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的痕迹——玛丽安心里的秘密

隐藏的痕迹——玛丽安心里的秘密

“东西收拾得怎么样了?”伊恩两手各端着一杯咖啡,立在门框上,望着深陷在沙发中全神贯注地摆弄手中的游戏手柄的莱利问道。

莱利没有反应,仍然低头握着手柄按来按去,不知道伊恩的话他到底听到了没有。伊恩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样的场景他早已习以为常,跟莱利说话,经常让他觉得自己在自言自语。或许是听到了叹气声,莱利的目光从手柄上的豆腐块显示屏移到了伊恩脸上,看了他一眼之后又继续低头看屏幕,“早收拾好了,我也没什么东西可收拾的。”

房间里又恢复到了初始的安静状态,只有莱利按动按钮发出的哒哒的声音。伊恩环顾了一圈莱利的办公室,成摞的文件资料和往常一样随意摆在桌上伸手可及的地方,电脑的屏保也一直闪烁着,一点也看不出来这个办公室明天就没人的样子。

“电脑设置了自动销毁程序,5点的时候开始自动执行。其它的纸质文件,我想你肯定不放心,所以计划3点半的时候开始集中交给碎纸机处理了。”像是知道伊恩怎么想的一样,莱利头也不抬地说到。伊恩将手中的咖啡放在莱利对面的茶几上,抬手看了看表,指针刚刚走到3点的位置。

“我已经把彻底不用的资料销毁了,剩下的这些我不确定你需不需要,所以就等你了,你觉得不需要保留的,统统丢碎纸机里吧。”莱利咧嘴看着伊恩笑着说到。

“真拿你没办法!”伊恩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开始着手浏览归类莱利未处理掉的文件。“你不会是就把你那些废纸扔了吧?”

“除了废纸,我还扔掉了一些杂志。”莱利继续坐在沙发上一边玩游戏手柄,一边跟伊恩说话。

伊恩沉默不语,快速地翻阅着莱利桌上的资料,涉及实验数据的部分直接放进左手边的碎纸机,相关的一些研究文献暂时被放在另一边。一时间屋子里充斥着纸张被碎纸机分解的刺啦刺啦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伊恩像是反应过来什么,回头看着莱利,没好气地说,“我说哥们,你是专门等着我来给你收拾文件的吧?”

“嘿嘿,被你发现了。”莱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瞥了一眼伊恩放在右手边的文件,“这些你不销毁吗?”莱利伸手抓起最上面的一份文献资料,随手翻了两页说:“虽然获取不容易,但是留下的话,聪明的人还是能够捕捉到我们的真正研究目的的。”
伊恩接过莱利递过来的文件,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默默转身将手中的几页纸放进了碎纸机。

“砰砰砰”,尽管门一直开着,门外的访客还是敲了敲以示礼貌。“请进”,伊恩边说边回头看向门口,莱利的助手玛丽安快步走了进来,“刚刚接到通知,我们撤离这里的时间改为今天晚上,6点会有车在研究所门口接我们直接去机场。你们的进度如何了?”莱利点了一下头,示意知道。

“我们的动作要加快了”,伊恩说道,“莱利,你的电脑现在开始启动销毁程序吧,现在不到4点半,赶6点可以完全销毁吗?”

“应该没问题,我设置成快速销毁了。”莱利边说边启动了电脑的销毁程序,电脑屏幕上开始取而代之地出现了长长的进度条。

“总之,你们要抓紧时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玛丽安看上去并不相信这两个人能够在撤离之前全部完成资料销毁工作。

“那真是太好不过了,你能不能帮忙去我的办公室把我的行李箱拉到莱利的办公室,时间有点儿紧张,我怕一会儿来不及回去拿行李了。”伊恩说着将钥匙塞到了玛丽安的手中。玛丽安无可奈何地接下了差事,转身出去了。

伊恩的办公室三个月之前由于办公楼装修改造,临时搬迁到了研究所的另一个楼里,和莱利、玛丽安他们所在的这座办公楼正好中间隔着一个大型露天停车场和研究所的餐厅,步行往返要半个小时。玛丽安望着外面的似火骄阳,强烈的地面反射光线刺得她有些睁不开眼。玛丽安不由自主地将右手搭在额头前,让阳光的反射不那么刺眼,她吸了一口气,像对面的一幢办公楼走去。

玛丽安一边走一边回想这过去一年多的经历,心中感慨时间快得仿佛就像昨天刚刚过去一样。两年前,探索号宇宙飞船从土星返回地球时带回来了一部分土星面表的矿物标本,A市的理工大学争取到了其中的一小部分用于土星的研究。A市理工大学的实验室全国有名,尤其是地质、天文这方面的研究位列世界前茅,凭借这些优势才能从众多科研机构中跻身而出,获得这珍贵的矿物标本。得知这个消息的其他研究者,纷纷以各种方式申请参加A市理工大学的合作研究,目的就是能够在第一时间内获得有关土星表面的研究数据。玛丽安、莱利和伊恩也是因为相同的原因,来到了A市理工大学。

莱利三人原本是研究人工智能的,一次偶然的情况下,他们发现加入某种元素后,使得实验的机器人的智能化程度更高。然而这种元素地球上十分稀有,重复实验条件的难度很大。在A市理工大学公布了土星表面矿物中含有莱利实验需要的稀有元素后,由主要研究稀有元素的伊恩出面,向A市理工大学提出申请,以研究稀有元素的名义,将莱利和玛丽安一起带到合作项目中。他们的真实目的,是要研究土星中的稀有元素对人工智能的影响。所幸实验进展比较顺利,莱利和玛丽安通过大量的数据证实了土星中的这种稀有元素确实对机器人的人工智能化程度有正向的影响,伊恩也和A市理工大学的同行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针对土星表面矿物标本的各种成分,发表了一系列研究成果。有关莱利的研究内容,始终被隐藏起来。

伊恩他们和A市理工大学的合作项目于这个月底到期,他们已经在着手办理离开的手续了,一周前,伊恩忽然接到上级的电话,要求他们必须在本周内完成撤离,昨天他们接到电话,要求今天必须完成文件销毁工作,他们将搭乘明天最早一班航班离开。但是刚刚忽然又接到电话,要求今晚就撤离。玛丽安总有一种隐隐的担忧,会不会是莱利的研究出了什么问题。

正想着撤离的事情,玛丽安已经回到了莱利的办公室。“你的行李就这一件对吧?”玛丽安把钥匙还给伊恩。

“是的是的,其它的我已经提前托运了,太感谢了!”

“莱利你的行李呢?”玛丽安问。

“伊恩粉碎完,留下的资料我带走,其它都不带。”

“奥斯卡呢?”玛丽安快速扫视了一圈屋子,问莱利。

奥斯卡是莱利他们用于研究实验的微型机器人,当初为了不引人注目,他们专门设计了一个微型的机器人,可以像变形金刚那样折叠。打开的时候差不多巴掌大小,合起来是一个近似圆球的多面体,差不多拳头大小。“奥斯卡我随身携带。”莱利淡淡地说道,并没有让奥斯卡露面的意思。

伊恩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很快又开始了文件销毁。他反应过来,刚刚进来时也没有看见奥斯卡。莱利的办公室基本没收拾过,唯独一直放在架子上奥斯卡不见了。然而他并没有说什么,“奥斯卡随身携带,确实更稳妥一些。”伊恩想着,“毕竟看起来就像玩具一样,不会引人注目。”这次撤离有些蹊跷,尽管三人没有就这件事情交流过,但是看起来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做了最坏的准备。

门外走廊突然传来一阵重重的脚步声,引起了三人的注意,玛丽安向门口走去,想看看外面是什么人经过,刚走到门口,和几个男子迎面遇上。“请问莱利•霍顿先生在吗?”站在最前面的男子问道。

玛丽安快速扫视了一圈门口的情况,共4名男子,另外三位分扇形站在稍后的位置。玛丽安立刻明白出口已经被封锁了,她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几个人应该来者不善。“找我有什么事吗?”莱利听到对方问起自己,也向门口走去。

玛丽安转身往回走了几步,靠近莱利,门口的4人也顺势走进房间。

“你们有什么事?”莱利看着他们,略微皱眉,又问了一遍。这几个人好像没有听到莱利的话一般,径直走向伊恩,走在最前面的那名男子推开伊恩,一把抓过伊恩手中的文件,另外三人旁若无人一般直接在莱利的办公室四处翻箱倒柜。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伊恩愤怒地问道。然而并没有人理会他,4人仍然各自翻找,似乎在找寻什么东西。在觉得伊恩和莱利碍事的时候就直接推开。玛丽安的心脏剧烈地跳动,她做了一个深呼吸,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她悄悄地向沙发的另一侧移动,远离这几个不速之客,趁没人注意,迅速抓起茶几上的手机。这时站在茶几旁边的小平头发现了玛丽安的举动,他一个跨步走到玛丽安跟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抢过手机扔出门外,然后一挥手,重重地将她推开。玛丽安重心不稳,被身旁的茶几绊了一下,向后倒下,头磕在门框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玛丽安趴在地上,她感觉自己像要散架了,动弹不得,头疼的厉害,还有些热乎乎的感觉,她挣扎着伸手摸了一下头,果然流血了。伊恩和莱利冲上前去和这群不速之客扭打起来,屋里一片混乱。很明显这几个人是想找什么东西,还没有打算要他们的命,但是他们的目标是什么呢?玛丽安看着满地乱扔的纸张,研究资料看起来并不是他们的目的,他们的秘密研究应该暂时还没有被发现,那么这群人到底是要找什么呢?这时玛丽安的注意力被沙发下隐隐闪烁的绿光吸引住了,“这是什么东西?”玛丽安暗想,“奥斯卡!”仿佛黑暗的夜空中一道闪电劈过,玛丽安忽然清楚了这些人的来意,他们是冲着奥斯卡来的。明白这点后玛丽安脸色惨如白纸,如果对方知道了奥斯卡,意味着他们的全部研究成果早已彻底暴露,那么这一切究竟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呢?

伊恩和莱利明显不是这四个人的对手,很快就被对方打倒在地。玛丽安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伊恩和莱利,感觉今天凶多吉少,只能暗暗祈祷他们不要发现奥斯卡。她想起来手机被扔到门外,环顾了一下屋内,趁着这四个人都背对着她找东西,悄悄一点一点地向门口挪动,避免又引起注意,刚刚退到门口,她提了一口气,趁没有被发现,迅速翻身猫着腰跑去捡起手机。玛丽安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没有人追出来,转身准备向楼梯口跑去,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她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冲击波将她挟裹着推向前方,恍惚间她感觉周围被一片绿光笼罩着,“奥斯卡还是被发现了吗?”很快她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时,玛丽安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有点儿恍惚,那天昏迷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究竟是怎样被送到医院的?这些她全然不知。“伊恩和莱利不知道怎么样了”,想到这里,玛丽安挣扎着想要下床去找他们,却发现自己的腿脚都不停使唤。

“你醒了,等一下我叫医生来”,旁边的一位圆脸护士伸手准备按铃。

“等一下,我昏迷了多久”,玛丽安轻轻拽住年轻的护士的衣角,问道。

“你是三天前被送进来的,昏迷了两天多了,我叫安娜,有需要你可以按铃,我先让医生过来给你做检查”,圆脸护士一边按铃一边跟玛丽安说道。

“谢谢你,安娜。对了,今天是几号?”

“7月28号”,小护士回答道,“你怎么了?”

“7月28号”,玛丽安呆呆地重复了一遍。

安娜看着精神恍惚的玛丽安,抬手看了一眼表上的日历,“对的,没错,今天是7月28号”。

“那么,还有人和我一起被送进医院吗?”

“没有,25号送来的只有你一个人”。门外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是负责玛丽安的主治医生吉米。“没有什么大碍,都是皮外伤,你昏迷了好几天,没有体力,需要静养”。又简单交代了护士几句后,吉米走出了病房。

玛丽安觉得头疼欲裂,她想整理一下思绪,弄清楚现在的处境,然而刚刚清醒过来的她还很虚弱,不能做太多的思考。她记得他们的航班是7月20号的,撤离当天遭遇了袭击,那么中间还有4天左右的空白期,她到底在哪里,伊恩和莱利是死是活,这期间又发生了什么……她无奈地皱着眉头,又闭上了眼睛。

昨晚窗帘没拉严,清晨的阳光透过缝隙斜斜地撒在玛丽安的脸上,对光线敏感的她瞬间没有了睡意。玛丽安挪动了一下身体,仍然觉得没有力气,于是按铃叫安娜过来,请她帮忙拉开窗帘。

“今天气色好了很多”,安娜拉开窗帘,回头看着玛丽安说道。

“谢谢!我也觉得今天精神好一些了,但是还是没有力气,你可以扶我坐起来吗?”

安娜扶玛丽安坐起来,帮她摆好枕头让她靠上,“休息几天就会好的,不要太着急。”说着,安娜递给玛丽安一杯清水。

“谢谢!可不可以请你今天有空的话帮我找点这几天的报纸?这样一动不动地躺着真的好无聊,我需要看点报纸打发时间。”

“好的,过一会儿我给你送过来,我先去别的病房了,你好好休息。”

玛丽安微笑着冲安娜点头表示感谢。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安娜带来了一个报夹。“阅览室已经把上周的报纸全部装订在一起了,我索性都借出来了,你慢慢看,看完告诉我我再还回去。”

“谢谢!太感谢了!”

玛丽安本意正想从7月20日的报纸开始寻找线索,但是她又不想表露自己的意图,所以之前跟安娜要报纸的时候没有说具体日期,没想到歪打正着,安娜给她带来的正是从7月20日开始装订在一起的报纸。玛丽安按捺住内心的激动,不动声色地跟安娜道谢。目送安娜离开后,她遍立刻开始翻阅报纸搜寻信息。然而很快她就失望了,过去这一周的报纸中居然对A市理工大学的爆炸事件只字未提。玛丽安坐在病床上,抬起头呆呆地望着窗外,她明白爆炸事件已经被人掩盖。呆坐了许久,玛丽安忽然反应过来,她翻身下床,扶着墙走出病房,沿着走廊慢慢地向前走去。

走廊尽头是值班护士的办公区域,两个小护士正坐在一起聊天,玛丽安走上前去借用电话,其中一个小护士回头用眼神示意她自便,接着又扭过头去和同事聊天了。玛丽安拿起电话沉思片刻,按下了一串数字。

“喂,你好!”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低沉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主任,我是玛丽安。”

“啊,玛丽安呀,你还好吗?”

“我还好,我想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你通知我们当天晚上撤离,后来发生了意外,莱利和伊恩他们在哪里?”

“莱利?伊恩?”电话那边略停顿了一下,“听我说,玛丽安,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不要想别的。”

“我想知道真相!”玛丽安压低声音说道。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我们研究院也没有这两个人,你前几天下班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当初昏迷,现在你清醒过来真是太好了,你最好多休息几天。”

“那我们与A市理工大学的合作项目是不是已经结束了?”玛丽安试探着问到。

“A市理工大学?我们是有一个和他们的合作计划,这之前一直是你在负责和他们沟通,但是还未正式开始。玛丽安,你真的需要好好休息,工作的事情你就暂时先放在一边吧,早点恢复好最重要。”电话那段语重心长地说。

“好的,谢谢,我会保重身体的。”玛丽安默默地挂了电话,转身向病房走去。她抬起左手看着手腕上的伤疤,那是去年调试奥斯卡时不小心被激光灼伤留下的疤痕。玛丽安抚摸着手腕上的疤痕,心里明白,真相或许永远无从知晓了,而她可能也走不出这家医院了。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