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纸笔传情的年代,可惜我们的爱情最终与婚姻擦肩而过

结婚五年后的一天,我接到了天城的电话。

天城是我的初恋情人。那是一个笔纸传递感情的年代,我们从相识到相爱到最后一次挥手告别,共花了六年时间。因为无缘,最终,我们的爱情与婚姻擦肩而过。

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个深秋,清晨,当细碎的阳光洒在窗台,我正对着庭院那株开得正繁的桂花树发呆,听到电话的响声。这个时候的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天城会在那个清晨给我一份意外的惊喜。先生一早就去单位派遣的北京出差。临行前,他再三叮嘱我要带好诗诗。诗诗是我们的女儿,已经三岁了,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爱人是婆婆最小的儿子,也许是婆婆连续生下了四个儿子的缘故,在她大的三个儿子相继成家之后,又接二连三的每家给她添了孙子。所以当女儿诗诗一出世,爷爷奶奶就把宝贝孙女捧在手心里宠。先生就更不用说了,他常常提起婆婆在生他的时候盼望是个女儿的那种心情。正好,诗诗的出世给了她老人家另一种意义上的精神慰藉。

三年前,先生在我生下女儿之后,坚持要我全职在家带孩子。起先为了这事,爱们有过分歧,可后来还是没经得起先生的再三请求,软磨硬泡。我放弃了自己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并答应把女儿带到四岁之后再作工作打算。也许生活有时候是很无奈的,让我们必须作出一种选择和牺牲或付出。对于这一切,我曾经说过先生的自私,可他在这件事情上根本没有一点让步的意思。

因为年轻,所以迷茫。在时间的倾斜下,面对现实的婚姻。无论是读月,读树,读人还是读世间万物,说到底,都是在读自己的心声。婚后的我发现有许多事都是自己事先没有预料或想到的……夫妻之间隐隐约约的裂痕,与婆婆之间的相处,以及发现先生之前没有在生活中表现出来的许多我极不喜欢的习惯……多多少少,生活之中的一些缺陷总是在婚后的生活里泛起一些小小波浪。潜意识里,远嫁异乡的孤独总在无限蔓延。导致一些似有似无的缺憾,总在兜兜转转间令人思绪万千,欲罢不能。这其中参杂着我与先生之间偶然相识、匆匆走上婚姻这一节奏的因素有关。风尘与烦扰,缠绕着一天天冒似无趣的生活。

五年前,当我在上海结婚的消息传出之后,当时还是给熟悉我的同学们带去了不少的惊讶与疑问。我知道,这完全来自于天城。

说起与先生的相识,那时正是我与大学同学静刚来上海,在她姐夫的帮助下,我们很快找到了工作。先生是我的上司,好像一切都是老天在有意安排。只是一开始,先生还不太了解我千里迢迢,背井离乡来上海工作的真正原因。

那正是关于我和天城之间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天城是我中学时就认识的同学。因为他贫困的家庭原因,天诚没有跨入大学的校门。天诚家住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祖祖辈都是靠种田过日子的庄稼人。从中学时代朦朦胧胧的初恋到后来的彻底分手,我们经历的是一段晦涩芳华。

我还记与天诚认识的那个冬天。那天清晨,当我在家匆匆吃完母亲给我们每人准备好的一碗米粉之后,我就背着书包赶往中学校园。家在一个开门见山的山区小镇,在那里,我们所有的学校要么建立在大山脚下,要么学校座落小山堡上。而我们的中学学校正是建筑在小镇的一个小山堡上。上学的路,弯弯拐拐,要穿过马路,丛林以及种满庄稼的小径……那吋,我与天诚都还是初中二年级的学生。天城住宿学校,而学校也并非有正式的宿舍。只有几间破旧的房间紧连学校二楼,供一些家实在离学校太远,在镇上又没有亲戚的学生住宿。天诚是其中的一个。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每天清晨都要负责开初二级的每间教室门。那天清晨,当我到了学校看见教室门还紧锁着,怎么办?大冬天的,天气又冷,正在我焦急时,看见二楼有个男生正在读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他就是天诚。看见我,天诚把一大串钥匙从楼上扔了下来,那意思是想让我自己开教室门。可笨笨的我,拿着一大串钥匙不知开哪一把好。

这位同学,还是让我来吧。正在我低着头只顾着把钥匙一把一把开过去看的时候,听见了天诚的说话。就这样,我算是与天诚初次认识。

冬去春来,一眨眼到了第二年清明节。学校组织全体同学去给郊外的烈士扫墓,这也是一年一次的学生活动。每位同学的身上都要配戴一朵小白花。而我的那朵小白花不小心弄丢了,正在我担心不知如何是好时,看见了同级不同班的天城手里有一大把小白花。那是他们班主任让他分发给班上每个同学的……我没多想就走到天诚旁边,看见是我,两人都有种说不清的触动,仿佛有万千秘密的事发生过一样。而回到现实,又什么事也没有。天诚随手把一朵小白花递了过来,那一瞬,他看见了我的差涩和渴求的慌乱。而我,也真正看清了他原来有一个非常帅气的脸型。

那个时候的天诚,还不知道其实我就是他们班班主任老师的女儿。(这是后来天城告诉我的)

当思想成为诗一样的散章时,生活已经成为记忆的丝带。随之而来的是三年中学毕业的时光。 眼看大家就要各奔东西,同学之间都有一种不舍的情怀。同学们几乎都来自农村,很多同学如果考不上中专或高中继续求学,面临的也就是走入社会……幸运的是我和天城又一起走进了本镇的另一所高中学校。虽然那时候的我们对爱情这东西还不敢奢望或靠近。但我们却因为都能看得见彼此而莫名的冲动、兴奋。也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们之间那份单纯的友情便开始了更上一层的迷茫。高二下半年,天城给我写了第一封信,信的内容很简单,但能说明他喜欢我。就这样,我们一边互相鼓励学习,一边开始更多的关注起对方。比如,星期天会一起约几个女生找些借口,赶上二十多里的山路去天诚家乡下摘采果实,去过天诚家的同学都知道,天城有个常年卧病在床的父亲,家徒四壁。但这些并没有影响我继续喜欢天城。我们依旧莫名的心跳,朦胧的揣测,偷偷相恋……为了不引起同学们的注意,我们来往的信全部由班级里最善良的一位苗族姑娘倩倩为我们转送。也就是在那些花瓣纷纷落下,又随风飘走的日子,我经历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初恋。

恋情的萌芽与发展,这种不为人知的快乐一直延续到临近高考。那天,母亲在为我整理房间的书桌时,偶然发现了天城写给我的信。于是母亲开始注意起我的行动来,父亲是位世俗观念极强的人民教师,他坚决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在那个幼稚的年龄早恋。他与母亲谆谆教诲,苦口婆心劝导,说我年龄太小,不适合谈恋爱。并要我保证以后不能再和天诚交往下去。像找男朋友这种人生的大问题,一定要等到再过几年。于是我傻傻的把这件事告诉了天城,其实我哪里知道,那时候的天诚比我还要烦恼。他的母亲让他放弃高考,因为在他的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和妹妹在念书。加之天诚有位生病的父亲原因,就缺少些读书的条件。后来我才知道,天城来念高中也是他自己坚持要来的,但那时天诚说他自己还不太懂事,不理解母亲的想法。现在经历了三年的成长之后,思想又有了许多新的变化。天诚开始心疼自己的母亲,联想到自己的实际情况……他有了放弃读书、高考的沮丧心理。可这些,天城从来都没有在我的面前提起过。我们偶尔在一起从不谈彼此的家庭情况,而天诚留给我的一面又是那种意志坚强、感情细腻的书生味。果然,临近高考的时候,我没有见到天城。那些日子,天城让我既牵挂又恼恨。没有半句告别的话。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像从地球上蒸发一样。

时间一直延续到高考过后的某一天。经过一些周折辗转之后我们见了面。在学校背后的那条山路,天城忧郁的说,李文,我不能陪你读大学了……听得出,天城的话有着极为强烈的伤感。表面上他还在微笑……认识你,也算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天诚知道那些是我不想听的话。我知道,天城曾对我说过,他喜欢我是因为我在他眼里是个极为随和的女子。就在天诚说那些话的时候,我轻轻的抽泣起来。责问他高考之前去了哪里?为什么要逃避高考?……本来以为天城会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可他没有,站在晚秋的风里,长久的沉默之后,天城告诉了我一些关于他家的真实情况,包括他的母亲当初从外地来嫁给他父亲的所有原因与经过。那时,他父亲因家庭环境恶劣,一直到三十多岁才与他来自另一个偏远山区的母亲结婚、生子。不幸的是他的父亲又在她小妹妹出世不久之后病倒……事以至此,我没有太多的理由责怪天诚。在那个年代,同学之中,生活上贫困交加的人家多的是。精神与物质,理想与梦想都不及残酷的现实。

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听到了天城在他北漂的城市有了女朋友的消息。那时候,天城已经单身去了北京闯荡两年多了,在这期间,我们没有再见过面。天城也没有再对我表达过任何亲密友爱的话语。我不责怪他的自卑,只在他每个节日的问候都会寄来几本书或贺卡的时间痴情的想念遥远的他。在他写满祝福语的每张明信片上,留下自己青春的相思。天诚会在信里告诉我一些关于他生活中的情况,常常鼓励我努力学习走向未来的路。让我憧憬在美好的未来……仿佛,他离我并不遥远。就这样,我们所谓的爱,一直在困惑与遐想之中奔跑。一直到某一天,天诚在信中坦诚告诉我他在北京的某个角落里承包建筑工程中认识到一位女朋友的真相。

可以想象那时候的我是如何的落寞。那些日子,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与伤感让青春的我喘不过气,虽然在未念大学时,我曾想到过关于我和天诚之间这份感情的最终结果会不会是分道扬镳?可我还是不希望有那样的一种结局发生,而且似乎来得太早?自那封信以后,我再也没有了天诚的任何消息。从此,有关我们的感情像断了线的风筝。大学毕业那年,我从一个同学的口中得知天诚结婚的消息。

既是无缘,那么就让我为天诚祝福吧,我在心里这样想,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想借时间忘记天诚。

正在我心里极为自己与天诚的恋情最终没有结果而沉浸在郁闷中的时候,同学静对我说她想来上海找工作的决定。也许是因为走不出与天诚那段伤感的情,我最终选择了远离。好象一切都在自然中发生和结束。和静离开家乡来到上海这片本不属于我的地方。从此,我因为离同学们远又很少联系而完全失去了天诚的所有消息,一直到那天清晨接到他的电话……

大约九点多钟,那是先生离开家刚好一个小时的时间。我给女儿诗诗放了些玩具在爬行垫上,任由小家伙自娱自乐。拿起电话,我“喂”了一声,短暂的无声之后,我听到了对方的声音,请问,这里是李文的家吗?是,你是谁?我因为好奇而完全没有听出来是天诚的声音。分别几年,对天诚的声音,我已经陌生了。当时心里感觉很蹊跷。接着就听到了电话另一端的声音,我是凌天诚……

凌天诚?这名字我太熟悉了,惊喜和意外一下子让我有些惊慌失措。是的,我是凌天诚,你是李文吗?听说你在上海结婚了……你不也是早结婚了吗?我反唇相讥。不,我没有……天诚在电话里,声音还是那么的轻柔,让我不得不信……

当我放下电话,早已泪流满面……诗诗见我哭了,从床上拿来她的手帕为我擦脸。奇怪,小家伙竟然在我与天诚通话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不吵不闹。我不知道我是用怎样的一种心情去听完天诚在电话里告诉我,那些关于他的大概事情。那天,当他在电话里告诉我这些的时候,他正站在深圳市一家外贸公司的顶楼上,在他的下面,是几十层的高楼大厦。这时候的天诚,事业上已有了不小的成就。天诚说这些年,他一直在断断续续找我,他忘不了我。之所以在深圳呆这么久,也是因为我。因为当初,他从北京返回家乡去找我时,从同学的嘴里得知我去了深圳。后来,他也去了深圳……原想在那边一定能找到我,可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失望了。

当初我与静对同学们撒了一个弥天大谎。我们的目的地明明是上海,但却对同学们谎称地点是去深圳……这在当时,或许是走不出天诚的阴影,我没有对同学们说出真相。一直到我结婚那年,同学们有的才知道我确实是来了上海。天诚最后在电话里问,李文,你相信我吗?

我说我相信。我知道天诚是个不大会撒谎的男生。而我到上海的时间,也正是他从北京返家想去见我的时间,阴差阳错,我们失之交臂。

电话里,天诚解释了过去为什么要谎称自己结婚的原因。听起来,也无非都是些不为人知的酸楚。天诚还说,起先他到处打听我的消息,可都没有结果。那些年,为了挣钱供弟弟妹妹读书,他很少返家,一直在外漂泊,打拼……一直到前不久他在深圳巧遇我的堂姐。

为了家,为了女儿。天诚那个长长的电话并没有影响我后来的生活。我们也曾通过几次电话,虽然那时的我和天诚都没有相见已经是整整五六年的光阴。但对历经太多世事之后的我们是非常理智的。得知我的家庭情况之后,天诚更多的是祝福,他说建立一个家不容易。他要我好好爱我的先生,爱我的女儿,珍爱这天南海北的缘分……我能感觉得到天诚依旧爱着我,但正如他所说,我们都不能自私的活着。

事到如今,这件事离我一晃又是多年。而天诚现在已有了他的家庭,为了彼此不再牵挂,我们相约不联系,不见面。但我不遗憾。我始终记得与天诚最后一次通话时的约定。他说,李文,如果八十岁的时候,我们都还健康的活在这个世界上,那么,我们就见一次面吧,带着我们各自的家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