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男人跟你说来日方长,也许就是所谓的再也不见

当男人跟你说来日方长,也许就是所谓的再也不见       
今天的天气好似比昨天更热,但是没有办法,还是要去上课。我无精打采地眯着眼靠在家门口树等着美清和琼华。嘶,什么鬼。突然脑门上感觉到一阵寒气,一下子清醒,睁开眼,看到林乐浩、杨承、车意仨人站我面前,不用说,肯定是他们做的好事,我无言望着他们,真的是热的我没有精气神说话,没有人说话,只是望着我笑,顺着车意的目光,我瞥到林乐浩的左手藏在身后,秒懂啊,肯定是他干的好事,只是现在没有力气收拾他。踏踏的跑步声和混合着我名字的喊声传来,那俩妞来了。只是跑什么,不热吗?我表示很疑惑。

        “朝雨,跑,快迟到了,”琼华气喘吁吁说道,嗯哼?抬手看了看表,what?还有十分钟上课,什么情况。“我,我,我睡过头了,”美清说道。苍天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么热的天,叫跑,是魔鬼吗?不等我缓过来,就都跑起来了。生无可恋可能也就是现在这样子吧。傻子。刚准备跑起来的我,听到这话,更是不开心了,刚才的账还没有算,又说这话,望向林乐浩,不等我开口说话,他的手拉着我手臂,跑了起来。更准确的说,是他拖走我跑,头晕的厉害,心跳的极快。

        最后一分钟,我们一伙人用冲刺的速度,跑过大门,奔向教室。老师在我们前面进去了,徒留衣角的痕迹。

        “报告,报告,”杨承、美清和车意喊到,我和林乐浩在他俩后面等着。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的老吴看了看手上的表,扫了扫教室,望了望门口,终于蹦出进来两个金字。我们得到赦免,小跑到座位。

        “我们先不上课,今天我通知个事情。”刚拿出书本,老吴的声音传来。大家都望着讲台,看着老吴,今天老吴有点不一样,以往要通知事情从来不会占用上课时间,难道是因为今天都是她的课,就任性了?但是也不应该,以前从来没有过。老吴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带我们,刚开始,老吴真凶,后来习惯了,发现老吴其实是个好老师,关心我们的学习,也会告诉我们学习之外的道理,也没有那么凶,本来以为初中就见不到老吴了,谁想到老吴竟然跟着我们一起升级,还带着我们。停顿了好几十秒,老吴开始说话。“孩子们,今天,是我带你们的最后一节语文课,”话音刚落,班级里有点躁动。“好了,大家安静,听我说,因为,因为老师的身体出了点问题,需要住院治疗,所以希望大家能理解,过几天会有一位新的老师过来,我啊,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感觉脑袋一热,视线有点模糊。“王朝雨,作为班长和语文课代表,你要和新老师多交流沟通,知道吗?王朝雨,”

        林乐浩要笔戳了戳我,他的视线望向讲台,“王朝雨,我说话你听到了吗?”好,老师,听到了。“嗯,你下课来一趟办公室,你先坐下。”好的。“然后,林乐浩、车徽你们要帮好班长,还有……”后来我不记得老吴说了什么,只是那节课我的语文课本没有打开过。下课铃响我也没有听到,是林乐浩提醒我,我去了办公室,老吴跟我说了很多很多,“好了,就这样,回去吧,啊,跟同学们说今天剩下的课自习,然后收拾收拾东西回家,啊。”最后老吴哽咽声音对我说道,我闭着眼,点点头,紧紧抱了抱老吴。我怕我一开口哭声就会止不住了。

        走出办公室,我看到本来晴朗无云的天变得灰蒙蒙,好像要下雨了。比赛应该不比了。我没有勇气打开门走进教室,老吴从小学就一直带我们到现在啊,可以想象现在教室里很压抑,但是老吴叫我交代的事我要完成的。擦了擦眼睛,打开门,所有的目光望向我,我走上讲台,准备说老吴说的话,可是,我做不到,我一准备开口,眼里就有眼泪落下,我拿起粉笔,写在黑板上,那么安静,只有我沙沙写字的声音,写好之后我借着关门,走出了教室。我听到教室里断断续续有啜泣声传来,忍不住的我匆匆跑向楼台。

        短信震动一直响个不停,拿出手机回了让她俩不担心,顺带帮我告诉我家人我晚点回去。一个人静静缓过来的快,安慰的话更会让人溃不成军,三人见面更会哭的厉害。她们肯定知道。雨没有来,夕阳没有出现,老吴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回来。开门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我思绪,有人来了。转头一看,是林乐浩。用双手捂住眼睛开口问他:“你怎么来了?”我天,这么沙哑的声音,傻子都知道我干嘛了。没有听到他的回话,听到他的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然后在我旁边坐下了。

        “把手拿开,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干嘛了?”轻飘飘的话飘进我耳朵。哼,我也不矫情,拿开就拿开。

        他的眼睛也红了,虽然不是很明显,是啊,谁还不是小孩,况且男孩子也可以哭的。

        “怎么一直盯着我看,难道我眼睛肿的厉害?”我问道,没有说话,还是一直看着我,我赶忙拿出手机照了照,还好还好,这个死狗浩。

        “喝吧,嗓子不干啊。”嗯哼?我最喜欢的芒果汁,还扭开了,算他有良心。啊,感觉就像在沙漠里突然喝到水。我没有停下,还继续喝,我怕他问我,他一问我,我肯定会哭。我真是...

        “好了,别喝了,擦擦眼睛”说着还给了我湿巾。真是的,感觉眼睛热热的,从他手里面扯过湿巾,闭着眼睛,但是我知道有东西留下来,怎么办,我也很无奈。“你不要说话了,除了我说话”我要明显的哭腔说道。“嗯,你不要哭。”我……

        一把把湿巾扯开,“我不是说不要说话吗……呜呜……不要说话,让我静静。”这次没有说话了,又从他手里面拿了湿巾,敷在眼睛上。他就这样坐着,不知道坐了多久。妈妈打电话催我回家,我们才离开。

        我们都会说来日方长,只是不知道这来日的长,会在哪。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