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便是错过

初恋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便是错过

1.人生若只如初见

高中时期,情愫朦胧,异性之间的关系总是很微妙,有些讨人喜欢,也有些莫名其妙。

初见他时,就有些怦然心动。眉清目秀,干净的脸很安详,目光又带着一丝悠远和忧郁。

生物课上,我的写字笔从课桌的前边缘掉在了地上,又在地面上恣意地蹦哒了几下,最后停在了前桌同学的椅子下面。

我轻轻地溜下椅子,先把头伸到课桌下面,接着整个身体都转进了课桌下,努力地伸手穿过前桌同学椅子下的空间,试图去捡自己的笔。

当我的手指快触摸到笔的一端时,突然,前桌的脚动了动,由原来微微放在在椅子下面空间的位置上向前方挪去,脚尖顺便把我的笔滑去了他的课桌下面的地上,而他并没有发现。

我沮丧地缩回了手,从课桌下面回到座位上,用食指戳了戳前面男同学的背。

“喂,同学,可以帮我从你桌子下边捡一下笔吗?”

他马上微微转了一下头,侧面余光象征意义的往后瞟了瞟,又在他那个狭小的空间低头弯腰从桌面下帮我把笔捡起来,侧着头把笔递给我。

“谢谢~”我轻声地道谢,自己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午后的阳光倾泄在他俊俏的侧脸上,我有些发愣。他干净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随即又把目光移到了讲台上正在讲解习题的老师身上。

那个时候我还不懂感情,只觉得他很温暖。而我,像一只喜欢温暖的小猫,亦步亦趋地想走进他。

我细心观察着他喜欢吃的小零食,然后某一天就去小卖部买零食时也顺便买了他喜欢吃的零食。

为了请他吃我买的零食,我请了周围的一大圈同学吃了我买的零食,行为自然,内心却有些窃喜。

一来二去,我和他渐渐熟络了,我们常常一起饭后去散步,一起去买零食,一起讨论问题。

和他一起的时光,温暖而踏实。

直到,一个他的好兄弟开始追求我,我们就越走越远了。

2. 对他的喜欢不够深刻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小星也跟我们玩在一起了,我们就两男一女,课间一起探讨作业,晚自习后一起聊天散步,畅谈人生。

尽管小星喜欢和我嘻戏打闹,我还是更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和小星相处的时光,热闹得有些聒噪,而和他呆在一起,却感觉到安静而踏实。

我们三人一起玩耍一个多月后,他就莫名其妙地疏远了我。后来,我想了想,可能他是察觉到他的朋友对我有意思了,而他对我没有什么感觉,所以才不知不觉中疏远了我。

“静,你觉得我们可以在一起吗?”中午教室里,小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我。他看着我的眼睛,期待着我的回答。

“我们现在不就是在一起吗?”我假装不懂地含糊其辞,眼睛看向前方座位上他认真学习的背影,不知道他是否听见了我们的对话,还是假装无动于衷?

“我的意思是,可以做我女朋友吗?”他挑明了说,看着我。

我一时语塞,竟不知道如何接下他的话,脸憋的有些红晕。

“在一起,在一起”身后桌的室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偷听我们俩的谈话,此时她兴奋地大喊出来,一脸的兴奋,一副旁人不怕事多的样子。

一下子,班级里其他的同学都纷纷转过头来用好奇的眼光扫过来,有人在小声地询问,有人在兴奋地描述有人告白这一场景。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班级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大,连一些正在午睡的同学也被吵醒了,皱着眉抬起头用烦恼又迷惑的眼神向我们这里探个究竟。

一下子,我觉得难堪极了,我想从座位上跑出去,从座位上出去的路却被起哄的同学们堵得水泄不通。

通过起哄者之间的缝隙,我看见了他也好奇到后面发生了什么。他疑惑地扭过脸,等明白了后面发生什么之后,又微微皱着眉头转过身去,继续看自己的书,好像,他只是介意这突如其来的嘈杂打扰了他看书。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起哄声持续不断,我的视野被起哄的同学们完全挡住了。

他根本不在乎我和谁在一起,我可真是自作多情。我内心苦笑,一丝丝失望涌上心头。

我低着眼帘点了点头,不敢让小星看到了我的失落,也想快点结束眼前的这一出闹剧。

小星很高兴,他马上笑逐颜开。围观的同学更是尽了兴,噢~噢~地欢呼着,散开前纷纷前来向我和小星讨厌喜糖。

第二天下午,小星从背包里拿出了几大包不同口味的阿尔卑斯棒棒糖,他和我给班上的每个同学都发了一个,当然,是小星给他发的糖,我在教室一侧发糖的时候,还看见了他在为小星高兴,貌似说着祝福之类的话。

发了糖以后,我和小星就对外宣布正式在一起了。从那以后,他对我更是冷淡,像是刻意疏远,路上遇见,也会假装没看见一样各走各的。

我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也没有勇气去问他。毕竟,现在的我,是他的好朋友小星的女朋友了。

开始,我以为他一点也不在乎我,所以想着和小星在一起可以气气他,后来,又觉得他应该是也有一点喜欢我的,所以才不理我,避开我了,他对我感到失望吧?

我和小星在一起后,做的最多的不过是一起去食堂吃饭,晚自习后一起走回宿舍。

在那一段青涩时光,我与小星,没有拉过手,没有拥抱,只有彼此的默默陪伴,一切只源于,我告诉他,如果想要维持这一段男女朋友关系,前三个月内不准碰我,我还不适应这种关系的存在。

他默许了。可是最终,我们还是分开了,他不是那个令我心动的人。

从学校里林荫道两旁的粉色樱花盛开,到田径场周围大片白色栀子花谢幕,我们一直以朋友的身份居身在男女朋友关系之中,直到高考完后。

录取结果出来了,我上了二本,他上了一个专科。那个毕业后的暑假,炎热又朦胧。

一天,他约我出去散步,那天是他的生日,他请了他所有玩得好的朋友,一起去唱歌,一起去吃大排档。没有那个他,莫名其妙的,他和他,已经不再是好朋友了。

在KTV中,我坐在最角落里,他也忙着招呼他的兄弟,和他们一起聊天喝酒。他的兄弟们唱歌唱尽兴后,起哄着要我和他合唱一曲。我们两人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地合唱了一首歌,至于是什么歌,在闹哄哄的环境中,后来,我已经不记得了。

一直在KTV中待到了下午六点多,小星带着我们一群人去了大桥边的一家大排档吃饭,点了满满一桌,男生们都喝了很多酒。饭后,还吃了生日蛋糕,又用剩下的蛋糕彼此嘻戏,每个人身上都有蛋糕污渍,尽管我极力躲在角落,不参与他们的混战,也没能避免头发上有两块奶油印记。

饭后,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他执意送我回家。我们并肩同行,聊着今天的在KTV在饭桌上某某人某某人的窘态,在幽静的马路上,他突然提议要抱我一下!

借着柔和的月光,我默许了。“就一下”我笑着说。

他把我横空抱起,来了个公主抱,走了十几米。我紧紧地搂着他脖子,不知道是第一次被异性这么抱起而感到激动,还是脚离开地面而感到害怕,我的心跳在加速。

他把我放了下来,满意的理了理衣服,陪着我慢慢朝着我的家走去。

那一天,我们仿佛知道那就是我们这一段不明朗感情的最后一点时光,彼此都出奇的好心情。

“你回去吧,我就快到家了”我劝他早点回去,毕竟,他家在我家相反的方向,还离得挺远。

“不,我把你送到你家门口再走。”他坚持送我。

“不行,我妈妈看见会骂我的。你现在就回去,现在,快点,回去!”我略带撒娇,略带命令的语气对他央求道。

他笑着看了我有几秒钟:“好,那我现在回去,你自己注意安全”

我笑着点点头。他笑着面朝着我,一步一步倒退着往他家的方向倒退,我也一直站在原地,一直看到他在离我三十米的地方转身了,我也才转身朝自己的家走去。

一路上我没有转身,慢慢悠悠,万千思绪,思考着未来,期待着未来,也迷茫着未来。

回家家里,和妈妈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又为妈妈汇报了今晚都干了些啥,就准备去洗漱睡觉。从我回来开始,家里的狗就一直在院子里对着家对面的道路上吠叫。

“对面有个人一直站在那里,是你的朋友吗?”妈妈通过窗户查看了一下,问我。

我也通过窗户向外探究,一个黑色的人影立在对面人家围墙的阴影下,看那身形,我马上认出了那是小星。

我想给他打电话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于是我把手机充上电,接着赶紧跑出房子,站在门口的灯光下,对那个人影招了招手,他也摇了摇手机作为回应。

我示意他赶紧回去。他好像站在那里对着手机打字,一会儿摇了摇手机,才慢吞吞地朝着反方向走去。我站在门口,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很远的转弯处,才走回房间。

等我开了机才发现,我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小星的。同时,我收到他的一条短信:你关机了,我回去的路上想问你回到家了吗,打不通你电话,我就跑过来看看。看到你安全到家了,我也就放心了。我回去了,晚安。

顿时,暖暖的感觉又涌上心头。我知道,有一个人一直默默的关心着我。

从那次以后,我们很有默契地都没有彼此再联系过了。

暑假结束,我们各自去了不同的城市。默默地换了电话号码,从此真的天各一方。

和小星之间的结局,没有掌声,没有争执,最后他以温暖我结尾。

唯一让我有愧的是,从一开始,我没有喜欢过他,只是从开始的赌气到后来的习惯。

那个我曾经喜欢的他,听说还是和小星上了同一所大学,他们的缘分匪浅,而我,也再没有和他联系过了,可能是,和小星一起的那段时光,早已经不再喜欢他了。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