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夫相的女人,时来运转,过上了穿金戴银的阔太太生活

李雯嫁给王军的时候,因为她的父母早逝,她靠姐姐养大的,虽然她长得不是很漂亮,但很受看,而且也很能干,对公婆也好,是个孝顺的女孩,可是婆家欺负她娘家没人,总是处处为难她,还说她颧骨高是个克夫相。

自从她结婚,婆婆就把所有的家务都扔给了她,自己收拾的干净的没日没夜的玩麻将,对于婆婆的欺凌,老公的无视,李雯从来没有怨言,每天都起早贪黑的工作,任劳任怨干家务。伺候一家老小。

可时间长了,她也挺不住了,每天自己都累成狗,可婆婆、王军都不帮她一把,李雯终于急了,爆发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她终于闹了起来,和王军吵闹起来,最后忍无可忍离婚了。

离婚后,自己找个供吃供住的地方,几个月下来,自己不但胖了一圈,而且还有了积蓄,除了特别想孩子,有空去看看,她的日子过得虽然孤独点,但却是省心自在,

半年后,王军挺不住了,死皮赖脸的求她回去,她看着哭的可怜的孩子,心一软,在没复婚的情况下又回去了,刚开始,日子过得还消停点,可时间长了,又恢复了争吵不息,鸡飞狗跳的日子,

可李雯忍了,她看着婆婆那张蛮横的脸和王军又恢复了以往的无视,冷漠,心里凉凉的逐渐打消了复婚的念头,为了孩子,她选择了忍,这一忍就是浑浑噩噩十年,孩子也大了,

有一天,王军骑着摩托车飞快的在路上飙车的时候,后面来了辆疾驰的拉着大钢板的货车,到了王军跟前的时候,忽然一块大钢板落下来,锋利的钢板像刀子一样把疾驰的王军脑袋削下来,王军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头身分离,瞬间咽气了。

大货车司机被吓得近乎崩溃,情绪痴呆,看着悲痛欲绝,肝肠俱裂哭的近乎晕厥的王军家人,他浑身颤抖的跪在他们面前喃喃自语,答应赔偿,一家人安葬了王军后,

拿到了王军的赔偿金二十万,《那时候是九几年,二十万不是小数目》钱到手后,婆婆就满脸冷漠,绝情的把哭的几次晕厥,水米不打牙的的李雯撵出去,不顾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把大门关上。

李雯在外面哭喊着不要钱,只要让她把女儿带走就好,带走琪琪(李雯女儿)你想的美,她是我儿子留下来的血脉,你没权利带走,至于赔偿金,你还好意思说要不要,那是我儿子的命换来的,就是你要我也不会给你的,

你本来就没复婚,属于同居,法律上你是没有权利拥有一分钱的,别以为欺负我老太婆人老眼花的,我比你懂法律,要不是你个克夫相的女人,我儿子怎么会死。现在你赶紧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别再让我看到你,里面婆婆铮铮有理的说着。

门外的李雯蓬头垢面,痛哭流涕的哀求着,不知道啥时候门外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大家都议论纷纷,纷纷摇头为李雯愤愤不平,也有人心疼的责怪她没有复婚,就这样白白的浪费了自己十年的青春,人生有几个十年啊,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人走了,钱没捞到,孩子也被强扣住了,人们纷纷叹息着,觉得她太可怜,门里的婆婆还在振振有词的说着,李雯心如刀割,浑身颤抖无力,她扶着门摇摇晃晃的起来,有人过去轻轻扶住她,她站起来,拧了把鼻涕,又用袖子擦擦眼泪,眼睛痴呆、茫然的摇摇晃晃的往前走着,

前面的人群自觉的闪开,看着她踉踉跄跄的离开,越走越远。来到姐姐家,性格心直口快很是泼辣的姐姐对她很是心疼,哭着把她训斥一顿,然后就瞒着她气势汹汹去找到李雯婆婆闹了半天,然后抹着眼泪回来,安慰李雯住下来。

一连几个月李雯都心神不宁,每天以泪洗面,想孩子想的抓心挠肝,瞒着姐姐偷偷去探望都被婆婆骂着撵出来,姐姐看她每天都心灰意冷的样子,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就和北京的一个堂叔联系,送李雯到那里打工去了,想着离开这个伤心地,过一阵子她的情绪就会好点的。李雯被送到北京后,暂时住在堂叔家,堂叔和婶子都对她很好,给她找了一份给大理石公司做饭的工作。

没想到就是因为这份工作,她的人生彻底的改变,她竟然被公司里的比她大十岁的老板看上。那日,因她把手里的调料碗不小心掉在地上洒了一地,她被班长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旁边的几个女工都挤眉弄眼的讥笑着。

李雯低着头,满脸通红,一声不吭的在地上收拾着。此情此景,却被因为犯了胃病,轻轻走进来想弄点吃的老板尽收眼底,目睹了整个全程,从此注意到她。

而且随着时间长了对她的了解,老板喜欢上了她,慢慢的接触她,可她躲避着他,甚至话都不会多说一句,她是过来人,何尝不知道老板的心思。

而且她也通过别人了解到老板和别的老板不同,没有不好的嗜好,可以说是个洁身自好的人,现在的社会这样的人已是太少了。

老板的老婆在早年他们生活拮据时候,扔下他和两个年幼的儿子跟一个有钱人跑到国外去了,老板自己一个人把两个儿子养大,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这些年,他终于经过拼搏,成就了事业,现在儿子也长大了,试想,这样优秀的成功男士谁不动心,李雯心里也对他印象很好,甚至慢慢的喜欢他了。

可是她不敢,她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想想自己的模样,条件,简直就是白日作梦,甚至是痴心妄想,再说了,自己经历过的第一次失败的婚姻,给她留下一辈子都忘不掉的阴影。

她出来两年了,忽然觉得单身生活真好,自由自在,没有那些婚姻里的琐碎,烦恼的鸡飞狗跳的闹心事,那个婚姻深深地伤了自己,她怕了,再也不想经历骨肉分离、撕心裂肺的痛苦了。

她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她现在只想多多赚钱,留着给女儿上学用。再过几天,她打算回去看看她,自己实在是太想她了,她每天拼命干活,下班了就看看书,她必须有事情做,因为只要一空闲下来,她就想女儿,快撑不住了。

有一天,李雯下班,被两个很是眉清目秀,彬彬有礼的年轻人拦住,说耽误李雯一会,和她聊聊,李雯莫名其妙的跟他们进了公司旁边的咖啡厅,经过交谈,她才明白原来他们是老板的两个儿子,怪不得看着他们那么像,他们是来劝李芳的,

他们都温和的告诉她,母亲当年狠心把他们父子三人抛弃后,父亲那段时间很是沮丧,从来不酗酒的他一连几天都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直到有一天,他们看着父亲

喝多了难受的样子,想着自己学着做饭,还打算给父亲熬点粥喝,他们学着父亲的样子用小手拧开煤气罐的闸阀,锅里放些水和米,就非常期待的看着锅,过了一会,锅开了,哥哥去用勺子搅和的时候,不小心把锅碰翻,滚烫的热粥撒在他的胳膊上,瞬间通红,而后起了大炮,

哥哥毕竟还是个八岁的孩子,疼痛使他嚎嚎大哭起来,哭声引来了邻家婆婆,赶紧过去帮他脱衣服,又买了烫伤膏给他抹上,通过这件事后,父亲非常的愧疚,他看着哥哥难受的样子,用手捂住脸,泪水从指缝间流出。

从此以后,父亲终于又振奋精神,努力的生活,那几年,他做过装卸工,服务员,甚至于清洁工,吃的苦头、心酸只有他自己能体会到,再后来他在朋友们的支持下开了个日杂百货商店、饭店、直到现在手下有两个大理石公司。

这些年,他虽然身价提高了,可他一直没有在找,我们总觉得他为了我们把自己的大好时光都耽误了,每次劝他,他都说没有合适的,直到遇见你,父亲经过对你的了解,知道你善良,朴实,是个好人,他喜欢上你,

可是您却频频躲避他,他很痛苦,不知道怎么办,这几天都病了,你说我们俩都有了女朋友了,不久就会结婚了,我们也希望父亲找到爱他的人,而您就是那个人。您就答应了吧,两个儿子说完,竟然激动的给李芳跪下了。

而此时的李雯已经是泪流满面,她万万没想到,人前如此风光,要啥有啥的老板竟然也和自己一样有个心酸的婚姻,她默默地点了点头,两个儿子欣喜若狂的赶紧去告诉父亲。

几个月后,李雯和老板经过相处,发现他果然是个难得的好男人,爱她,疼她,尊重她,处处的为她着想。李雯很是幸福,她给姐姐寄信说了自己的事情,姐姐不放心,说如今的老板有两个破钱,吃喝嫖赌无所不干,让她小心谨慎点,说等忙完这段时间她就来北京帮她看看,

可是没等她来北京,李雯和老板就来探望她们,姐姐看到老板对妹妹果然体贴呵护,是个正人君子,也就长长的松了口气。看到姐姐家双胞胎儿子,公公婆婆还有病。生活很艰难,李雯她们结婚后,老板和她商量后,给她姐姐家寄去十万元,支持她们搞养殖,帮助她们把日子过起来。

李雯的婆婆也听说了这些,当她看到穿戴一新,精神焕发的李雯出现在面前时,她先是一愣,继而忽然和之前判若两人,脸上挂着微笑,赶紧热情似火的把李雯迎进去,又把孩子叫出来,母女相见,哭个稀里哗啦,周围的人听说了都来看望。唏嘘不已。

忍不住都感慨万千,世间的事情有谁能看的透啊,有着克夫之名,受尽了委屈的李雯竟然时来运转,过上了穿金戴银的阔太太生活!也许,这就是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没有莫强求。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