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怎么美丽也只是曾经,你的人生你有权利去选择

人们将生命中的错误聚集在一起,创造出一个恶魔,叫命运。

“盐酸派罗西汀每次三片,西泰普兰各早晚一片,都是一日三次。其它的用量也都写在药盒上了。另外多带病人多参加社会活动,多与人交流,想开了这病就都好了。”

“多谢医生,我都一一记下了,费心了。”

想要证明一个人没有病太难,就像现在这样。我妈在里面和医生低头哈腰的询问着我的病情,开出一大堆的五花八门的药片。我却在医院里的抽烟区,抽着烟想,她要是知道那些药不是被我冲下了马桶,就是被我佯装咽下去后又都吐了出来。她会不会气的直接想对我放弃治疗,甚至会把我直接从医院四楼丢下去。

想到这我不小心偷笑出声,旁边穿着粉色制服的小护士,眼神幽怨而深沉的连瞅了我两眼,然后端着药盘迈着小碎步快速走开。

行吧,她愿意折腾就折腾吧。这证明还并不是一无所有,我还有病。

2

终于回到了家,我径直回到我自己的房间里装病。没想到我的高材生妹妹今天破天荒的在家。她关切又忧心地问我妈今天的的情况,我妈看到了她优秀能干的小女儿,立马放下一切忧虑悲伤打开了话匣子。

滔滔不绝地诉说医院人有多么的多,为了我的事简直要操碎了心。当然她说这话的时候,大都是压在嗓子底发出来的声响,可是别忘了我可是敏感又狂躁的病人,我怎么又能听不到呢。

大多数情况下,我和活生生的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有什么区别呢?我正常上班,有能力赚钱养活自己,甚至还有力气去和我优秀又擅长撒娇的妹妹斗嘴。现在可是每次都是我赢,很没有意思。而不是像小时候,她只要一委屈的开始撒娇,我妈就会来训斥说:你就不能让着点她,你是姐姐,就不能让我省点心。

可是现在不一样,她怕我哪天突然的犯病,变得歇斯底里六亲不认。准确的说她们,忍我,让我,纵容我。她们暂时统一了战线,怎么能对一个病人去计较呢?太不人道主义了,对于我妹来说,那就太不优秀了。

3

晚饭四菜一汤,汤是一道漂浮着淡黄色油星的鸡汤。我最讨厌这种油腻腻的汤。不用说肯定是为我妹准备的,她在读研,我妈殷切地在她喝完一碗后又去添满。而我那嘴甜的妹妹马上糯糯地说:谢谢妈,在老妈身边就是幸福。

听到这我感觉更腻了,放下筷子说吃饱了。就再次离开了餐桌。我妈的声音飘过来:“你这孩子,多吃点,待会还要吃药呢……”

烦透了,什么都让我感到厌恶。一切都没有顺遂的东西,我不知道整天这样行死走肉的到底还有什么意义。我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连伪装都懒得去装。

好在工作上并不需要我去跟太多人打交道,我只要按规定交出来设计方案,便不会被老板扫地出门。我非常依赖有这样一份工作,虽然这工作在我妈眼睛里不屑一顾。

在她眼中女孩们就该中规中矩考个研,毕业了做个教师或公务员一类。体面又稳妥,让她有面子。国家放开二胎政策真的太有必要了,一个孩子可能不够听话不够讨喜,多一个就多一个让自己放心的可能性。

可是我也曾有认真地想要去讨她的欢心,她当然知道。当我告诉她要在今年的五一带回来一个人给她见时,她那由衷的喜悦看的我有些内疚。她甚至开始事无巨细地盘算起来,那个男生的种种。比如爱吃的饭菜,职业,个头有多高等等。或许对她来说,是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那个最不省心又叛逆的女儿,竟然要带男朋友回家来。她又放心又纠结,伴着喋喋不休地唠叨。

可是那也只是曾经了,再怎么美丽也只是曾经。

4

没有狗血的劈腿,也没有小三的介入,甚至也还没有走到父母双方要拼命拆散的那一步。现在想想,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情况都好的多。可是他走了,真实而确切的,他已经,去世了。

他的同事打到我电话的那一刻,我还再计划着下周陪他去买衣服,为来我家提前打算。暗想应该休闲些还是应该正式些。

在殡仪馆我见到了他的母亲时,她哭的已经没有了眼泪。眼白发灰,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血丝,哑着嗓子呜咽。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她抬头哭着对我说:“你是晓楠?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上个周他还口口声声告诉我说:妈,我准备五一去她家提亲了,好让你尽快能喝上杯媳妇茶……”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她一起抱头痛哭。

6

后来我去他的单位收拾他的手机等遗物时,很不体面,简直不堪回首。应该是他的上司或领导吧,对我说节哀,事已至此,大家都会铭记于心。

我冷哼一声后,阴狠地对他身上吐口水,近乎疯狂地站到他跟前质问他:“凭什么要你去铭记,用得着你们的铭记么?说的这么光荣,这么伟大。你自己怎么不去英勇就义?你去啊,你死了我也会一直铭记你,我可以在家天天供奉着你的牌位,我还能去给你送去一面红底丝绒的大锦旗……”

后来我被保安拉开,场面一度混乱。以至于后来我真的变成了有病该有的样子,我不吃不喝,不喜不悲,谁来劝我我就像疯狗一样的狂躁。我只是一直还攥着他的手机,上面还留着他上周发给我的最后一条微信,上面他备注着老婆大人。

他真的走了,回不来了。再也不能跟我拌嘴,跟我打闹。说的多好听多崇高,人们铭记的只有自己生活的一亩三分地,而其他人的生死,就是手机新闻推送的一条消息,一个数字,一种交流的谈资。他们会看的一瞬间心情有些沉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别人的切肤之痛,都抵不上自己手指上一根小小倒刺来的直接而重要。

我也不需要英雄,那个活生生的生命,才是我的英雄。没有什么向死而生,生命只有一次。一个人,在这几十亿的星球上可以小到忽略不计,一个人,在一个家庭的分母上到底能承载着多少颗撕裂的心。

7

书上说时间可以稀释掉痛苦,可书上没说过这个稀释过程到底有多么的揪心而悲恸。

后来我恢复如常沉默寡言,可我妈她不相信。她宁可去相信那些医生,相信开出的一堆瓶瓶罐罐的药片,她才能稍稍安心。她不再像之前冲我发脾气,开始容忍我的小毛病,甚至要晚上同我睡。我受宠若惊地拒绝,她有些落寞地走出去,并回头告诉我:那你少抽点烟啊,女孩子,对皮肤不好。原来她一直都知道,我还以为自己瞒的天衣无缝。

我的生活又回到了正常稳定的轨道,貌似没有一点改变,貌似已经换了人间。我知道,我已经不是从前的自己了。

就像今天这样,我又坐在房间发愣着抽烟。门又被人推开,我刚想说话,没想到是我妹。

“别抽了,行吗?”

“……”我没有理她,依旧我行我素。

“我说让你别抽了!”她突然提高的音调,吓得我一抖,还没方应过来,烟就被她夺走摁熄。

“你想干嘛,又轮到你来管我了。”

“你以为我想管你么,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你的骄傲,你不服输的劲头呢,你还要一直这样病下去多久?还是你根本就不想好了?”

“我就是有病,随便你怎么说。”

“你就不能控制住你自己么?你是成年人了,你的人生你当然有权利去选择。但如果得病就能不负责任,又能得到所有人的谅解和原谅。那么全世界的人都想得你这种病。”

“……”

“姐,该过去的,你让不让它过去。它都已经过去了不是么?你这样浑浑噩噩又对得起谁呢,又挽回得了谁呢?清醒点别再逼自己钻牛角尖了行么?”

8

这是成年后,她久违的再一次叫我姐。我们两个一直以来就互相看不顺眼,她嫌弃我特立独行,我鄙视她循规蹈矩。但是我承认,我的妹妹,比我妈聪明的多。她知道我病的根源,她想直言不讳地让我选择清醒。所以放低姿态,要和我握手言和,想像正常的姐妹之间,无话不谈,亲密无间。

而这次我好像着了她的道,我跟她讲我们相恋的经过,只是一会哭一会笑。她没有取笑我,讽刺我,只是安静的倾听,安静地给我擦眼泪。

听完她竟然说一直羡慕我,虽然嘴上不承认。可是她不想妈不放心,她愿意去做听话的孩子。后来我们一直聊到月到中天,我们合衣睡在我狭窄的小窗上,月光就毫无保留地散落进来,铺满了一地温柔。

时光是短暂的,那些爱与温暖总是走的格外匆匆。未曾珍惜,都已逝去。

时光是漫长的,那些曾经的美好总会铭刻于心底。一份一秒,没能忘记。

我当时在想,明天会是一个好天气,一定会。

 

 

相关信息
  • 回忆曾经的美好,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回忆曾经的美好,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2019-04-04 08:43:10

    如果,十几年后,或者更久以后,你还会愿意为了某个人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只为了遇见或者重新找到他(她)吗?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选择也是不一样的吧!像我这样的人,好像不太会做出这样冲动的事情。但我遇到过&l...

  • 人生太多遗憾,或许曾经的痛苦奠定着未来的美好

    人生太多遗憾,或许曾经的痛苦奠定着未来的美好

    2019-04-03 11:40:20

    白栋喜欢程蒹,这是班里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但是班上100%的同学都已经猜到结局------白栋追不到程蒹。这么说也不是没有依据,因为单是看外貌,压根想不到这两个人会有关联。程蒹就像是现实版的白雪公...

  • 那是我曾经遗失的美好,伤害了别人也被别人伤害过

    那是我曾经遗失的美好,伤害了别人也被别人伤害过

    2019-03-27 15:31:26

    谁的青春不迷茫,直到遇见贺新凉。最近一直在QQ看点里刷到《八分钟的温暖》小视频,又是一部校园题材的青春片,总会吸引到我们这些大龄单身女孩。青春欠给我们的可多了呢,没有余淮,没有林杨,也没有贺新凉...

  • 曾经的理想,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曾经的理想,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2019-03-26 09:31:47

    三年前,还在象牙塔中懵懵懂懂的我,带着满心的憧憬和抱负,还有紧张和不安,第一次踏上求职的道路。当时心心念念的就是当一名幼儿园老师,每天和孩子们快快乐乐的在一起学习,游戏,空时做做手工,装扮装扮属于...

  • 曾经答应等你的人,早已不在原地

    曾经答应等你的人,早已不在原地

    2019-03-25 09:17:08

    单位调来了一位姑娘,坐在我对面,姑娘每天按时上下班,文文静静的,话很少,在办公室里从未听见过她大声说话。办公室里侃侃而谈某一个话题,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彼此接着话茬,在大家这样欢笑谈论的气氛中,这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