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的你,我们可能会走两条不同的路,但是我的回忆里会一直有你

同桌的你,我们可能会走两条不同的路,但是我的回忆里会一直有你_

窗外的风吹过树梢,传来几声微弱的虫鸣。月光不经意地穿过窗棂,在窗台上留下一片银华。写完数学模拟卷的选择题,她握着笔,看着边上的手机。呼吸灯闪烁着,提醒她有新消息。她叹了口气,点开手机屏幕,QQ提示有个好友请求。

“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我们都好好学习吧。就这样吧。不要再加我了。我要写作业了。”

她点了拒绝,在理由框里打上这句话,发送。将手机关机,她的脑海里浮现三年前的场景。

初一的他们,是同桌。那是他们认识半年后的一天。

“你是不是来姨妈了?”男生皱着眉头嗅了嗅,然后略带恶意地笑着问到。

女生闻言,把目光牢牢地锁在桌面的课本上,低声说到:“是又怎样,就你鼻子灵。”

“下节体育课你还上不上了?”

“跟班长说过了,我请假。”

话音刚落,上课铃响。班级同学三三两两地出门去到操场集合。男生看了看坐在座位上不动的女孩,快步出去了。女孩抬头看着他的背影离去,又低下头看着杂乱的课本。

女孩感觉小腹隐隐作痛,便趴在桌子上发呆。偌大的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无来由生出几分孤独。

“喏,我去食堂打的热水,杯子是蒋昕的。”

伴随着男生的声音,她面前突然出现一个水杯。那点微薄的孤独感瞬间烟消云散。

“你不上课?”

“点完名就散了。体育课算什么。”

“食堂这个时候有开门?”女孩接过水杯喝了两口,水是热的,却不烫嘴。饶是在气温升高的暮春初夏,这股暖流也令人神清气爽。“谢谢你,同桌。”

“我认识一个打饭阿姨,偷偷溜进去的。要谢的话,下次考试给我抄抄呗。”

“去你的。你哪次不是抄我的。”女孩笑笑,“你不和他们打球去?”

“热死了,不想打。”

“亏你是个男生。”

男生没有接话,在抽屉里翻出一本练习册,摊开来,好像准备写作业。

“英语第二单元的小测,借我抄抄。”两分钟后,男生伸手,对着女孩说。

“这是上周的作业啊。”女孩抽出练习册丢给他。

“我忘了。”

女孩白了他一眼,写起上节课布置的作业,感觉来姨妈的烦躁、小腹的疼痛和天气的炎热带来的不舒适感都消散了。

“媛媛!十一点了!”房间门口传来妈妈的声音,把她的思绪扯回来,“作业写完了就睡吧,睡得好才有精力学习。”

“知道了,准备睡了!”

她看了看除了选择题一片空白的卷子,拿着手机躺到床上。她打开手机QQ,进入空间,查看访问记录。果然有那个熟悉的头像和名字。

为什么还要看我的空间呢。她想着,点进了他的空间。

“傻逼。”

他的最新一条说说是三分钟前发的。

“这样和你聊天真的很累。互删吧。”

一句话,女孩打了五分钟。一分钟后,屏幕上显示了回复:“好。”

她第三次删除了他的好友。这一次,是他删的她。然后他们成为了陌生人。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她知道她这一次不会再把他加回来了。

同桌的你

清晨,梁佳媛在几声鸟鸣中醒来。她看了眼时间,闹铃还有一个小时才响。她揉了揉眼睛,换好衣服坐到书桌前,继续写昨晚没写完的数学模拟卷。她心不在焉地在草稿纸上演算着,直到闹铃声响,她还有三道大题没写。

她收拾了桌面,整理好书包,将要带去学校的东西备好,把没写完的卷子塞进抽屉。

“晚上我和你爸爸要在外面吃饭,你在学校吃了再回来吧。”梁妈妈给她倒了一杯牛奶,端上一碗面,说到。

“好。”

她低头吃完早餐,背起书包离开了。

“佳媛!”

梁佳媛刚进入教室,便迎面走来一个女生,跟着她到了她的座位上。

“上周那个阅读比赛,你第三。第一被杨文渊抢走了。吴平安第二。”

蒋昕在她边上说。蒋昕是梁佳媛的好朋友,家住同一个小区,从小一起长大,甚至一直是同班同学。她的爸爸是她们所在高中的老师,所以关于这方面的消息她总能最先知道。

“你呢?”

梁佳媛一边掏出要上交的作业,一边整理好上课所需的东西。

“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就那样吧,八十多,也就三等奖吧。”

蒋昕无所谓的耸耸肩,“英语真不是我强项。和你们这些学霸没法比啊。”

“学霸?期中考语文考年段第一的是谁?”

“都是运气啦。那和市第一不是还差了五……”蒋昕说着突然停下,推了推梁佳媛,“看窗外,张逸风。”

梁佳媛顺着她的话看过去,目光正对上窗外的男生。男生慌忙转头,快步离开了。

“哎,你和他到底怎么样啊。”

能怎么样。有缘不一定有分啊。梁佳媛心底想着,面上却装作平静地说到:“不过是同桌了三年罢了。”

蒋昕说:“是啊是啊,不过是同桌了三年,却让你因为和他分开就寝食难安。说来也奇怪,他成绩又不好,长得也不好看,你怎么就能喜欢他呢?”

“我没有喜欢他。”

“好好好,没有喜欢他,就是对他有——别一般的感情。”蒋昕摆摆手,说:“说实话,以我对你这么多年的认识,你和他真的不合适。”

“我知道。课代表,赶紧收作业去。要上课了。”梁佳媛把化学作业本塞给她,又拿了另外两本本子起身。

中午,食堂。

蒋昕端着餐盘坐到梁佳媛身边,对面是两个男生。

“杨文渊,上周成绩不错啊,九十五分。”蒋昕说。

杨文渊看了眼梁佳媛,说:“哎,我本来以为能满分呢。”

“你他妈少自恋了,人英语市第一都没说话。”蒋昕指了指另外一个男生。

另外一个男生叫吴平安。他笑笑说:“巧合巧合。强还是文渊强。”

“就是,人市第一都承认我强。”杨文渊两口扒完饭,“我还是有这个自知之明的。哈哈哈。”

梁佳媛正准备说话,余光看见熟悉的身影走过,便顿了一顿。蒋昕看到她这样,有几分猜测地四顾,看到正在向门口走去的人,心知肚明。

杨文渊和吴平安顺着蒋昕的动作看去,却没看到什么特别的人。他们不是梁佳媛的初中同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们看到了……”杨文渊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吴平安打断。吴平安朝他挥手,示意别多问。

下午第一节课,梁佳媛在老师一只脚踏进教室的时候,发现自己课本没带。她推了推同桌,同桌看她空空的桌面,便明白了,将课本往中间挪。

“你居然也会忘带书。”同桌许菁菁表情里透着几分真心实意的惊讶。

“人都会犯错。”梁佳媛心不在焉的说。

她的心思飘到了两年前。同样是她忘记带课本的一个下午,不同的是身边坐着的是张逸风。那时老师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带课本。

离上课还有三分钟,梁佳媛懊恼地敲着桌子。

“没带书?”张逸风从一群打闹的男生中回来,看到她这个样子,又看了眼她的桌面,有几分明了。

“嗯。”梁佳媛应着,似乎有点生气。也不知道是气自己还是气老师。

张逸风把书丢给她,自己拿出本其他课本摆出来。

梁佳媛把书推回去,说:“老师会罚你的。”

“我被罚的还少吗。你可是好学生,拿着吧。”男生用手肘把书顶过去,一边在不知道从哪里撕下来的纸上画看不懂的涂鸦。

老师从后门进门,一眼就看到了他们这一桌。彼时他们的课本在课桌正中间。

“梁佳媛,你们谁没带课本?”

“我……”

“老师,我没带。”

梁佳媛的话在张逸风站起来的时候吞了下去。

“我是不是跟你们强调过,这节课很重要,让你们一定记得带课本?你回去把这一课原原本本地抄一遍,我们讲到哪你抄到哪。明天放我办公桌上。”老师在黑板上写下标题,说,“开始上课。你坐下。”

“啧,连我名字都不想说。”张逸风坐下时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了一句。

周围人都听见了,小声地交头接耳。老师没听见,只看到这一片有些骚动,便厉声问到:“张逸风,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我现在就抄。”

“我让你回去抄。现在是上课时间,好好听课。”

“反正我又听不……”

张逸风的尾音在疼痛中咽下,梁佳媛掐了他的手臂一把。

“谢谢你。”梁佳媛见他老实了,便放下手,“对不起啊,有点用力。”

“痛死了,你就是这样谢我的?”张逸风继续画着他莫名其妙的画。

“谁让你还要和老师顶嘴。那你要我怎么谢?”

“请我吃顿晚饭,如何?”

梁佳媛想了想,说:“行,明晚,校门口对面那个吉利餐厅,我请你。”

“我可不客气啊。”

“没想你客气。”

同桌的你

傍晚,梁佳媛拉着蒋昕,和张逸风一起进了吉利餐厅。她没有看到张逸风平静的表情底下隐着的不开心。倒是蒋昕看了看梁佳媛,又看了看张逸风,想到昨天课上发生的事,好像明白了什么。

“喂,你请我,应该我来看菜单吧。”张逸风冲着把菜单递给蒋昕的梁佳媛说。

“你看你看。”蒋昕把菜单推过去。

“女士优先。真是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梁佳媛说。

“蒋昕是女士?”张逸风看着短发的女孩,用疑问的口吻说。

蒋昕白了他一眼,道:“眼睛有问题尽快上医院看看。”

“你俩还点不点了。要不坐一起看吧。”梁佳媛敲了敲桌子。

“我可不要和他坐一起。”

“给女士看。”

张逸风又把菜单推回来。

蒋昕没有再客气,随便点了两个小菜。张逸风仔细地看了看菜单,点了几道菜,又在边上备注不要加香菜和生姜。

菜上来了,梁佳媛才发现几乎都是自己爱吃的菜。也注意到了张逸风的备注。

梁佳媛好像知道了什么,却一直不肯承认,只当他们是好朋友。张逸风也保持沉默,他心里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梁佳媛在笔记本上胡乱记着笔记,老师的声音左耳进右耳出。窗外是走廊,再把视线放远点,可以看到操场上打球的男生和凑成几团不知道在干嘛的女生。天是蓝的,仅有的几片云朵很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飘着。再过些时候,太阳就会变得热烈,空气中会隐隐多出些男生无处安放的荷尔蒙。

吃过晚饭,梁佳媛留在学校上晚自习。

张逸风习惯性地经过高一七班,不经意的一瞥正撞上梁佳媛的侧影。她专心致志地写着作业,仿佛周遭的喧嚣与她无关。她好像坐在班级最明亮的位置,所有的光都聚集在她身上。

“你哪个班的?晚自习要开始了,还在这里晃荡。”教导主任照常巡视,看到张逸风,问到。

张逸风对着主任,低头说:“十三班的。”

“赶紧回去。”

张逸风跑走了,没有看到梁佳媛追随的目光。

一个月过去。梁佳媛开通了黄钻,每天去他的空间,又删除痕迹。而她的空间访客再也没有熟悉的头像。

“如果没有你,我是不是会比现在更好。”

她在草稿本上写下一行字,娟秀的字体却显得有些颤抖。

她再也没有去过他的空间。

一个周五的晚上,梁佳媛习惯性地点开QQ,收到了蒋昕的一条消息。蒋昕约她第二天去一家小吃店吃新品。

她们一起到了小吃店。店里还坐着两个熟人,吴平安和杨文渊,他们面对面坐着。蒋昕拉着梁佳媛坐到他们的身边。

“真巧啊。”吴平安打了个招呼。

“是啊。感觉你们不会来这种地方吃东西呢。哈哈哈。”蒋昕笑了笑。

“你们也来吃新品?”梁佳媛问到。她感觉气氛有点奇怪。

“嗯。这位兄弟听说这里的东西好吃,拉我来了。”杨文渊说。

吴平安:“你们看看要吃什么,先点。我请你们。”

“别啊。还是AA吧。”梁佳媛说到。在她的心中,除非是关系特别好的人,她不会占人便宜,无缘无故被人请吃饭是不好的。而且这家店其实消费挺高的,吴平安只是学生,没必要多花这个钱。

蒋昕明白她心中所想,说到:“哎,下次我们请回来就好啦。人家也是好意。”

“就是,客气什么,你们是女生嘛。”杨文渊摆手,把他们写过的点菜单递给蒋昕,说:“你们直接写在上面就好了。”

“好吧。谢谢你,平安。”梁佳媛看着吴平安。她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们聊了一会天。之后蒋昕接了个电话,先走了。又过了五分钟,杨文渊也说有事,离开了。

梁佳媛心中的预感越发强烈。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碟子,想着要不要走。

“佳媛……”

吴平安的目光在她后脑勺天蓝色的皮筋上绕了许久,最终开口叫了她的名字。

梁佳媛不是一个迟钝的人,不仅如此,她还算敏感。但她习惯于选择忽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她仔细地看着对面的男生。这个男生算是帅气的吧,白皙的皮肤和乌黑的头发,整个人散发着柔和的书卷气。可以说是小白脸了吧。

忽然间,她的脑海中浮现出另外一个男生的身影。那是个吊儿郎当的少年,不算好看的脸上总是带着看似嘲讽的笑容,好像对一切都无所谓。唯有打篮球的时候是真心实意的开心,发着名叫帅气的光。

“佳媛,我喜欢你。”

吴平安决定开门见山。

果然如她所料。

她没有丝毫犹豫地说了抱歉。理由是学业为重。

“你心里有个人吧。”吴平安好像也没有什么意外,平静地问到。用的是陈述句的语气。

梁佳媛尽力让那个男生的身影从脑海中消失,故作爽朗地笑着说:“如果学习算人的话。”

“我可以等你。高考结束之后有机会吗?”

“那要到时候再看咯。”

“好。我等你。”

吴平安好像知道这个结果,并没有露出多少悲伤。周一,吴平安照常和梁佳媛打招呼,一起吃饭。好像周末的表白从未发生过。梁佳媛心中那点芥蒂也就被埋起来了。

同桌的你

六月的午后,烈日如灼。上体育课的女生都趁着老师不注意躲到阴凉处,男生却依然在太阳底下挥汗如雨。

梁佳媛坐在教室里看着窗外,想到初二那年,张逸风为了她,打了一场架。

初中的学生,年少轻狂,有的不爱学习,便走上了歪路,成天惹是生非,把打架和脏话挂在嘴边。梁佳媛他们班上就有一个,认识了一群社会兄弟,看谁不顺眼就约架。

梁佳媛本来以为张逸风和他们一样,同桌了半年才知道,他们不一样。张逸风只是单纯的不爱学习再加上性格比较随性。她以为张逸风不会打架。

那节是体育课,班级里本来只有梁佳媛一个人。忽然他们班上混混推拉着一个平时比较孤僻男生进来。男生唯唯诺诺地走到自己座位上,从书包里掏出了几张纸币。

“就这几十?草你妈你打发叫花子吗?快点,红的拿出来。”

混混接过钱,扇在男生脸上。

男生低声说:“我真没钱了……”

“放你妈的屁!老子亲眼看见你书包里有两张红的,”混混大声说,“我他妈要找出来你就等死吧。”

混混一边说着,一边去翻男生的书包。

“不可以!那是我……要给奶奶买药的。”男生拉扯着混混。

“去你妈的买药,你用着名牌包穿着名牌鞋,会差这点钱?买你妈逼的药,让你老子去买去。”混混一把推开男生。

梁佳媛看了一会儿,终于沉不住气。她拿书朝混混砸去,大声说:“刘何涛!你他妈有没有点人性!”

“我草。你他妈以为自己成绩好了不起是吧。”那本书着实砸的有点用力,混混恼了,说到:“少管闲事,要不然老子连你一起打。”

“你他妈有本事就打。”

混混摔下书包,走近梁佳媛,“你以为老子不敢?”

男生掏出两百块钱,对着混混喊到:“你拿去,别打她。”

“关你屁事,你凭什么给他钱。”梁佳媛瞪着混混,说,“我他妈告诉你,你敢打我,这个学校你呆不下去了。”

“老子怕这个?老子早他妈不想读了。”混混露出一脸嘲讽,说,“老子一般不打女人,你丫不要惹我。”说罢便想去拿男生手里的钱。

“李凡!你是不是男人!”梁佳媛喊到,拉住了混混。

“奶奶的你真他妈惹我。”混混回身挥出一拳,正打在梁佳媛肩上。

梁佳媛捂着脸,忍着巨痛,直直看着混混。

混混正准备转身,被人抓住了衣角。张逸风从窗户翻进来,扯回转身的混混,对着他的肚子砸了一拳。

“刘何涛你丫个就是个孙子。打女人,你他妈很有成就感是吧!”张逸风又挥出一拳,正中混混的右胸。

混混毕竟是混混,马上回击,往张逸风腹部踹了一脚。张逸风退开一步,盯着混混。

“干。”混混啐了一口,朝张逸风打出一拳,打在他脸上,“管好你女朋友,别他妈多管闲事。”

“去你妈的女朋友。”张逸风扯过混混,与他扭打在一起。

“张逸风!别打了!你要被停课吗!”

梁佳媛喊着,想去拉住张逸风。彼时混混被张逸风甩在地上,没有爬起来。

后来混混在医院躺了一周,张逸风在家里呆了一周。

教室里的电风扇吱呀转着,班级隐隐有些骚动,这是要下课的征兆。

“下课。梁佳媛,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老师合上书,说。

梁佳媛回过神,站起来跟在老师身后。

去办公室的路经过十三班,梁佳媛往里瞥了一眼,没看到想看的人。

老师教的是语文,不是班主任,却总是对学生特别关注。她指了指他旁边的办公桌,让梁佳媛把椅子搬出来坐。

“佳媛,我知道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会有对异性的幻想,这很正常。但是,老师教了这么多年书,我知道,在谈恋爱的高中生里面,绝大数都是会是影响学习的,只有少数人能做到化这种力量为促进学习的力量……”

梁佳媛听完第一句就知道老师想说什么了。她无奈的坐在那,看老师的嘴唇一张一合。

“……但是你要明白,你才上高中而已,以后你会上大学,会步入社会,会明白你们现在的爱是天真的……”

“……所以,如果你因为一个人而这样耽误自己,是得不偿失的。”

老师还想继续说,但上课铃响了。她只能停止。

“佳媛,你是一个好孩子,老师相信你会处理好的。”

“王老师,谢谢您。我会把心思在学习上的。”梁佳媛默默感谢着铃声,站起身,把椅子搬回去,说:“我回去上课了。王老师再见。”

随着天气变得越来越热,期末考也即将来临。这所仅次于市一中的学校也充满了紧张的氛围。市教育局定下的规矩是普通高中的每次期中期末都要全市统考。

梁佳媛依然挥不去在她的脑海中徘徊的张逸风的身影。她把自己沉浸在书海和题海里,让自己没有闲暇时间发呆。

终于,期末考试结束了。蒋昕拉着梁佳媛进了游乐场。陪着她疯玩出来之后,梁佳媛感觉自己要瘫在滚烫的地上化成一滩水了。

“小昕你不热吗……”

梁佳媛左手打着伞,右手拿着冰的汽水瓶往额头上放。

“热啊,可是出来玩就这样啊。”蒋昕笑嘻嘻地说完,喝了一大口汽水,又说:“去对面那个奶茶店坐坐吧。”

两个人走到了奶茶店,玻璃窗里透出张逸风和一个女孩的身影。

梁佳媛顿了顿,又很快恢复步伐,拉着蒋昕进去,找到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了。进去之后,她明显地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并且一直跟到她入座。

“他在看你。”蒋昕肯定地说。

“你管他在看谁。我要雪顶,还要个圣代。”梁佳媛看了看菜单,装作无所谓。

“冰不死你,吃那么多冰淇淋,雪顶换成别的吧。”

“那就芝士抹茶。”

张逸风从梁佳媛一进门起就在看着她。他很久没有看到过她了。

“那个就是你喜欢的人啊。”女孩转头看梁佳媛。

“嗯。”

“长得挺可爱的。”

“嗯。”

“看着不像个学霸,她边上那个也不像。”

“对于我来说就是。”

女孩吃了两口面前的蛋糕,微微一笑,说:“你小时候可比我聪明。”

“那是小时候了。”张逸风淡淡地说。

“因为成绩差就可以忽略你的人品,这种人有什么好喜欢的。”女孩撇撇嘴。

“我本来就没什么人品。”

“啧。张逸风,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但你对她的上心可不是一点半点呀。”

“她对我也很好。”

“当局者迷啊当局者迷——”女孩拉长尾音,又看了眼梁佳媛,说:“我觉得你们这个孽缘啊,该断了。”

“已经断了。我们不再联系了。”

“可你们还是一直在想着对方吧。她刚才也看你了。我能感觉得到,那个女孩儿的心思。”

“她成绩很好,她交的朋友成绩也很好。她那么善良,那么……好一个人,”张逸风低下头,“我配不上她。”

“你也太看不起自己了。你不是也因为她考进了一中吗?”

“运气罢了,压线进的。”

“你那是只学了半年。你只学了半年就能进一中,那为什么不想想也许你再努力一把就能达到她的理想……”

“别说了,我们注定没结果。”张逸风打断了女孩的话,“吃完了就走吧,我送你回去。”

梁佳媛侧过脸看着二人离开。那个好看的女生走在他身边,和他很亲密的样子。她以为自己可以释怀了,却在一瞬间又让所有不该有的情绪和杂念回归。与其说释怀,倒不如说是曾经让她埋藏在心底。她以为能够坦然面对,浑然不知只需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让那一切难过与痛苦再重新浮现。

她回想起那几次与删除他好友有关的记忆。

同桌的你

初三,彼时距离中考正两个月。梁佳媛看到张逸风和一个女生亲密地坐在一起吃饭,在离学校不远的一家餐馆。

在她看来,张逸风明明是喜欢她的,明明是只应该和她那么亲密的。那个时候的她情窦初开,满心都是混合着矜持的占有欲。所以她一气之下删除了她的QQ好友。

第二天,张逸风没有发现,像往常一样和她打招呼。她莫名其妙地更生气了,没有理他。张逸风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你生气啦?”

“没有。”

“我有写作业啊。”

“你写不写关我屁事。”

对话结束。张逸风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梁佳媛还在生气。

晚上,梁佳媛收到了张逸风的好友请求。

张逸风:“听我解释。”

梁佳媛:“你不要说了。你和谁吃饭,和我没关系。我们只是同学啊。”

“只是同学”四个字撞入张逸风双眼。

“他天天浑浑噩噩的,课也不好好上,长得还没有我同桌好看,你喜欢他哪里啊。”

“我哪有喜欢他……我怎么会喜欢他啊。”

张逸风耳边仿佛响起蒋昕和梁佳媛的对话。

他犹豫了许久,回复:“是,只是同学。所以你不生气了吧。”

“我没有生气。”梁佳媛打出这五个字,又在句尾加了个“啦”。

那之后,他们之间的氛围隐约变得有些怪异。但大家都沉浸在中考复习的紧张之中,并没有发觉。只有蒋昕感觉到了些什么,却因为担心影响到梁佳媛而没有提起。

中考结束,张逸风直截了当地跟梁佳媛表白了。

“我想和你在一起。”

少年面带羞涩,双手不知道往哪放,插在裤袋里,指甲戳着肉。

“张逸风,我们不合适。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梁佳媛闭上眼,“我们以后不会在一起了吧。”

她拿出手机QQ,当着他的面删除了好友,说:“我们可能会走两条不同的路,一直走到路的尽头我们都可能不会再有交集。但是我的回忆里会一直有你。”

“你……”

梁佳媛打断要开口的张逸风,继续说:“感谢你这三年来的陪伴。再见。”

说完,她没敢看张逸风,自顾跑走了。

二十天之后,梁佳媛的成绩出来了。比模拟考低了十七分。少的这十七分,让她排到全市第五十九。这个排名,她可能进不了市一中的重点班。

她呆呆地坐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刷着她的成绩,仿佛她看到的成绩是错的。

“媛媛,你是不是和那个什么张逸风谈恋爱了?”梁妈妈知道这件事后,并没有责备她,而是轻柔地问到。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有好好学习的……”梁佳媛低着头,反复念叨。

“媛媛,成绩出来了就出来了,你考成这样也已经是过去了。不管你将来在哪个班,你都有选择的余地。但是你的未来还是由你掌握,受你现在所做的决定的影响。明白吗?”

“妈妈……我进不了重点班了……”

“进不了就进不了,普通班你也能学习,不是吗?我相信我女儿可以的。”梁妈妈摸摸梁佳媛的头,“放假了就好好休息吧。”

梁佳媛点头。她有很好的情绪调节能力。两天之后,她就平复了心态。

入学时,她在公告牌处寻找自己的名字。她惊喜地发现她以倒数第二名的成绩进入了重点班。同时,她看到了张逸风的名字。

“诶,那不是张逸风嘛?”蒋昕拉着梁佳媛从人群中挤出来,看到有个人正往从校门外往里走。“他居然也能来一中。”

梁佳媛怔怔地看着他走近。

“梁佳媛,蒋昕。”张逸风犹豫了几秒,还是决定上来打招呼。

“没想到啊,”蒋昕顿了顿,说:“恭喜你啦。”

“我们要去报道了。你去找找你的班级吧。再见。”梁佳媛说完,拽着蒋昕快步离开。

晚上,梁佳媛收到了张逸风的好友请求。她不假思索地同意了。她抑制不住欣喜之情。

“我们可以算是同学吧。”

“嗯。”

梁佳媛回复完,又补了一句“高中要好好学习啊”。

那之后,张逸风时常会在qq上找她聊天,就好像普通朋友一样。

就好像他们从未互相喜欢过一样。

直到那天,她再次删除他的QQ好友。他们的缘分似乎就这么尽了。

夏天很快过去。进入高二阶段,学习任务更重了。梁佳媛完全投入到学习上,偶尔的闲暇也只是让综艺和小说带给她一点放松。她没有再看到张逸风的身影。

直到一次去办公室,经过十三班时,才听闻张逸风到其他地方学艺术去了。

高三,距高考一百天,学校组织高考誓师大会。学生们熙熙攘攘地朝操场走,楼道里挤成一团。

梁佳媛坐在座位上看书,直到班级里只剩下她和蒋昕。

“走吧。待会迟到了。”蒋昕在教室门口喊到。

“嗯。”

梁佳媛和蒋昕小步快走着,突然间一个男生从他们身边快速跑过,消失在转角。

“跑那么快也不怕摔倒。”蒋昕停了两秒,念叨着。

“你管人家呢。”梁佳媛没有停下脚步,“快点啦,就剩我们了。”

“你不觉得他有点眼熟吗?”

蒋昕跟上梁佳媛,在她身侧边走边说。

梁佳媛轻轻说:“没看见,不知道。”

“算了算了。”蒋昕摇摇头,跟着她快步走到自己班级的队伍。

校长在主席台上慷慨激昂地讲话。爱学习的学生们不用听,不爱学习的听了也没用,大家都心不在焉地站着。

梁佳媛突然被校长点名,让她上去发言。她在众人的目光中毫无准备地上去了。

她扫过底下的一群人,突然看到那个她以为自己已然不在乎的人。

“高考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考试之一。至少现阶段,我们的任务就是为高考全力以赴。

“当然,你会觉得自己之前已经浪费了那么多时间,现在只剩下一百天了,再努力也没什么用。可是,你现在不努力,你还要浪费时间吗?一百天的时间,你像以前那样虚度,就不会有结果。如果你试着拼搏,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同学们,任何时候学习都不晚。朝着你们的目标奋斗吧。”

梁佳媛鞠了个躬,平复了脸上慷慨激昂的表情,在众人的注视中下台。

“你可真厉害,没稿子也这么能说。”蒋昕悄悄地对梁佳媛说。

“我要吓死了。校长抽疯了突然cue我。”梁佳媛摆摆手,“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张逸风。”

梁佳媛突然听到校长提到一个名字。她震惊地看着台上的人。她看着他,周围的景色全都不见,眼里只剩下他漠然的表情和一张一合的嘴唇。

“他是代表艺术生上去说……”蒋昕在梁佳媛耳边说,发现她没在听,便用手指在她眼前摇了摇。

“啊?”梁佳媛回过神,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以艺术生的身份在上面讲话的。”

“噢。关我什么事。”

“啧,你真傲娇啊。”

大会结束前,老师给每个学生都发了支笔,笔上刻着学校和校长的名字。这是校长对他们的祝福。

一百天一闪而过。考完最后一科的梁佳媛站在教学楼顶,看着学生们渐渐散去,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少了点什么。她感到郁闷,是那种答案呼之欲出却一直不出来的郁闷。

她拿出手机,发了个短信给父母,告诉他们自己晚上没回去。

她去了酒吧。她人生中第一次去了酒吧。她人生中第一次一个人去了酒吧。

她要了一杯鸡尾酒,就看到身旁坐了一个人。

吴平安。

“你胆子真大啊,敢一个人来这里。”

吴平安看着她,似乎有些生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梁佳媛没有回复,反而问到。

“我……有一个朋友说看到你一个人来这里……有点担心……”

“你朋友认识我?我们班的?”

“他是十三班的……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认识你的。”

“十三班……”梁佳媛牵起嘴角笑了笑,“其实我挺能喝酒的。别小看我。”

“你是女孩子!”吴平安抬高了声音。

“没关系啊,这里平时不是很多学生来嘛。又不是夜店。”梁佳媛轻笑几声,“话说,你想去什么大学啊。”

“我想去上海。如果可以我当然希望可以上好一点的大学。”

“上海好啊。你英语那么好,可以去上外吧。”

“不知道。估计有难度。好了,这杯喝完你赶紧走,我让蒋昕来接你。”

“我不走。我没来过这里,我觉得挺好玩的。”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人都没几个。”

“所以我很安全,你赶紧走吧。你不是要和杨文渊他们一起去网吧通宵嘛。”

“你有心事。”吴平安看着她,“高考已经结束了,你可以说了吧。”

“我以前就喜欢一个人。我很喜欢他。可是我……喜欢他……不能和他在一起……我一年多没看到他了……我以为我不喜欢他了……”梁佳媛一口饮尽剩下的酒,“可是我见到他的时候,还是很难受……我好像还是喜欢他。”

“喜欢他,为什么不能和他在一起?现在高考已经结束了,你爸妈不会阻拦你的。”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不是一个世界的。”

“吴平安,你还喜欢我吗?”

“我一直在等你。”

“可是……我不想去上海。”

“我们走吧。”吴平安没有回应,他无奈的拉起梁佳媛,“蒋昕应该就来了,走吧。”

“我很清醒,吴平安。”梁佳媛笑着挥开他的手,“你和我也不是一个世界的。”

“我知道。”吴平安苦涩地笑笑,“你属于你自己的世界。”

“吴平安,谢谢你喜欢我。”

两个月后。梁佳媛坐上了去学校的火车。她为了锻炼自己,不让父母跟着,自己拎着个行李箱就走了。

她在校门前停下了脚步,因为她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她听到的声音熟悉而又陌生。她转头,看到一个男生向她走近。

“我想,我现在有资格和你在一起了。”

梁佳媛放下手中的东西,怔怔地看着他。

“虽然我没有和你在一个学校,可是我考上了我能考的最好的大学。”

男生认真地看着女孩。女孩看着自己的脚尖,男生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的学校就在前……”

“张逸风,我还是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梁佳媛打断了他的话,轻轻说。

“我也喜欢你。”

张逸风把梁佳媛拥入怀中,在她耳边说到。

 

 

相关信息
  • 同桌的你:我也写了一封信给你,只是你再也看不到了吧

    同桌的你:我也写了一封信给你,只是你再也看不到了吧

    2019-03-07 16:26:20

    1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高二。那天天气很好,太阳不热,凉风习习,云朵懒懒散散地飘着,想着难得的好天气,午饭后,我就四处走了走。祸从天降,哪曾想一个篮球向我飞来,实实地砸在我脑袋上,我整个人都蒙圈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