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短的古风小说推荐《往生境 · 琼楼》

特别短的古风小说推荐《往生境 · 琼楼》

万字楼是临仙镇最有名的客栈。

万先生是其中最负盛名的说书先生。其人所述故事之精妙,说起江湖八卦,朝堂风雨,妖魔鬼怪,张口即来,只此一家。

“今儿要给大家说得倒是我们临仙镇的一个陈年故事了,世殊时异,旧事再提,大家伙儿可别嫌我这是陈年烂调!”万先生说虽如此,但其话里话外一点不露却尽是玄机,可谓吊足了看客的兴趣。

“老万,你可别卖关子了,快快道来让我等爽快爽快吧!”

“这事儿还要说到几十年前……”
短小说

1.临仙镇

临仙镇在几百年前也是一个赫赫有名的洞天福地,人人向往,但自从七十年前生死门破裂消失之后,这里却好像一瞬间就成了一副终日雾蒙蒙的模样。

生门死境之间的界限被打破,无数的生灵凭空消失,无数死灵流窜人间。

这些年来,镇里的人不敢出去,外头的人不敢进来,斗转星移间,野草已经爬满了村口进出的道路,与世隔绝。

可即便如此,阴阳两界的混乱却也并没有让临仙镇幸免。

恐也此间人怕生活太难,自己收拾东西逃了吧,又或许是走着走着就被不知哪儿吹来的邪风卷跑了。

毕竟在这一片灰色的天空下,谁也不知道暗处悄悄滋长了些什么。

2.柳殊

柳殊是一个被人在临仙镇捡起丢到隐世中的第一观——昆仑宫的二级残废。残废特征为:中二口嫌体直呆傻小可怜。俗称:失忆。

就在他已经将昆仑宫上上下下,前后三百年的门派中事,无论是掌门八卦还是门派秘辛事无巨细全都摸清楚的时候,终于接到了需要他出马的通知。

临仙镇说是一个小镇,但也只能叫做独门独户,几百年前由于地势险要,许多人出于各种原因聚集在此,慢慢发展成了一个繁华之地。几百户人家坐落在主街两侧,并各自又向里延伸出许多小巷。而今却人烟萧条,落败荒凉。

柳殊走到镇子口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一时竟无处下腿,心下震惊不必多说,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有宝贝出世的地方,不禁心下暗道:奶奶个腿儿,昆仑宫早该歇业关门大吉了,牛鼻子老道一个一个全是坑爹玩意儿,神神秘秘这么久,就算出来这么个地方。

虽然心里万般嫌弃,但人已在此,老道们施法搞得小毛驴也成了成了小破驴,消极怠工,变成了一张轻飘飘的纸,没法再用,这万八千的距离已经让他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进镇。眼睛一闭,扒着门槛狗狗祟祟朝里望。掏出老道给的罗盘,然后只见经针扑拉拉转得欢实,一路火花带闪电,没一会儿就歇菜了。

哦豁,现在就只能靠自己微妙的感觉了,到底谁知道这玩意儿靠不靠谱。

正当柳殊屏息推算方位时,耳边好似有脚步声。浑身一警惕,却看到前方巷子口有一道白影飞快的闪过。

柳殊连忙追了上去,但却一无所获,就叫他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太紧张出现了幻觉。

正想骂操蛋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胸口的红痣传来隐隐暖意,把他吓得愣在原地。自从三年前他被人捞到昆仑宫之后,就莫名其妙长了一颗红痣在胸口,不过这些年它一直没啥动静,还挺好看,就没管,只当是被什么虫子咬了一口。

可现在突然的异样却让柳殊感到一阵心悸。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感到镇定,就好像有一个异常强大的人撑在他身后,也让他有一种自己也很强大的错觉。

还记得昆仑宫的老道给他说过:这个地方的玄秘和你息息相关,你想知道你的一切,你必须自己去寻找。

铺子的招牌布条耷拉在杆子上,腐朽的院门却被风吹得一开一合,明明违和的场景,现在却仿佛本该是这样。他缓步走在街道上,再没看到一个人,无论活人死人。

黑夜即将来临,得找个地方歇脚。柳殊没有犹豫,走进最近的一户人家。院子里养着的一池莲花已经枯黄,杂草丛生,檐壁生灰。

凑合凑合也是个住处。

在四方墙角布置了阵法,又在门上挂了驱邪的铃铛,贴了符纸,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才放心休息。
短小说

3.夜遇

到半夜的时候,柳殊正梦到自己仿佛一层一层剥开迷雾正接近一个内心迫切寻找的真相时。

他迷迷瞪瞪开门一看,顿时怔住了,天上不知何时星云密布,无数星光交杂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光圈投射在一处,慢慢凝成了一座高阁,五光十色,绚丽非常,明明远在天边,但在柳殊看来,却像是明明白白出现在自己眼前,不知不觉间,神思已渐渐恍惚,终于眼前又空无一物。

柳殊是被门上的铃铛被人为地摇晃发出的聒噪声吵醒的。门外传来隐隐人声,昨晚的一切都是一个绮丽而亲切的梦境。他推门却看到一群不该出现的人在这。

“大白,你怎么在这?”柳殊对着门外的白确说道。“还有洞明和洞玄怎么也来了!?”

“情况有变,你这一行恐发生意外,师傅命我等护你周全。”白确平静地回复。“且你这脑子现在也不太清醒,万一招惹了什么东西,怕你就交代在这儿了。”身后的洞玄和洞明煞有介事的地点头表示同意。

柳殊此时只觉得自己简直不要太没脸。他转了转眼珠子,心下暗忖:自己不就是平时闹腾了点,不知道大伙到底私下里都怎么诋毁自己,真把小爷当废物了。

但为了面子柳殊还是摆摆手说“行吧,你们乐意跟就跟吧,别给小爷拖后腿就行,嘿嘿!”毕竟小爷是个识大体的人。

身后三人一脸黑线。

“正好,我罗盘坏了,走了半天还在这破地方晃荡,嘿嘿,哥们儿,你们来得可真是给我下了一场及时雨。”于是其他人的白眼,柳殊机灵地闪到一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言下之意,既然你们都来了,就得顶用。

白确无法,只得从怀里掏出一副卷轴铺开,找出百年前昆仑宫祖师在此处用红色朱砂所标记的生死门所在地。他们此行,一群菜鸟。只为了能帮助柳殊全身而退,什么解救苍生,不存在的。

这些年邪祟四处作乱,临仙镇也不例外,当无数人走进来却从来没见过有人出去后,这个地方的惊悚便被放大了无数倍,渐渐成为大家秘而不宣的共识:禁地。

柳殊一行向目的地前进。身处于如此境地,四人也无心交谈,无声无息像是完全融入这个小镇一般,却听洞玄幽幽地来了一句“哎,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柳殊转头敲了一下洞玄的头,凑过去对他道“哪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别疑神疑鬼的,怪可怕的。”

“可是我真的有听见,像小孩子被掐着喉咙呜咽”洞玄小声嘀咕。

“这个地方确实诡异,我们还是小心为上。”白确上前阻止两人,洞明也点头附和。但在几人未曾注意到时,洞明眼神里仿佛有什么一闪而过。

经过长时间谨慎地赶路,到了晚上时柳殊一行已到达镇子外的树林子里。

“这儿还有一条小溪哎,不如我们今儿晚就在这打坐休息一下吧。”柳殊一看到水就来劲。

四人便收拾包袱,掐了个火诀取暖,盘腿坐下略作休憩。

到了半夜时分,柳殊被胸口的红痣发烫的热度惊醒。整个人都被一种喝醉似晕乎乎的感觉包围。

“来呀,我就在这儿,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在这儿。”一个熟悉而亲切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这个声音让柳殊无法拒绝,半睁着眼睛,眼前模糊一片,缓缓起身向着这个声音的方向走去。

他好像什么都忘记了,只听到这一个声音,只知道自己想过去。

“你是谁?”眼前只有一片浓郁得快要滴落的黑雾。千变万化,四处奔腾,终于化成了一个人的模样。却是洞明。

“我是谁,我是洞明呀,你的好伙伴。”

说着化为一团雾又瞬间移动到柳殊面前,几乎面贴着面,叫柳殊将那怪物脸上的诡异癫狂一览无余。

不同于洞明往常的憨厚老实,现在这一张方脸上出现的表情如此违和,一个可怕的想法从心底冒了出来,让他遍体生寒。

“洞明呢,你把他怎么样了?”柳殊听见自己发颤的声音。

“我就是洞明,洞明就是我呀,柳殊道友。”这声音殷殷切切,和记忆中的洞明一模一样却足够让他遍体生寒。

“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他说着,却突然与洞明分开,变成了一团黑雾,而洞明,却只剩一副皮囊,他们又瞬间合在了一起,不见任何端倪。

“我好想有一个自己的皮呀,你看,我有名字,我是洞明。我好开心呀,我从下面来,又做了一个蹲守在上面的狩猎者。哈哈哈哈……”

相关信息
  • 恐怖惊悚短小说《张校长之死》

    恐怖惊悚短小说《张校长之死》

    2018-11-28 11:45:53

    恐怖惊悚短小说《张校长之死》

    某高校的校长死了,死在学校申请改名成功的前一夜,公安部门立案侦查半年,一无所获,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死了的校长姓张,为了能将学校从二级院校升级为综合大学,当真是煞费苦心,辛苦经营数载,没想到功成之前竟然死了。官方对外所称的消息是突发疾病意外死亡,但是私底下流传的版本却是...

  • 特别污的肉短文,污到你内内湿的短小说

    特别污的肉短文,污到你内内湿的短小说

    2018-11-13 08:17:53

    特别污的肉短文,污到你内内湿的短小说
    《她见过四婶的情人》

    每个人心里都装着如同传说的故事那些无限逼近真实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在不幸“我……性冷...

  • 新颖题材短小说《一只想拯救世界的蛋》

    新颖题材短小说《一只想拯救世界的蛋》

    2018-11-12 17:03:58

    新颖题材短小说《一只想拯救世界的蛋》
    我叫乖张,是一颗血统高贵的蛋,我族继承老祖宗的遗志,每年要选一大批有慧根的蛋去山尽头的燁海接受洗礼,经历七七四十九天,洗礼成功的蛋身...

  • 都市言情短小说《双十一,他很想有个人说说情话》

    都市言情短小说《双十一,他很想有个人说说情话》

    2018-11-12 16:50:30

    都市言情短小说《双十一,他很想有个人说说情话》
    “何小辰。”“在呢。”“我就是想叫叫你。”1.聊着聊着,她突然说道。何小辰以为她要问自己...

  • 悲剧的真爱——年度最佳短小说推荐

    悲剧的真爱——年度最佳短小说推荐

    2018-11-11 13:11:00

    ——悲剧的真爱许多年前,在陈苍年被称作小混混和臭流氓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姑娘。姑娘经常坐17路巴士,齐耳短发,穿深色套头卫衣,牛仔裤,脸很白,咋一看,有点王祖贤的味道。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