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心录:一场心灵筑建与高超医术的切磋较量


炼心录:一场心灵筑建与高超医术的切磋较量

把女生的母亲送出门外的时候,女生的母亲还在不停的道谢。

“……谢谢你啊,王医生!真是太感谢了!等她中考完我们一定再登门道谢……”

“您不用客气,看着木槿成绩上去了,我也很高兴,好好加油吧!”我边说着边看向站在一旁的女生。女生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对我的话没有任何反应。

“你看你,王医生鼓励你呢,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要不是王医生,你这次能改了马虎的坏习惯,考进年级前十名吗?还不快谢谢王医生!”母亲在一旁催促道。

“……谢谢。”女生露出反感的表情,视线朝下望去。

“不用不用,不用这么客气,能提供一些帮助,也是我的荣幸。”我笑着说道。

“好的好的,那您留步,我和孩子她爸改日再登门道谢!您忙吧王医生。”

“好的,那我就不送了,两位慢走。”
等母女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母亲又转过身朝我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便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我转过身,朝着缓缓落下的夕阳伸了伸懒腰。落日的余晖此时洒满了这栋建筑的西墙壁,也让我所在的第五层显得温暖和明亮。写着”心灵咨询科“的门牌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柔和的光线,我掏出口袋里的手帕擦拭了几下门牌,然后推开门返回了屋内。

时间回到一个月以前的一个上午,那是这对母女第一次来到我的诊所,一进门,母亲就愁眉不展地坐在了我面前的椅子上,开始诉说着自己的女儿如何如何成绩不好,而且也不是学不会导致成绩差,而是怎么也改不了粗心的毛病,一点都不认真仔细,让父母操碎了心。因为听到别人介绍,说这里可以改善人的心性,所以才慕名而来,希望我可以帮帮他们。

十天以后,我把一个装了二十毫升透明液体的小玻璃瓶交给了女生的母亲,并嘱咐道,要在今晚睡觉前服下,然后就让我们看看下次月考她还会不会再犯粗心大意的毛病。临走之前,我告诉女生的母亲,这瓶药的名字,叫做“细心”。

我叫王成,在二零零三年,也就是在三年前,还是京南医科大学心理学专业一名普普通通的准毕业生,并且正为毕业论文和找工作忙得焦头烂额。为了赶毕业论文,有一段时间我几乎天天泡在图书馆里,翻着那些大部头的医学著作。

一日午后,刚刚吃过午饭的我早早来到图书馆开始查资料。午后的图书馆人并不多,大多是像我一样的准毕业生,图书馆里倒是很安静,很适合阅读,但是在适合阅读的同时也非常适合瞌睡虫的生长发育。还没翻一会儿书,强烈的睡意就像向我袭来,我抬起头,揉了揉双眼,决定不能睡,一是趴在桌子上睡觉太难受,一觉醒来胳膊会麻得不像是自己的胳膊,对身体也很不好。二是担心一睡着一个下午就过去了。于是我决定先站起来走走,先把瞌睡虫赶跑再说。

我在书架前漫无目的地走走停停,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整个大厅最深处的一排书架。虽然是正午,外面刺眼的阳光透过高大的玻璃墙壁照进馆内,但是这处书架却显得有些阴暗,和外面的温度也有些不同,显得有些清冷。

大概是很少有人来这排书架翻书吧,我这样想。抽了几本书下来,感觉确实如此,每本书上都积了厚厚的一层灰,书的年代也都很久远了,都是一些古代的医书,有的还是用繁体字和文言文书写的。翻了翻书页,空气里便开始弥漫起一股浓浓的类似发霉的味道,那是发霉的古书特有的一种味道,并不是单纯的霉味,而是书卷气和霉味混合在一起的气味。

我又向右走了几步,拿出一排书籍中最右侧的一本。刚把书抽出来,就荡起了一阵灰尘。我轻轻吹了一下封面,随手翻了翻——又是那种我看不懂的古书。我笑着摇了摇头,准备把书放回原位。突然,我发现书架右侧裸露的木板上系着一根棕色的细绳,因为平日被书籍遮挡着,而且和木板的颜色很接近,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我又凑近看了看,发现细绳的周围有一圈长方形的缝隙。而且,书架是被这种竖立长条木板隔开的,但是这条木板明显比别的厚一些。

我轻轻地拉了拉细绳,竟然可以拉动,我慢慢地把细绳拉出,竟拉出了一个小小的长方形木盒,而且木盒的一面是开着口的,所以总体上看,就好像这块厚木板里藏着一个小小的抽屉。

因为这个无意的发现我感到兴奋不已,睡意也被一扫而光。

我把抽屉抽出,口朝下轻轻倒了几下,只听啪嗒一声,一本厚厚的线装书书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赶忙把书捡起来,吹了吹封皮上的灰,用繁体字写就的书名才清晰地显露出来:《煉心錄》。

这是……炼心录?

我努力查阅着记忆里贫瘠的繁体字库,终于读出了书的名字。

炼心录是什么意思?我不解地翻开书页。翻了几页后才发现这是一本类似“菜谱”的书籍。每一页都写着配料、方法、时限、用法等词汇。但每一页的标题并不是菜的名字,而是各种各样的“心”。有伤心、死心、细心等等。我看着书里各种各样以“心”作为结尾的词语,越看越觉得有趣,但又有些疑惑:这本书是用来干什么的呢?为了弄明白这本书的玄机,我决定把书借走,以便好好研究一下。于是我把已经变空“抽屉”小心地塞回书架中,又把其他书籍放回原来的位置,让一切恢复了原样。

然而,当我把书交给图书管理员后,图书管理员却无论如何都搜不到这本书的记录。

“是不是因为繁体的原因,你输一下简体的书名试试。”我对管理员建议道。

“我输的就是简体的书名,炼心录,没错啊……”管理员冲着电脑,同样一脸不解。

最后,在确实查不到记录的情况下,管理员拿出了一个笔记本记录了一下,便让我把书借走了。

那天的我没有想到的是,上天让我遇到这本书,将会怎样影响我今后的道路。

回到寝室我又认真仔细地翻了一遍这本奇怪的书,仔细翻看了一下后才发现,这本书的奇怪之处不仅仅是书名和内容。首先,这本书没有标明作者,即使是古书,没有作者也是一件奇怪的事。其次,书中没有页码。最后,书的后半部分没有任何内容,而是一页页有些发黄的空白纸张。书中没有任何关于这本书的背景信息,翻开封面,第一页就是内容。书中内容有些是由繁体字写就,有些又是由简体字写就,所以也很难推测这本书的年代。总而言之,这是一本奇怪神秘的书。

接下来的几天,我除了忙着准备毕业论文,闲暇时间都会翻翻这本勾起我好奇心的书,翻看了几天后,我大致明白了这本书的主要内容——这很像是一本熬制心灵鸡汤的“菜谱”!

比如在“开心”的标题下,写着配料、制作方法、使用方法、时限、作用五个方面,作用一栏中写着短短的一行字:可令使用者心情愉悦。

一天午后,躺在宿舍床上的我又顺手拿起了这本书。看着看着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真是一本实实在在的心灵鸡汤谱,不过配料中倒是没有鸡,大多都是一些植物,花花草草之类。

怎么会有人这么无聊,写这么莫名其妙的东西,骗人的伎俩也太低级了吧。我一边不屑地想着,一边把书扔到了一边。

窗外的阳光刺眼灼目,透过窗户斜射到宿舍的墙壁上,和阳光一同传来的还有时断时续的蝉鸣。已经有微弱的鼾声回荡在宿舍里,我拉过身旁的毛毯盖在身上,慢慢合上了眼睛。

以后的一段时间我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完成毕业论文和找工作上,但事情并不是常常一帆风顺。恰恰相反,于我而言,屋漏偏逢连夜雨也许才是人生常态。比如,在一个被老师骂了一通后的傍晚,我收到了公司面试官的拒绝通知。

我站在图书馆的门口,两手无力地垂在身体两侧,手中的电话仿佛还在回荡着面试官冷漠的声音。我突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也没有心情再回去修改论文。

我要振奋一下精神,这种状态可不行。我这样想着,开始寻思去做些什么能让自己高兴一些。忽然,我想到了那本“鸡汤谱”——《炼心录》。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去泡杯茶喝。抱着这样的心态,我抬脚朝宿舍走去。

在宿舍找了半天,终于在床铺和墙壁的缝隙中找了那本《炼心录》,我急忙翻到标着“开心”的那一页,开始仔细阅读上面的内容。阅读完毕后,我感觉制作过程并不复杂,只是根据重量用开水去冲泡配料表中的材料就可以了。冲泡时间是一个小时。看着配料表中的那几种花草的名字,我觉得买到并不困难,也确信制作出来的东西对身体应该没有害处。就当泡杯茶喝,我想。

制作的过程大概花了不到三个小时,制作完毕后,我看着被子上的刻度,往水杯里倒了二十毫升的“茶水”——按照书中的说明,二十毫升的量能起到十二小时的效果。我需要在晚上睡觉前喝下,在早晨醒来后开始生效。

我看了一下电脑上的时钟,才发觉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睡觉吧,希望明天能有个好心情。我拿起眼前的水杯一饮而尽。

第二天一睁开双眼,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向我袭来——很轻松,很愉悦。虽然记得昨天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但是,就是莫名其妙地觉得一切都很有希望,很开心。

难道这就是“茶水”效用?

不会是巧合吧?

那本书并不是恶作剧?

我不是在做梦吧?

和愉悦感一同而来的,还有巨大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为了进一步验证《炼心录》的真伪,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又尝试了“伤心”、“忧心”等几种负面的项目。发现按照书中的制作方法确实能得到实实在在的可以影响人心的“心灵茶汤”。

我大喜过望,感觉真是无意中找到了宝——这可比那些励志故事有效多了。难道这就是书中所说的:生理影响心理?

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除了把毕业论文完成,便开始认真钻研这本神奇的书。毕业以后,我没有去找别的工作,而是在市里的商业大厦的五层租了两间屋子,开了这家“心灵咨询科”。因为《炼心录》的存在,我可以根据人们的需求调整来访客人的心理状态,这比一般的心理治疗有效的多。随着人们的口耳相传,咨询科的名气也越来越响亮。到今天,心灵咨询科已经开办了两年多,已经发展到了需要提前三天预约才能前来咨询的程度。对此我也深感自豪。

自豪之余,我也在很多个夜里感谢上天,通过这本《炼心录》赋予了我改变人心的能力,我也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这本书用于正途,帮助他人,以对得起这段奇妙的经历。

窗外的天空越来越昏暗,暮色开始四合。我打开灯,开始在本子上记录今天病例的情况。

“……售出“细心”二十毫升,使用者姓名:木槿,使用效果良好……”

每次一个病例结束,我都会在本子上记下,这些都是宝贵的经验。说“病例”其实并不确切,有些事情还远远达不到“病”的程度,更确切的来说,是一个个的事例。

记录完毕后,我把本子合上,想着刚才母女两人离开的背影,想起自己上学那会儿,也经常犯粗心的毛病,为此也经常被骂。如果当时我有了一瓶“细心”,会不会有一个更好的未来呢?不过,大概也就遇不到这本书了吧。人生也真是奇妙。

我抬头望向窗外,天色已经黑尽。我起身开始整理桌子,准备回家。刚整理到一半,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把手中的书本放下,拿起了话筒。

“您好!这里是心灵咨询科,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您好……请问、请问是王成医生吗?”从话筒中传来一个略显犹豫的声音。

“对,我是,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哦……王医生,我想预约一下,三天后想去您的诊所咨询一些问题,不知道方不方便。”

“哦,预约对吧,可以,没有问题,三天后,就是周五,周五上午九点你看怎么样?”我问道。

“好的、好的,周五早上九点,我一定会准时拜访,谢谢您!”

“您不用客气。”

挂断电话后,我在预约记录本上写下了这条信息。心想三天后的这位来访者,不知道会提出什么样的需求呢。

周五早上九点整,叩门声准时从门外传来。

“请进。”我抬起头应了一声。

随着吱呀一声,门被缓缓地推开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走了进来。

小伙子的身体有些消瘦,理着干净利落的平头,穿着很简单,一件黑色的T恤,一条黑色的西装裤,加上一双白色的板鞋就是他全部的装束。

“您在前几天的晚上预约过对吧?”我问道。

“嗯……是的。”来访者的眼神有些忧郁,抬头看了我一样,又飞快地朝着地面看去。

“哦,好的,请坐吧。”

我示意他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起身倒了一杯水放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可以说说你的情况吗?我有什么可以帮你?”我说。

“嗯……其实也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事情……”他的口气有些犹豫。

“没关系,不管严重不严重,你都可以畅所欲言,不用拘束。”我说。

“嗯,好。是这样的,我发现我有一个很大的毛病,就是做事坚持不下去,有一句话叫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对我来说,就是三天打渔,两天半晒网,一天都坚持不下去,唉……”小伙子顿了顿,又接着说了下去,“就是,太缺乏恒心,想学一些东西,常常图个新鲜就完了,坚持不下去,王医生,你看你能帮我改掉这个坏毛病吗?”

“你是说,希望我给你一些‘恒心’?”我问道。

“嗯……是的,不知道我的要求是不是有些过分,但是听很多人都说您这可以改变人的心性,所以我就来找您了。”

“嗯……能说说你都想干些什么事吗?”我问道。

“想干些……挺多的,比如想学几门外语,想学习美术,音乐,还有想去深造一下,这些应该都是我想做的,应该说是……梦想吧。”他慢慢回答道。

“工作了吗?还是正在上学?”

“工作了,工作有两年多了。”

“在哪工作?平时工作忙吗?”我问,“当然了,如果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也可不回答。”

“嗯,没事,在一家企业,工作挺忙的,加班有时候也是常事。”

“喜欢这份工作吗?”

“嗯……不喜欢,但是,外界的压力……”小伙子显得有些欲言又止。

“嗯,好的,我明白了,我可以给你开一副叫做“恒心”的药,睡觉前服下,第二天醒来就会有效果的,只是,这副药的价格有些贵,一万块二十毫升。”

“真的吗?真的有这样的药?太谢谢你了王医生!太谢谢了!贵点不要紧,一万我也付得起,只要管用就好。”小伙子因为兴奋脸涨的通红。

“好的,那你稍等一下。”我起身去了里屋。

十分钟后,我拿着一个小玻璃瓶走了出来。

“这瓶药的名字,就是‘恒心’,拿好。”边说着我把小瓶递了过去。

“哇,是吗?”小伙子大概没有想到这么快,吃了一惊,忙从椅子上站起身,用手接过玻璃瓶。

“嗯,是的,这是我的银行卡卡号,如果方便的话,可以直接把钱转给我。”

“哦、哦,好的,好的……”小伙子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按照我的要求把钱转了过来。

“一个月后如果有时间再过来一趟吧,我们来聊聊效果。”送小伙子出门前,我嘱咐道。

小伙子离开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屋外阳光灿烂,温度和清晨比起来已经有了明显的回升。不知躲在哪棵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看着眼前的初夏景象,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句话:人生而自由,又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一个月后的一个下午,小伙子又敲开了我的诊所的的门。

“王医生,真是太谢谢你了,您给的药果然管用!我这次是专门来道谢的!”还没有坐下,小伙子就一脸兴奋地说。

“是吗?现在做事能坚持下去了吗?”我饶有兴致的问。

“嗯对对,比如我一直想考雅思,这次背单词足足坚持了一个月,每天都背!而且我还买了网上的公开课,每天都抽时间去看,这要放在以前,钱肯定又白花了!真是谢谢您啊王医生!您的药真是太神了!”小伙子依然很激动。

“最近工作不太忙吧?”我倒了一杯水,示意他坐下。

“嗯是,最近确实不忙,还比较轻松。”

“嗯,先别激动了,喝点水吧。”我把水杯往他的方向推了推,“其实这些和那瓶药没有任何关系,哦,不能说是药,其实那就是一瓶普通的矿泉水,普普通通的水。”

“水?”小伙子要去拿水杯的手停在半空,“您是说,那根本不是什么‘恒心’,只是一瓶水?”

“嗯,对,只是一瓶水。”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他,“这是你上次给我的一万块钱,现在该还给你了。”

“这……王医生,您把我说糊涂了,如果那是水,那为什么我突然就能坚持下去了呢?突然就有恒心了呢”小伙子接过信封,一脸不解地问。

“这都是因为你自己,是你自己让你自己坚持了下去,我充其量只是给了你一些心理暗示。”我转过身,在椅子上坐下,“你知道,坚持一件事情,最需要什么吗?“

小伙子依然一脸不解。

“在我看来,是三点:第一是兴趣,第二是自信,第三是压力。第一点和第二点都是人内部的因素,第三点是人外部的因素。上次通过和你聊天,我感觉对有些事情你是很有兴趣的,但是你缺乏自信,你不知道坚持下去你是否会得到一个好的结果,或者说,你不相信自己能坚持下去,这种不自信也会影响坚持下去的动力,还有就是没有外部的压力。

你想,就算你不喜欢上班,但是每天还得坚持去上班,为什么能坚持下去,因为不去上班单位会不同意,家庭也会不同意,而且会被处罚,这就是外部的压力,这些压力会迫使你坚持下去,即使你没有内在的动力。所以,你欠缺的,是自信和压力。我给你那瓶水是为了让你相信你可以坚持下去,故意开高价收费,是希望给你一些压力。现在你做到了,所以钱也该退给你了,希望你不要生气。”

小伙子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几分钟,然后抬起头说道:“我明白了王医生,坚持这件事,归根结底还得靠自己,我明白了……”

“其实,在这三点之上,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就是时间和精力。所谓坚持,就是在一件事上持续投入时间和精力,没有时间和精力,坚持就无从谈起。我猜你最近工作不忙,就是因为这个。工作之外的精力和时间充裕了,对别的事情的坚持才有可能发生。”见小伙子没有回应,我又接着说道,“你在挣扎,对吗?你希望走一条别的道路,对吗?”

他终于抬起了头。

“对,王医生,我觉得现在的我根本不是真的我,我就像一个傀儡一样,或者像一枚棋子,表演给别人看,活给别人看……坚持学习,坚持去提高,也是为了有实力去走自己的道路,可是……你说的对王医生,有时候下班以后就累的不想动了,时间和精力根本保证不了,再加上我的不自信和压力不足,所以就……唉,还是我自己太没用了……”小伙子又深深低下了头。

“嗯,虽然不是太了解情况,但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没有关系,起码你有一颗向上的心,你没有甘于这样浑浑噩噩的活着,这已经非常难得了。而且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很不容易,所以你要相信自己,不要自暴自弃。”我缓缓说道。

“嗯,谢谢您啊王医生,这两趟我真的没有白来,这样的环境里,能得到一些理解,就已经是太不容易了,谢谢您,我会继续努力的。”小伙子边说着边站起身来。

“嗯,坚持下去吧,我相信你会走出属于你自己的道路的。”

把小伙子送走以后,已经差不多五点了,太阳已经有了明显的西斜,阳光也没有了中午时候的耀眼夺目。

人生在世,虽然说都该有权利去选择自己内心选择的道路,但是,又有多少人可以打破自己的枷锁,走出属于自己的人生呢?

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我心中暗暗想着。

时间流逝,转眼间就到了盛夏。此时的窗外,正午的阳光正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知了在不知疲倦地叫着,与知了声混在一起的还有空调外挂机嗡嗡作响的声音。

我翻了翻今天的预约记录,下午还有三位访客要接待。扭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一点五分了,还可以休息一个小时。我把记录本合上,站起身,准备在旁边的躺椅上小睡一会儿。

还没有完全躺下,就传来了细微的嗒嗒的敲门声。

我一惊,又坐起身。仔细听了听,确实有敲门声,声音虽然微弱,但确实在一声接一声的传来。我一边纳闷是谁在大中午的敲门,一边朝门口走去。

一开门,眼前竟然是一个十几岁的光头男孩,男孩的脸色有些苍白,脸上还挂着汗珠,小小的身体显得很瘦弱,男孩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服装,脚上穿着一双拖鞋。反应了几秒钟我才意识到,男孩穿的是一身病号服。看男孩的样子,最多也就十四五岁。男孩怯生生地站在门前,见我开了门,明显有些胆怯,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

“你好,小朋友,有什么事吗?”我蹲下身说道。

“我……我……我想买一颗心!”男孩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

“买一颗心?”我有些吃惊。

“嗯……是……”男孩低下头,小声地说。

“来,进来吧,外面热,进来说吧。”

我把男孩迎进了屋,把男孩扶到了一张椅子上。

“来,喝点水吧,喝点水慢慢说。”我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

“你住在第一医院吗?生病了吗?”我看着男孩衣服上的标志问道。第一医院离这栋商业大厦并不远,步行的话大约十分钟就到了。

“嗯……是……就在旁边。”男孩说完,拿起水杯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

“你刚才说,你要买一颗心?”我问。

“嗯是,我在医院的时候,听别人说的,这里可以买到,所以,我就来了。”男孩抬起头,有些坚定地说。

“那你想买什么心呢?”我笑着说。

“嗯……我想买……‘忘心’。”男孩又低下了头,“可以让人忘记的心。”

让人忘记的心?我在脑海里想了几秒钟。确实,《炼心录》里有关于遗忘的一页——遗忘之心。

“为什么要买这个?你想忘记什么吗?”我问道。

“不是我想忘记……而是、而是,我想……”男孩吞吞吐吐地说。

“你生病了吗?”我问。

“嗯……是,生病了……”

“感冒了吗?发烧吗?”

“不是,是一种……是一种……治不好的病……”那还把头埋得更低了。

我心头一沉。

“大中午从医院跑出来,爸爸妈妈知道吗?”

“不知道……他们休息了,我就偷偷跑出来了。”男孩猛地抬起头,“医生,他们都说你这里可以买到一颗心,可以买给我一颗可以忘记的心吗?我想……我想……如果他们忘了……”

“他们?他们是谁?”

“是我的爸爸妈妈……我得的病是治不好的,我偷偷听到了,而且还要花很多很多的钱,爸爸妈妈都是在这里打工的,我们没有钱……我看到过爸爸妈妈在一起哭……”男孩抽了抽鼻子,“所以我想,如果他们能忘记我,就像我没有出现过一样,他们就不用花那么多钱了,也就不用那么难过了,反正、反正我已经快要死了……”

我越听心里越沉重,鼻子也有些发酸。

“别这么难过,叔叔给你说,现在医学还是很发达的,不要放弃希望,爸爸妈妈肯定也不希望你放弃,他们肯定希望你能够坚强一些,全家人一起度过这道难关,而且叔叔这里确实也没有‘忘心’。”我决定撒这一个谎。

“啊……没有吗?”男孩有些失望。

“回去好好治病,等治好了,再回去上学读书,要有信心!以后出来要和爸爸妈妈说一声,不然他们该多着急,而且你现在身体还不舒服。”

“嗯……好……谢谢叔叔。”

男孩说着,就起身要向门口走去。

我把男孩送到门口。看着男孩的身影渐渐远去。等男孩走出一段距离后,我把屋门轻轻碰上,开始小心翼翼的跟着男孩的身影。走了几分钟后,便看到男孩走进了第一医院的病房楼。我急忙跟了上去。走进病房楼后发现男孩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我在楼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个男孩。

正当我有些失望,想要回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吵骂声,我顺着声音走了过去,果然看到了那个男孩的身影。

“……大中午跑出去你知道多危险吗?而且你还得病了!爸妈多担心你你知道吗?万一有危险怎么办……”站在男孩面前的是一位四十岁上下的女士,应该是孩子的母亲。一位年龄相仿的男士站在一旁,也是一脸焦急。他应该是男孩的父亲。几分钟后,两人陪男孩走进了病房。我在远处等了十几分钟,终于,父母两人一起从病房走了出来。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叫住了两人。

“您好。”我打了一声招呼。

两人明显被我这个陌生人吓了一跳。

“呃……你好……你是?”父亲有些不解地问。

“哦,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在附近开诊所的一名心理医生。”说着我把一张名片递了过去,“两位是刚才那个男孩的父母对吗?”

“嗯,是。”父亲拿着名片说,“哦、哦,我听说过你,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两位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希望能找一个地方聊聊,是关于孩子的。”我说。

“嗯……好吧。”两人依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找地方和我坐了下来。

我把中午男孩去找我的过程说了一遍。还没有说完,母亲已经泣不成声,父亲也红了眼眶。通过交谈,我才知道,男孩在前一段时间刚被诊断出患有白血病。

“希望在治疗的同时,也不要让孩子有太大的心理负担。”临走之前我嘱咐道。

“嗯,谢谢你啊王医生,谢谢你专门跑来。”两人把我送到了大门口。

医院前面的道路上,树木枝叶茂盛,阳光依然刺眼灼目,把脚下的柏油路面烤得滚烫。知了依然在不知疲倦的叫着,声音一如往昔,它们永远体会不到人间的悲喜。我走在树荫底下,想着刚才的一家三口。记忆也是人的本质属性之一吧,记忆里,除了事情,还有感情,这大概也说明了,为什么很多记性好的人都不快乐。

回到诊所的时候,刚好两点五十分,离下午第一位来访者的来到还有十分钟的时间。我整理了一下桌面,又给饮水机换了一桶水,做完这些后,便在桌前坐了下来。

几分钟后,准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请进。”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