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无法晋升为爱情,无论条件是否得天独厚

三月的雨连绵不绝,郑地有声,摔的让人心碎,持续两个星期的沉郁挣扎后,太阳大爷掀开眼,露了一丝光,雨后的天空就像超清屏幕,干净清晰,雨水冲去了浮躁,城市仿佛劫后一新。

好天气,当然是要虚构好故事,方才对的起我这高贵而又寒酸的爱好,天气这么好,云都在跳舞,思想为什么不可以天马行空一下,再不凭空捏造,我就要枯竭了。

有了这种蹩脚的想法,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排演着,某些天花乱坠的桥段,算是弥补我曾经被生活这根辫子赶着跑,稀里哗啦地就生了娃,不知道人间还有这么精彩的片段。

介于男主角对我有恩,带我挣了一桶金,又被我的跆拳道痛揍了一顿,我愧疚地把这个虚构的男主角名分,留给他——陈先生。

严格来说,陈先生并不是我相亲的对象,他只是我相亲途中的一块挡箭牌,好比他是盾,我是矛,平时虽然不磕碰,关键时候总相逢。

长我八岁的他,是介于叔叔和哥哥之中,那种大叔哥的身份,我给他统称“陈叔哥”。

据说我小时候,他抱过我N次,那个年代的我,不但穿开衩裤,还没有纸尿片垫,好险!还好我那时候小,没啥好看头。

说起他,我突然又想到了那个比我小四岁的臭小子,他俩都属老虎,曾经都让我的神经一度错乱过,唉!我和属虎的有八辈子孽缘吗?咋不再来一属虎的凑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呢!”

说着说着,又玩起了真话大冒险,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性感的年华,看来不会撒谎的直筒病,纯属优良基因加与生俱来的气质。

言归正传。由于从十八岁参加工作到二十八,忙着应付职场上的敌人和英雄,我每天挥舞着大刀,人挡杀人,佛挡劈拂,一路劈荆斩棘,全然忘了我的他,是否还在风中等我。

直到母亲说要给我相亲的时候,我才幡然醒悟我这朵花再没人浇灌,就要凋谢了,但我更好奇的是,相亲是否可以碰碰手指头,毕竟我那扯淡的初恋史,连手都没牵,我心里向往,牵手这种干净而又温馨的夙愿。

终于在一个初盛的三月,那支丘比特的箭,叉着一颗大红心,西装革履,碎发油光呈亮,低眸垂发,不断地搅动着手中的咖啡,等待我的到来。

一五五的我,勉强地穿上了我最喜欢的波西米亚大长裙,一路扫着大街,赶到了窗明几净的咖啡厅。

“呀!谢霆锋”,一眼直觉后,我的少女心开始波澜起伏,这发型,这轮廓,我开始手足无措...

慢慢的发现,不对呀,谢霆锋很少穿西装的,距离越拉越近,他那手电筒似的眼睛对着我放出了强光,我在他亮晶晶地额头上,看到了自己蹑手蹑脚的影子。

最后我不得不服,他模仿我们那个年代,流行偶像的发型,有两把刷子。

他抢先为我点了,我最喝不来的焦糊味咖啡。习惯了童年渴了,简单了事,顺手来上一瓢天然矿泉水的甘甜,出门工作后,不管水质是是否优质,我只喝纯净水。

哼!大眼男,果然掌控欲很强,这点从小在大牛眼睛的父亲身上早已验证,更可悲的是他居然和我的死对头,弟弟大人同一个名字,叫“丰。”

每个少女都有自己心目中想要的白马王子,不是我独断专行,几乎每个有性格的女生,都喜欢感性而死心眼地,给未来的他画框框。

看不出来这位一身风度正装的丰,是一个不折不扣地修车工,毕竟搅起咖啡来,谁也分不清谁是干啥地,当然话说回来,配我这个打工妹,也算是穷的门当户对了,不得不说,媒婆实在独到英明。

丰、竭尽所好地为我要了一杯纯净水,水里面添加了柠檬汁,大概在这种地方吃素的人真没有,我只好将就地喝,但是在没有询问过我的情况下,他再次我行我素地行动起来,为我点来了我十分忌讳的炸洋葱卷。

丰: “小丫,女生都爱吃这个甜甜的。”他眉飞色舞地尽显一片爱惜之情。

我: “我爱吃的是咸,而不是甜。”

丰: “总会吃一点甜吧?”

我: “我怕我吃完洋葱卷,跟你说话,会熏得你受不了。”

我冷冷的语调以为能让他知趣而退,没想到他就像浇了一桶汽油,越烧越旺起来。

丰: “我跟你说哦,吃这个洋葱可以促进消化,杀菌消炎,对心血管疾病,糖尿病...”

我点头配合着他嘴巴一张一合,暗自思忖着这厮心灵闭塞,老和我作对,距离我心目中的理想对象太特么地遥远了,别说碰手指头,连头顶上的那一块空气都让我感到烦躁。

我想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但丰热情似火,好像对我动了焚心,冤家聚头,逃不是办法呀,只有搬来冰雹,把他这撮火彻底浇灭了,方绝后患之忧啊!

我以雷速不及耳的速度,给那块破盾发去了信息。

我: 陈叔哥(成熟哥),火烧屁股了,麻烦你冒充一下英雄,劫下我这个落难女主角。”

陈: “等等...请让我先冷静两分钟,这实在不像大人你的作风,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勇往直前的小飞龙吗?”

我: “冷静个屁呀,小飞龙只有小刀,你有大刀,你是大树,我是幼苗,你再不加鞭快马赶到咖啡店,我的初吻就要守不住啦。”

成熟哥意气风发,扔下手头的生意,马不停蹄地过天桥,蹿斑马线,像个神经失常的人,胡乱拨动着人群,到达咖啡店的时候,已经呈弓型的他,赶紧回弹刹住了车。

还没落座,他就鸡冻地单刀直入,他向对方伸出了长而有劲的右手,自我介绍起来。

“幸会,幸会,我那个...小丫头的...”

我赶紧用高跟对准他的脚,用力地干了一脚,连忙补充到,“未婚夫。”

陈:“是的是的,我是她男朋友,我姓陈”。在我的力道之下,他竭力地表现出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

丰: “小丫,你有男朋友咋没听你妈说呢?”

我: “不好意思,我妈她不知道,儿女长情这种事情嘛,我没好意思跟她说。”

丰一脸狐疑地看着我们,可能是突如其来的变故他不想接受,可能他还想寻找最后一丝光。

我赶紧拿起了手机,给成熟哥私下发微信。

我: “成熟哥,我们露出破绽了吗?他好像产生了怀疑,怎么办?”

陈: “名捕在此,难道他还想抢亲不行。”

我: “如果他知道我们之间关系不存在,至少这是一个大患。”

陈: “你怕什么?”

我: “我怕我妈那一关。”

说时慢,那时快,成熟哥的手机叮铃铃地响声,在安静的空气中显得清脆而突兀。

“小陈啊,你什么时候和小丫谈恋爱的,我怎么不知道啊?你这孩子,这么腼腆干啥,你说你事业这么有成,还一表人才地,你这么谦虚干啥呀?我一直怕你看不上我家小丫…”

母亲的那八级嗓门,穿透过电话,宽音域广播在静止地空气中,我们仨尴尬地听得一字不漏。

没想到我们忙着发信息,丰也没闲着打报告。

丰继续假装斯文地搅动着咖啡,服务员给我加满了温开水,给成熟哥同样来了一杯开水。

事情演变成以假乱真,我就像卡在他们喉结中间,上不上,下不下,羊肉没一撇,却惹一身骚的那个人。

我只好拿起了手机。

我: “成熟哥,我妈知道了,怎么办?”

陈: “顺其自然呗。”

我: “可是我不喜欢你呀。”

陈: “就你这样,我也很想给你去买把镜子。”

成熟哥火药的样子,只需要扔上一根火柴,恐怕明天就可以上早报了,我害怕丰还没走,他就精神失常,赶紧偃旗息鼓,打住了话题。

当下要解决的是重点人物,来不及细想其它,我舒眉展目的对丰抿嘴一笑;

我: “丰、情况就是这样,我也是被我妈逼的,这个...实在是不好意思啊!祝你以后筛选出更好的她。”

丰: “没关系,也祝你们早日豪情万丈地,奏响婚礼进行曲,陈先生看起来老大不小了吧?不能再等啦。”

我们勉强地哑言一笑,送走了丰之后,面面相觑。

我: “成熟哥,你好像是本命年哈,三十有六对吧?”我嘲讽地露着牙。

陈: “我是宁缺勿滥型。”

我: “呵呵!彼此彼此。”

一翻鱼目混珠和母亲有力地证词后,相亲对象总算被我们联手撵走了,但我的第八感隐隐地感觉到,黄雀好像还在后,最要命的当然是老妈那一关难过。

人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你想起飞,生活逮住你,就让你落地。

在一个毫无征兆的旁晚,慈祥地黄昏伴随着我蹦达到家,瞄见成熟哥的那一刻,我以为我进错了家门,迅速鱼一样溜开了,毕竟他家离我家不过二十米。

“丫头...你回来...”

要不是母亲的追风夺命嗓,穷追不舍,我情愿一错而过。

成熟哥换下了往日的衬衫西裤,穿上了横条T恤和牛仔裤,还特意搭配上一双雪白的运动鞋,看得出来,老黄瓜刷绿漆,他尽量把自己在往嫩的方向装。

成熟哥眼巴巴地看着我回来,那眼神就像狗望见了骨头,猫见了鱼,笑的春心荡漾。

唉!换单子不换药,这厮和那厮有什么区别吗?难怪有句话叫,天下什么都一样黑的,我的心瞬间沉到了冷水滩。

爷爷奶奶笑靥满面的论资排辈,一个劲地夸他是个上进好青年,爸爸妈妈在安排晚饭和节目,哥哥和他在勾肩搭背,弟弟已经改口叫姐夫了。

我: “妈,他来你们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

母亲: “告诉你,今晚我怕看不到你的影子。”

我: “妈,你们是不是太急了一点,我们还没怎么交往呢。”

母亲: “还要怎么交往,你能让妈省心一点吗?青梅竹马的一对,地造天设的事。”

转过头,母亲借机,把机会踢给了他。

母亲: “小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哈,事业再忙,不能丢下小丫,晚上在我家吃过饭后,必须要带小丫出去交往交往哈。”

父亲: “是是是,这个小陈啊,我跟你说,这个做男人啊,要平外安内两手抓…”父亲在推波助澜。

oh my god,眼看着事情要往另一个轨道上走,我的悲惨世界就要来临,而我唯一的助手只剩手机,我兵荒马乱的拿出了它,微信给成熟哥。

我: “成熟哥,你是花痴吗?兔子不吃窝边草。”

陈: “不要这么说,窝边有草,我也不想到处跑。”

我: “我不是草,我是刺,想要我给你颁个幼稚狂大奖吗?”

陈: “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也是被你妈赶鸭子上架,途中拦截来的。”

TMD ,滑的可真快。

我: “成熟哥,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陈: “三十六计,缓兵之计,以观其效。”

看见他满面春风地,对母亲的指示不停地点着蒜头样,我真的好想一枪崩了他。

孝子头上有弯刀,这餐饭我吃得像一只颓废的猫,乏味无力,还时不时得陪上虚伪的笑脸,看见他和父亲推杯换盏的,我恨我自己搞不出一点动作来干涉他。

粒粒为艰地吃完饭,成熟哥响应母亲急躁的号召,向我发出了雄赳赳地邀请。

陈: “小丫,去参观我的公司,还是你想去哪玩,都没问题。”

我: “你那彩票站,不就是一个赌徒窟吗?”

陈: “我还有注册木材公司,有办公室的。”

我: “没兴趣,我想去书店。”我一心只想跟他唱反调而已。

没想到,他一副欠揍讪笑地样,“好呀!小丫我知道,你是位爱读书的好姑娘,嘿嘿!我们都是好孩子,听妈妈的话哈。”

哑巴吃黄连,有苦娘亲面前都无法言,这种情况下,我除了置若罔闻,还能做什么呢!我开始相信,女人没有错,都是男人惹的祸。

我不动声色地想想也好,毕竟寡不敌众,先脱离了鸡吵鸭鸣的场合再说。

我暗自布施,棒打鸳鸯的缜密计划:首先假装开心地去游玩,然后来个情侣矛盾大爆发;接着再来个性格合不来,不欢而散;最后实施鱼跃鸢飞的分手大结局。哈哈!这些用来打发家里人足够了吧。

看见成熟哥殷勤地,为我拉开前车门的时候,我径直上了后车门。

我瘪出了皮笑肉不笑的脸,“前面是主人位,我习惯坐后面客人位。”

就这样,我再无计可施地,坐着他的破皮卡车,一路从镇上颠簸到县城的书店。

书店清静安宁的环境让人舒服,更让我得意放松的是,呵呵!书店总不是家里了吧!没有那一群人,成熟哥你还能咋地?

我拿出了小时候,不懂事为难母亲的拿手戏,取下《文言文》的书本,直接让他认里面的汉字,假装真心教导,实则借此向他炫耀一下,我们不在一个逼格上。

果不其然,成熟哥这位不折不扣地土豪在书店,盲性暴露无疑。

“啊...呃...”,他被我为难的眉毛没差点竖起来,看着他一副愁思苦瓜脸,我忍俊不禁地得意,哈哈!不攻自破,不语自胜。

尽管我其实很想大笑三分钟,为了不露馅,也只能埋藏在肚子里爆笑一顿了。

TMD,我在家那压抑的窝火,痛快地得到了释放,鄙视感和自豪感,不断地在逐渐升华。

就在我意淫着,怎么淋漓地,让他灰溜溜地夹着尾巴走人的时候,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我读完一篇章的时间,耳边传来了阵阵如雷鼾声,成熟哥,居然煞风景地睡着了。

这家伙趴在椅上,睡相放浪形骸,一双长手把整张阅读桌都占据了,轻蹙着一字眉,微张着厚唇,呜呼哀哉地,睡得比上桌的红烧肉还熟,让人想下手开刷他的机会都没有。

为了不影响书店的书蠹诗魔和文坛之星,趁时间还早,我想还是带他去看一场电影吧,那不影响雅观,乌漆嘛黑的,可以让他睡个够,等他睡饱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可以实施我的大分手计划。

为了不影响他的睡眠质量,我放弃了3D电影,选择了煽情片《我不是药神》。

电影院空旷幽暗,荡气回肠,实在是一个让雷都打不动的人,昏昏欲睡的好地方。为此,我特地选了一个旁边无人座,好方便他睡觉。

电影到了男主角被抓,大家都买不起药的高潮部分,耳边传来了一阵阵怪猫的嗷呜声,我起身放眼,妈耶,周边黑压压地一片,挥舞着雪白的纸巾,大家都在掩面,长叹息以掩涕兮。

唉!观看这种催泪大片,竟然完全感动不了我,我自言,“可能我心里,真的住着一个爷们吧!”

没想到旁边的成熟哥,马上跳起来接过话,“对啊,你心里住的就是我。”

噗...刚刚抿进去了一口红茶,瞬间喷出了一半。深更半夜的,这作死的家伙,怎么又跳出来了。

我: “成熟哥,你这会怎么不睡觉了?”我庄严地保持着韦唯一样的气质。

陈: “嘿嘿,刚才在书店眯了一会儿,说实话,小丫,哪个...有你在我身边,我...”

电影院带着朦胧的暧昧,黑色诠译着它的神秘,恍然间,我看到了成熟哥的手,像灵蛇一样在朝我舞动。

我大声喝道,“我什么我,知道眼前有美女,请适可而止。”

TMD,老娘又不是吃素的,我用我的阴险小眼,狠狠地劈了他的凸凸大眼一眼。

陈: “小丫,我...”成熟哥羞怯的有点语无伦次。

没看出来,叱诧生意场,金玉其外的他,心里居然住着一个小少年,看来羞涩不分性别年龄,只在是否拥有高贵的思想和骨骼。

计划赶不上变化,成熟哥的表现让我为了难,架是吵不起来了,撵他又不忍心,出于没辙的情况下,我使出了诋毁自己的下下策之——卑鄙策。

我用了以其人之弱,还施彼道的办法,从我念书到工作,无中生有地编了我和三男友的悲惨相处模式(编太多个怕他不相信),他们不是被我骂,就是像现在这样被我瞪,被我吼,我火大地只差没挥刀和拳打脚踢了...我慷慨激昂地讲的唾沫横飞,成熟哥愣着眼,O着嘴,听的火焚似汗如雨下。

根据我以往男朋友的惨痛经历,走的走,躲的躲,跑的跑,最后成熟哥也没抗得住压力,回家后,他表示对我放弃了。

“小丫,你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我而已。”

愧疚涌上了我的心头,自以为轻松的小伎俩,此刻让我的心这样的沉重,我本着一颗真诚的心,给他回复了信息。

“陈叔哥,对不起,在我心里这种亲情感觉,就像妹妹对哥哥,无法培养出男女微妙感情,更无法晋升为爱情,无论条件是否得天独厚,我都无法接受。”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这样一个异性,虽然离自己很近,可并肩登峰,可同杯视之,但他不属于爱情的种类,他在我们的心里有一定的位置,但这种关系早已超越了爱情的存在。

也许大多故事中的主人公,最后注定就是孤清寡人吧!小丫也不例外,她一直果敢坚韧地踽踽独行在路上。

相关信息
  • 亲情,若是借着爱的名义,去强行左右亲人的命运,又有什么意义

    亲情,若是借着爱的名义,去强行左右亲人的命运,又有什么意义

    2019-03-13 14:00:46

    小严和小依是两姐妹,从小到大,小严都很疼爱小依,尤其是当她们的母亲去世之后,小严更是舍不得让妹妹受半点委屈。小依也特别信任依赖这个心目中的好姐姐。小依的美貌在当地是出了名的,看到鲜花一样娇艳...

  • 甄太太的幸福生活,为她上演一场亲情大戏

    甄太太的幸福生活,为她上演一场亲情大戏

    2019-03-09 11:21:48

    01哪里人多?除了商场,菜市场,国庆的故宫、长城,还有医院。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气味,挥之不去。甄太太颇不舒服地坐在天蓝色联排椅上,无聊地等着老公。旁边低声交谈的小夫妻;一个大爷身体佝偻地坐着,眼神无...

  • 回温淡薄的亲情,我回到了深深小巷的家

    回温淡薄的亲情,我回到了深深小巷的家

    2019-01-11 10:18:31

    回温淡薄的亲情,我回到了深深小巷的家

    早就知道,所有的情况会像我预想一样。据说,每个事故的发生都会有预兆,但所谓的预兆早在懂事时就已经察觉到了,不过现在所有的神经迟缓了,已感觉不来一切事由了,现在天进入了三九,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而树上依稀有几片干枯的黄叶,在风中或上或下或左或右、低低地打着旋。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