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尽天下不平事,亦无法护得天下应守人

我叫吕大刀,我本来是没有名字的。

那天我照旧在如意楼外守着,准备在店小二倒剩菜时还能在这一群饿狗前面抢到烧鸡,想到这我心里还有些忿忿不平,一脚踢在了旁边的一条灰狗身上。

可是那天我地盘里来了另一个人,“你可以叫我二狗,以后这些菜,先是我来吃,然后是他们,”二狗指了指这些狗,“最后是你。”

“为什么?”我不服。

两分钟后当二狗拉着我的两条腿从地上拖走时,我服了。

我挣扎着爬起来准备再去找东西吃的时候,面前忽然就出现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形容清瘦但不怒而威。

——以后的日子每当我对师父的描述提出质疑时,总是被师父摔个狗啃泥。

“臭小子,你师父我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多年,在你眼中居然是个老乞丐吗!”——

但当时当我看到面前的老乞丐时,立刻伸出双手说:

“我没有吃的。”

老乞丐恶狠狠在我脑门拍了一巴掌,

“小子,想学刀吗?”

“学了刀我就能抢得过二狗了吗?”

“那当然,”

老乞丐又拍了我一巴掌,竟收起了嬉笑的表情,神情肃穆起来,“学了我的刀,遇山劈山,遇海断海,纵有千万人,一人可往矣。”

我抬起头,意外地发现老乞丐在说这句话时依稀有刀光闪过,竟令这天地也为之失色。

当我跟着老乞丐上山后,第二天就打赢了二狗。

原因很简单,二狗没刀,我有刀,还是一把两米长的大刀。

看到这把刀二狗说大哥,从此你就是我哥。

师父吃着我从二狗手中抢来的烧鸡,说徒儿啊,这刀好不好用啊。

我说师父,你说你是天下第一刀,用的就是这把刀吗。

师父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笑着说,大刀啊,我用的刀早就丢了,昨天你上山后,我看到我砍柴用的这把刀,就给你取了个名字叫吕大刀,刀嘛,就是要大,越大越有威风对不对。你看你现在名字多好听。

我:“……那师父你什么时候教我练刀?”

师父在我身上擦了擦吃完烧鸡的手,站起身来,背起手,慢慢地踱步道:“不急,你先砍柴吧。”

于是我住在山上砍了五年柴,刀法不知几何,但砍柴的功力突飞猛进,这一刀下去,虎虎生风,就没有我砍不断的柴。

除此之外,我厨艺也大增,师父看到我砍柴砍得这么好大为赞赏,于是让我给他做了五年的饭。

当师父养的狗大灰灰第五次生下一窝小狗时,我忍无可忍,问师父你是不是该教给我刀法了。

师父又捋着胡子,慢吞吞说到,不急…哎哎,你个小兔崽子,你把刀从为师脖子上拿开,为师就教你。

我把刀放在地上,师父望住我,一双游戏人间的眼睛忽然充满了光彩,有淡淡的刀意产生,这种感觉只有在第一次碰到师父时才出现过,师父问我:“你准备好了吗?”

我点点头,师父随即起身负手,抬头望着天空,有风吹过,吹动了师父两鬓的白发。“你想学刀,你可知刀之一道,自你执刀起,纵可一人斩,十人斩,百人斩,千人斩,却岂能万人斩,然负刀之人,纵有所不能斩,亦斩之。”

“大刀,为师有三十六刀,死于师父刀下的,从没有冤死之鬼,但斩尽天下不平事,亦无法护得天下应守人。”

“即便如此,你还要学刀吗?”

那年我二十岁,还不完全懂得师父的话,只隐隐约约感受到了师父心中的悲悯,然而江湖还未有我名,我怎能不战而退,让这天下未闻我刀声!

我咬紧牙关一字一句地说:“我要学。”

“好,大刀,你且看我这一刀!”

师父蓄势在手,并指做刀,向着空气慢慢地一划。

刹那间,仿佛凭空生出了雷电,这极其普通的一招却让我满目生花,这一刀带着雷霆之势,虽然速度极慢,却像一座大山,避无可避。

师父一刀挥出,再不复之前伛偻之态,昂然的战意随刀而出,我呆呆地抬起头,这才是天下第一刀!

我也兴奋起来,一刀就劈开了师父的茅草屋,师父大怒,一脚踹在我屁股上。

我问师父,这一刀怎么这么慢。

师父说从前拔刀很慢,出刀很慢,一刀只够砍一个人。

我说那不对啊师父,当年我那一刀,不仅砍了二狗,我还砍了另外十几条狗。

师父说滚就他妈你话多。

我又说师父,三十六刀,你就教给我一刀,那你得告诉我这一刀怎么练吧。

师父说,大刀啊,这一刀得靠你自己练了。你下山去吧。

师父活了这么多年,以有情待无情,以有涯随无涯,累了。

师父说这话时,眼神也变得暗淡起来,我知道自从师父成为这天下第一刀之后,整个江湖就再也没有了对手,他的刀已经几十年没有亮过了,刀光如水,如水般寂寞。

但我听不懂师父说的话,于是我说,师父你糊涂了呀,我有牙,你没牙,你是以无牙随有牙的啊。

师父摇了摇头,笑了笑,再次说到,大刀啊,下山去吧。

给师父重新搭好茅草屋后,我就下山了,在途中还能听到风中传来师父的歌声。

“风雨不动安如山…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大刀,你问我为何收你为徒,”师父面露难色,“肯定不是为了让你天天给为师抢一只烧鸡嘛。”

“师父自从封刀以来,孤身一人在这山上呆了三十多年了,我原想让这刀法随我而去,可是我一想,这刀无罪呐,是非留给后世评判,但刀法,应该流传下来。你根基尚可,最重要的是你心志坚定。若你学刀,必有大成。”师父说着说着唱了起来。

“戏子与将相,都是人心一场梦呐…”

“大刀,你去吧,师父把你留在山上已经五年了,”师父在我走前说着,“我知道你担心我的身体,我还有二狗照顾我呢,放心走吧。”

“你万要记得一件事,你手中有刀,可苍生无刀。”

我走的时候没有想到,当我再次回来的时候,这座山都已经平了。

是年,昔天下第一刀之徒出江湖,号为吕大刀。其刀,长两米有余,有红缨附刀,其名也为大刀。

大刀入武林,两年之内,破少林十八罗汉阵,破武当太极剑阵,破峨眉,破华山,破崆峒,横扫整个武林,自此江湖和朝堂,无人不识吕大刀!

又两年,武林中人寻得两截断刀,众人拼之,见红缨大刀。然再无天下第一刀吕大刀之声,若水滴入海,再无踪影。

又五年,北燕大兵入犯,帝欲寻吕大刀统率武林御敌,寻之不得。国之将帅节节溃败,不日达京城。帝亲率禁卫军五百,欲做最后决战。

北燕铁骑渐困京城,然距城三十里时,不得寸进,城外拒敌者,仅一人!

我下山后,两年之内掀翻整个武林,人唤:天下第一刀。

忽有一日,我在河边磨刀,有人传话,皇帝想见你。

我带刀赴会。

皇帝看到我的刀吓得从龙椅上摔了下来,我说陛下别怕,我这把刀只斩不义之人。

“不义之人?什么叫不义呢?”皇帝边爬龙椅边说,“吕大刀你功夫太高,如果不为我所用,你身在武林,你说你只斩不义之人,却让朕如何放心?”

我不辞而别,不仅仅因为我师父当年也拒绝了陛下,也因为师父最后教给我的那一刀我至今还没有领悟。

我立于山巅观云海,行至海畔听大潮,整整三十年我走过了雪川,大江,沙漠,人海,看遍了世间万物,尝遍了人情冷暖,只是这把刀,在鞘中,也三十年未见江湖的风沙了。

当我在山巅打坐修行时,皇帝终于又找到了我。

前来的随从带来了皇帝的口信。

“吕大刀,朕找了你三十年,终于找到你了。”

“昔日你师父心高气傲,朕找他谈话,他不允,朕只能逼他退出江湖,你不要觉得朕手段狠辣,逼一个刀客出了江湖,像你师父那样的刀,不能把刀对着敌人,就是把刀对着朕呐。”

“你师父行侠仗义,自然是侠之大者,可是他不懂朕之道啊,他宁愿永远退出江湖也不为朕所用,他又怎知朕不会护得百姓周全?”

“可是朕也错了,二十五年前,北燕举兵入侵我朝,朕的军队溃败,他们围兵于京城,朕已无力回天,当年寻你不得,朕已经做好了亡国的准备。”

“可是你师父出现了,在朕逼他封刀四十年后他出现了,他一个人挡住了北燕的两万精兵,于敌军中取上将首级,吓退了北燕。也保全了朕的国家与百姓。”

“朕自诩无愧于国家与百姓,称得上一句明君。可是朕对不起你师父,对不起你师父临终前的那一刀,他斩下敌军主将首级,两天后,因年迈而强行用了刀劲,去世了。”

“自那以后你师父保了朕二十五年的安宁,可是现在北燕又来了,朕不求你出山,朕想让你来看一看,这不是朕一个人的江山百姓,这里也是你师父拿命保护的百姓啊。”

“学了我的刀,遇山劈山,遇海断海,纵有千万人,一人可往矣。”

“你万要记得一件事,你手中有刀,可苍生无刀。”

我霍然起身,一刀劈出,山石横飞,江河横流。

世人无刀,师父就只有拔刀。

师父无法拔刀,那就我来拔刀!

——

北燕攻城之势势如破竹,如二十五年前一样,一路上再也未经任何阻拦,十万大军驻扎在京城门外。

我横刀立马,喃喃低语:“天上神仙三百万,遇我也需尽低眉啊…”

我回头望着京城,一如当年师父回头望着京城,封刀四十年后,为这天下苍生拔刀。

我大笑一声,马蹄激扬起风尘。一把两米长的大刀在风沙中不动如山。

只有红缨猎猎作响。

“师父!你且看我这一刀!”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