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死了一只猫,只一双眼睛还死死盯着阿苏,就和那只该死的猫一

(一)

阿苏回过神来时,他已经站在了小镇的十字路口。他左右看看,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了。也许是出来买东西?有可能,家里的面吃完了,还需要买些菜,说起来灯泡也坏了……啧,真是麻烦。

这样想着,阿苏迈步走向超市,脚下发出“踢踏、踢踏”的声响。

阿苏顿了顿,低下头看自己的脚。

真是太马虎了,居然穿着拖鞋就出门了。还好衣服是正常的。不然任谁看见穿着鳄鱼睡衣满大街乱晃的人,都会以为是神经病吧?

“吱——”

身后传来刺耳的刹车声。阿苏回头望去,哪里有什么车的影子。正奇怪着,阿苏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很快就后悔了。

在他原本站立的位置上,一只白色的猫咪躺在那里。鲜红的血液缓缓浸湿了它的毛发,在柏油上开出一朵刺目的花来。猫咪的眼睛一蓝一黄,本就圆润的眼睛更是睁的大大的,死不瞑目一般,死死地盯着阿苏的方向。

阿苏整个人都僵住了,瞳孔因为恐惧而放大。他想要尖叫,可是嗓子里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扭过头,机器人一般抬脚向前走去。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终于忍不住狂奔起来。

“啊哈、哈——”

阿苏扶着墙,大口喘着气。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他抬头打量四周的环境,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几点了?街道上怎么这么安静?

阿苏四下看看,街上没有一个行人。他下意识想要掏出手机查看时间,却发现口袋里只有一点零钱。街道上安静地有些诡异,他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正在争先恐后地向外冒。

既然能够跑过来,想来离十字路口也不远。

这不想还好,一想起十字路口,那一蓝一黄的眼睛就浮现在阿苏的脑海里。他走进一家杂货店,想要消磨下时间。

“叮铃——”

门上的风铃响起,柜台后的人抬起头来。

看清那人的脸,阿苏一下子放心了。看守这家店的居然是他的邻居王吉吉!

说起这王吉吉,阿苏可熟了。他是阿苏的邻居,在网上经营着一个淘宝杂货店。屋子没怎么装修,除了卧室和洗手间,其他的房间都用来堆货物了。大至家用电器,小至本子钢笔,甚至情趣用品,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王吉吉不卖的。楼上楼下的邻居有时图个方便,家里缺个什么,时常来王吉吉这里拿。各家各户一本账,等到了月底再一起结算。

不过也没听说他要开实体店啊?

“吉吉,你真不够意思,租了店面也不给我说一声,我好来凑个热闹啊。”阿苏熟稔地打了个招呼。

“阿苏,你怎么来这儿了?”

王吉吉的眉头深深皱起,似乎不太欢迎这位客人。不等阿苏回答,王吉吉就下了逐客令。

“你不该来这里,快离开。”

阿苏心里有些不高兴了,暗暗在心里啐了一口:杂货店了不起吗?对待客人这种态度,迟早要倒闭。毕竟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嗨,我就是路过,进来看看,顺便买些东西。”

“东西都在这儿,你随便挑吧。挑完了我给你记账上,然后赶紧走人。”

看着王吉吉那防备的模样,阿苏心里更不高兴了。我又没欠你钱,总板着个脸算怎么回事?说起来也是奇怪,阿苏周末闲的没事,时常去王吉吉的屋子里拿酒喝,有时得了空,也会帮王吉吉照看下网店。两人算不上至交,到底比他人亲近些许。王吉吉一向笑脸迎人,这副不客气的样子倒是头一次见,却是用在了阿苏身上。

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往日的交情上,阿苏翻了个白眼便罢了。

“吉吉,你东西都搬过来了?我要个灯泡,你要是家里还有,我到时候就去你家里拿了。”阿苏翻捡着眼前的杂物,随口问道。他想得好,如果有的话,直接去王吉吉家里拿,省着拿着个灯泡,走恁远的路。

“没有了,所有东西都在这里了。”

没办法,阿苏只好四下逛逛,挑个灯泡回去,等离开的时候再顺便问问路……这不看不打紧,一看阿苏就乐了。说是实体店,这里面的布置和王吉吉家里真是一模一样。

如果他记得没错,这里转弯有道门……哎呦,还真有道门。这里面是个小型冷藏库,需要保鲜的,或者一些酒水就存在这里。阿苏将手放在了门把上,准备拿瓶啤酒喝——

“干嘛呢?”

一只手拍在了阿苏肩上,阿苏吓得直哆嗦。王吉吉似乎刻意压低了声音,平白听来,倒有几分陌生和渗人。

“没、没干嘛,我就想拿瓶冰啤酒。”

“等着。我也挺久没喝了,一会儿咱哥俩喝一杯你再走。”

谁跟你哥俩,刚才还赶我走呢。眼看着王吉吉恢复了平时的样子,阿苏也懒得计较什么。跟在王吉吉后面走进了冷藏库。

“欸,这是你说的喝一杯,我可不付钱啊。”

“好,算我请你的。”

“那我可要最好的啤酒。”

“行,我给你拿最贵的啤酒。”

王吉吉蹲下身来,在一堆箱子里寻找着。阿苏就在四下打量着。

这冷藏库温度确实低,夏天待在这里得多凉快。真是的,吉吉怎么连人体模特也扔在这了?也不把衣服给收好,一会儿可得好好说说他——不过,这模特还真逼真嘿?

阿苏正准备走过去看一看,一罐啤酒却闯入眼前。

“乱跑什么呢,喝酒!”

“欸,吉吉,你怎么把模特放这儿啊。”

王吉吉不动声色地看了那堆模特一眼,淡淡说道:“刚开张没几天,东西都乱着呢。过几天收拾下就好了。走吧,咱们出去喝酒。”

阿苏跟在王吉吉身后向外走去,临出门时忍不住又望了模特一眼——

一堆穿着衣服的人体模特,真是说不出的诡异。其中一个尤其逼真,好似涂了口红,眼睛圆睁着,死死盯着一个方向,就好像——

那只猫临死前的样子,突然浮现在眼前,阿苏意识到了什么。他僵硬地转动脖子,发现王吉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面对着他,双手背在身后,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吉吉……”阿苏咽了口口水,他真是恨死了自己的好奇心。没事多看那两眼干嘛!

“真可惜,阿苏,你刚才怎么没走呢?”王吉吉盯着阿苏,突然绽放出一个笑容。明明笑起来那么灿烂,阿苏却觉得心里一阵冰凉,后背甚至出了一身汗。

“让你走你不走,那不如留下来和她作伴吧?”

说着,王吉吉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菜刀,劈头向阿苏砍来——

“啊——”

(二)

阿苏猛地一下从床上坐起,大口大口喘着气。他看向四周——熟悉的摆设,恣意的阳光,看来一切只是梦一场。

阿苏翻身下床,踢踏着拖鞋,走进卫生间洗漱。镜子中的人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脸的疲倦。匆匆洗漱一下,阿苏下楼去买饭。

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不过对于阿苏来说,这一天才刚刚开始。本来是想在楼下的面馆随意解决下,可一双腿却鬼使神差地绕去了十字路口。

许是太阳太大,车子和行人都不是很多。阿苏死死盯着马路上的一点,一副非得看出些什么来的样子。然而柏油路上干干净净,什么痕迹也没有。

“听说了吗?前几天这里撞死了一只猫。”

“猫?我听说是狗啊。”

“是猫。清洁工一早发现的,也不知道谁那么缺德,也不处理一下。”

“可不是,现在的人啊……”闲聊的阿姨挎着菜篮走过。

阿苏出了一身汗,明明气温正高,阿苏却只感到了一阵阵凉意。

他踉踉跄跄地离开。回过神来时,已经坐在了家里。他打开冰箱,拿出一罐啤酒“咕咚、咕咚”几口灌下,才觉得狂跳不停的心脏稍稍平静了一些。

真糟糕,忘记买饭了。兀自懊悔着,阿苏也不打算再下楼,打算从王吉吉那里拿包泡面将就下,顺便拿个替换的灯泡。临出门,阿苏顿了下,鬼使神差地回屋拿了一把水果刀藏在了身上。

“阿苏,起床啦?”客厅里堆着大大小小的箱子,王吉吉正将其中一个抱往另一处,“我刚进了一堆货,家里乱着呢,你要什么自己拿,或者等我出来给你找。”

“嗯,我要泡面和灯泡,你忙你的,我自己找。”

“嘿,正好,我手里这箱就是,红烧牛肉的,来一碗?”

很快,泡面的香味在室内弥漫开来。阿苏坐在电脑前吃泡面,手边是王吉吉送的饮料。

“吉吉,你女朋友不是说要过来吗?怎么一直没看到她?”

“谁知道她的,又不来了。”王吉吉顿了一下,低着头回答道。

阿苏没太在意,继续吃着面。也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昨晚那个梦,想起了今天听见的议论。这事有点玄。这样想着,他犹豫着开口了。

“前天晚上,那只……”

“不过是个畜生,过去了就……”正毫不在意地说着,王吉吉突然捂住肚子往厕所跑去,“哎呦,妈的,冰啤喝多了。阿苏,帮我看下网店,怎么弄你知道的。要什么自己拿啊!”

厕所门“砰”一声关上,阿苏也不管王吉吉听不听得见,只轻轻“嗯”了一声。他还在想着那个梦,想着另一双睁的大大的眼睛,吃进嘴里的面也不知是个什么味儿。

那衣服……

“吉吉,你女朋友不是说要过来吗?怎么一直没看到她?”

“谁知道她的,又不来了。”

刚才的对话还没散尽,阿苏深深打了个冷颤。他放下了泡面,看了看厕所的方向,又将手伸进兜里,握紧了那把水果刀。

我只是随便逛逛,只是逛逛。

阿苏站在冷藏库门口,手放在门把上,犹豫良久,终于按了下去……

和梦境里的摆放不一样。这里的冷藏室一片狼藉,对着大大小小的箱子。阿苏一一绕过啤酒、酸奶,拐了几个弯,愣住了。

角落里横七竖八的倒着几个穿着衣服的人体模特。其中一个身上穿着的正是梦里见过的那套,也是王吉吉女朋友最常穿的那一套。不仅如此,人体模特上还有一些红色的印记……

阿苏没敢走近去看,他只觉得从脚底升起一股寒意,冷得人头皮发麻。他紧了紧手里的刀子,正准备转身离去,一只手搭了过来。阿苏浑身一僵,呆立在原地,握着刀子的手有了细微的汗意。

“让你帮我看店的,跑这里来干什么?再拿我啤酒可要收钱了啊。”

王吉吉一只手搭在了阿苏肩上,吊儿郎当地开着玩笑。他从厕所出来,没看见阿苏,见冷藏室门开着就找了过来。谁曾想这哥们儿跑到角落里,也不知看什么看的出神。

王吉吉顺着阿苏的视线望去,也是一顿,随即兴味地笑开来。他压低了声音,故意凑在了阿苏耳边,另一只手缓缓靠近了阿苏的脖子:“被你发现了呢,既然知道了我的秘密,你可就走不掉了。”

阿苏脑子“轰”得一下炸开了。“你、你、杀……啊——”

“喂、哥们,你怎么了?靠!你拿刀干嘛!。”

“阿苏,你冷静点!”

“我和你开玩笑的。”

“阿苏——”

“砰——”

阿苏大口喘着气,涣散的视线慢慢清晰起来。碎裂的啤酒瓶、染血的刀子。王吉吉倒在地上,没了呼吸,只一双眼睛还死死盯着阿苏,就和那只该死的猫一样——阿苏晃晃悠悠地上前,举起手中的刀子,对准了那双眼睛——

(三)

“怎么样,那小子还坚持他是正当防卫呢?”

“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我们去看了,那就只是个橱窗里用的模特。人家女朋友活得好好地,就是这几天在冷战呢。不过现场还真是惨,满地的血,眼珠子都被挖下来了。”

“难道是精神病?也不像啊。”

“谁知道他为什么一口咬定王吉吉杀人。”一阵刹车声传来,说话的人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要说命啊,还真有一条。前天晚上,他们俩酒后骑摩托,在十字路口那儿压死了一只猫……”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