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接下来的生活,真的可以安好

1

阴间的死神也分很多种,有收割恶名昭彰人人得而诛之的性命的死神,这种死神通常冷酷,痛快的拿走性命,把死者领路到奈何桥边,若是死者啰里啰唆说不定还会给你一脚;自然也有收割善良的人性命的死神,这个死神生前便是日行一善但又不想再入轮回感受世间疾苦,便想阎王申请了这个官职。善不懂恶,恶亦不明善,必须要有明显的分工。还有其他的死神们,大家各司其职,但如果忙不过来,也有请其他死神帮忙的时候。

我是死神梯队里年龄最小的一个,又刚上任不久,前辈们也照顾我,经常帮我揽下一些任务,让我去负责那些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孩子。

“小九,五分钟后有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自杀。你去护着她到奈何桥。”

“好的。”

“此次和以往不一样,她即将死于抑郁自杀。你若能劝的她愿意好好的喝下孟婆汤最好,当然你不必勉强,我把死者信息给你。”

死者姓名:苏愿安

死者年龄:十六岁

死者性别:女

死亡原因:抑郁割腕自杀

2

我心里咯噔一下,即便我已将离开了人世,我已经有了新的使命,可是听到死于抑郁自杀时,我还是想起了过去的我自己,活着在世的时候,常听别人说死神无心最是冷酷无情。可为什么,心底好像涌起一阵酸涩。

当年我便是死于抑郁自杀而对人世充满了恐惧,孟婆看我蹲在桥头,双手抱头痛苦,无论孟婆如何劝我,我都不愿喝下它再入轮回,是的我害怕,我害怕我入了轮回我会再次抑郁,我害怕人间的冷漠的面孔,伤人的话语,蔑视的眼神。孟婆无奈之下带我去见了阎王。

据说那是孟婆第一次违反她的使命,在阎王面前据理力争,无论如何要保全我这个孩子。孟婆做到了,但是阎王气急败坏,无奈之下才同意了让我做个小小的死神。

我当时眼眶里还噙着泪,“怎么会......孟婆怎么会这样帮我......”。孟婆拉着我走出阎王大殿时,我甚至忘记了向阎王拜别道谢。我只记得那天,孟婆像人间的太阳一样,她把手放在我的头顶上时我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那一句“好孩子,没事了。”像是我的解救符。

我不想看见有人死于抑郁而无法释怀,也不想让孟婆在为了谁挺身犯险。如果真的有人不幸和我拥有着类似的命运,如果我不能拯救他,我希望我可以带给他些许温暖。哪怕只是抱一抱他呢。

3

不到五分钟,听到我下个死者的死因之后,我几乎是立刻来到了死者的身边。

这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五官也很精致,但是却出奇的瘦。苏愿安在家里的浴室,正在往浴缸里放水。死者信息没有告诉我她为什么抑郁,但是我想知道。

“你为何想死?”冷冷的声音只能我和她两个人才听得到。

听到声音后苏愿安停下手中的动作。“是谁?”

“我是在你死后把你带到奈何桥的......鬼魂......”好像我在世的时候,人间都挺忌讳死这个字眼的,我临时顿了一下换了一个称呼。

“这么说来这次我可以死掉了?终于可以死掉了......”。人人惧怕的死亡从他口里吐出来,倒像是解脱的美好出路。她缓缓仰起头,眼泪顺着脸颊悄无声息的留了下来。透过她,我仿佛看到了曾存在于人世的自己,也是这般无奈求死。或许是感同身受吧,我想给她一点点......哪怕是来自死神的温暖呢。

于是啊,我进入了她的记忆里面,看看她这么多年的遭遇。当然了,进入死者记忆里时内外时间是不对等的,即便我在她的记忆里慢慢行走,外面的时间也不过是过去了几秒钟而已。

4

我走过时间长廊,推开了记忆的大门,我听到了熟悉的咒骂声和哭声。

我看到苏愿安被几个女孩子堵在了卫生间的一角,被撕坏了的衣服遮盖不住她的肩膀,没有人心疼她脸上的抓痕,所有人都瞧不起她的眼泪。即便是苏愿安拿双手挡着脸,也挡不住泪痕。

“我警告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让你去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就是了,和我讲道理?告诉老师?你有本事再去啊!你敢不听话我那么这就不是最后一次欺负你!这次给你点教训,下次就没这么幸运了!”。应该是这些人的老大,最后又掰开苏愿安的手,给了响亮的一记耳光后大摇大摆地走了。留下苏愿安抱头痛哭。这一年,资料上显示苏愿安十四岁,初二,豆蔻年华。我看着眼前的苏愿安,好像真的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那一年,我也是初二,我因身材肥胖又不爱讲话,被同学们一口一口一个胖子的叫着。蔑视的目光、眼神的嫌弃,都让我想与世界隔离。

原来是考试作弊,苏愿安不愿意与他们同流合污,拒绝帮助她们作弊。苏愿安在考场上任他们怎么暗示不为所动,最后是老师看出端倪。最后却成了苏愿安自视清高向老师举报的结果。

下午的课苏愿安没有回教室,衣服已经被撕扯坏了,怎么回去呢。苏愿安痛哭了好一会,偷偷的,找到一家裁缝店。“不然回家怎么交差呢。”天色渐晚,我跟着苏愿安来到她家里。

5

好巧不巧,刚刚回到家里苏愿安看到妈妈在和老师通电话。

“你过来。”苏愿安的妈妈放下电话向门口的苏愿安招手。

苏愿安的脸倏地一下白了。“难道妈妈知道了学校的事情?”苏愿安一步一步挪到了妈妈旁边。

苏愿安刚刚站稳脚,“啪”的一声,落下的竟然是一记耳光。

“我怎么教导你的?做人要诚实,你却帮着坏学生作弊?你下午还不在学校?你都学了些什么?学会作弊学会逃课了吗?”

苏愿安瞪大了眼睛,一只手捂着脸,“我没有!是他们拉着我作弊,我没有帮她们!”

“没有?难道是你们老师说谎?你还学会了说谎吗?给我滚回房间里反省!”

苏愿安几乎是跑着回到了房间,是了,妈妈相信外人的话不信她的女儿,甚至无视了苏愿安脸上的泪痕和肿的像灯泡的眼睛。

人们总是轻易相信谣言,而不愿去倾听来自心底声嘶力竭地呐喊。哪怕就只是一件小事,人们也总是愿意站在强势的一方。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抱抱眼前的苏愿安,透过她我仿佛看见了曾经的我。我顺着记忆继续往前走。

苏愿安的成绩已经一落千丈,同学们的欺负越来越过分,从一开始的的言语凌辱到后来的拳脚相加,苏愿安的选择从开始的相信清者自清,到现在的逃避、恐惧。

6

这一天,距离中考只有百天。苏愿安找到了妈妈,“我想休学。我害怕去学校。”

“什么?休学?你的成绩原来越差,你若是休学你以后想怎么办。”

“我害怕去学校,哪怕以后乞讨我也愿意。”

“滚回房间去,我看你是疯了,成绩越来越差,想法越来越怪。”

“妈妈,我求求你,让我不要去学校,那里都是恶魔,他们会吃了我的。我......我在家里也可以复习,我求求你,不要让我去学校了。”说到最后,苏愿安的声音里都夹杂着哭声。

妈妈不理解,第二天又把她拽到了学校,甚至嘱咐老师多注意苏愿安。苏愿安所有的崩溃都被一句“中考压力大,孩子难免紧张有压力”轻飘飘带过。

苏愿安的座位被挪到了一个角落。

可并没有掩藏她的存在,突然出现的口香糖,被撕破的书本,衣服上的笔道,都提醒着苏愿安眼前这噩梦一样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我仿佛置身于地狱。

妈妈托了关系让苏愿安进入一个高中,可事情并无转机。长时间处在地狱中的人,怎么还能相信美好会降临在自己身上呢?

曾经死过一次的苏愿安,高一服用了大量安眠药,被妈妈及时发现,醒来听到的却是:你有什么想不开的,是我亏待了你吗?是了。都是指责。没有询问苏愿安“你为什么要自杀,你发生了什么。”这让苏愿安咬着下嘴唇连连摇头,眼泪止不住的滑下来。

“要是真的死掉就好了,为什么要救我。”

7

我在苏愿安十几年的记忆里走了一遭,回来后她已经拿好美工刀了。

“你真的要死吗?死之前,我带你去看看你不知道的事情吧?”向她伸出手。

“已经这个样子了,未尝不可。”

我带着她进去了她妈妈的记忆。

原来在苏愿安服用大量安眠药之前妈妈的生意遭到重创,每天早出晚归回家之后还要尽量不把情绪带到家里来。

原来发现苏愿安自杀后她的妈妈哭成了泪人,病床前握着苏愿安的手迟迟不肯闭眼,而放弃了她已经有创口的事业。

原来苏愿安的妈妈私下里找过老师,谈着苏愿安的变化,万般请求老师多多照顾她。

原来老师也曾因为苏愿安的变化而烦恼的整宿整宿睡不好觉。

……

我拉着苏愿安一路走一路看,苏愿安攥着我的手已经微微颤抖,我转身,苏愿安眼眶已经红了。

“我……我能再活几年吗……至少,再陪陪我妈妈……”

“可以啊,我很开心。”曾经的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为了我的死而痛心。大概是没有的吧。我的爸爸在同事面前看到肥胖的女儿不愿意承认,我的爸爸妈妈每次都在每次家长会前吵架,因为……他们谁都不想去参加,我看到我的好朋友在别人面前说我,又丑又胖。后来我疯狂节食减肥到了医院,也没有人愿意来,看望我。我看着旁边病床的病人每天都能收到花,我……我也好喜欢那束花。

“可是……你不是来拿走我的性命的吗……你放过我不是失职吗?”

“没关系,我呀,不会有人为难我的,走吧我送你回去。苏愿安,愿你接下来真的可以一直安好。”

8

如果人们都能感同身受,如果人们都愿意给与最大的善意,苏愿安就能少些了吧。我愿她接下来的生活,真的可以安好。我感情用事私自给了苏愿安多的生命,肯定是有惩罚的。我被撤下了死神的职责,从此就是跟在孟婆身边的孩子,每天看着各种各样的人喝下孟婆汤重入轮回,每天帮着孟婆做一些琐事,也是我最好的归宿了吧。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