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情,葬送在渺小的自卑里

我的爱情,葬送在渺小的自卑里

01

帅大叔究竟有多帅呢?没见过他的人是无法想象的。

我似乎是因为他的存在才竭力争取了这份工作的。

说似乎,是因为我自己也不太确定。我在这公司的过道里跟帅大叔擦肩而过的时候,心里大大的来了一句“哇靠!”这公司居然有这么帅的大叔吗?

他帅得出格是肯定的,我之所以不太确定,是因为我自己并不是一个好色的人啊!从认字起就一直用知识分子标准来要求自己的我,从来都是精神和思想高于一切的。历任男朋友也都是有深度或者渊博的一塌糊涂,从来没有一位是因为颜值而上位的啊。

但从那一刻起,我在接下来的面试中的确是异乎寻常的殷勤和上心,当然不是帅大叔面试我,但说老实话我似乎真的是笼罩在在这位帅大叔的倩影里一路高歌猛进的。

如愿以偿,我得到这份工作,进到这家公司,和帅大叔坐在了同一片天花板下。成为了毫无交集但伸伸头就能看到的同事。

帅大叔到底有多帅呢?没见过他的人是无法想象的——

他高得恰到好处,擦肩而过的那一秒钟我的头刚好到他的胸口。

他健壮得也恰到好处,不单薄但又不像如今的一些无节制的小伙子一样把自己操练得肌肉横飞。

他的脸无遗是好看的,擦肩的瞬间我已经无比确定。入职后的无数次伸头观摩之后我越来越清楚他好看在哪里:

眉毛浓黑而边缘整齐,但绝没有修饰过的痕迹,这就把如今的一些精致bo y比下去啦。精致也不坏,但跟天生丽质比就显得不够有底气;

阳刚的长方形大眼睛加深刻双眼皮,因为眉骨高所以大而得当,躲过了大眼睛男人的傻白气;

鼻梁一定是高的,中段有些微隆起险些成为鹰钩鼻。妙在这“险些”!

嘴唇有厚度,但唇线边缘一圈整个微微翘起,所以不显得笨,只是勾人想亲。

脸型是标准的上宽下窄长方,隐藏在小胡茬里面的下巴形状也方正标准。小胡茬总是不到一厘米的长度,毛发黑亮,健康,干净,毛茸茸的可爱。

啊啊,就是老天宠爱的尤物啊!

衣品也是相得益彰,外套灰色,土色,褐色。衬衫纯白色或者牛仔。鞋常常是柔软的厚牛皮的半腰靴子。天冷的的时候有细格子围巾,但进屋就脱下,并不作妖。

说到并不作妖,我要说这是帅大叔的致命必杀——他如此之帅,但他仿佛浑然不知啊!这年头连略帅气的小男孩都早早开始在人群中搔首弄姿,如果有个把个帅得如此通透的大叔长到这把年纪,差不多个个已经成精,荷尔蒙是一秒钟也舍不得不四处播洒的,那一个个的神气仿佛是不搞到所到之处全部哀鸿遍野是不罢休的。

可我的帅大叔不是啊,他甚至是时时刻刻低眉顺眼的。和同事狭路相逢必先有礼侧身,有如我们的第一次擦肩。

怎么这么完美?!真是要了我的命!

02

我以为,我说要了我的命也就是说说,天生清高如我加上骨子里怂,还能怎样呢?无非是多伸伸头,用眼睛吃吃茶罢了。我完全想不到自己竟然真的有行动!要了命,是真的能把人逼得小宇宙爆发的啊!

并没有你们想象的种种心机算计步步为营。

我就是那么一下子!

入职差不多三个月的时候正逢春暖花开,野蜂飞舞。公司团建,一行六七十人直杀京郊深山。是负责任的团建,夜里还有活动,每10人一组上山寻宝。我和帅大叔一组!啦啦~~此时我连天赐良机都没有想到,只一味沉浸在单纯的幸福里。对,就像迎面中彩票,懵到来不及感叹。

春日山里月光清寒,我们一行人呼哧呼哧在黑山里乱窜了一会儿无果,偶遇一块巨大圆石在月光下静静等人来,都不是积极分子,也就一致同意不寻什么劳什子“宝”,坐下歇歇不辜负了这月光这大石。

坐定之后不知道聊啥,有几个男生哄(一声)我这职场新鲜人兼文艺女青年说说大学小青年的恋爱故事。“小青年的爱情全都轻飘肤浅,不值得说!”月光给我勇气,说完这话我直勾勾的看着帅大叔。他本是不在群体里说话的人,但是随着我的目光,几个起哄的也看向他。于是他接:“不说年轻人的爱情故事难道说我们这些老年人的吗?”哄子们继而哄起说老年人的也可以啊!他接:“老年人哪有爱情。”

“你有啊!”我突然神龙附体,声音高亢洪亮。

所有人和他,都一愣。他咧开嘴:“你怎么知道我有?”

“你长得那么好看,所以你一定有爱情啊。”

所有人和他,哈哈笑起来。他此时竟有些放松,跟平时不太一样,仰头看月叹道:“我的爱情在哪儿啊?”

“在我这儿,我爱你啊!”我至今不知道是不是月光和大山给了我能量,让我说了做了这件空前绝后的事。

所有人呆了呆,然后干笑起来,九零后果然不同凡响啊!姑娘你九几的?你们都这么生猛吗?哈哈哈哈,

我感谢全国各地九零后兄弟姐妹在网络上,民间里贡献的无数生猛事迹,以至于“九零后”这个身份成了那天晚上我的保护伞,大家不但把我的话自动归入胡言乱语,还把干笑变成真心实意地欢笑,他们之间的话匣子居然一下子打开了,关于九零后。他们甚至都没拿我们开玩笑,甚至全然不再注意我们俩。

而他,我看到他在月光下,胡茬后面,脸红起来。

而我,就此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所有的能量和勇气都泄光了。从此呆若木鸡。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站起来拍拍屁股说回去了,我于是也被拽起来,仍如木鸡般走回营地。

03

接下来的两天他看到我立刻脸红,但并不躲闪。我则江郎才尽般的呆若木鸡下去。

登山时候在后面推我一把的大手是他,那大手在我腰间一推的瞬间我几乎要爽死。

撸串的时候在我身边递给我的肉串的人是他,不用眼睛就能感受到是他的鼻息。

回京的路上,一觉醒来,靠的肩膀竟然还是他!我并不是在他身边装睡,也不是已经能做到在他附近可以毫不紧张,而是,逢压力就进入嗜睡状态是我的身体与生俱来的应激反应机制。当我发现他坐在我身边,于是紧张到无法呼吸,然后就,睡过去了。

幸亏啊幸亏,我的九零后身份和他平日的低眉顺眼,让所有人都完全不注意我们。又或者,是活久了的人们的习惯?还或者,他是大叔啊,照顾小萝莉还不是应该的,大家这样想?

04

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我曾经拥有过他一段日子,把他抱在怀里过,被他抱在怀里过。和他一起入睡一起醒来,吃饭散步逛街看电视,像所有的平凡情侣一样。他是那么古今第一好看的他啊!

那段日子是在团建回来六个月以后,这六个月里,我们缓慢又悄悄的互相接近。我确定是互相。我伸头他也伸头,一起午饭,下雨打一把伞。

终于有一天,我在公司楼下被一个女人拦住。是他的女人,一眼便知。和他一样的好看,一样的干净,一样的低眉顺眼。和他简直是标配的一套,就像是出生在同一个玩具包装盒里的男版和女版。但我和他,不是的。

她站在我面前一米左右的地方看着我。我抬头的时候对我笑笑,说和我坐坐。

我们在星巴克“坐坐”,她讲他们这些年,从学校到现在,大概十五年?我头嗡嗡的,我想睡了。中间她有过孩子,但他们没结婚,谁都没提,于是孩子就做掉了。后来,还是谁也没提结婚。她以为他们就一直这样了,越长越像,像一个人。但是他告诉她,他又遇到爱情了。她有点吃惊,她还以为自己一直是她的爱情呢。但是,我们越来越像一个人了,自己怎么可能是自己的爱情呢?她跟自己说。

最后,她说,那你们好吧。我记得。然后她走了。我回家睡觉了。

再醒来,他来敲门了,带着箱子。其实,我从那时候开始就有点怕了,我是九零后啊,我那么小,我接收不了他啊。

可是,我又舍不得他,他是这么石破天惊的好看啊!于是,我们就有了那段共同的日子,把他抱在怀里,被他抱在怀里。和他一起入睡一起醒来,吃饭散步逛街看电视,像所有的平凡情侣一样。他曾经提议养一只猫,但我拒绝了。

那段日子我非常嗜睡,晚上睡很多,白天还是困。我知道我的身体也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然后,我就走了,我租的房子到期了,没有告诉他。我妈在老家给我找好工作了,也没有告诉他。我要的东西慢慢快递回家了,没跟他说。剩下的东西,就不要了吧,也没多少东西。机票买好了也没告诉他,准备回到老家以后再打电话辞职,创业公司,这些都容易的。

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我一点也没有舍不得,因为我一开始就知道,他怎么可能属于我呢?后来看到她,我就更知道了。况且,我是知识分子啊,我的生命里,不应该有他的。不然以后传记都不好写,我不是好色之徒啊。

你要问我,那时候知不知道他有她,我没问过。真的是没有时间问,我们所有共处的时间,我都很困,晕乎乎的。

是他的错吗?他最大的错误,就是他太好看了。

又及:他当然不是空有一副皮囊。他是最出色的产品经理,被创业公司挖来挖去的,赚很多钱,但不骄傲。可是他太好看了,我说了,这是他最大的错误。所以,我只能走了。

end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