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的背后,目的只有一个,我不想回到过去

1

她叫米筱,是一个六岁的女孩。

她的名字是我们起的,原因是她的父母在她三岁的时候,不知去向,我们抱回来拉扯大的。

说实话,在这些年里,我们一直都没忘记找她的父母,可是唯一一个消息是关于她父亲的——听说,她父亲前一年的某一天,跳黄河死了;而她母亲依旧生死未卜。

这些事,我们都没有告诉米筱,生怕她难过。

2

03年,那天,我带着米筱去学校,她怀里抱着一只布娃娃。我给她说过好多次,把布娃娃放在家里,不然会被其他小朋友偷走的,但她没听,非要带上它。我拿她没办法,就依了她。

果然,不出我所料,当天就出事了,老师亲自给我打电话,说:“你的孩子打人了;一个小孩的额头被石头打出血了。你快过来一下。”我在电话里说了声抱歉,就匆忙地去了学校。

由于事情较为严重,由于我家离学校又离得较远,我只好在门外拦了一辆出租车,给司机说好目的地,司机就启动汽车,驶向学校。但是,让我生气的是,司机居然要了高价——我清楚地记得,从家到这,五块钱就行了——多要了十三块钱。不过,当时我的心里只有米筱的事,其它的,都给感性地忽略了。

谎言的背后

3

我进了米筱那班,就看见两个家长,老师站在那男孩旁边,安慰着;男孩抽泣着,他的父母似乎很生气,满脸气愤。

他们看见我进来了,似乎更气愤了,四只眼睛冒着火焰。那老师也看见了,就走到我面前,说:“你孩子怎么这样?因为一个布娃娃而打伤他——竟然是用石头打的。”

说话间,我看见米筱站在后面的角落里,手里抱着一个已经破了的布娃娃,她低着头,似乎在哭。

“抱歉,老师,我没想到给你带来了麻烦。真的很抱歉。”我朝老师诚挚地鞠了一躬。

老师叹了口气,说:“男孩的家长——你去解释吧。希望不要争吵,好好来。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好好来。”

我点了点头,走到男孩家长的面前,说:“真抱歉,我们家米筱真不是故意的,我在这给你们陪个不是;你们孩子的医药费我全出了。”

我说完,有好长一段时间,他们没有说话,只是互相看了一眼。过了一会,男孩的母亲说:“我的孩子只是想玩她的布娃娃,根本就没有要抢的意思;我先把话放在这里。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家的孩子十分有教养,他不会偷也不会抢,他只会借,不像你的孩子,那么无知,那么卑鄙——你说她不是故意的,我不信,我只信我看见的。”

“是是是,您说得对。”我心里很生气,但还是忍住了。“但我家的孩子我还是了解的,她不会故意打你的孩子。”

“哟,你的意思是说,是我冤枉了你的孩子了?”她生气地说,“但我也告诉你,我的孩子我自己也很了解。他是不会抢你孩子的玩具的。”

一时间,我无语了,我实在不想和眼前的这个女人说话了。于是,我走到米筱身边,微微蹲下身子,看着她。她果然在哭,我看见她的左脸上有一大片殷红,而右脸上没有,顿时我觉得是这个女人抽的。

“你是不是打她了?”我站直身子,厉声问道。

“哎!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可没打。我是有教养的人。”那个女人说。

“我也没打。我可是研究生。文化人。”那个男人说。

我朝他们瞪了一眼。

“米筱,”我说,“你告诉妈妈,是谁打了你?”

米筱终于抬起头来——尽管抬得不高——看向那两个家长,眼神里有一种好似见了魔鬼的恐惧感。

“妈妈,”米筱突然叫道,“妈妈,我想离开这里。你带我走,带我离开。”她的小手抓着我的一只手说。两只泪汪汪的眼睛看着我。

那个时候,我似乎忘记了一切,好像觉得那些事都无关紧要;现在最重要的是带她离开。我看着她手里的被扯烂的布娃娃,又看了看那个男孩——他现在似乎一脸得意。但我没说什么,牵着米筱的手,和老师道了别,就慢慢地走了。

3

回到家,我和米筱再也没有说话。她坐在床上,玩着布娃娃,我则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

快到傍晚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过来了。她穿着裙子、就是刚好没到膝盖的那种。

她坐在我面前,之间摆着一个小桌,上面放着刚倒好的茶。

“米叶,你孩子放学了,是刚放学吗?”她看了一眼米筱。

我摇摇头,勉强笑了笑:“不,已经放学很久了。”

“哦,小学生放学一般都挺早的,”她笑了,说,“最近我很忙,把这些都给搞糊涂了。”

“你最近在干什么?”我问,“看样子,很累啊。”

“可不!”她说,“我给你说,上次就因为一位领导收黑钱,被人举报了,警察当天就把他抓走了。”

“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有!当然有关系了,”她严肃地说,“你不会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吧?好像我跟你说过。”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警察,在老干部那里学习,这是你主动要求的。”

“对了,他们的任务就是抓人,包括贪官。”她说,“我在他们身边,学了不少东西呢。”

“那太好了。”我笑了笑。

我拿起茶壶,给她倒茶。

“哦,谢谢!”她又看了一眼米筱,“你没有告诉她吧?”

我摇摇头。

“等到她明白事理了,再告诉她吧。”她说。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她说:“她母亲的事我们好像有了些线索。”

“你们找到了吗?”我问。

“事实上,我们还没有真正找到,只是找到了一些线索。”

“怎么样?”

“嗨,不怎么样。”她有些失望地说,“那些线索都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价值。”

我给我自己倒茶。

“没事,”我好一会儿才说,“慢慢来。”

当时,不知怎么,我心里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理由是他们还没有找到她母亲,难过的理由是有了些线索,我怕终有一天,米筱会离开我。——说实话,我养了她四年,对她有了感情,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可以说,在我的心里,她已是我的孩子了。我实在不想与她分别。

谎言的背后

4

朋友走后,我走到米筱身边,看着她。她似乎觉察到我在看她,就对我说:“妈妈,我的布娃娃可爱吗?”她脸上挂着笑靥。

“可爱。”我说。

“你骗人,”她收起笑容说,“你们大人都喜欢骗小孩。”

“我没骗你,”我赶忙说,“说真的,你的布娃娃真的很可爱。”

她低垂着头,玩弄着手里的布娃娃。微微的月光从窗户洒到她的脸上。

“这布娃娃不是你买的,”她突然说道,“是一个女人给我买的。”

“那个女人?”我笑着说,“米筱,你好像弄错了,这个布娃娃是我给你买的。”

“不,是一个女人给我买的。不是你。”

“米筱,这真是我买的。”我微微笑着,看着她。

“不是,”她说,语气很肯定,“是一个女人买的。她就是那个男孩的家长。”

“什么?”我有些不相信地问,“哪个男孩的家长?”

“就是今天那个撕坏我布娃娃的男孩的家长,”她看着我说,“她妈妈给我买的,说是赔给我的。”

我听后,不可思议,那个女人怎么会这么好心?我心想,她总说自己是有教养的人,可我没有从她身上看出来。

5

第二天,星期三,该是让她上学的时间,我却没有带她去,原因是她不想去,我没有办法,只好给老师请假,老师没有说什么,同意了。

她还是坐在床上玩布娃娃,不过这次我清楚地看见,她手里的布娃娃跟我买的确实不一样,颜色有些偏棕,是棕色的小熊——我给她买的也是小熊,大小跟它差不多,只是颜色偏于红色。因为昨天是晚上天已经黑了,我没有开灯,所以没有看清楚。

看来这真是那个女人买的。我心里暗暗谢谢了她。

谎言的背后

6

下午,我带着米筱去逛街,米筱很开心。

她手里还是抱着那个布娃娃。

我带着她来到一家超市,去买她喜欢吃的东西,她挑了好久,才挑了三样东西。

我们回到家后,她边吃东西边说:“我看见了一个男人,他冲我笑了笑。妈妈。”

“什么男人?”我问。

我正擦碗。

“他说他是我爸爸。”

啪地一声,一只碗掉在了地上,碎了。

“米筱,你不要胡说。”我大声说,“更不要撒谎、编故事。”

她坐在椅子上,看了我一眼,说:“妈妈,我说得是真的。我真看见了;是他亲口说他是我爸爸的。妈妈,”她放下手里的东西,跳下椅子,跑到我面前,抓着我衣角,继续说,“我有爸爸吗?你见过我爸爸的对吗?我总是看见其他同学有爸爸的。”

“你当然有,只是......你爸爸不在这。”当时,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那,那个男人呢?”

“哪个男人?米筱。你在哪里看见的?”

“就在那个超市里看见的,只是当时我没有告诉你。他就站在货架旁,看着我。”

“够了,米筱。”我有些不耐烦地说,“我想你应该是看错了。”

“我没有看错。真的。”她说,“我真的没有看错。妈妈。”

“好了,从今以后,你不要在提这些事。”

她闭嘴了,不再说了,回到床上,继续玩她的布娃娃了,我能听见她小声嘟囔的声音:“他一定是我爸爸。”

那天晚上,我一直没能睡着,说实话,到头来,自己编的谎言,最后还是伤害了自己,虽然骗过了那个警察,骗过了老师,和一些人。

我承认,米筱看见的那个男人的确是她的父亲,我也承认,她的父亲根本没有死亡,承认我就是她的母亲,承认我对米筱的一切都是来自一个谎言。

我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我不想回到过去——那个有丈夫的过去。

是的,我很自私,我承认,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米筱。

因为她的父亲不是一个好东西。

我至今清楚地记得,他杀害我母亲的经过。

(完)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