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皮鞋:为什么我想不清楚以前发生的事情了呢

谁能想得到,从昨天开始,生活在特殊教育学校的弱智儿们,竟突然变聪明了。

最先发现这个奇异现象的,是小太阳特殊教育学校的刘校长。

刘校长出生在小太阳村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这里的农民,世世代代都靠种红薯为生(至少从老刘往上倒个几辈没有例外)。刘校长从小天赋异禀,脑袋瓜子生的聪明,他自己也清楚,只有好好学习考到城市里,混成个大人物,才能有钱,有权,过上好日子。

机缘巧合之下,还真让他成功了。三年前,他上面的领导要派个人,去做小太阳特教学校的校长,只有他自告奋勇——作为本地人他最清楚,家乡的学校是份美差。

小太阳村就在南方的一个偏僻的山沟里。与南方大部分的村落类似,周围最不缺的就是一个接一个丘陵与四散的树林。交通不便,村里自然富裕不到哪去。村民们多年来最大的愿望,就是修一条去城里的大路。

10多年前,某领导一时兴起,说要响应国家号召,普及义务教育。“弱智儿童也是儿童,我们要关爱儿童!”,“啥,修路,再缓缓再缓缓,不急不急。”,“就在小太阳村旁边的大森林里盖个学校得了,我看挺好”。

就这样,四里八乡的第一个“学校”建成了。

学校建于村民们古时候起口口相传的大坑之上。大坑周围除了一条蜿蜒的小道,都被树林层层包围,可以说,如果把树都换成水的话,这里和孤岛也没什么两样。传说当时秦始皇还在位的时候,这里曾出现过什么“妖星贯日”的奇特现象。某晚突然天降红光,随即又是一声巨响,闻声赶来的村民们一看,在村旁的一片大树林里,出现了一个直径约有四、五百米的大坑,坑里都是树木烧焦留下的木炭。

诡异的是,原本应老实儿躺在坑里的“妖星遗骸”却不见踪影,甚至连碎落的渣滓也人间蒸发。坑边2到3米的圆环内,没有任何一颗树木,也正依托此奇迹,树林内并未发生大面积火灾,火焰自然而然的停止在坑里,未蔓延至村中。仿佛土地早就在等待这颗陨石,给它画好了着陆范围。当时的史官如此记载“天降妖星贯日,寻之未果,幸其未引天火,时人多奇之。”人们传说,这陨星是为了找谁特意前来,有人更是添油加醋,说这天外来客定是来惩治某位大恶人……妖星的传说在当地流传至今。

出了山沟,前行2,3里地,在第三个路口右转,直行直到瞧见个被粗暴地插在地上的指示牌。牌子上箭头往左,下面一行大字“小太阳特殊教育学校”,文字是标准的楷体,想必是请人专门制作的,只是有些年月,少许褪色。不认识字的村里人往往被唬住,还以为是哪里的土大学呢。顺着指向,路就不是那么开阔了,如果你是乘小轿车来的,到这里不得不“弃车保帅”。坑坑洼洼的路面,林立的枝桠,让习惯了走山路的老农民都有些费力。即使是越野车,经过的时候也不免万分颠簸。心疼车的可不敢开进来,这路一走,车壳上不被“画”出个清明上河图也快差不多“热闹”了。话是这么说,全校的物资补给可全都仰仗于那唯一一辆越野车,不开也不行。车是刘校长上任时带过来的,经过专业人士的改装,调高了底盘,使其更适合走山路,并且把后面的座位移除,便于每周五拉货。

今天是11月9日,刚好周五,刘校长起了个大早在校内溜达。每天清晨绕着学校转一圈,是他年近六旬以来为数不多的乐趣。虽已年纪颇大,刘校长却不显老态,上衣一件熨的平平的白衬衫,胸口的口袋里常年放着三支笔,下身套着个牛仔裤。整个人个子虽不高,腰却挺得笔直,显现出一股精神气。如果没注意到他两鬓有些斑白的头发,还真以为是哪里职场的新人呢。所有人都相信,若是没有意外,校长活到八九十岁不成问题。

“今天正好看看从外面又来了什么好玩意”刘校长看这脚上锃亮的皮鞋,自言自语。他刚来的时候发现,在学校后门处不远,有一条笔直的小路,其大小刚好够一辆车通过。校长出于好奇,驾着车开进去走了一圈,没出一个小时,就到了附近的一个小镇上。

“我总算明白,之前的校长怎么日子过的这么滋润了。”老刘当时暗自咒骂,却同时打起了自己的如意算盘。

负责运货的司机是校长的外甥,“我带来的车,我自己安排司机应该不过分吧?”认识他的人都说,不苟言笑的刘校长,说的话也很有说服力。

校长溜达到后门的时候,他外甥正好把车停下。车窗缓缓摇下,里面的人大概20岁上下,留着时髦的发型,嘴里叼着烟,难免给人种轻浮感。看来时路上留下的泥泞,可见开车并没有几年光景。他对校长笑了笑。

“舅,我这回可给你带来个好东西。”小刘下了车,搓着手,鬼鬼祟祟的。

“啥好玩意?”刘校长起了好奇心。

“嘿嘿”小刘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块金光灿灿的手表。

“我跟你说舅,你看这表,这漂亮,听店家说可准了,1000年都不会走偏,就是……嘿嘿”

小刘顿了顿。

“就是啥呀,和我在这卖关子。”

“就是这表说是啥名牌,叫什么“啥啥士”的,价格有点……”小刘又搓搓手。

刘校长看着表闪闪发着金光,心里实在是喜欢,脸上却不动声色。

“你可真是……唉,买都买了,也不能不要,我就免为其难的收下了。”

校长接过表

“这回采购的钱快去找小李报销吧,记住,这种情况下不为例啊”

“我一看这表就觉得和舅你特别配。”年轻人喜笑颜开。“下回一定不再犯”说着又点了根烟,把手揣进兜上了车,往校里开去,经过校长身边的时候还偷瞄了一眼校长锃亮的皮鞋。

“我就知道他喜欢……”

刘校长转了一圈,看了看整洁的校园,他的心情很不错。

他穿过学校的走廊,走到教学楼门口,又绕到侧面。看见魏老师正在骂王小——全校最笨的学生。

“这种笨学生连地都扫不好”魏老师笑着向刘校长打招呼,校长点点头。

“嘛,这种笨小子,能教会他扫地也不错了,呵呵呵。”

有些人天生就是搞艺术的材料,有些人天生就是能成为科学家的料子,而有些人呢,天生就是蠢蛋。而不管多蠢也不会比这些学生更没希望了。家长不愿意管,把烂摊子留给我们,从此不管不问。亲孩子都不上心,我们凭什么?校长自从来这里就是这样想。他从小聪明,没正眼瞧过这些学生,“这么笨的,连自我意识都没有的能叫人吗?”校长眼中的轻蔑平时却藏的很小心。自然,他对老师打骂孩子也持默许的态度。

“好像他们家也是。”刘校长心里想。魏老师也有个孩子在这上学,没错,也是个弱智,叫做魏生。孩子他妈生下来就死了,唯一的一个孩子还是个弱智。绝望的魏老师给他取了魏生这个名字,就是想当他不存在,是“未生”。魏老师和老刘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玩伴,三年前校长一上任,魏老师不请自来地做了老师,老刘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走进摸了摸王小的头,油腻腻的,立马嫌弃地抽开了手。他这才注意到王小身上还穿着上个月他视察教学情况时的衣服和鞋子,只是脏了很多。学生的日常生活一般由老师照料,“这群老师可是金贵的很啊”刘校长心里不屑道,“不过就是在小太阳沟里读过几年书,照我说你们也没比王小聪明多少”刘校长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好像也是小太阳村的。他觉得自己早就脱胎换骨,乌鸦变凤凰喽。这群老师他没有几个瞧得上,而嘴上还是如往日一样友好。

“魏老师辛苦了啊,教学不易啊”刘校长拍了拍小魏的肩。“话说王小和魏生是一个班的吧?”

“哪有哪有,还是校长辛苦校长辛苦”老魏咧着大嘴笑着。

“是啊,这两个蠢材倒是一个班的”老魏不知是有点生气,还是觉得丢人,叹了口气。这个班常年只教学平常小学一年级级别的知识。

“那我先走了,你们继续打扫吧。”

“好嘞,校长辛苦了。”

校长转身就要离去。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拿着扫帚的王小突然说了一句。

“9点53分……”

校长吓了一跳,看了看刚戴上不久的金表。

刚好是十点整,竟分秒不差。

“真是的,我还以为这笨孩子学会看表了呢,白高兴一场”

刘校长和魏老师哈哈大笑了起来。

谁也没注意到,王小的眼睛从表上转移到锃亮的鞋上,又逐渐移到自己的脚下。

校长是在那一天的三天后才发现事情不对的。

上周五的之后每个早上,王小都会在手表刚好指到10点的时候,看着校长的表为他报时。

“现在,9点54了……”

那是上周六王小告诉他的,他那时和旁边的孙老师一起聊着天——每周中每一天值勤的老师都不一样。

“他昨天还对我和老魏说是9点53呢,呵呵呵。”

“我看啊,他根本就不会看表,他就是在玩1+1的游戏呢吧。”孙老师接话道。

“是啊是啊,这孩子太幽默了。”校长没注意到,其实王小是之前连1+1也算不出来的,名符其实的全校最笨学生。

也没有很快,校长就笑不出来了。

“你好校长,现在是北京时间9点58分了……”

刘校长抓着头快要疯了,这几天他的记忆力越来越差,就在昨天,他甚至忘记了和老伴30周年的结婚纪念日。

夫人9点50给办公室的他打来了电话。

“你干什么呢,酒宴就要开始了你怎么还不来?”夫人话里毫不掩饰埋怨。

“嗯……?什么酒宴?”刘校长不清楚怎么回事。

“你一个月前订好的酒店啊,我们三十周年的纪念!”夫人就差说脏话了。

“啊啊……啊!”刘校长一拍脑袋,“我怎么连这都忘了?”

大约一个月前,他收到新皮鞋的那天。他一时兴起,和夫人定好了一个月后的酒店。还说庆祝结婚30周年的那天,一定要穿着这双锃亮好看的皮鞋。他望向抽屉里的鞋盒。

“我这几天怎么记性越来越差了。”校长好一顿道歉,挂了电话,披上衣服打算出发。

桌子上这几份公文他看了一下午了,平时他总是能三两下的分析出问题,做出批示,可这回,就这仅有三页的报告他看了2个小时,还没有抓住要点。

“好像是……要申请购置课桌?”他皱着眉头。

“谁申请的,为了啥?”

他翻到最后一页。

“王小……”落款的名字他好像有印象,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王小……嗯……是老师?”

“要申请什么来着?”刘校长又忘了。

他翻回第一页。

“哦哦,新课桌。”

“可是,又是谁申请的?为了啥?”他又皱起眉头。

这样的情形,每5分钟便重复一次,校长却没有感到异样,只觉得这份文件是如此的繁杂冗长,以至于现在还没有看完(尽管只有3页)。

算了,校长叹了口气,果然是年纪大了,记性差了。

“对了,我今年有60了么……”

想着想着刘校长走出了办公室。

“你好校长,现在是北京时间9点58分了……”

“嗯,你也好。”校长看了看,“新来的同学吗?好像之前没见过你啊,在这里要好好学习啊。”他拍了拍王小的肩,说了声再见就走了。

“回来了……回来了……”

校长落在抽屉里的皮鞋,在窗外的路灯下,折射出诡异的红光。

“王院长!诶,王院长!”

一眨眼就来到了12月,天气越来越冷了。树林中的叶子,着了魔似的,一个接一个的落下来。自然就像是人……或者说人就像是自然更准确。一年里,总有些日子是要着魔的,有的魔着完了,还会回来,比如这凋谢的叶子,明年春天不出意外还会长回来。

“不过有些事嘛,未必还会回去。”王小咂摸咂摸嘴,走到了校门口。

“王院长,诶我说王院长!”冒冒失失的魏生跑了过来。

“怎么了,魏老师。”王小笑道,他的头发随风飘动,十分清爽。作为远近驰名的小太阳养老院的院长,就在前两天,他把小魏提做了自己的秘书。

“我们定的课桌今天下午就到了,还有,又来了一批老人,院长你有空也去屋里看看吧!”

“好的好的”王小笑着应付道。

“我这不这两天上任事情挺多的嘛,我这就去,这就去行了吧。”

“唉,你老是这样。”小魏轻轻摇了摇头“正好我文件整理的差不多了,我和你一起去吧。”

“哈哈,好啊。”

魏生这几天总感觉有点奇怪,他的记忆不知为什么总有些脱节,只知道自己是小太阳养老院的看护人员,他问了问学校其他看护人员,他们却说不知道小魏什么意思,觉得每天的生活都很正常。小魏也到小太阳村里问过,而村民们证实他们确实是养老院的看护人员。他也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不过,小魏每次看到院内的建筑,总是想起自己的求学时代。

“那就应该没错,”小魏心想

“不过为什么我想不清楚以前发生的事情了呢?”

“话说,养老院买课桌有什么用?”小魏歪着脑袋,自言自语。

小魏和院长缓缓走着,不经意间瞄了瞄院长的鞋。

“王院长的皮鞋真好看啊,我要是有一双那么漂亮的该多好……”

魏生带着王小院长,来到了养老院的里面。

“明明没有几天,却感觉好怀念啊。”王小院长感叹道,嘴上总是带着微笑。旁边的魏生不太明白王院长在指什么。

这时,一位老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从面相来看在60岁左右,手腕上戴着块闪闪发光的金表,拿着扫帚,看样子是要扫地。

“啊,那个,”小魏介绍道“那是老刘,因为老年痴呆被子女们送过来的。听说在自己30周年结婚纪念日上就不太正常了,他那天啊,竟然当场脱……”

王小伸手制止小魏,“啊,这我知道。”他淡淡地说,瞳孔逐渐浑浊起来,双眼仿佛曾洞悉过去。

他走上前,拽着老刘腕上的金表,在老刘面前晃了晃,差点撞上了老刘的脸。他却楞楞地,没有闪躲。

“现在几点了呀?”

“院长像在逗小孩。”

魏生忍不住笑道

“不过人们都说,老年痴呆的人和小孩也没什么分别,就像是活回去了一样。他们在心里营造了一个自己的世界,我们开养老院的,最不能少的就是尊重。我们尊重他们的人格,尊重他们的自由。不论是我们这种照顾问题老人的,还是照顾问题儿童的,都应该这样才对”

魏生熟练的背诵院内看护人员的培训读物。

“现在、现在、”老刘话说不利索

“十点整了”

“对对,十点整了。”王小双眼回复往日的神采。

“现在是北京时间十点整了。”

旁边的小魏一看,竟分秒不差。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