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床异梦的悲哀,爱错了人,上错了床

挤进双人床中间的爱情,

叫做死无葬身之地;

挤进物质中间的双人床,

叫做同床异梦的悲哀。

爱错了人,

上错了床,

只能悲哀地等着死无葬身之地的那天。

1.

“大家安静一下,安静一下。

哥,给我们说说你今年怎么实现六连胜的?”

桌上的人纷纷放下酒杯,

一脸兴奋地望着程昱。

程昱扫了一圈桌上的小兄弟,

清了清嗓子,

拿着一根筷子,敲了一下碟子,

正欲卖弄一下自己的辉煌,

手机震动了一下。

“你在忙吗?这周来看看我好不好?我好怕。”

程昱瞟完这条微信之后,

把手机倒扣在桌子上。

借着酒精的作用,讲起了七巧板。

“哥们就是觉得人生就是七巧板,

你要想拼出完整的人生,

你就要找到需要的那块是什么形状的,

然后用尽全力得到,

拼起来就OK。”

“牛!”大家听完,纷纷敲着桌子,

个别还吹起口哨。

程昱今天高兴,

因为他被评为教授了,

全校最年轻的教授。

今年是他的本命年,

按照老辈儿的说法,

本命年的运势多半都会跌入谷底。

程昱偏偏不信,

愣是拿证书拿到手软,

摘项目摘得脚软。

这不,快到年底,还送了个大礼,一次性通过教授评审。

人生的七巧板,

程昱觉得自己拼地那叫一个完美。

只是,

刚刚的微信,

让程昱陷入了惆怅。

2.

小曼坐在床头,

香薰的蜡烛带着薰衣草的香气,

在灰色的床头柜上安静的燃烧着。

她蜷缩着腿,

双手把腿紧紧地拢在身前。

每隔5分钟,

小曼就按亮手机屏幕,

可是依然没有任何回信。

程昱已经3个小时没有联系她了。

小曼不敢到卧室之外的地方,

因为近几个月,

她发现她的家“活”了。

客厅的立式音响会突然播放音乐;

上班前拉开的窗帘在下班的时候就是合上的;

电视机会突然跳转到另外一个频道;

卧室追光小夜灯也会在她起夜的时候突然灭掉;

扫地机器人也会在半夜打扫卫生。

小曼觉得害怕极了。

每天晚上她都不敢睡觉,

总觉得闭上眼睛之后,

无数个暗黑的幽灵便立刻回站在她的面前,

磨着爪子,

下一秒就会撕碎它。

她想让程昱来看看她,

陪陪她,

一个人守着一屋子的安静,

她好怕。

程昱是她18年前青涩的初恋,

那时候,

程昱会因为她一句不开心,

就可以不问一句地一起搭车去外地玩,

晚上她看着星星,

程昱帮她驱赶蚊子,自己却被叮肿了嘴巴。

那时候,

程昱会因为她一句胃疼,

就可以用自己的体温为她温着一瓶水,

哪怕最后她连瓶子都没打开。

18年后,

她成了程昱的情人。

3.

程昱回到家,

看看妻子卧室的灯已经关了,

便倒了杯温开水,

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扭亮床头的台灯,

程昱看着手机中的小曼的那条微信,

陷入了深思。

20年前,

小曼是他刻入灵魂的女神,

他和她一个班,

在她身后45度的位置看了她三年。

虽然整晚站在小曼的窗口下,

女神又怎么知道有这么一个他呢?

因为那时候的程昱如此平凡,

那时候的小曼是学霸。

好在勇敢的表白并没有辜负程昱的暗恋,

他是第一个陪小曼去外地玩的人,

蚊子很多,但月光下小曼的影子很美。

他是第一个给小曼温水的人,

小曼没有喝,但他是第一个给小曼男人关怀的人。

如果故事的发展是两个人终成眷属,

那只能是一个美好的童话。

成人的世界中,

异地像一个鸿沟,

分手是唯一的出路。

程昱第一次哭,

他有幸成为女神的第一个男人,

但是却没得到上天的眷顾,

男人,有些事情也是无可奈何的。

程昱第一次仰天长笑,

他无力成为女神此生唯一的男人,

但是他悟出人生是七巧板,

需要哪一块就去找哪一块,这是男人!

之后的十几年,

他住过北方的冰窖,

遭过一线城市的歧视,

他咬着牙,

找到了六块板,

拼凑出现在这个学校最年轻的教授,

一线城市的名师!

程昱知道,

他有一块板还没有找到。

那就是小曼。

那朵飘在天上的云,

是否依然?

4.

小曼到底没有等来程昱的回信。

她抱着腿嘤嘤地哭起来。

蜡烛快要燃尽了,

小曼却不敢开灯。

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灯会突然灭,又会突然亮起来。

黑暗快要包裹着小曼,

小曼觉得就像一年前,

她和前夫签署离婚协议的那天,

乌云密布,才下午3点,

天就暗了下来。

小曼看着前夫夸张地哀嚎,

调解人员也劝小曼再考虑考虑。

小曼呢,忍着肺炎发作的痛苦,

哑着嗓子说:“不哭不闹不代表不痛苦,又哭又闹不代表没错。”

一道闪电下来,

前夫收了声,

一个章下来,

小曼的户口本上就是“离异”。

坐在出租屋的床头,

小曼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她的眼睛依然纯净,并没有被前夫的荒唐污染半分。

觉得四年的婚姻似乎是一个噩梦,

现在只是梦醒了而已。

过了4年有家的生活,

现在这座城市对于小曼来说又是陌生的中途驿站了。

没有什么可以眷恋的地方,

也无需和周围任何人解释这些,

因为他们听不懂,

正如当初相亲介绍人说的,“你一个外地人,能找他就很好了。”

他们谁都不懂小曼要的是什么。

小曼有体面的工作,拿着稳定的收入,

住着七星级的单身贵族公寓。

但她要的不是多几本房产证,也不是银行存款的数字翻几番,

她想要一份爱情,

一份刻入灵魂,每呼吸一次都会牵扯的爱情,

一份当她吃着酱油拌饭,也会陪她把桌布铺好的爱情,

一份当她只剩一碗水,也会理解她留出一半洗干净脸和内衣裤的爱情。

直到再次遇到程昱。

旋转门的一侧,是他,

另一侧,是她。

旋转,旋转,

恍如隔世,泪眼相对。

执手之间,发现心有灵犀不点则通。

蜡烛燃尽了。

小曼彻底被黑暗包围起来。

忽然,

房顶的灯亮了,

客厅的音响又开始放音乐了。

这个“活”了的房子总是这样在小曼一个人的时候折磨她,

物业、程昱都看不出哪里有问题。

小曼叫着跳下床,

双手捂着耳朵,

“程昱,快来看看我吧。我好怕!”

5.

程昱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一会,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清晨,

程昱坐在餐桌前,

妻子给他端了一杯热好的牛奶,

刚刚煎完鸡蛋的手顺手在围裙上擦了一把。

程昱喝了一口牛奶,

“嗯,对了,你待会记得交煤气、水电费。”

妻子笑着点了点头,“嗯,知道了。我记在小本子上了。不会忘记的。”

看着程昱快要吃完,

妻子放下手中的半杯牛奶,

跑去把程昱的皮鞋又擦了擦,

末了,用嘴吹了吹,

心满意足地摆在门口。

“今天晚上我不回来吃饭了,兄弟几个还要和我聚餐。”

程昱接过妻子递给他的公文包,

转身走了。

妻子默默地回到座位上,

继续喝着牛奶,

呆呆望着程昱喝完的那个牛奶杯,

出了神。

“喂,我昨天和兄弟们喝酒,挺晚了。”

“程昱,我的家真的很怪,窗帘、音响、电灯真的都活了。我真的好怕。”

“我们不是检查过了吗?没有问题啊。是不是你想多了?”

“程昱,你相信我,好不好?”

“唉,你不要这样好吗?我都不知道如何劝你了,我的压力好大。”

“那你来看看我好吗?你已经一个月没来看我了?”

“你又来了!难道看你就是爱你,不看你就不是爱你了吗?我为我和你想的要更多!”

大学校门倒了,程昱挂了电话。

“哎,王大爷好啊。”程昱向门岗的大爷挥挥手,迈进了大学校门。

校长办公室里,程昱和校长谈着学校下一个学校人工智能项目。

校长拍着程昱的肩膀,“小程啊,我看我这个校长都要让贤了。”

程昱连忙双手握着校长的手,“校长,要是没有您的栽培,我是没有今天的成绩的。喝水不忘挖井人,无论我取得多少荣誉,都要再加把劲儿干工作,要不然,怎么对得起您啊。”

校长很满意地笑着,给程昱端了一杯正山小种。

程昱笑着,口袋里的手机不停地震动着。

“怎么不接电话?”校长喝了一口茶,

“哦,没事。”程昱看了一眼小曼的来电,挂了。

“你不要闹了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刚刚在和校长汇报工作。”

“我不是闹。我只是想你了,来看看我好不好?”

“你怎么这样不可理喻!”

对面传来一阵呜呜的哭声,”你别生气,我不吵不闹,你别这样说我。我受不了。”

程昱不想说话。

“我乖,我听话。我不吵你了。”

“那,你还,爱我吗?”

程昱挤了挤眉毛,“爱。”

小曼挂了电话。

程昱靠着走廊的墙,觉得肩上突然背上了一座山。

程昱觉得,有些事要加快进度了,拖不下去了。

6.

下班之后,

程昱在办公室里,反锁着门,打开了手机。

他点击开屏幕上的一个APP,

小曼的家出现在了他的手机里。

窗帘渐渐拉开了,

他看到小曼手中的玻璃杯滑到了地上,她惊恐地望着窗帘在轨道上慢慢移动;

落地的玻璃窗上映出小曼惊恐扭曲的脸。

洗衣机突然转动起来,

哗哗哗地开始注水,里面什么衣服都没有。

小曼只是望着洗衣机,不敢靠近。

音响开始播放电影《古宅惊魂夜》的片尾曲,

小曼尖叫着,在房间里跺着脚,拼命捂着耳朵,喊叫着程昱的名字,要他来救她。

程昱看着这个画面,

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他是爱过她的。

当她第一次委身给他的时候,

他惊讶于她如此柔软的身体,那是他18年前想都不敢想的画面。

“小曼,也许这辈子我都不能娶你。你还愿意吗?”

“那你爱我吗?”

“我爱你。”

“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

那一夜,他觉得人生的七巧板补齐了。

当老校长第一次属意程昱可能接他的班的时候,

程昱看看校长旁边的纪委书记,

第一次觉得人生的七巧板似乎多了一块。

程昱擦掉眼角的泪水,

继续盯着手机里小曼的画面。

他点击了播放电视的按钮,

电视打开了,

手机里的小曼像疯了一样,绕着房间跑、跳,叫。

忽然,脚踩到刚刚打碎的玻璃杯碎片上,

小曼的身子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玻璃片刺入小曼的颈部,

小曼挣扎着,抽搐着,“程昱,来救救我。”

直到最后安静下来。

小曼没有闭上的眼睛直直地瞪着门口,

她多希望程昱就像上次突然出现在门口陪她过生日一样,

那晚,星星月亮太阳齐齐出现在天空。

小曼不知道的是,

门框的上侧就是连着程昱手机的微型摄像头,

像个眼睛一样,也在瞪着小曼。

程昱看着小曼就这样在一片红色中再也没有起来,

他的七巧板不再多那一块了。

他耳边突然响起小曼轻快地笑“程昱,你爱我吗?不管你爱不爱我,我爱你就是了。”

“程昱,我怕鬼怕老怕丑,最怕你离开我。”

“程昱,程昱,程昱......”

程昱的家中,

妻子来到保险箱的面前,

轻轻从数字按钮上揭下一张薄薄的薄膜,

上面留着程昱的几个指头印。

她看着程昱不断响的手机,

她看着程昱多起来的应酬,

她看着程昱半夜偷偷将手机锁紧保险箱。

她知道程昱不让她动的保险箱里面有秘密。

15年前,

“嫁吗?”

“嫁!”

她以为这是程昱最浪漫的情话。

她一边拿着那个薄膜,一边坐在餐桌旁。

餐桌上端端正正地排放着离婚协议书。

“叮铃铃。”家里的电话响了。

妻子拿起电话,“喂,”

“师母,我是程老师的学生,程老师在家吗?”

师母?师母?

是啊,我到底还是师母!

妻子笑了,拿出打火机点燃了那份离婚协议书......

火苗跳动,犹如那晚小曼床头蜡烛的火苗......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