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偷走了年味——再次回到思念已久的家

谁偷走了年味——再次回到思念已久的家

“梅梅啊,放假没有啊?什么时候回来啊?”电话里,妈妈满是期待地问她。

“妈,我们昨天放假了,不过我有事今年过年就不回来了……”江梅梅充满歉疚地说,想了想又补充道,“等下回休假的时候我带圆圆回来看你们。”

“好,好,没事。”妈妈连忙答应道,“那你先去忙你的吧,妈还要准备去炸红薯丸子跟三鲜哩。”

江梅梅有点失落地挂了电话,一边有点纳闷妈妈没问她有啥事不回去,一边又暗自松了一口气,不问是最好。

作为一名幼师,江梅梅每年有一个月的寒假时间。因为快要过年了,昨天幼儿园就放假了,看着孩子们欢天喜地地挥手跟她说着明年再见,江梅梅的心里充满了羡慕,她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回到小的时候,那时候每逢过年,到处都充满了年味,那是多么快乐幸福的时光啊!

江梅梅还记得自己小的时候,每到过年前夕,爸妈都会带着自己和两个哥哥去集市买年货。

那时候的集市跟现在的大型超市一样热闹,甚至更加有年味的气息,到处是卖年画春联、瓜果零食,炮竹礼花、还有各种衣服鞋子配饰的小摊位。每次到集市,江梅梅都感到自己的眼睛都要不够用了似的,到处都要盯着瞧,哥哥们其实也差不多。

爸妈每次都要买一堆吃的用的东西回去,当然也不会忘记给他们几个孩子每人买身新衣服鞋子,给梅梅单独买几朵漂亮的头花。每次她都会自己拿着自己的新物品又蹦又跳,兴奋不已。

到了大年三十那天,爸妈总是天不亮就起来做早饭,也就是团圆饭。在梅梅的老家,团圆饭都是一大早就吃的。一般总是饭菜快做好的时候,爸爸会喊哥哥们跟她起床。之后他们帮忙收拾下桌椅,再把一盘盘香喷喷的饭菜端上桌,就要准备开饭了。

不过在吃饭之前,爸爸总是不会忘记到院子里去点炮竹之后再说开饭。村子里不时也有鞭炮声传来,家家都陆陆续续地准备吃团圆饭了。

每次还不等坐上桌子,梅梅的口水就要流出来了,因为团圆饭实在是太丰富又太诱人了!有香喷喷的鸡汤、好看诱人的烧鱼、金灿灿的炸圆子、炸三鲜、碧绿可爱的煎菜饼子……大多都是梅梅爱吃的。

吃饭的时候爸妈时常会帮她夹菜,一家人说说笑笑吃吃喝喝,旁边的老收音机里流淌着杨钰莹那甜美的歌声……这真是一年里最快乐幸福又温馨的时光。

一般团圆饭过后,是家里的大扫除时刻,哥哥们都会帮忙扫地和擦玻璃了,梅梅虽然最小,但是常常也会帮忙拿东西递抹布跑跑腿,到处依然洋溢着欢快的节日气氛。

午饭一般是吃早上剩下的那些饭菜,但是依然很丰盛。午饭过后,妈妈会在在家里烧很多的开水,然后让大家一个接一个地去屋里洗澡。那时候冬天洗澡没有暖气还是有点冷的,不过泡在澡盆里就不冷了。

大家都洗完澡之后,妈妈会用洗澡的水集中给大家洗衣服,然后哥哥们去帮忙丢垃圾,爸爸在厨房用面粉和水熬制浆糊,之后会和哥哥们一起去贴春联年画。因为梅梅最小,所以一般只有在一旁看着的份儿,也帮不上什么忙。她便时而看看时而去帮妈妈晾晾衣服,倒也有许多的乐趣。

通常晚饭后,全家人都会围在家里那个小小的黑白电视前,一边嗑瓜子一边看春节联欢会,有时候爸妈跟哥哥们还会打打扑克,妈妈有时也会让梅梅上场她当军师,气氛总是其乐融融。

第二天一早,梅梅总是很早起床,穿上新衣,便去给爸妈拜年了,然后就会得到一个不大不小的红包,里面是给自己的压岁钱。哥哥们有时比梅梅还心急,起的更早来要红包。

接着就是和哥哥们跟着爸爸,去村里叔伯婶婶家里去拜年,不仅可以有压岁钱可以拿,还会收到很多好吃的,比如糖果、糕点之类的小零食呢。

……

还是小时候好啊,江梅梅想着想着,眼眶不由得湿润了。那么好的日子,怎么会过成现在这样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呢?

江梅梅想,一切的转折,应该就是从遇到吴凡开始的吧。那时候的她大专毕业,很久也没找到合意的工作,眼看着哥哥们早已成家立业,心情颇有几分失意的她,报了外出几日游的团想要换换心情,却在旅游的途中不经意地遇到了吴凡。

吴凡是同省但是外地的人,长得仪表堂堂,让江梅梅有种心动的感觉,而他对明媚可人的江梅梅也是心生好感,于是两人很快便确立了恋爱关系。

虽然江梅梅的父母不想女儿远嫁,反对他们来往,但却拗不过女儿的坚持,最后终于同意了他们在一起。他们在认识的第二年秋天就结婚了,之后她便同吴凡去了他的老家清县,跟他的父母一同生活。

婚后的生活平淡似水,江梅梅在当地一所幼儿园找了一份幼师的工作,吴凡在一个建筑工地当工程师。吴凡的工作需要经常到外面出差,这是婚后江梅梅才了解到的。一开始她还不太适应跟吴凡经常两地分居,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过了一年他们的儿子圆圆出生了,江梅梅除了上班,注意力更多都在儿子身上,也不太在意吴凡的长期外出了。

渐渐地,吴凡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电话也打的越来越少。江梅梅渐渐感觉到她跟吴凡之间,除了儿子的话题似乎已经无话可说,而他,因为长期在外,对儿子的事仿佛也并不上心。

在很长一段时间,江梅梅都感到非常的孤独,因为离家比较远,她几乎每年只有过年才能回家一趟看看父母兄弟,有时甚至过年都回不去,她真的有些后悔了,可是也无济于事。

似乎是为了印证江梅梅的眼光确实不行,今年五一的时候,吴凡领着一个大肚子的女人回家了,跟她摊牌要离婚。在那一瞬间,她说不清是愤怒,还是难过,还是释然的心情更多一点。几年鸡肋一样的婚姻,终于这样草草收场。

跟吴凡离婚以后,江梅梅在上班的幼儿园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子搬了进去,儿子圆圆还是住在爷爷奶奶家里,江梅梅在幼儿园也可以见到他,周末有空还会接他到自己的住处吃饭。至于吴凡,带着那个大肚子的女人又去了外地,因为他爸妈一时还并不想认那个媳妇。

就这样,江梅梅开始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几年的时光仿佛做了一场梦,时常午夜梦醒,她都会想起小时候的幸福时光,不禁泪流满面。

江梅梅不想让父母为她伤心难过,所以离婚的事一直还是瞒着他们的。当初是她执意要远嫁给吴凡的,才短短几年就成了这个样子,她也实在难以开口,总之是她让父母失望了。

所以这次她在电话里告诉妈妈她有事不回去过年了,其实她就是不想面对,怕回去在亲人面前一不小心漏了馅,让大家这个年都过得不开心,还是下次再说吧。

江梅梅继续在被窝里躺了躺,迷迷糊糊又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她有些木然地起床穿好衣服,随便煮了点泡面填肚子。想到自己要在这边过年,还要接圆圆来吃饭,她努力打起精神,背上包打算去超市购买一些过年需要的装饰和食物。

超市里人来人往,特别的热闹,就像儿时看到的集市一样。江梅梅看着别人都是全家一起快乐地来购物,心里不禁又难过起来。

忽然手机嘀铃铃地响起,她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大哥。

“喂,哥。”她强打精神接了电话,声音里仍有一丝难掩的失落。“喂,梅梅吗?你现在在哪里?”大哥的声音温和又关切,让她有点想哭的冲动。

“我在超市,买东西呢。”她擦了擦眼角的湿润佯装轻松地说道。

“你不回来过年吗?买东西干啥?”大哥诧异地问道。

“不回来过年了,下次休假再回来吧。”她低低地答道。

“说什么傻话呢!我现在到了清县车站了,开车来接你跟圆圆回去过年了,你快回去收拾东西!”大哥出乎意料地说道。

“啊!?”江梅梅顿时惊得傻眼了,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傻丫头,你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家里都为你担心呢,你不回去过年去哪过?想开点,离开了他,你还有我们呢!圆圆也是个好孩子。”大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江梅梅的泪顿时没忍住流了下来,这是幸福的泪水。

原来家,还是那个幸福的港湾。

江梅梅脚步轻快地往回走去,这一刻,她觉得儿时的年味又回来了。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