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轻易放弃,面对今天,你有过后悔吗

一.告别

1

“咱们吃个饭吧!”

“就随意吃口,反…反正最后一顿了嘛,一会你没事吧,”她歪着头试探着问。

我显得有点蔫,抖抖肩膀,说:“哎,我能有啥事,走吧,我请你。”

她冲我笑了笑,“不用不用,还是我来吧,上学打饭的都是你”。

“那好吧,我今天就听你的吧。”

初冬的风呼啸穿过街道,拍打在过往的行人身上,我下意识夹紧了大衣。我看着她走在前面,发现她的身材比以前略有丰腴,我安慰自己,这也算是应该是她这些年跟我还不错的表现吧!

我尴尬的笑了笑。

我随着她走进一家面馆,店里三三两两的人,显得有点冷清。老板见我俩进来热情的招呼着。

“老板,来见两碗牛肉面,两份都不要辣,两个鸡蛋。哎,你是不吃辣椒的吧”她回头问我。

我点了点头。

2

有人告诉我,一个人十几岁时弃如敝屣的东西,也许会在二十几岁的生命里金灿灿地发光。近来发生的事让我一直在想这句话到底有没有道理。回头审视了自己花了十年时间交出的这份勉强及格的试卷后,好像若有所得,又有些恍然失措,只能尴尬给了自己一个不好落寞的泱笑。我忽然发现这就像抛硬币理论一样,正面和反面并不能帮你给出一个选择,而且在抛出去硬币的一刻,你只是更加坚定了那个一直在心口若隐若现的答案罢了。

这样说,我似乎也明白了个道理,其实经历一件事以后我们并不一定能明白什么道理,既使你能笃定的反击我,多数最后也不说出什么道理,我不该再见纠结过去混沌的生活了,在朦胧之际,我仿佛崭新的生活正在向我招手。

一支点燃的烟就像一注祷告的香,这就好像只要等着燃烧殆尽,便可以挣脱枷锁一样,不用再心心念念着那个名字。李敖曾对女友说"我平生交女朋友不少,但是论眼神、论才气、论聪敏、论慧黠,无人能出其右…"我一度用这句话在低谷时来夸她,捧她开心,每次看到她获得满足感的样子,我也是最安心的时刻。

我认识梁绮婷的时候还是个懵懂无知的男生,于是我就发现很多青春题材的小说或者影视剧开篇第一句旁白都会这么说,每每看到这样的标句,我都不止一次的嗤之以鼻,可现在自己想说的第一句开头竟然也是这个。由此不得不服佩服一下曾经那些被自己骂过的青春剧编剧们,看来真的是冤枉你们了。

逐渐领会到生活不易后,常常会想起一些往事,不得由得让你感慨时间,飞逝如电,当重放故事的时候,我总被小时候那些人做的那些事雷到浑身酥麻,尤其是想到我也是主人公之一,更是像有个声音在脑海中不断的告诉我,自己都做过那些蠢到家的事,这感受之强,真是余音绕梁。

3

面端上来的很快。

我俩之间不足两米距离,摆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面和一桌子的小菜,饭桌的气氛却显得异常冷清。

“咱们这些年,走到今天也挺不容易,面对今天,你有过后悔吗”我率先开了口。

片刻过后我觉得自己这样问有点蠢。

她从碗里夹起一片厚大的牛肉放在我碗里。

“你觉得我后不后悔!”

“人嘛,就是这样来来回回,做着同一件事,也不存在后悔嘛,这几年,没有你带我走过来,我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样子。”她一直低着头,闷声回答。

我蹑声问到:“那下一步有啥打算吗!还是……”

“我是想这么先稳定着,目前也没啥大想法,而且他那里也叫我过去……你呢?”她反问我。

这是我第五次从她口中听到“他”,有一刻,我就像被硫酸洒满全身的树,动弹不得,却又坐立不安。我俩陷入了沉默,在这一年里,这情形算是常见了。

“对不起啊,我总有些愧疚,知道这样说不合适,但也忍不住,所以……,你别……。”

她低着头,我看到她的身子有些晃动。

此时我心里却昏暗不明,好似一汪不平复的海,浪不停冲刷着陆岸的石,这堆红色石头早已被她打磨光滑如镜,我抬头看着她,煞有介事等着,等着这一切都结束,我将告别过去的一切琐碎,开始新的生活。

我曾经在某个鸡汤文里看到,缘来的时候都说你好,缘尽的时候互道珍重!今天想想,竟有些有点感同身受。

4

半晌后,她戳了戳碗,抬头问我:“那你呢,还会接着画画吗?”

“这二十几年的事,我想放弃也不知道从哪里起头。”

“也是,我还记得你说这种坚持了很久时间的事,别轻易放弃。”

“你,我都放弃了,别的还都一样”我压低了声音,既希望说出去,又怕她听见。

我想她还是听见了,只是这次她没有说话。

我们就在这种尴尬气氛和唏嘘的道别中,匆匆结束了这顿饭。

5

“再见,希望你以后过得幸福”

“要不再抱一下吧”

我问自己刚才在饭桌上要是这么说话,是不是会更有仪式感,女生没准更待见这样的祝福,可又觉得这样太老套,我想想平时活的这么先锋,怎么可能这么矫情。

随即我又苦笑一下,想这个干嘛呢,也没有再改写结尾的机会了。

掐灭烟之前,我对着公交车的窗户边的小女孩吐了一个烟圈,在车尾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印象中这好像是我们最常坐的座位。

“唉,过去了多好,小爷以后又是一条好汉。”

旁边的大爷扭头撇了我一眼,我悻悻的掏出耳机随意点了一首歌,四分五十四秒后把它调成了滚动播放,半开未开的车窗外一阵寒风吹过,瞳孔里闪过的行道树就像一排微醺的汉子,我闭上眼静静感受着旋律在耳蜗里不停回荡着:

“一瞬间太多东西要讲,

可惜即将在各一方。

……

原来全是你令我的思忆漫长,

何年何月才又可今宵一样,”

其实要我评价,我还是更喜欢谭咏麟这版的《千千阙歌》,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首右声道的老歌这么打动自己,也许是开头的那段萨克斯吧。

别轻易放弃

6

不由得我想起,几年前的一个夜晚。

在晚饭过后,我们盖着毯子靠在一起看电视,锅碗瓢盆胡乱推放在水池里,今晚我俩难得有闲暇时光,又有情调。对着节目里面的男女嘉宾指指点点,仿佛我们已经得了道一样。

看了一会,就有些枯燥了,调了一圈也没有什么可看的节目,索性把电视关了。梁绮婷把身子靠向我,说:“没意思,不能浪费这个时间,那,你给我讲个故事呗,我好久没有听你讲故事了。”说完,便在我耳边亲了一下。

这一吻,让我有感到些血流涌动,逐渐控制不住体内不断冲动的真气。

“要是讲的好,有奖励吗“我追问到。

“要是我满意,当然有奖励”她回答道。

她看到我在盯着她的胸脯,用手打了我一下,说:“哎呀,讨厌了你,快点说啦。”

7

那晚发生的事除了后来一夜缠绵,至于故事我已经记不得了,但我依稀记得,我们做完,她把手放在我起伏的胸口问我,我们在一起这些年,你有什么感想吗!

我的回答也选择性遗忘了,但回忆到这,脑海里想起了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爱如夜半汽笛》里讲了一段这样的故事。

有一个女孩问自己的男朋友:“你喜欢我喜欢到什么程度啊?”

少年想了想,用沉静的声音说:“就像半夜汽笛那个程度。”

女孩听了一头雾水,显然这与她想要发话相距甚远,但她相信男孩的回答里一定有着什么故事。于是,少女默默地等待下文。

“一次半夜,我在一艘在公海行驶的船上突然醒来。”男孩开始讲述。

“确切时间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大约两三点吧,也就那个时间。反正什么时候并不重要,总之是夜深时,我完完全全孤单一人,身边谁也没有,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个,四下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就连时钟声都听不见,也许钟也停了。我忽然觉得自己正被隔离开来,远离所有自己认识的人,远离一切自己熟悉的场所,那是一种远到无法置信的距离。在这广大世界上不为任何人爱,不为任何人理解,不为任何人记起,恍惚之间发现自己成了这样的存在,即使我就这么消失不见,也没有人察觉。那种卑微到尘埃落定的心情,简直就像被塞进厚铁箱沉入深海底。由于气压的关系,心脏开始阵阵刺痛,痛得像要咔哧咔哧裂成两半。这种滋味你可能大概体会吗?”

少女点点头。想必她也是知道的。

男孩继续说道:“这大概是人活着的过程中所能体验到的最难以忍受的一种感觉吧。又伤心又难受,恨不得直接死掉算了。这可不是什么比喻,是真的,因为我后来发现是因为铁箱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了。空间有些缺氧,我的大脑才会隐约出现了幻觉,这也就是深夜里孤单醒来的含义,能够明白吗?”

少女再次默默点头。少年停了一会儿。“不过当时听见很远很远的地方有汽笛声,非常非常遥远。到底什么地方有铁路呢?莫名其妙。总之就那么远。声音若有若无,但我知道那是火车的汽笛声,肯定是。黑暗中我竖耳细听,于是又一次听到了汽笛声。很快,我的意识有些清醒,我顺势打开了刚才远在天边的铉窗,一整寒意席卷了整个屋子,渐渐地我的心脏不再痛了,时针开始走动,铁箱朝海面慢慢浮升。而这都是因为那微弱的汽笛声的关系。的确微弱,可就是这汽笛声在那一刻救了我,而这个声音我也永远刻在了我心里,而我就像爱那汽笛一样爱你。”

这大概是七八年我偶然看到的故事,直到今天我记得那句,我像汽笛一样爱你。

8

过去的岁月我们倍感亲切,心怀感激,却也总是感到陌生,我驻足回头望向那个一无所有的少年,在那个无知无畏的年华里,并不知道泡沫总有一天会抗不住岁月的教唆,即使现在同样的一无所有,可我总是在做着一个梦,若是老天怜惜这些卑微抱憾的人,给我机会重新规划选择,会不会继续选择这条路呢,倘若我能机智避开了所有,那还会不会感受同样的故事呢!

凌晨四点钟,我看见海棠花未眠。

总觉得这时,你应该在我身边。

-川端康成

9

孤独成了我最近的常态。

开始一个人看电影,众多上映的电影里,我选择看了这部《大象席地而坐》,也是它最近成了热款,想想我第一次对这个电影有了兴趣,还是因为它所想表达的精神以及幕后令人唏嘘的故事,第一次看这个影片感觉想表达的内核其实挺灰暗的,也没有什么故事性,毫不交接的画面让人捉摸不透,晦涩难以下咽,其中充斥着大量灰色看似无味的长镜头,自愧为拥有美学修养的我对没什么触动。但第二遍重复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冲击,长镜头把生活中最丑陋,最肮脏,最荒谬,最不可理喻却又不得不接受的无力感,完完整整残忍地铺开来给你看,也正是全片的毫无彩感的画质调色调和下,让我看到了四个被生活摁住灵魂的人被灰蒙的天空相裹其中。大多数人为了在这钢铁丛林中生存缺少了勇气,喧嚣着,迎合着,映衬着,“过站不停”。

在我看来,他做了堂吉诃德一样的英雄。我也明白,每个不愿妥协的英雄在倒下之际,都会点燃心中那至高无上的理想主义的火炬,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因为贫穷而死。

在金马奖评选中获6项提名领跑的《大象》意外之中的拿到了最佳改编剧本、最佳剧情长片2项大奖。它着实宽慰了这些理想主义的人,我问自己,为什么象牙塔倒了会有人继续搭。高台垒筑,为什么有人会醉了再醒。

得奖那天,在屏幕里有人热泪盈眶,有人默不作声,有人事不关己,但大家都知道一个人为档期缺席了这个晚会,我不知道这一天多少人是这个缺席的人。

我曾经怀揣梦想,做梦梦到我开了画展,被那个圈子所接受,但我对于这些白日梦显得很冷静,在如此燥热的北京,一觉醒来我连一滴汗都没有,三年前从西北一所大学毕业后,来到北京寻找未来。

我在学校签到了一份国企的工作,来到北京卖给公司五年的身,做着着不痛不痒的工作,每天工作就像期待着有一天有一个人能带我离开这个地方。每天唯一的乐趣就是下班后去我的“工作室”画画,其实就是个五十平方的地下室,我和她分手后,原先租的房子就被我退了,心一横干脆住进了我心中的圣地。

画画是我目前唯一能够证明自己,体现价值的事了。

电影结束后,我如鲠在喉,用一种极为不舒服的体态走出电影院。此时华灯初上,傍晚的北京依旧熙熙攘攘,好电影就是这样,看完之后会重新打量这个世界,留意被习惯遗忘的世界。突然,我在这人世间寡淡的市井里,莫名寻找到了位置。

我还没有从电影结尾那无以名状的怅然若失中短暂抽离开,满洲里的大象还在吗!一直以来我分裂的活在乌托邦与现实中,喝着二锅头,吃五谷杂粮,微醺时放肆地大笑,在那些时刻,我知道理想是安稳的,就像是我们在柔软生活里结的茧,化蝶则太难,最终渐渐作茧自缚,在去往“满洲里”的路上,我们都应该知道,其实每个人不过是以不同的形式逃亡罢了,逃亡现实生活的琐碎,望不到底的苦痛,活着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一只“席地而坐的大象”,好像奔向它,就能暂时忘记自己是谁,投身于一片没有烦恼只有目的地的汪洋大海。它就在那里,你会笑着嘲笑自己,在夜晚睡觉前,或者白天看见自己的破屋子清醒时,但是它就在那里,那只属于你的大象。

更或许,你才是那只大象。

我知道在绚丽的乌托邦早晚会在现实里破碎。所以我不喜欢这样的电影,因为它絮絮叨叨,温温吞吞,过于真实的正像是我在经历的日常,彼时的我认定,若电影不超越平淡,那就不足以对这日日虚度的寡淡生活无声地抗议。我怀着无比芜杂的心绪,在不紧不慢的走在寒冬的大街上,一辆汽车在我面前急速停下,我在司机的咒骂声下停下了脚步,我忽然变得悠然顺畅又清朗通透,犹如台风过境后的夜,平凉如水。有时觉得,生活不就是这样,不破不灭。无端的吵吵嚷嚷,欢欢喜喜。

10

“嗡嗡”

一声提示音打破我和我头顶这片漆黑天空的寂静,国足的比赛快开始了,不由的我加快了脚步,心中呐喊着:

巴勒斯坦的垃圾们,来吧!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