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这种东西很脆弱——叶子的噩梦


叶子是一个从小就是十分胆小自卑的人,因为她有一颗长得不太听话的牙齿。所以她说话的时候总会顾及这颗不太漂亮的牙齿,也就是古话说的那样,笑不露齿。虽然她自己十分的自卑,害怕同学的嘲笑老师的轻视,然而却没有人直接了当的和她说,你的牙齿真难看!呼她自己在心里暗自庆幸了一下,大家都认为我的牙齿不好看,所以照顾自己的想法而都避而不谈吧!

叶子其实看起来并没有那么自卑,她也会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和同学说说笑笑,和男生一样玩的很开心,也许所有人都觉得她是个很看得开的人,是个不太在乎自己缺陷的人。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叶子做梦都在想要拔掉那颗难看的牙齿,真的做过这样的梦,而且不止一次,每次梦中把牙齿拔下来了,叶子心里的一块疙瘩就消失了,她很讨厌这颗不识时务的牙齿。

叶子也很胆小,有多胆小呢?从小到大都特别害怕老师,因为叶子出生在小地方,所以那边的教育方式十分的落后,以体罚学生为主,坚信着罚了就能长记性的道理。而叶子小的时候有点笨,学东西没有其他人学的快,因此也是老师的重点照顾对象,想必怕老师的原因大家都清楚了。叶子很害怕和老师交流,因为她总觉得老师是最阴晴不定的人,可能会突然生气,自己可能就要被教训一顿,所以她宁愿憋尿憋到流眼泪都不敢在上课的时候举手和老师说,老师我想去上厕所。其实被逼到绝境的时候,她说过这句话的,只不过音量小到只有自己听的见,她反反复复的重复这句话,然而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就会怪自己太没用了。她还用眼神示意老师,想给老师传递我真的很想上厕所的意思,然而从来没有老师能够读懂她的意思,真可惜!偶尔她还会请求同学的帮助,她会让同学帮她和老师打报告去上厕所,她觉得自己这张嘴打死都发不出声,但是同学可以,于是百般纠缠让同学打报告,可能因为她不是很讨喜人缘也不是很好,很多时候同学都是拒绝她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同学觉得帮其他人打报告去上厕所太丢脸了吧!叶子才不管这些,她只想去上厕所啊!

初中,叶子到了一个大一点的地方读书,她遇到了许多陌生的同学,她又开始变得文静了,因为没有她熟悉的人,她只敢和同桌讲几句话。这个年纪是情思泛滥的时候,她经常能听到某某喜欢某某某,以及某某某喜欢某某。于是她也开始想,自己喜欢谁呢?

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吧!叶子觉得有这颗牙齿在谁会喜欢上自己呢?就算某人因为自己的性格而产生好感,也会因为这颗牙齿而退却吧!嗯叶子决定不再想这个太难的问题了。一直到初二,那个时候换了座位,她的后座是一个男生,班里的学霸,他有点黑,头发有点长,是那种任由其随意生长的发型,没有摸过,但是看起来应该挺硬的。个子也高,比那个时候还没有发育的叶子高很多很多了,而且他为人特别的风趣,和很多女孩子都玩的很好,叶子觉得他很有趣,以往碰见的学霸都是一心学习,不管凡间事的,但是他不一样,他不是很爱学习,平时作业还经常借叶子的抄,但是考试总是比叶子考的好,最让叶子不服气的就是英语,男生英语居然也可以学这么好吗?于是她非常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平时随心所欲,考试的时候得心应手的。叶子开始关注他。

甚至原本她伪装的文静的性格都要被他卸下了,不,是慢慢的被卸下了。叶子开始和他高谈阔论,她发现学霸就是学霸啊!他懂很多东西,和他聊天很有意思,而且他很会开玩笑,叶子总是被他逗的意犹未尽,想每天都和他打打闹闹,就这样一直一直过下去。

有一天,他和叶子说,我喜欢一个人,但是她不喜欢我,怎么办?叶子心跳加速了,她心里想是谁呢?他告诉叶子那个女孩是班上另一个学霸。哦原来是她!叶子想,就是那个经常被别人开玩笑说他俩很般配的那个女孩,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喜欢她啊!有点失落,但是叶子和他说,我帮你吧!

于是,叶子和他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变化。他开始总是向叶子询问这方面的事情,总是问她怎么办啊怎么办,接下来要怎么办。叶子心想我也不懂啊我也从来没喜欢过别人啊!我平时看电视剧看的很多而已。但叶子还是很有耐心的帮助他,因为他对叶子的这种依赖让叶子很有满足感,他依赖自己,就好像离不开自己一样。

终于有一天,他决定正式向学霸表白了。叶子先去找学霸探了探口风,学霸表示自己只想学习,叶子有点不忍心告诉他真相。他给叶子写纸条说,今天晚上我就跟她表白,如果失败了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叶子看完之后,心跳加快了。她写到,什么秘密啊?他回到,晚上我再告诉你,如果她拒绝了我的话。叶子心想,是她心里想的那样吗?这个时候叶子满脑子都在想这个秘密,根本不在乎其他,她觉得自己快要热疯了。对,她不仅心跳很快,脸也红了,很红很红,比发烧的时候还红的严重,朋友问她,你怎么脸这么红?叶子答不上来,现在是冬天,为什么脸红?叶子想,自己可能真的喜欢他了,怎么会喜欢他呢?

又怎么会不喜欢他呢?他真的很美好,在叶子眼里,他是叶子遇到的第一个这样的人,学习很好,人很聪明,说话很幽默,有时候还很可爱。为什么会不喜欢他呢?喜欢他简直太容易了。

很快就到了晚上,他果然表白失败了。其实叶子可以告诉他,他肯定会失败,就不要再去试了,但是他说了他表白失败的话才会告诉她一个秘密。她想听这个秘密,所以不想阻止他去表白。她传纸条问他,你要跟我说的秘密是什么?他回,我表白失败了,有点伤心T_T。叶子写到,这个结果你应该知道的吧!你快说那个秘密是什么?他又回,你应该也知道这个秘密吧!叶子心跳再次加速,不知道,你快说吧!他再回,就是,我其实是有一点点喜欢你。就一点点。叶子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整张脸都红了,烫的要命,而手却是冰冷的。她回到,是真的吗?他第四次回,是啊!叶子手有点抖了,我也喜欢你,那我们要在一起吗?他过了一会才回,我想想看,明天再给你答案好吗?叶子着急了,为什么?他坚持到,还是等明天再说吧!明天给你答案。叶子只能任凭他说的了。但是她依旧很激动,他说他有一点点喜欢自己,这么久了,终于有人和自己表白了,没有因为这颗不讨喜的牙齿退缩。叶子彻夜难眠。

第二天,英语早读,叶子像往常一样,拿着书转过去,想和他一起背书,但是他却向后转过去了,叶子想,他可能是和别人有事聊。继续看自己的书,但是,过了好一会,他都没有转过来的意思,叶子用书拍了拍他,他一脸面无表情的转过来看了叶子一眼,又转过去了。叶子觉得很奇怪,又拍了拍他,他一脸不耐烦的转过来,看了一眼自己,又转过去了。叶子反应过来,这就是他昨天所说的,答案吗?

叶子心凉了一半,问他,这就是你的答案吗?他没看叶子,对啊!

叶子只能尴尬的拿起书,转过身去了。

很荒唐吧,很可笑吧,很不可思议吧!一夜之间,怎么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叶子不甘心,给他写纸条,你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了?他过了很久才回,没什么,就是这样,你别问了。叶子很伤心,凡事都有原因吧!你怎么突然变化这么大。他没有再回叶子。叶子心想,也许他根本不喜欢自己吧!

后来,又换了位置,叶子和他不是前后桌了。他坐到最后面了,离叶子很远很远,他和叶子再也没有说过话,没有交集了。但是叶子忘不了他,每天晚上和朋友倾诉,心里很难受,每天半夜都竭力压抑自己的哭声。

叶子后来又想,也许是因为自己那颗讨人厌的牙齿吧!男生肯定都在背地嘲笑她,他如果和自己在一起,肯定会被别人嘲笑的,而他对自己的一点点喜欢不足以承受这样的嘲笑。都怪这颗牙齿。

叶子想过给他写情书,越想越觉得要写,想再试一试,也许他又想和自己在一起了呢?但是不可能吧!但是她还是想试,感情这种东西太诱惑人了,叶子已经失去了理智。于是她写了一封情书加绝交信。她和他表明了态度,自己是喜欢他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变卦,但是自己还是很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如果他也还喜欢自己,就给自己回一封信,如果不喜欢了,就绝交吧!不用回信了。

第二天,叶子收到了回信,她打开信,看了一眼,她想哭。信上写了,绝交吧!我们以后都不要来往了,你不要再给我写信了,别再打扰我了。

叶子认为,这恐怕会成为自己一辈子的噩梦了吧!

相关信息
  • 偷来的感情,我要对你追尾到底

    偷来的感情,我要对你追尾到底

    2018-12-21 08:38:30

    偷来的感情,我要对你追尾到底苏锦站在镜子前,看着轻松提到半腰上的牛仔裤,心里想骂的脏话已经堆积成山,明明不想减肥,但体重还是掉得毫无下限。贺时年,其实我想说,我们可不可以不分手?看着对面那个因为男人满脸苦情的女人,苏锦努力扯开嘴角,尽量让自己笑起来不要像个脑瘫的天使。她以为,没有贺时年,她照样可以过得...

  • 利诱的感情,宿命般的无法舍弃的罪行

    利诱的感情,宿命般的无法舍弃的罪行

    2018-12-14 12:18:40

    利诱的感情,宿命般的无法舍弃的罪行在最近的三通电话中,胖婶对我说了三件奇怪的事。第一通电话在年初,那时胖婶刚回郑州上班。一天晚上,他打《绝地求生》,女友坐到他怀里,说要和他玩一个游戏。胖婶说:“玩什么游戏?”女友说:“捉迷藏。”胖婶说:“能不能玩成人的游戏?”女友说:&ldqu...

  • 在赤裸裸的贪欲面前,感情就TMD只能算个屁

    在赤裸裸的贪欲面前,感情就TMD只能算个屁

    2018-12-12 16:07:22

    泰顺县位于浙江南部,隶属温州市,枕山近海,区位独特,明景泰三年(1452年)置县,取“国泰民安、人心效顺”之意。李春天就出生在泰顺小镇上,这样一个色彩斑斓如同打翻了油漆桶的春天。李春天出生的时候,正是满山遍野油菜花盛开的时候。一层一层地油菜花,直把大地都染成了松松软软的金黄色,黄的明艳,香的沁人心...

  • 三个人的友情处理方式——感情太拥挤,得闲时记得爱自己

    三个人的友情处理方式——感情太拥挤,得闲时记得爱自己

    2018-12-10 14:58:53

    三个人的友情处理方式——感情太拥挤,得闲时记得爱自己

    (壹).三个人的新生活兩個人,噢,不!三個人的新生活展開了,星期一至四是趙憾生母子兩人在家,河水不犯井水的,各有各忙,也各有各的作息。星期五六日,這個房子會多了一個人,有了她在場,氣氛被炒得熱鬧了一點,可是總是少了一點甚麼似的,她再努力也感到好像...

  • 车轮碾压不掉的感情_车轮下的感情又怎能轻易碾压呢

    车轮碾压不掉的感情_车轮下的感情又怎能轻易碾压呢

    2018-12-04 11:13:02

    车轮碾压不掉的感情_车轮下的感情又怎能轻易碾压呢“到哪?”售票员问道。“东池。”一声清亮的声音从一个小伙子的口中传出来。林清闲也坐在这辆公交车上,她听到“东池”这两个字,内心猛地一惊,“咦,这个名字,多么熟悉啊?”她想了想,终于想出十年前的事。十年前,她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