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三小蛮腰《花开一季,缘过三生》

苏三小蛮腰《花开一季,缘过三生》

第一次见到苏三,是在十里桃林的梨花树下,彼时的她,只是一个不知来处的小凤凰。

“何处来的小妖,竟敢擅闯桃林,把你手中的烤鸡交出来,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

落翊抬头,四目相对的瞬间,落进了一双迷离妖冶,深邃冷魅的桃花眼,从未见过那样的眼眸,只觉得比那九重天上的星宿还要耀眼。

“小花痴,本公子的容貌四海八荒第一,可是我却不会对你这种咸鱼干感兴趣。”

落翊还未回过神来,香喷喷的烤鸡就到了别人手里。

“烤鸡给你,你可以收留我吗?”落翊小心翼翼的开口,眼巴巴怯生生的看着眼前的俊逸男子。男子一怔,眼中划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又转瞬如常。

楚楚可怜的样子落在苏三眼里,他瞥了一眼,却是衣袖一扫,骨瘦如柴的小丫头已经到了桃林之外。“本公子不喜欢打搅,更不喜欢一个丑八怪待在身边,那样碍眼的紧。”

落翊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默默的再去抓了一只野鸡,架起火烤了起来。一晃数天,她都在桃林之外,重复一样的事情,累了就躺树下,一睡数个时辰,飘飞的花瓣落了她一身,犹然不知。
苏三小蛮腰《花开一季,缘过三生》

02

“小花痴,把烤鸡给我!”。又是那个俊逸无双,又冷漠自大的男子。

落翊低着头,却是把像老母鸡一般护着那只烤鸡,她一向是温婉的人,今日却是格外的不想给他,毕竟把自己扔出来的人正是他。

“你用的是我桃林的柴火,抓的是这山里的野鸡,居然敢忤逆我!”。苏三的嘴角诡谲的勾起,黑眸里火星子燃起,神色愠怒。下一秒爪子便往落翊胸前抓去,落翊一急,一下将烤鸡咬了几口,抬起头看着他,“还要吗?”。

苏三阴测的眼里翻腾着火焰,俊脸伸出一抹邪气。他呡着薄唇,笑意隐隐泛寒。

“要!”。阴郁森冷的眼神里突然一抹邪肆的笑意,落翊微微不安,却又挺直了身体,本就是他蛮横无理。下一秒,只觉俊颜放大,落翊的瞳孔突然睁大,温润柔软的东西突然贴上了自己的双唇,桃花的气息逸进口中。

少不更事的落翊就这么任凭某人辗转厮磨,直到呼吸不畅,晕厥在了某人怀里。

“见鬼,臭丫头一定在勾引我。”

03

“这林子里的鸡都没了,我上哪里去给你做烤鸡。” 落翊说完,只觉得全身发凉。

苏三盯着她,古怪的勾起薄唇,眸光涌动,那双笑的颠倒众生的眸子里,带着惊悚的温柔与缠绵。

“做不出来我就把你扔到蛇窟里面去,或者是送给万灵山的妖怪做媳妇去,那只蜈蚣精可是很喜欢你呢。”

“我就去抓。”落翊三步并作两步,出了屋子,才嗅到一分新鲜的空气,唇角微微扬起。而那落荒而逃的样子,取悦了苏三,屋里传来了他邪气爽朗的笑声。

桃花树上睡着的苏三,闻到了鲜香欲滴的烤鸡味道传来,一下从树上跃了下来。落翊正在地上整理着火堆,一抬头,小脸上沾染了些许烟灰,活脱脱一个脏兮兮的小花猫。

眉眼低垂,长睫颤动,娇艳如桃瓣的粉唇一抹浅笑,狡黠明艳,一双眸子明亮的晃眼,居然......心头发痒。

“小花痴,山那头的蜈蚣精跟我说了数回,要把你要去暖床,你说我是给呢,还是不给!”。苏三突然的嗓音一柔,伸手擦去了她脸上的烟尘。落翊陡然后退了一大步,满眼恐慌,若受惊了的小鹿,跑回了自己的屋子。

那以后三天,无论苏三怎么威胁,她都不肯为他做吃的,僵着一张脸躺在屋里,无奈某人只得吃了三天的桃花瓣。然而小花痴到这里之前,自己本就是神体,吃不吃没啥两样,这两年确是被养的娇气的很,一顿不吃都如那凡人一般饿的紧。

“小花痴,再不出来给我做吃的,我就把你丢出去。”落翊有气无力的扶着门,怨气十足。落翊看了一眼,周身的腾腾怒气慢慢消去,自顾自的走出了房门,不久又传来了鲜香的烤鸡味。

04

“你是谁,怎么会在阿陌的房里。”美艳妩媚的女子突然站在了门口,看到落翊正在整理苏三的床铺,床上,还有她自己的衣物,那本是要拿去洗的,苏三有洁癖,每日她都要为他换上干净的被子。

落翊哪里知道谁是阿陌,这里就一个苏三和她,何时来了一个阿陌,眸光淡淡的,显然是不想搭理。

女子一怒,手一挥,一股劲凤扫来,落翊只觉胸口一疼,一口鲜血喷出,硬生生砸在了墙壁上。女子眸光清冽逼人,气势汹汹,又是一挥,他已经飞出了门外,狠狠的砸在院中,落翊只觉得自己骨头都断了。

本就没什么灵力的她,眼睁睁看着女子手里幻化出了一只带刺的皮鞭,直直往她袭来,本就没有灵力的她,无法躲闪,只觉心肺俱裂开,痛楚难挡。又是一鞭袭来,闭上了眼睛等着自己皮开肉绽的声音。

“姬雅,你这是做什么?”。鞭子没有落下,却是被苏三紧紧攥在手里,鞭子的倒刺打在他手上,带出了一些血肉,鲜血直流,落翊只觉得视线模糊,鲜血淋漓。

女子气极,剜了落翊一眼,一个飞身便离去了。地上的落翊已经昏厥,这一睡就是半月,那注了仙力的削骨鞭要了她半条命。

05

醒过来的落翊,什么都没有问,还是默默的做饭,照顾花草。苏三似乎总是很忙,大多数时间都不会在桃林,而他屋里,总有一只烤好的烧鸡。

一日,落翊端着刚煮好的桃花羹走到屋外,却听到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她脚步一顿,未遮掩的门隐约看到一个女子,衣衫不整,而他,压在女子身上。

她逃一般的离开,脚下一滑,刚煮好的桃花羹洒落一地,玉碗炸裂。“怎么了,心疼了?也不想想她是什么身份,留她一命已经是父皇开恩了!莫不是你还想让她再受一次削骨之刑,灰飞烟灭不成!”。

苏三脸如寒冰,一掌推开了女子,厌恶冷漠的起身。“姬雅,我的底线,你该明白!”,摔门而去。

自那日后落翊再未见过苏三,她总是静静地待在院子里,每天取出苏三的被子晾晒,日日不落的做好一碗桃花羹放到他屋里。

那碗桃花羹经常被动过,她也不诧异,似乎习惯了,只是嘴角的弧度总会上扬那么一两分,后来,那桃花羹被动的越来越多,落翊的扬起的弧度却是渐渐染了苦涩。

直到有一日,苏三回来,还是妖邪肆意的模样,那如玉的容颜却是消瘦了不少,明显的苍白了许多。

“今日,我想吃烤鸡,可以吗?”。一向骄横狂傲的他,居然有点恳求的语气,眸中有一抹心疼一闪而过。

落翊依旧安静的起身,很快便带来了一只烤鸡,她特制的香料就如魔法一般,总会让平淡无奇的烤鸡变的美味无二。

他拿起,看着她微笑,落翊的瞳孔闪了闪,却是什么也没说。“我的小花痴,何时这般拘谨了……也是,这怕是最后一只烧鸡了吧。”

落翊倒拾柴火的手明显一顿,抬眼,却又很快避开了深邃如海的眸子。

“我以后都不会来这里了,也不必再为我熬粥了……我……要成亲了!”。那天的苏三没有一点的戾气,言笑晏晏,温润如玉,除了那微微泛白的脸。

他起身离开,又突然回头,淡淡说了一声,“我叫苏陌,是凤翎的三哥!”

落翊站在门口,垂在袖间的指甲扣进了肉里,鲜血淋漓,嘴角一抹嘲讽,霜寒入骨。

三日后,龙族太子与鱼族公主大婚。桃林尽头的沧海泛起波涛,那是礼成的仪式。

06

“新婚之夜,如何来这僻静的山野!”。

大雨滂沱,他一身红衣,锦绣如玉,出现在落翊的房门前。斜长的俊眉下,澄澈如水,只是那一双眸子璨若星辰的光慢慢淡去。

“曾经有一个女子对我说过,若是我娶了别人,她便生生世世不复相见!后来,我找遍了八荒蛮夷,也不见她的踪影......她喜欢灼灼桃花,我便植了这十里,我知道,只要桃花开了,她一定会回来的!”

声音渐弱,薄唇上突然现了殷红的血色,眼角也是一抹鲜血。他跌倒在她怀里,弯唇一笑,手抚上了落翊的脸庞。

落翊的眼瞳定定看着,身子微微颤抖,那张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疏远和冷漠,只闻她淡淡道“那夜,可是你?”,冰凉的泪滑落在苏三的脸上。

“三哥,若你娶的不是我,我便生生世世再不见你!”

“凤翎,若你嫁的不是我,我一定让娶你的人万劫不复!”

百年前凤翎第一次见到苏三,还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若水河畔,迷路的她娇滴滴的一声哥哥,一向冷情冷性的苏陌居然带她回了龙宫。

贵为太子的他却是风流冷性,喜怒无常,身边的宫人一个个都被他折磨走了,偏偏这个小丫头如何虐待都陪在他身边。

岁月消散,年岁渐长。昔日的小丫头已然是娉婷玉立的女娇娥,散漫的少年也是芝兰玉树,俊逸非凡。年少的心事如花,那日东海边上,一株桃花尤其的娇艳,她花下翩跹,面如桃瓣。

“三哥,我好看吗?”

他坐在树干上摇着两条腿,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难看,污我的眼便好,别去祸害世人!”

凤翎灿然一笑,烂漫如花。

桃花树下的誓言娇柔的若那花瓣一般,风吹即落,雨打残飞。

苏陌娶了别人,风神之女乐尧,大婚之日,红烛罗帐,佳人在怀,凤翎侍奉在外,淡漠无言。

不过一个婢女而已,守夜是她的本分。

07

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她看他执手她人,缱绻缠绵;桃花树下,她起舞,他弹琴,画面如刺,硬生生扎在她心里眼里。

她逃,他囚。他说,不过一个婢女而已,此生都是我的奴。

一日,乐瑶琼珍馆里赏琉璃,划破了手指,他震怒,扔她下了碧落渊。暗无天日,仙界囚禁恶神罗刹之地。

那夜惊雷阵阵,天地变色,撕心裂肺的痛楚传来,弑神台上,她仙骨抽离,修行俱废。

只剩一口气的她被丢到了人间,只听那些把他丢出来的人说道“不知来处的低贱丫头,太子留她一命已经是开恩了。”

那时的她,万念俱灰,身体的痛楚传来,铭心刻骨,都不及,他绝情的眼眸,刺穿了她最后一抹念想。此生已休,再多怨怼都随过往逝去。她沉沉睡去,再无生念。

半月后醒来,她看见一个男子,如清风明月,如和煦暖阳,一双眸子也是光亮如星,竟然有他的影子。

此后的数年,她游戏人间,埋下了过往,虽仙骨被踢出,她终究不是人族,慢慢的有了法力。男子却不离不弃,始终伴在身旁。

那时的凤翎孤冷寡言,对他说不上好字,世间男子多薄幸,她早已领教。唯有那个人,从未有过半声抱怨。

他像极了还在龙宫伴在苏陌身侧的凤翎!一晃数年,他一如初见。有时凤翎折磨他,他只是默默受着,直到凤翎再受雷劫,他居然用肉体凡胎替她挡了天雷。

本是必死无疑,凤翎却用半生修为救了他。那夜红烛光影,她答应嫁他;那夜灯火迷离,她等了许久不见他进房,推开门,只见血红一片,他躺在血泊之中,握着那条要为她绾发的发钗。

“凤翎,若你嫁的不是我,我一定让娶你的人万劫不复!”

红色的嫁衣如血,她在血泊中看见一枚玉佩,有一个龙纹镌刻的“陌”字。

此后,人间再无凤翎,只有落翊,那是她亡夫的名字。

08

怀中人的气息渐弱,终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凤翎做的烧鸡很好吃,一直都是。”

“回答我,是不是你!”咬牙问道,她如此多年谋划,要的不就是偿命吗?凡人一世,人间百年,不过仙界的几个月而已,而落翊为她付出一生,最后白送了性命。这份公道,她自然是要讨还的!

如今,仇人就在她怀中奄奄一息,可悲的是她心里居然隐隐作痛。

“阿翎……我知道是你,我终究……还是没能娶你,对不起!”

手无声滑落,伴着凤翎的眼泪!说不清楚为什么疼,却是撕心裂肺。

“哥哥,你怎么了?”。龙族公主苏然赶来,只见苏陌已经没了气息,哥哥是神族,如何会这般轻易死去。

“凤翎,你对哥哥做了什么?”。看到了呆愣的抱着苏陌的女子,苏然气急,她一直知道哥哥在桃林有个女子,是他寻遍三界也未果的人。

“我给他吃了噬魂散,今日不过期限到了!”。她眼神空洞,麻木的说着。

噬魂散,那是让神识丧尽,灰飞烟灭的毒,便是大罗神仙也无力回天。

“凤翎,你如何……如何能下的去手!”。苏然颓然,她自是知道为何,可是这份仇,她报复的到底是谁!是蠢呢,还是爱呢!

“这片桃林,他种了几十年!从人间回来,便一直在种,他笃定你会回来找他!”

凤翎的眼角滑出血泪,“他当然知道,因为他欠我一条命!”

苏然大骇,“你……你用了断骨枯!”

带血的眼眸浅浅一笑,“自然,他喜欢桃花羹,我也喜欢!有他的,自然就有我的,在龙宫我们不也是如此吗?”。似是呢喃,似是怅然。

苏然泪水夺眶,身子一颤,手里的玄灵镜,紧紧的收回袖中。

明明如此牵绊,为何成了不死不休的怨偶。

这碧水镜可以窥见世间真相,如今她又怎能告诉凤翎,当初哥哥弃她娶别人,不是薄幸移情,却是龙族生死存亡,定海珠遗失,只有风族的定风珠可以挽救龙族的倾覆。

她被罚为仆,百般受辱,如何不是哥哥一片苦心,要保她一命;她被剔除仙骨,遭受刑罚都是乐尧妒忌所为,哥哥全然不知;她流落凡间,哥哥用了五百年修为与阎君作为交换,改易容貌投生在她所在的地方,不过为掩人耳目,伴她一世而已。而新婚之夜,乐尧知晓一切,一怒之下杀了凡间的落翊。

返回龙宫的苏陌,寻遍了三界,再不见凤翎的踪影,此后几月,乐尧暴毙。

苏陌在东海边上,和凤翎最初相遇的地方,植了十里桃林!因为她总是迷路,若是看到遍野桃花,或许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了!

09

苏陌的怀中划出一枚珠钗,水碧琉璃玉里竟然是一朵桃花,娇艳欲滴的盛开着。凤翎浅浅一笑,拿起珠钗插到了发间。

“白痴,桃花有什么好看的!”

彼时人间四月,风光正好!

苏陌无语的在桃树上躺着,凤翎巧笑嫣然嗔了一眼,“我才不是白痴,要痴也是痴的这一树繁花!”

苏陌挑眉,不置可否,心里却静静说了一句,“我也是花痴,痴的却是你这朵烂桃花!”

作者:溪畔姑娘。安静到骨子里,也闹腾到心坎里。如果过往不够好,那就从今天开始。

最近尤其的想读故事,便杜撰了些许。若有缘瞥见,或也是缘分。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