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棋盘大智慧,让对手毫无还手之力,丢盔卸甲才是他喜欢的事

王凯峰小时候是在乡下长大的,他不像其他男孩子那么野,满世界的跑,跟着小伙伴们去上树捉鸟下塘洗澡,也不喜欢跟他们玩那些打弹珠,丟沙包之类的幼稚游戏。而是喜欢跟在爷爷后面走巷串村的去下象棋。在小小的棋盘上,运筹帷幄,让对手毫无还手之力,丢盔卸甲才是他喜欢的事。

耳濡目染中王凯峰熟悉了各种棋子的走法,并把大人们的用的各种策略熟记于心,慢慢的他也就成了一名高手。9岁那年,他赢了村里的棋王,从此在村里名声大噪。被那些老爷爷们称作象棋天才。他很喜欢那种赢了对手,看对手失落,不开心的样子。

后来再大一些他就迷上了篮球,喜欢那种人与人的直接对抗,比棋盘上的斗争来的更加真实。几年下来他篮球打的也不赖。到了高中才知道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毛旭杰的弹跳力、控球、传球、投球不管哪一样都比自己厉害,再加上他1米9的高个子,足足高了自己10厘米,在球场上自己毫无优势可言,唯一值得庆幸的他是队友而不是对手。

上帝是公平的,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会留一扇窗的。虽然篮球被人压了一头,可是象棋真是打遍全班无敌手啊,刚开始还有人不服,不断的挑战他,后来只要他一拿出象棋都没人理他了。没人喜欢找虐,高手就是寂寞啊!他总是这样感慨。

王凯峰没事的时候也只好搞搞残局自己跟自己下,自我娱自乐罢了。

晚饭后,他在宿舍里摆起阵势,正愁无人跟自己玩时,一个人突然坐到了对面。

“我也会点,要不我们下一局!”来人正是王宋,跃跃欲试的说道。

王凯峰抬头看了他一眼,眉清目秀,瘦瘦小小的,不是自己班的人,看着有些眼熟,应该是隔壁班的吧,管他是谁,有人下棋就好。

现在王凯峰已经不是原来的王凯峰了,不会锋芒毕露了,一上来就把对手给逼的死死的,把对手打的太惨,怕以后都不跟自己玩了,所以他今天总是顺着对手来,不紧不松,一步跟一步,不给对方造成太多压力。可没想到不一会王凯峰竟然输了。

“运气好,运气好!承让,承认!”王宋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王凯峰虽然输了也不在意,因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我是故意让你赢的,不然你怎么继续跟我玩啊,高手真是太寂寞啊!

接着第二局,王凯峰还在自鸣得意得时候,就莫名其妙的被将死了,又输了。

“哎呀,我又赢了啊!你干嘛又让我啊。我都不怎么会玩啊!”王宋有些惊讶自己又赢了。

小小棋盘大智慧

第三局,才走几步棋,王凯峰就感觉有些不对了,对面的这个人绝对是个高手,他看似不经意的一步,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随意的走动,都有章法在里面。看着平淡无奇却都暗藏杀机。他像一个猎食者,不动声色的靠近猎物,当猎物发现时,已经无处可逃了。他在扮猪吃老虎,前两局一直以为局势掌控在自己手里,跟他玩玩,没想到自己才是被玩的那个。

看着棋盘上自己一步步被逼着走,局势越来越紧张,王凯峰的冷汗一下就出来了。这种感觉是自己会下象棋以来,第二次碰到。

第一次是在自己赢了村里的棋王十天之后,村里的老爷爷们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孩,自己连输三局。那个男孩看似普普通通,并无过人之处。可是他往棋盘前一坐,胸有成竹,气定如闲,每步棋都是出神入化,机关算尽。步步把自己往他编织好的陷阱里逼,让自己进退两难,让年少的自己第一次感到了什么叫挫败。

“你下的很好,可就是太看重输赢,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要是你能跳出来看看,让自己静下来,你一定可以赢我的!”这是男孩赢了以后跟他说的话。

年少的他哪里懂得这个,他认为这是男孩在羞辱他。他一句话也没说,把棋盘掀了负气而走。

“峰峰啊,你没有他的那份大气,没有他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淡定。心性不够啊!他挫挫你的锐气也好,相信以后你会比他更强的!”爷爷回来跟他说道,他只问了一句。

“他是谁?”

“就是你赢了的棋王的孙子,王宋!”

当第三局王凯峰又输了的时候,他冷冷的看着对手,突然意识到对面这个看似人畜无害,可却在棋盘上招招致命的人是谁了。

“又是你,王宋!你可真会演,没得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真是可惜了。”

“哎呀,这被你认出来了,没意思没意思,你啊你,还是当年那样太看重输赢了啊!”王宋笑道。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不论输赢的话还下什么棋!”

“哈哈,送你一句话,两王相争必有一败!”

“两王?相争?必有一败?你的意思是我跟你下棋我一定会输了,你不要太嚣张了!”王凯峰愤怒道。

“你啊你!还真是当局者迷啊!常言道一山不容二虎,狭路相逢勇者胜,任何的战争都是有输赢的,两个人相斗总有胜负的,你看这棋盘上的,将,帅,两个王,象征着当年的刘邦和项羽,他们两相争天下,短暂的中分天下,割鸿沟以西为汉,以东为楚,但终归一胜一负。正如我俩都姓王,我们下棋总有输赢,我早就做好了输的准备,又有什么怕你赢的,所以我能放开手脚的走每一步,你总是为了想赢畏手畏脚的,不输才怪!懂了没?”王宋慢慢的说道。

“两王相争必有一败,今天我受教了,王宋,你赢我是真本事,这次我是服了!”王凯峰正言道。

“哈,你应该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你该叫我一声师傅才是!”王宋嘴角泛起笑容。

“滚!我们同一个村里的,按辈分你该叫我一声叔叔才是!”王凯峰才不会让自己在棋局以外还吃王宋的亏。

“切,什么辈分不辈分,那都是老黄历了!那年我只是暑假去看我爷爷而已,没想我爷爷被你打败了,在家郁郁寡欢的,我只是顺便教训下你,我们家早就不住在村子里了,别跟我说什么辈分,我们现在是新时代得按年龄来,我五月的,你呢?”

“我八月的!”

“那你得叫我一声王大哥!”

“滚!少来气我!看你那样,有本事跟我比篮球啊!”

“哈哈,算了,改天吧!我有事得先走了!”说着王宋就走了。

王凯峰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小小棋盘大智慧

记得当初被他打败后自己气的一天没吃饭。过了几天再去找他,想赢回来时,却再也找不到他了。四年多以来,他一直是自己的一块心病,没想今天他竟然再次出现了,难过的是他还是当年那么强悍,把自己打得体无完肤,还不忘再教训自己一顿。高兴的是他再次出现了,这说明自己有机会总有一天一定会赢他的。

“两王相争必有一败,到时候输的一定是你!就让你再多笑几天!”王凯峰自言自语道。

“你跟他跟熟?”刚回宿舍的霍青看着远去的王宋问到。

“一个从小就认识的朋友。”王凯峰把棋子一个个好好的收起来。

“哼,我真想揍他一顿!”王凯峰有些不解的看着霍青。霍青坐到床边继续道,

“每次考试他都压我一头,年级排名我350名,他349;我201,他200;我93,他92;我61,他60。王宋这个名字总是稳稳的在我前一个,你说气人不气人。”霍青说着就把自己的枕头给仍了,以解心头之恨。

“哈哈,他可聪明着呢!你可不要小瞧他了,你不要跟他比了,你比不过他的。”王凯峰笑了,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你可不知道这王宋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过的。

“难道我霍青就要一直被他压着,我咽不下这口气,我一定要超过他!”霍青咬牙切齿道。

“你这么想就已经输了,跟我当年一样输的彻彻底底。因为他根本没想过要赢你,他甚至都没想过把你当对手,你干嘛非要赢他,送你一句话,两王相争必有一败。”

“什么意思,我听不懂你说的!”霍青一脸蒙。

“就像刘邦和项羽不可能分东西而立,国共两党不可能划南北而治的,人民解放军迟早要解放全中国的。百万雄师过长江,懂不懂?我打球去了,不跟你说了!”王凯峰说着就出去了,留下发蒙的霍青。

“我说,你去哪了啊,这么晚才来!”毛旭杰看到姗姗来迟的王凯峰,把球仍了过去不满的说道。

“刚去下象棋去了,我跟你说刚才……”

“废话少说,打球!”毛旭杰根本不想听,打断了他的话。

“好,球场上,杰哥说了算,都听你的!我们来大干一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