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守护者:本就是注定,因为他是你的一部分

NO.1转生丹

“致远,致远,快来,这儿好热闹……”突然惊醒,又梦见他了。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但如果有选择,我宁愿是他梦见我。

回了回神,起身想喝杯水冷静冷静,走到桌边,突然头晕,不小心打翻了杯子。

“公子,你怎么了?”闻裕听到响声急匆匆跑来。看见我坐在桌旁,一手掐着两边太阳穴,身边冒起一阵阵冷气~“我去叫阿岚来给你看看。”说完就跑了出去。

阿岚什么时候到的我也不知道,只记得待我悠悠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阿岚一脸严肃的在帮我施针。闻裕看到我醒了,大叫起来:“公子醒了,公子醒了,阿岚你快看!”

“我有眼睛,我看得到,不要瞎嚷嚷,影响我救人。”阿岚好没气的瞥了闻裕一眼,又开始帮我施起针来。

约莫小半时辰之后,阿岚完成了诊疗,对我说道:“致远,你的状况最近起伏不定,魔气已经要控制不住了,我建议还是快些服用那“转生丹”,否则我也救不了你几回了。”说完,阿岚叹着气地走了出去。

“公子,这可如何是好,您还是快些把那丹吃了吧,不然,不然……”闻裕越说越急,一副慌然无措的样子。

“生死有命,或许死了,才是最好的结果吧。那丹我是不会吃的,我不能……”憋住眼角要落下的泪水,却还是忍不住哽咽。

“公子……”闻裕想要安慰我,抬了抬手,又无力的放下了。

“罢了,你出去吧,让我休息休息。”我把闻裕打发了出去,怔怔的床上发起呆来。

过了好一会,我在枕头下摸出一个精致的木盒,缓缓打开,那里静静放着的,就是转生丹。我就这样看着它,不禁喃喃自语:“你可怪我?”

转生丹好像听到我的话一样,光泽更明亮了,亮到晃眼。

NO.2半苼花

自我们记事以来,我们就和师傅住在远空山上修习法术。我是一个弃婴,被师傅收养,因有仙根能修练风雨之术,而阿麒是神族-麒麟瑞兽,主修火。其实阿麒年纪还比我大上许多,只是在神族里面500岁才能化成十五六岁的模样,而他现在才堪堪468岁,也是个小孩。我300岁倒已是个成人模样。

我还时常作弄他,让他唤我一声师兄,不过他总能识破我的小心思,只以平辈相称,唤我致远。但我们一起学习,感情十分深厚。

为了将百年前魔王的戾气彻底清除,维护人间的秩序不乱,5年前我们受师命下山寻找净化圣物-半苼花。

按照师傅占卜的卦象显示,半苼花的踪迹是在瞰岚峰,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

“致远,快来,这里好热闹啊!快来。”阿麒兴奋的大喊,我还记得当时他那时的模样。那是他第一次路经集市,满眼都是新鲜玩意,左顾右盼的,小孩子天性一下子被释放出来了,好不快活。

“我要买这个给师傅,买这个给步霖师兄,买这个给阿姐~~”阿麒看着眼前的小玩意絮絮叨叨起来。

“行啦,等我们办完正事,你想买什么都行,赶紧出发了。”我看到他一副流连忘返的样子,忍不住打断他说道。

“那我们快点去,拿到半苼花就来这儿好好逛逛。”阿麒眼睛亮晶晶的。

“你说什么都行,祖宗。走吧?”我摊摊手,推着他往前走。

插曲过后,我们继续赶路,5天后终于到达目的地。

瞰岚峰上

“致远,致远,你看那里!”阿麒指着远处一个山丘说道。

我抬眼望去看到那山丘上有一股氤氲的仙气,立马从怀中拿出师傅在我们临行前给我们的觅灵佩,果然在闪烁着红光。

“阿麒,半苼花就在那山丘,我们赶紧过去!”

“好!我们走!”吼叫一声,化成麒麟,带着我飞驰而去。

循着觅灵佩的指引,我们来到了一个山谷之中,满眼都是冰雪的景色,厚厚的冰晶自顾自的垂吊在整个在山谷,和谷外的景色截然相反,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阿麒,小心行事。”我回头叮嘱了一句。

“好。”阿麒神色凝重的观察四周是否有异常,立刻运气护体,随时出手的准备状态。

入谷约有3刻钟,终于让我们在深处发现了半苼花,只见它周围寸草不生,一枝独秀。紫白相间色的6瓣菱形花瓣,深黄色的花蕊,周身散发着氤氲的灵气,不由地有一种清冷的感觉。阿麒兴奋起来:“我们快过去把它给取了,赶紧回集市逛逛~”

我无言以对,在这样的环境里还能这样轻松聊起回集市逛逛的人,我只能狠狠的给了他一个爆栗!“等着,我过去取。”虽然他年纪比我大,但我一直把他当小孩,所以便让他留在原地,自己过去取花了。

就在我施法采摘时,在移至用于盛放半苼花的砚琉瓶的时候,半苼花突然散发一阵异动,我发现半苼花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凋谢,整朵花汇聚成一个光点,淡淡的发着光,我不由地加快了引导力量,想将它快速装到砚琉瓶里。它似乎是感受到我的想法一样,竟然咻的一下飞了出去。“阿麒,拦住它!”我不由的大喊。

阿麒看到那光点窜出,双手迅速结阵把它困了起来。“想逃?!得问问你小爷愿不愿意!”将它顺利困住之后,阿麒拍拍手,一副得意的样子。半苼花化成的光点在阵中一直碰撞,欲冲出而不得,我迅速来到阿麒处,再次施法将它顺利装进砚琉瓶,而后我们就启程回山。

NO.3净化

“师父,师父,我们回来啦!”一到远空山,阿麒就兴奋地大叫。

“你们回来啦?此行可还顺利?”迎面看见一个白发长眉的老人,右手执着拂尘,左手拈着胡子笑着问道。

“师父,有我和致远在,您担心什么?肯定是顺顺当当的。”阿麒调皮的从师父手中抽走拂尘,跑远了说道。

“这皮猴!待会让他把拂尘给我送回来,不然罚他去寒塔打扫。”师父看了看右手空空的,不由的笑道。

“是,师父。阿麒还是孩子心性,您就别跟他计较吧。”我笑笑回道。

“你们可有受伤?”师父上下打量着我。

“不曾,幸不辱命,由半苼花凝聚而成的净化之源就在瓶子里。”我从怀中拿出砚琉瓶,双手递给师父恭敬的回道。

“事不宜迟,明日我们便前往璃苑净化魔气。”师父拿着瓶子沉吟道。

“那我们先行告退。”我向师父拱了拱手,做告退状。

“去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休整休整。”

翌日一早,我们就和师傅前往璃苑,那是魔气的封印之地,百年过去了,如今封印已经慢慢减弱,近来常有异动,需要尽快解决。

璃苑

“结阵!”师父一声令下,我们几个师兄弟即刻在各自的小方位上施展法术,结成玄灵阵,师父在正中央操控着净化之源,源源不断的法力的灌入,整个璃苑被耀眼的白光笼罩着,封印在此地的魔气感受到了危险,正四处逃窜,夹杂着一声声嘶吼声~

“你们以为弄到了净化之源就可以将我族彻底消灭吗?天真!”就在魔气被消磨剩下最后一团的时候,传来了魔王嘶哑的声音。

“魔王,魔王,是魔王……”有两名师兄听到魔王的声音后惊慌起来。

“难怪近来频繁感受到此处的异动,原来竟是让你借此地剩余的魔气凝聚成功!”师傅大喝一声“我们绝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你受死吧!”

“大家莫慌,合力将其净化。现在它才凝聚雏形,不足为惧。”师父一边施法一边安抚众人。

“是!师父!”众人回应道。

大家都在全神贯注的施法中,一会儿便看见魔气结成的黑团越来越小, 不禁大喜。

“啊……想要我消亡没那么容易!”魔王大喊一声,拼着消散发出最后一击。只见那黑团幻化成几个黑点,其中一个直直地往师父处冲去,我顾不得施法,马上冲过去阻挡,不能让师父在关键时刻分心。

“噗!!!”赶在黑点碰到师父之前,我拦住了它,黑点冲进了我的胸膛,我吐出一大口鲜血,倒在地上。

“致远!师兄!!!”耳边响起的是师兄弟们和师傅的叫声,但我来不及回应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NO.4药引

“快,将阿岚叫来,致远受伤了!”师父急急地对守门师兄说道。

“师父,致远怎么受伤了?”阿麒收到消息立马赶到。

“魔气入体,需要马上治疗。”阿岚把脉完毕瘪着眉说道。

“那赶紧治疗啊!还废话什么!”阿麒急急地说。

“那魔气由是魔王的精纯修为转化而成,仅仅一点就足以致命,若不是你师父提前用净化之源为他初步疗伤,你现在已经见不到他了。现在只有一个方法可以救他,但是……”阿岚摇摇头。

“什么办法?”师父和阿麒问道

“只有用麒麟灵血作为药引,和净化之源相结合,制出转生丹让他服下,才可以化解致远身上的魔气。否则最多三月,魔气贯体,回天乏术。”阿岚看了看立在师父身旁的阿麒,严肃的说道。

听到这话,师父眼睛亮了又暗,转头看了一眼阿麒,悠悠的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麒麟灵血?不就是我的血吗?割一刀,要多少有多少,有什么难的。你们怎么一副灰心丧气的模样。” 阿麒疑惑道。

“阿麒,此血非彼血。你可知道麒麟每300年方可凝成一滴灵血,十滴灵血方可凝成元丹。凝成元丹你才能真正踏入不死之身,你可知道?”阿岚解惑道。

“那就是我现在也有灵血,是吧?那不就结了?”

“你可知道,这滴灵血若是抽出,你就要被打入轮回,十世凡人。”阿岚直直的盯着阿麒,语重心长道。

阿麒听完怔了怔而后说道“”“但现在的关键是要为致远制出转生丹,不是吗?而且不就是十世凡人吗?一千年眨眼就过了,我就能回来啦!”

“这……”阿岚欲言欲止。

“不要再考虑了!救人要紧。师父,动手吧。”阿麒摆摆手。

“哎!这是义,也是劫啊!”师父摸了摸胡子叹气道。

我醒来的时候才知道阿麒为了我,已经轮回了。看着桌上放着的木盒,我呆滞了。

过了好一会,叫闻裕把它拿过来,静静的看着,最后收了起来没有吃。

因为我知道,阿岚不知道的事,那是我幼时到处玩耍时,偶然在通天殿听到已故掌门和玄道师祖的对话。当时像是在商议事情,我只刚好听到谈及麒麟,便偷偷在门外听了一会儿。才知道对于麒麟一族来说,灵血可失,但唯独第一滴灵血不能失。成年后的麒麟在神族就是巨人般的存在,既要赋予他们强大的力量,相应的在成长路上会更加艰苦,还没凝练2滴或以上灵血的麒麟都是容易夭折的,那是麒麟一族自保的脆弱。

而阿麒如果失去这滴灵血,十世后也回不来,因为这是他唯一的一滴。如果这不是唯一的,那么他还能在千年后循着另一滴灵血重回神族,否则只能一直在轮回里,与凡人无异,永无休止。

我与阿麒自幼相识,视他为兄弟,我绝对不能这样自私毁了他的未来。若我留着它,那么即使千年后,阿麒还可以顺利回归神族,继续做他那自由自在的麒麟。而我的劫,还需我来承受。

NO.5再遇(尾声)

千年后

阿麒循着转生丹里蕴含的那滴灵血的指引顺利回归神族,师傅将其重新注入他的体内。阿麒知道我的事以后,一直心中郁结难解。之后便拜别师父,云游去了。

“致远,你可好?”阿麒站在山上看着那一望无际的景色喃喃细语。微风徐徐吹过,衣角扬起,树叶沙沙。一切是那么静谧又富有生机。

“到头来,又是谁救了谁呢……”耳边传来一个低哑的声音。

“渡者,你来了?”回头看到一个白发老人,阿麒说道。

“上一世救我的是他,这一世还是他先我离去……为什么我想为他做点什么的时候总是这样的结局?我不懂。”

“每只麒麟都有一个守护者,而致远生来便是守护你的。先你离去,是他的宿命。执念易成心魔,还是放下为好。你和致远能再遇这半生,已是福缘。”老者叹了口气说道。

“我知道,但我只想再见他一面,哪怕好好地道别……”

“罢了,这个东西交给你吧”

“这是……”阿麒看着老者手上的角状物件,疑惑道。

“是致远,也是你的……麒麟角。”

“!!!!!!”阿麒眼睛睁的大大的,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

“没错,待你踏入千岁时,就会长出的麒麟角,就是致远。”

“麒麟和守护者本为一体,是先祖为了我族的血脉长远留存,用秘术将我族人的麒麟角与本体分离,化为守护者,待本体长成千年后通过授礼仪式重新与麒麟角融为一体,所以致远的离去,本就是注定。因为他是你的一部分。”老者看着惊讶不已的阿麒解惑道。

“这……”突然收到的信息含量太大,阿麒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你若想再见他,待融合后便能再见一面,最后致远的意识会完全消失,成为你真正的麒麟角。”说完,老者拂拂手便消失了。

“原来,你一直都在。” 阿麒摸摸角状物件,淡淡的笑了。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