心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

“我等你!”李海滔几口吃完苹果站起身,走到洗手间洗洗手。

他看到旁边摆放整齐的化妆品,闻着散发清香的洗手液心里很满足。

比起刚才在王得力房间看到的凌乱不堪,他一点也不想再迈进一步。

安筱蕾愣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那句我等你击中了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16

“大力王,你刚才干什么呢,电话怎么一直占线?”安筱蕾小心翼翼地关心着。

“和一个朋友聊了会儿天。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啦。”王得力不知何时对安筱蕾有了一丝警惕之心。

“还不是关心你和李海滔。”安筱蕾想撇清自己和李海滔的关系,赶紧说道。

“挺好的啊。倒是你哦,我发现你最近和窦鹏走得很近呀,小心点哦!”王得力迅速转移了话题,让安筱蕾措手不及。

“据我所知他曾经脚踏几条船啊。你这小白兔别被大灰狼吃喽!”王得力用夸张的语气说着,安筱蕾大概附和着,想着赶快钓上窦鹏然后狠狠甩掉他。

一周后,安筱蕾去了窦鹏家。他家里很是干净整洁。窦鹏忙前忙后的准备做晚饭,安筱蕾就到处转。

窦鹏的卧室装饰的很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书桌。

书桌上有一张男女的合照。但是两个人的脸都被表情包挡住了。安筱蕾觉得那个笑脸似曾相识,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好着呢,一切都按计划进行中。”安筱蕾刚想出卧室门,听见窦鹏在悄悄给谁打着电话。

安筱蕾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到厨房假装看窦鹏的进度。

“挂了啊,她过来了。”窦鹏惊慌失措地将手机插进裤包,开始切菜。

“我能帮什么呀?”安筱蕾客气地说着,走近窦鹏。

“不用啦,你就乖乖坐那吃点水果等着就好。”窦鹏脸上堆满了笑容,笑得很是谄媚。

安筱蕾坐在客厅里一直回想着刚才的画面,房间里那个笑脸突然和某个女生重叠起来。

17

“筱蕾,快尝尝我做的麻辣香锅怎样?我记得你最爱吃了。”窦鹏用期待的脸看着她。

“真好吃。”安筱蕾吃了一口惊了一跳,味道很好。

“那你就多吃点。以后你要想吃,我都给你做。”窦鹏也大吃一口,给安筱蕾又夹了一大块肉。

“好,谢谢你,亲爱的。”安筱蕾看了一眼窦鹏,故意说出这样亲密的称呼。

“那你答应做我女朋友啦。”安筱蕾看看兴奋的窦鹏,微笑着点点头。两人待到很晚,窦鹏送安筱蕾回家。

回到家,安筱蕾想起白天窦鹏可疑的行为。她打电话给窦鹏,竟然是占线。相处的这段时间,窦鹏全是秒接的,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

“喂,筱蕾。我是李海滔,我希望和你谈谈。”电话那头的声音很迫切。

“可是……”

“说说话就行。”心软的安筱蕾无奈地答应了。

咖啡厅里灯光昏暗,犹如李海滔的心。他喝了一口苦涩的咖啡,看了看安筱蕾。

18

“王得力不适合我,你劝劝她吧。”李海滔直奔主题,没有一丝犹豫。

“对不起,我最近也有点混乱,我需要搞清楚一些事情。”安筱蕾看着李海滔,左手不停敲打着桌面。

安筱蕾将一只手放在桌子底下拨打着电话。电话那头的的窦鹏始终占线,而她当然也占线。

安筱蕾内心很是低落,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平时两人口中的那些姐妹情深在男人面前竟然一文不值。

“你喜欢的人喜欢你最好的朋友,你会怎么办?”安筱蕾挂掉电话看着李海滔问着,眼睛都憋红了。

“我会把她抢过来。”李海滔不好意思地笑笑,做了一个抢的动作。

“什么手段都可以吗?”安筱蕾突然留下眼泪,李海滔以为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抽出纸巾帮安筱蕾擦眼泪。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李海滔嗅到一丝奇怪的气氛,他坐在安筱蕾旁边搂住她的肩膀。

安筱蕾没有躲避而是静静靠着他。此时此刻,面前这个男人竟然才是最可靠的人。她冷笑一声,起身往门外走去。

夜渐深,李海滔一直在她身后跟着。两人都默不作声,但却享受这种舒适的静谧。

李海滔送安筱蕾回家,他绅士地按了电梯,让安筱蕾先进。

“等一下。”电梯门在快关掉的一瞬间一对男女急匆匆冲了进来。

“啊。”李海滔忍不住叫了一声,捂住了嘴,惊讶地说不出话。安筱蕾却异常冷静。

微醺的窦鹏搂着伶仃大醉醉的王得力,两人亲密的就像情侣一般。

安筱蕾看了窦鹏一眼,他极力地往反方向看着。涨红的脸,在灯光的照射下很是突兀。

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而王得力倒在他身上,醉的不省人事。

“啪啪!”两声清脆的响声充斥在整个电梯。

安筱蕾走出电梯,捂着微微发麻的手,露出胜利者的微笑。转身进屋时,眼角挂着的泪落了下来。

相关信息
  • 军事题材微小说推荐《韩城虎贲》

    军事题材微小说推荐《韩城虎贲》

    2018-11-29 09:20:16

    军事题材微小说推荐《韩城虎贲》

    韩城虎贲 (一)“我79师只要还有一个人在,就得往前线顶!”“将军,将军,敌人马上就要冲到指挥所来了,咱79师已经全打完了,后方有个小树林,您赶紧选跑去躲躲吧!”79师师部警卫连连长杨冀华冲进师指挥所,而此刻79师师长张靖甫正呆坐在地图前抽着烟。“将军敌...

  • 校园微小说推荐《迟到五年的礼物》

    校园微小说推荐《迟到五年的礼物》

    2018-11-29 09:18:08

    校园微小说推荐《迟到五年的礼物》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来到南方工作。当初给自己的规划是毕业后留在上学的北方城市,不仅因为那里有自己喜欢的面食,更主要是我喜欢那座城。但是毕业的一年后,我还是来到了南方。来到星城工作的两年里,我主要精力集中在工作上,只是周末时候,偶尔会去图书馆、电影院、户外放松心情...

  • 穿越题材微小说《原来梦里也会心痛》

    穿越题材微小说《原来梦里也会心痛》

    2018-11-29 09:14:21

    穿越题材微小说《原来梦里也会心痛》

    神女本来的我还被毕业论文支配着,怎么就掉到了这破地方的大缸里,噢…不对,应该说他们用来祭祀的青铜鼎,显然他们对我这个不速之客很震惊,在我还没缓过劲儿来的时候,一个长胡子老头开口了。“是神显灵了!是神派来的使者!是神女!大吉之兆啊…”我满脸问...

  • 唯美古风短篇微小说《倾尽天下:此后埋在红尘中》

    唯美古风短篇微小说《倾尽天下:此后埋在红尘中》

    2018-11-29 08:26:36

    唯美古风短篇微小说《倾尽天下:此后埋在红尘中》

    眉目间傲气凛然的英挺男子,身着银白铠甲,肩系血色披风,手执凌厉长戟,策马在最前方带着大军疾驰,马蹄声和将士们激昂的吼声轰轰烈烈,响彻天地,久久不绝。前方已然可见一座朦胧的城池,庄严森然,气势不凡。这便是这片国土的王城,攻下此地,他便称王。城外战鼓雷雷,号角争...

  • 古风微小说短虐心大全《鹿鸣花殇 , 忘川雪舞》

    古风微小说短虐心大全《鹿鸣花殇 , 忘川雪舞》

    2018-11-05 09:48:47

    古风微小说短虐心大全《鹿鸣花殇 , 忘川雪舞》
    听说,每年的不知是哪一天,恒水河畔总会出现一个红衣女子,远远看去,银白色长发,身影单薄,一袭红衣似血,张扬,随风飞舞。奇怪的是,那红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