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如可期,我愿意继续爱你

来日如可期,我愿意继续爱你
明媚的午后。

她一身白裙,戴一顶小圆帽,两条金黄的麻花辫搭在双肩,笑起来仿佛比阳光还闪耀。

18岁年纪的小男生,看到心动的女生,都会想尽办法吸引她的注意力。

我放下篮球,杀马特的长发沾满汗水,假装跑进羽毛球馆找同事要水喝,注意力却完全集中在她身上。

脸蛋圆圆的,被太阳晒得有些微红,皮肤很好,脚指头短短的,穿一双波米风的坡跟鞋。

她正在和我的领导交谈,应该是领导的朋友。

下一秒,我做了一个恐怕会尴尬一生的动作。

我甩了甩头发,头发上的汗水迅速飞向了她微红的脸颊……

她皱了皱眉,瞥了我一眼,默默地从腰间小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

我尴尬得不知所措,满嘴抱歉。

“没事”,她轻声说道,标准的普通话。

与此同时,她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尴尬,我便转身走开。

余光中,她竟然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大哥大”……

实话讲,我是相信一见钟情的。

自从那天以后,我才懂什么叫寝食难安。

梦里我和她一起坐在摩天轮上,讨论她是喜欢男生长发还是短发。

很快我就绷不住了,缠上了我的领导。

“霞姐啊,给我个她的联系方式呗”

“你想啥呢,你才多大点儿?我朋友都23啦”

“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

“别闹,工作去”

“求你了嘛……我这个月保证不请假,全上大夜班,怎么样,而且我只是想交个朋友,又不干嘛”

“你是真的烦……”

“略略略”

可算是拿到了她的号码。

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她说她刚从厦门回来,学个车,考完驾照就去成都继续工作了。

“大哥大”是家里的移动座机,没来得及办手机卡临时用一用的……

不太记得家乡的路了,有些路盲。

balabala……总之不可能会喜欢我这个小弟弟。

5岁的差距,是有些大哈?

鉴于她是路盲,我便利用起这个“弱点”,强行做起了她的向导。

一开始她是拒绝的,直到某一天,她坐2路车在渡口桥下了找不到路之后,我接到了她的求救电话。

“朱朱,你能不能来接下我啊”

“你在哪呢”

“我也不知道啊”

“你身边有啥建筑物?”

“有个桥”

“什么样子的桥?”

“就是桥啊”

“……是中间有一个高高的架子的,还是没有?”

“没有诶”

“好我知道了,你在路边等着,我15分钟左右到”

“好……”

我找到她时,她一脸抱歉和尴尬的样子,把我的心都萌化了……

我说,“以后我就叫你小胖妹了”

她怒道,“凭什么!我哪里胖了”

我说,“正因为你不胖,所以我要这么叫才显得我独特。”

“不行,你叫我也不答应”

“不管,我反正就这么叫了,你看,号码都给你备注的这个”

“那我以后不回你消息了。”

“呃,我已经改成仙女姐姐了,你看……”

“不看不看,你谁啊,我不认识你”

“我那天在沃尔玛看到一把伞,好独特,就像报纸一样,我送你呗,省的你被晒黑了”

“不用不用,我有伞的”

“呃,好吧”

某天,外面下着大雨,我看了看时间,快下班了,想着估计得等雨停了才能走了,没带伞啊。

总配徐大妈突然叫我,小朱啊,那不是你的小胖妹么!

我定睛一看,她站在大厅,正对我微笑呢。

我慌忙跑过去,问她怎么来了。

她递给我一把伞,说“送你的”。

像报纸一样。

我心尖儿都在颤,不等我千言万语,她便转身去找我的领导唠嗑了。

我偷偷跑到休息间,打开了这把伞,掉下一张纸。


善良如她。

“厨房厨房”,对讲机里响起师父的声音。

“厨房已离线!”我皮道。

“小朱啊,你的小胖妹又来啦!”

“师父,你怎么都知道了!”

“店里都传遍了,你到底下不下来看你的小胖妹啊?”

围裙一脱我就溜下了楼,虽然她是来找我领导的,但能看她一眼也够了呀。

工作休息时,打开手机能看到她回复的消息,成了那段日子里最开心的事。

“你做我女朋友吧”

“……我们不合适啊,年龄差别这么大”

“我不介意,你很介意?”

“我也不算是介意,但我的父母,我的朋友们,肯定会介意啊”

“我是你的男朋友,又不是你父母的,你朋友们的男朋友”

“真的不行啊,他们要是都反对,我会很难受的”

“我去把我的身份证出生日期改了”

“朱朱,别这么幼稚好么”

“你做我的女朋友,我保证成熟得爆炸”

“我们就做朋友吧,好吗”

“不好,一点都不好”

“你看,我现在就像是在哄孩子”

“……那我改天再问你这个问题,等我再成熟几天”

“哈哈,真是受不了你”

“那就做我女朋友吧”

“打住啊你,女朋友是你磨就磨得来的吗”

“呃……那我约你出去玩,你会答应么”

“玩什么呀”

“我们去爬山怎么样,锻炼身体”

“不去,深山老林的,你干坏事我都没办法求救”

“我……”

“逗你的,什么时候去啊?”

“后天怎么样,我后天晚班”

“我后天晚上要去吃个饭,爬了山一身汗怎么去”

“你可以来我家洗个澡再去啊”

“想得美”

“那就定后天了啊”

“好吧…”

出发这天,我早早就到了32路车站接她,生怕她不认识去爬山的路。

一路有说有笑,关系总算是比“短信好友、向导”近了一步。

下山后,她竟然主动提出去我家洗个澡,我本来是开玩笑的。

长得好看的女生是都这么爱干净么……那我当然恭敬不如从命,第一次带她回了家。

洗完澡,她还在我的房间睡了个午觉,我自然是在客厅看电视,并没有想入非非。

傍晚,送走她,我也去上班了。

我…才不会抱着被子找她的味道!

她喜欢吃圣代,我知道。

那段时间,我让领导尽量给我排下午班,下午4点上班。

每天中午,我都会去店里打一个满满的圣代,袋子里装满冰块,把圣代放在中间,坐40分钟车,送到在练车的她手上。

“别这么忙活了朱朱,你每天这么跑不累啊?”

“你喜欢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可是天天吃冰淇淋会长胖诶”

“那你就可以真的成为我的小胖妹了”,我这么想着。

嘴上却说“啊,那我三天送一次,怎么样”

“别啊,你这样老来看我,我妈妈肯定会知道的,教练是她的朋友”

“知道就知道呗”

……

某天快下班了,已是夜里10点。

收到她的消息,“朱朱朱朱,唱歌你来不来啊”

“来啊,当然”

“都是我的朋友们,你不怕么”

“有什么好怕的”

下了班,火速收拾了一下自己,奔向她发来的地址。

“这是……我朋友”,她向她的朋友们这么介绍我。

我端起酒杯,挨个喝了一圈,已然两瓶下肚。

“听说你在追我们攀攀啊”,一个面相不太和善的大哥问道。

“我……对,怎么了”

“追她的人可有点多哦,你行不行啊”,他晃了一下酒杯。

我自然明白,拿起酒杯,“大哥,你说我行不行?”

……

半小时后,我已经濒临不省人事的边缘,她搀扶着我到了厕所。

我顶着绛紫色的脸说,“我没事,还很清醒,你回去玩着,我马上回来”

“喝不了还喝这么多,你干嘛呀”

“我真没事,好得很,你先回去”

吐完一次,还没回到包厢,感觉又来了,捂着嘴又跑向厕所。

洗了把脸,算是清醒一点。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今天真TM争气,平时就一瓶顶天的量。

回到包厢,她已经开始帮我挡酒。

我单手一挥,不用,女人帮我喝,算什么男人。

说完便倒在了沙发上。

她叫醒我时,已是凌晨1点过。

她搀着我等电梯,电梯来了,却装不下我们所有人。

我说,我俩走楼梯。

我拉着她一路小跑。

借着酒劲,我铆足了勇气当面问她,

“做我女朋友吧”

“你喝多啦!”

“我酒已经醒了”

“等你真的醒了再问我吧”

“我现在就真的醒了”

说完已经到了一楼,她的朋友们正站在楼外等着我们。

一个个把她的朋友们送上了车,我说,“你还没回答我呢”

“太晚啦,我要回家了,朱朱”

“我送你”

“就你这样还送我,赶紧回去吧”

“不,我送你”

“送我上车就行了”

“好吧,那你到家告诉我”

“好”

“真的到家就告诉我哦”

“……贫吧你就,拜拜啦”

我迷迷糊糊滚回家后不久,她给我发来消息

“朱朱,我到家啦”

“嗯好,然后呢?”

“什么然后?”

“你之前说到家就告诉我的啊”

“好”

“什么好啊?我说你之前说到家就告诉我可不可以做我女朋友啊”

“我已经说了啊”

“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睡了啊,晚安,朱朱”

“晚安,胖胖”

那晚,我梦到她穿婚纱的样子了,真美。

真的和胖胖在一起了也,我笑的像个傻子。

店里的大妈们都说我魂儿被抽走了。

我拼了命的工作,顶满每月200个小时的限制。

“我要使劲赚钱,万一她妈妈知道我了,她介绍我时也要拿得出手嘛”

在我领2000多工资时,我是这么想的。

我们一起看电影,一起去江边玩沙,一起在广场看小朋友们奔跑在喷泉里,一起去朋友工作室看我傻傻的跳舞。

我听她唱《我们的爱》,她听我讲农村长大的经历。

我日常送她回家,她却突然说“你都不留我”

于是随便找了个回我家吃西瓜的借口,创造了“第一次”

…………

看似美好的日子,却被我的幼稚戳了许多洞。

某天,我正在总配忙着配餐,前一秒还是总配的电脑屏幕。

转眼过去,便看到她站在大厅,对着我微笑挥手。

(这个画面,也是这么多年来,她给我留下的最深刻的记忆。

她擅长给人惊喜,她的温柔、细腻,总是能给平淡的日子带来数不尽的甜蜜。)

我欢欣的跑向她,牵起她的手问她怎么来了。

她微笑着淡淡的说,我是来找霞霞的。

我……如鲠在喉。

当下便全然忘记了见到她的惊喜,嘴角一撇留下一句“好吧”转身回去继续工作了。

并且极力克制自己,不要再在大厅中找寻她的身影。

她离开时,也并未再给我打个招呼,我自然更加郁闷了。

晚上,她发来消息,“朱朱,你下班了么”

“嗯”,从未如此简短回复她消息,年少的幼稚暴露无遗。

“你生气了么”

“没有啊,我生什么气”

“今天确实是因为找霞霞有事才来的”

“嗯,知道了,睡觉了,晚安”

“好吧,晚安”

本以为她还会继续宽慰我,她的“晚安”更加触怒了我。

我便在QQ空间里写下了“没意思”。

她在1小时后敲响了我家的门。

某天,她陪我参加朋友的生日宴,屁股没坐热,又陪我马不停蹄的赶往同学会。

我喝了好多酒,吐得完全没了人样。

当晚我还有夜班…

我趴在店里大厅的桌上睡着了,该上班了,她叫醒我,皱着眉头擦掉桌上的口水。

我东倒西歪的去向领导请假,领导气坏了,质问我顶着时间请假哪里去找人替我。

她在一旁帮我说话,领导总算松了口,让我赶紧滚回家休息。

她把我送回了家,我却打死不让她走。

我迷迷糊糊听见她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她妈妈质问她怎么还不回家。

她撒谎说在霞霞家里,今晚就不回去了。

她妈妈怒道,不行,赶紧回来。

她无奈的说,好。

她亲了亲我的脸颊,起身准备离开,我耍酒疯就是不让她走。

她严肃的说,今晚真的要回去,你别这样。

我转身抱着被子装睡,她轻声叹息,还是走了。

某天,她为了考科二凑够打卡时间,晚上还在练车。

我陪着她,直到她妈妈出现。

她难得的慌乱,叫我先走。

我却倔强的说不走。

她实在拗不过我,央求我先去驾校外面等她妈妈走。

晚上一起吃了顿烧烤,可算送走了我。

某天,我的前任突然出现在店里,并且在我的机位点餐。

前任和她的朋友们讥笑着上了二楼,慌乱中我叫来了胖胖。

我硬拉着一脸懵逼的她也上了二楼,晃了一圈又下来了。

在她的再三追问下,我说了实话。

她转身就走,我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了愤怒。
 

再怎么善良宽容的人也经不起这样三番五次的折腾。

终于,在胖胖有事不能陪我一起看《变形金刚》时,火山爆发了。

我气她不陪我,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一堆情侣中看完了《变形金刚》。

她气我不理解她,几天都不和我说话。

七夕节悄然而至。

我其实早早就计划好了,七夕节,送她一份我亲手做的礼物,终结这段冷战。

七夕节前一天,我上了个大夜班,早上8点下班,我迅速赶往朋友的奶茶店。

亲手做了一个布丁,再跑了几公里去申通分拣站拿到不能及时送过来的快递,里面是我用半个月工资买的情侣表。

最后去到礼品店,精心包装了礼物。

午饭后,可算是赶到了她的驾校。

然而,她并没有我期望中的惊喜表情。

她淡淡的说,谢谢。

我尴尬的问,你今晚有事么。

她说,晚上要和妈妈他们一起吃饭。

我问,那吃完饭呢。

她说,吃完太晚了,就不出门了。

我悻悻的说,好吧。

随后离开了她的驾校,在回家的公交车上睡过了站。

到家后,我倒头就睡,实在是太累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夜里9点过。

我思来想去,还是拨通了她的电话。

我问,“你吃完饭了么。”

“吃完了。”

“那你在干嘛呢。”

“我在公交车上。”

“你去哪呢。”

“去找霞霞”

“你不是不出门了么”

“她们硬要叫我来”

“那我们能先见一面么”

“她们催了我很久了”

“就见一面,不耽误时间”

“好吧”

我翻身起床打了个车就去了32路总站。

她还是已经到了一会儿了。

她怒道,“你要干嘛呀,给你说了她们一直在催我呀”

“我就想问问你原谅我没有,我们的冷战能不能结束了”

“这个不能电话里问么,为什么非要见面啊”

“所以你回答我呀”

她突然沉默了,怔怔的盯着我的眼睛,表情慢慢的变得僵硬,恼怒,难过。

她的眼泪突然夺眶而出,我懵了。

我上前一步想抱住她,却被她一把推开。

我念叨着,怎么了这是,继续尝试抱住她。

她再次使劲的推开我。

我原地站定,呆呆的伸出一只手想牵起她,嘴里重复着:你怎么了呀。

她哭得抱着双膝蹲了下去,四周的人开始指指点点。

我抚着她的头,“你别哭啊,都是我的错”

她哭得撕心裂肺,我也难受的要死了。

我安静下来,不再问她,只轻轻抓着她的手。

终于,她发出了声音,我却没听清,“你说什么?”

“朱朱,散了吧”

“啊?为什么啊?”

“我们散了吧”

“为什么啊?”

“你不了解我”

“我哪里不了解你了,只要你表现出来的喜好,我都记着的啊”

“你不明白啊!”

说罢她站起身,擦眼泪就要走。

我哪里肯放她走,我拉住她的手,“你这样我想不通啊,到底为什么啊”

“我怀过一个孩子啊!”她嘶吼道,眼泪又夺眶而出。

我怔住,“什么时候?”

“在厦门的时候”

“没关系啊,我完全可以接受啊”

“可我不能接受啊!”

“不是,这又是为什么啊”

“你不明白的,你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说完,她甩开我的手,向前跑去。

我追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全然不顾四周的闲言碎语。

哭罢,我起身走到一个商店,买了一包玉溪。

坐在商店门口的椅子上,一口气抽了7根烟。

要知道,我已经戒烟两个月了,因为胖胖不喜欢烟味。

坐了不知道几个小时,烟头已经丢了一地。

我昏昏沉沉的回了家,躺在床上一夜无眠。

不停的翻看她的QQ空间,看她会不会有什么动态。

没有。

却在凌晨4点过刷新时,猛然看到她到我空间的足迹。

我好想好想,好想再给她发个信息说点什么,却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第二天,我向领导请了假,背了个包就去了火车站,买了一张马上出发到西安的硬座票。

一个人在西安玩了两个星期,逛遍了所有的名胜古迹,吃遍了西安的各式面食,幻想着和她一起旅游的样子。

回程前,我想,还是要给胖胖买个礼物,不管她收不收。

一只粉色的玉镯,她喜欢粉色。

回了家,我给她发消息,字打了又删,打了又删,

幻想了各种情景,生怕把气氛搞得很尴尬,最后只憋出一句,“我有个礼物想送给你”

“好”

“那就一会儿见?”

“好的”

仿佛我们根本没有经历过热恋到分手一般,毫不尴尬,就像老朋友一样,有礼物送你,好的。

聪慧如她,总是可以巧妙化解所有的尴尬。

见面后,我把礼物递给她。

她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眼眸里迸发出惊喜的情绪。

“真好看,谢谢你,朱朱”

“戴上试试”

她轻轻的戴上,“最近练车还是晒黑了,戴粉色显得更黑了呢”

她又轻轻的取下,“等我养白了再戴”

我微笑的看着她,心里一如既往的温柔泛滥。

送她回家后,我发消息问她,“我很快就会去当兵了,两年,我应该会成熟些,到时候我还有机会么”

“朱朱,两年后,如果你我互相还有感情,我会奋不顾身的嫁给你”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