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的儿时味道,是谁偷走了年味?

怀念的儿时味道,是谁偷走了年味?

随着农历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我常拿来日历翻看。都当妈了,孩子的脾性未改,我仍盼望过年。

然,现在的新年跟儿时的新年,已大不一样了。少了当年期待时的望眼欲穿,缺了过年时的红火热闹。那般浓浓的年味只能在记忆里寻觅,在心里回味。

真的好怀恋儿时的新年! 那时,一入腊月,大家的心就兴奋起来,开始为过年做准备: 备柴火,杀年猪,买新衣新鞋。大人小孩一起出动,去山上捡来干柴,打回树疙瘩(枯死的树根),劈好木柴,在门前屋后码成剁,整整齐齐。整个春节家里的柴火就足够用了。

杀猪师傅也被请到村里来,排好日程,轮流去每户人家宰杀年猪。轮到谁家,男男女女都去这家帮忙。男人们帮忙杀猪,女人们帮忙做饭。小孩们也去,带着一张小嘴去吃年猪肉。

猪杀好了,肉整出来了。女人们就用年猪肉做出各种菜式:蒸肉,蒸骨,炒猪肉,猪血馍,鸡蛋肉末糕......开饭了,一桌桌流水席满满当当,热气腾腾。席间喧语连天,大家一起尽情分享一年来收获的喜悦。

腊月二十五以后,人们更忙碌了:打豆腐,磨魔芋,蒸包子,蒸肉蒸骨头....孩子们给爸妈打下手,跟在他们身后忙得不亦乐乎。

蒸包子时,全家老少一起上阵,和面的和面,擀皮的擀皮,包馅的包馅。各种馅都有:粉丝猪肉馅,大白菜馅,豆沙馅,白糖(或者红糖)馅,葱肉馅……因为要管整个春节,包子总要做出百十来个才够。妈妈把包好的包子放到蒸笼里,架起五,六层那么高,土灶里红红的火苗舔袛着漆黑的锅底,煞是欢快!

我们姐妹俩巴巴地守在灶前,等着包子出锅。妈妈刚揭开锅盖,我们就迫不及待地每人拿起一个热腾腾的雪白胖包子,左右手里颠着,嘴巴呼气吹着……等包子稍稍不那么烫了,一口就咬了下去,那松软浓香,吃进了肚里,化为一生的记忆……

腊月二十九,这一天写对联,贴对联。爸爸裁好红纸,提起毛笔,略加思索,一个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就跃然于红纸之上。我们姐妹俩守在旁边,帮忙把红红的对联一条条摆整齐,晾着。对联晾干后,我们父女三人一起张贴在门上。贴好后,出门一看,整个村子都变成了红彤彤的,一片喜庆。

贴好对联,二十九的下午,我们就去给逝去的亲人上坟。给他们放一挂鞭炮,烧一叠纸钱(冥币),培几锹新土。

盼望已久的大年三十终于到了!妈妈一大清早就起床,做出满桌的丰盛佳肴。我们和叔叔一家在这天团聚,吃团圆饭。饭桌摆得满满当当,真是盘摞盘,碟码碟。饭桌中间,是一个炖炉。旺旺的红炭在炉子里烧着,上面的炖锅里咕嘟咕嘟地炖着。浓浓的香味随着乳白的雾气飘满整个房间......

奶奶坐在主位。爸爸先斟满酒,敬奶奶长寿安康。然后叔叔,妈妈,婶婶轮流给奶奶敬酒,说许多祝福吉祥的话语。我们小孩也有酒喝,是一种甜酒。学着大人样,我们给长辈们敬酒,碰杯。大人们不住地把好吃的往我们碗里夹,直到我们实在吃不下为止。吃完饭,我们假装喝醉了,歪歪倒倒地走路,惹出一片片笑声!

除夕夜最热闹了。 那时村里只有一台电视,男女老少都聚到这家来,边吃瓜子边看春节联欢晚会。大家看着节目,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节目结束后,大家就一起守岁。男人们往往聚在一起打一宿牌,老人女人小孩围着火垄唠嗑。这温馨亲热的场面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深深怀恋!

第二天还没亮,鞭炮声就陆续响起了。先是东边传来一挂鞭炮的脆响,接着南边传来几声冲天炮的闷响。慢慢地,鞭炮声越来越浓,越来越稠,连成一片,响彻整村,响彻天际……

鞭炮声声,唤来了东方鱼肚白,也叫醒了小孩们。我们一骨碌就从床上爬起来,穿好昨晚就备下的新衣裤,提着装糖果的口袋跟随爸妈挨家挨户给乡邻们拜年去了。鞭炮声,拜年声,递烟递茶的礼让声,到处都是热闹的声音。每一张脸都是那么喜悦,那么亲热! 最兴奋的就是我们小孩子了,大人们把糖果核桃花生糖片爆米花一个劲往我们口袋里塞。不一会,口袋就鼓鼓囊囊装满了。我们赶紧跑回家,倒出糖果,腾空口袋,再出门去拜年。

给乡邻们拜完年,大家就提着鞭炮拿着礼品给亲戚们拜年去了。亲戚们聚在一起,也是说不完的亲热话,拉不完的家常。大家痛快地喝酒,吃菜,打牌,玩耍,好不热闹!

这样浓浓的年味一直要持续到正月十五后……

儿时的年,这样一个忙碌温馨的年,一个好吃好玩的年,一个幸福热闹的年,现在只能在回忆里寻觅,在心底品味了。

真的好怀恋儿时的年味,这是让我怀恋一生的味道。

相关信息
  • 谁偷走了年味——再次回到思念已久的家

    谁偷走了年味——再次回到思念已久的家

    2019-01-10 15:57:40

    谁偷走了年味——再次回到思念已久的家

    “梅梅啊,放假没有啊?什么时候回来啊?”电话里,妈妈满是期待地问她。“妈,我们昨天放假了,不过我有事今年过年就不回来了……”江梅梅充满歉疚地说,想了想又补充道,“等下回休假的时候我带圆圆回来看你们。”&ldq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