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开始总是这样,一切都是刚刚好

有时候,很多情绪卡在那里,是因为当时的未完待续一直没有结果。

知道了个中道理,她就很想再去找他,想问问他当时的回信里“可爱”是什么意思,是礼貌性的婉转拒绝还是真心实意的赞美和认可。

他们是高中不同班同学。

或者说,他们是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年段不同班同学。

初中,她读六班,他在八班。

他的班主任是她的物理老师。

而他是八班的班长。

这点小的交集,让他们一直应该是知晓彼此。

至少,她知道他。

在那个年代里,班长是优秀和特别的代名词。

更何况,他有一个体育强项,每年学校运动会,都是长跑冠军,毫无例外。

她在高一的宿舍座谈会里,从另外一个女生的讲述中听到他的事,比如写得一手很漂亮的字,比如他很懂事认真。

她听得心驰神往。

偏偏他们班级在隔壁。每次每天的课间操,她都会看到他。

早操,太阳普照,天空蔚蓝,第七套广播体操。

她站在班级前面整队。可以看到他在他们班的后面。

他身高偏高,瘦瘦的,眼睛是单眼皮的咪咪眼,很有味道。

一切都是刚刚好,刚刚好她喜欢的类型。

她隔着队伍去看他。

他仰着头,心无旁骛,目视前方。

她莫名心动。

这就是故事的开始和过程。

从高一到高三。

她的喜欢,就是注视和关注。

她甚至不敢跟他说话。

印象中,他们没有任何一次交流。

在那个年代,喜欢就是一场深深的暗恋,不敢明示,也没有所谓的牵手。

只是他从旁边而过,如果足够心细,是能发现她通红的耳根,和不自然的局促。

跟她的大方活泼和口齿伶俐,是完全不同的。

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她无从求证。

可是却是满足愉悦的。

好像自己偷偷藏着糖,偶尔拿出来尝一尝,甜到心里。

不需要别人知道,也勿需别人的参与。

这是青春里隐藏最深最自然的秘密。

高二那年的运动会,他依然是3000米长跑。

不记得那个项目有没有自己班的同学参加。

她只记得,她跟着从头走到尾。她在跑道外侧,一直给他加油,喊着他的名字。

他应该有听到。

他的目光扫过她。

他会不会也有害羞。

跑过终点,他是第一个,当之无愧的冠军。

她为他开心和欢呼,心里满满的骄傲和自豪。她与之同享。

他初中好像有喜欢过一个同班同学。

这是她的心结。

她总觉得自己太聒噪。

他应该是不喜欢她的。

因为有次在教学楼下的一楼杂志社看书碰到他。她很欣喜。他很平静。

后面她为了见他,放学后就去杂志社,可再也没有偶遇过。

那年的高考很难。

她在复读的时候,知道他也去了另一所高中复读。

不知道哪根筋,她冲动写了封信给他,内容就是表白喜欢他。

也不记得写的信内容了。

里面会不会有影响判断或者羞怯自持清高的表达。

很快,他的回信也来了。

那封信她看完的当下,只觉得脸面全无,羞愧得当场就撕了。

不大记得内容。只记得,满篇的“你很可爱”,应该还有要好好学习之类的吧。

她感到了被拒绝的难堪和尴尬。

哭了一场,觉得再也不理他。

故事的最后,就到这里。他们从此无交集。

许多年后,她回想他干净清秀的容颜,总是很想未完待续。

可是他的那封信,堵住了所有的可能。因为她被拒绝和否定了。

可后来,她回想,单亲家庭长大的男孩是否敏感自尊,他也同样的羞怯和笨拙。

会不会自己会错了意,胡乱猜测,掐断了一段可能?

当然也是无从求证。

这成为她心里的一个梗,一个坎,一个迷。

午夜梦回,她总忍不住想,当时如果自己不决绝地回了他的信,自己的反应不那么强烈,他们会不会有另一种可能?

可是谁知道呢,时光它往前走,从不回头。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