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微小说《心劫难逃》我宁愿你不为我当过这一劫


[一]

冬日的午后,阴雨绵绵,寒气逼人。

宽敞的教室里,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依旧不停地讲解着,只有他以及那些优,中等生才能听得懂的习题。而那些习题,对我这种差等生来说,简直就是天书,是上好的催眠曲。听得我昏昏沉沉的,想睡却又不敢睡,身心备受折磨。

“下面,这道题,有没有哪位同学想要主动上来做的?”老师温润的声音从讲台上传来,突然,话锋一转,阴恻恻的说,“没有的话,我可要点人了!不会做或是做错了,给我去教室外站着!”

教室外,那么冷!

我吓得浑身一个机灵,瞬间困意全无。悄悄地挺直了脊背,双手背在腰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黑板,装作认真思考的模样。实际上,我连大气儿都不敢出,生怕与老师视线相交,点我上去做题。我要是学霸,我也不怕,可奈何我就是一个学渣。而且,还是那种渣的不能再渣的。

可这世上的事,往往就是这样,你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当我眼角的余光瞥到老师那似笑非笑的望着我的双眸时,我的心猛然一惊,脑海里就一个念头,那就是,我完蛋了。想到此,不禁在心底哀嚎,班里那么多人,为什么视线偏偏落在我身上啊?!捶胸顿足。

一切心理活动,纠结,泄愤完毕之后,我心如死灰,认命般的等待着老师的提名。我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老师的唇变成了月牙形,我的姓氏“安”字即将要发出音。电光火石之间,是你轻轻拍了拍我早已冰凉的手,对我露出一个如同暖阳般的微笑,举起了手,说,“老师,我想试一试。”

身为数学课代表的你,时常和老师探讨不一样的解题思路的你,又怎会被区区一道小小的习题难倒?是你的仗义而为,替我挡了这一劫,让我免受寒冬凛冽之苦。可是如果,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我宁愿你从不曾替我挡过这一劫。

身劫易受,心劫难逃。

[二]

醒来,四周一片昏暗,枕头一片濡湿。我眼睁睁的望着天花板,泪流。希尧,我究竟何时才能将你完全忘却?

每当我觉得自己已经将你完全忘却的时候,你总是会出其不意的再次闯入我的梦境。梦境里的你和曾经的你相互重叠,都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温暖,对我更是那样的好。好到我一瞬沦陷,一生难忘。

如今的你,又身在何方呢?可不管如今的你身在何方,都与我无关了。你身边早已有了如花美眷,不出意外的话,甚至,儿女成双了。

多年之前,刚跑完步的我们,累的瘫软在草坪上,气喘吁吁的望着漫天的星光。气息平稳之后,我侧过头,想要问你,咱们什么时候回去的时候,却看到了你双目闭合,嘴角微微翘起,近在咫尺的,英俊的侧脸时,倏地烫红了脸,心也不受控制的狂跳。我不知道,无意间的随意一躺,竟可以让我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你。那是我此生距离你最近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你倏然睁开灿若星辰的双眸,侧过脸,眉目含笑,略微羞涩的望着我,“韵彤,我好像,好像,喜欢上一个女孩子了。”

一秒天堂,一秒地狱,是什么样的感觉?我算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我轻扬起的唇角瞬间僵硬在脸上,尴尬的笑了笑。好在你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察觉到我神情的变化。我迅速收敛了心神,装作大吃一惊,喜出望外的说,“真的啊?!这是好事啊!说说到底是哪家姑娘能入得了你沈大公子的眼啊!嘻嘻……”

“韵彤,你就别打趣我了。不过,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生。”你的双颊瞬间攀上两朵泛着红玫瑰般的色泽。一脸迷醉,神往的神情,终究还是刺痛了我的心。

希尧,我没有打趣你。我是真的觉得,能被你喜欢的女生,真的很幸运,也会很幸福!

从你口中,我得知了你和那个被你喜欢的女生的初相遇,以及那个女生的大概的轮廓。你们的初相遇很简单,你在去上课的小路上,看到她长发披肩的蹲在路旁,纤白的双手伸进灌木丛里抱出一只小黑猫,微笑的爱抚着。那一刻,你觉得自己的心犹如小鹿乱撞,就快要破膛而出。

你忽而神情激动的问我,韵彤,你知道那种感觉吗?不待我回答,你又独自沉浸在兴奋与喜悦当中。我望着你欣喜若狂的神情,内心却是五味杂陈。

我当然知道那种感觉,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隐忍的克制着自己的那种感觉。犹如你所说的那样,生怕心脏破膛而出。

[三]

渐渐的,你变了,变得不再那么爱笑。你总是习惯性的望着窗外那条幽径的小路发呆。那是你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遇见过她的地方。颖悟绝伦的你,在遇到令你心仪的女生时,竟也会跟所有的凡夫俗子一样,愁眉不展,守株待兔。

你真的憔悴许多。日益消瘦的身躯以及面色日趋苍白的脸颊,让我想起“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可,你不过是,只见了她一面而已。你甚至连她姓甚名谁都不晓得,就对她一见倾心。为她这么的茶饭不思,神魂颠倒。

我真的很羡慕你心里的,那个素未谋面的女生。因为她啊,仅仅一面,就可以让我心仪了那么久的你,茶饭不思,神魂颠倒。她究竟有着怎样的独特魅力?竟可以让你如此这般心甘情愿,朝思暮念的耐心等候着,且,无怨无悔。

“希尧,”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趁着午休,单手托腮,神情十分期待的望着你笑,“快元旦了,你陪我去买衣服吧?”

你呆愣愣的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望着我的神情很是为难,“韵彤,你知道的,我……”

“我什么我,”我当然知道你接下来想要说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想要继续守株待兔,但这样的几率真的是小之又小。而你却为了这小之又小的几率,竟要拒绝我这满心欢喜的邀请。想到这儿,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满满的醋意,几乎将自己淹没。于是,说话也没了轻重,直击你的要害,“八字还没一撇呢,就这么的重色轻友!算了,算了,我还是自己去吧!不打扰您老人家了!”

话说出口之后,我立即就后悔了。我不该大脑一热,只顾逞一时口舌之快,将你的痛处,我的醋意,霎时,展露无遗。

所幸,你是个心思单纯的男生。并没有觉得我的话是在攻击你,也没有听出我话语里的醋意,还特愧疚的跟我表示歉意,“韵彤,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对你的。不是要去买衣服吗?走吧!”

[四]

“老板娘,上面那件米色的,拿下来我看看。”

“老板娘,能不能把上面那件米色的羽绒服拿下来给我看一下?”

不约而同,异口同声,说的却不是你和我。而是我和另一个女生。那个女生的声音听起来软软糯糯的,很是好听。

我和那个女生同时呆愣在原地,不由自主的望向彼此。那是个很好看的女生,给人一种很清新,很干净的感觉。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披散在纤细的腰肢上,弯弯细长的柳叶眉,圆圆的杏仁眼,小巧秀气的鼻子,朱唇皓齿。好似出水芙蓉。

如若不是你轻扯了一下我的衣角,把我偷偷的拉到一边,伏在我耳边轻声,且激动的对我说,是她,是她,就是她。我想,我会与她成为好朋友的。毕竟,茫茫人海中,能遇到与自己眼光相似,又能入得了自己的眼的人,着实不多。只不过,我和她,终究是有缘无分。只因,她入了你的心。

怪不得世人常说,女人心,海底针。就在前一秒,因为相同的眼光,我还在想,眼前的人儿可真美好。可下一秒,却因为你的是她,是她,就是她。就坚决果断的灭了这个念头。

你瞧,我是个多么小心眼儿的人啊!她是那么的无辜。只因她入了你的心,我便可以抹杀之前的一切好感,开始不待见她。可就是一个心眼儿这么小的我却因为你慌乱的神情,以及不知所措的话语而主动与她攀谈起来。你说,韵彤,我终于再次见到她了,我不想再次错过她。可我现在好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能帮我牵线搭桥吗?

你能帮我牵线搭桥吗?能,当然能。我表面微笑着应允,内心却在滴血。希尧,你知不知道自己何其残忍,竟然要这么深爱你的我,去替你与你心爱的姑娘牵线搭桥。可只要是你开口,哪怕我肝肠寸断,也不会拒绝。

很快的,我和那个女生之间开始畅所欲言。这得益于我们相同的眼光,那件米色的羽绒服。在与她的交谈中,我好像明白了,你为什么会对她一见倾心,念念不忘。她不仅善良,有爱心,笑起来特别暖心,而且还是一个思想特别单纯的女生。她完全没有察觉出我的有意接近,还特友好,婉转的表示想要成为我的朋友,希望我能够答应。这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我还是应允了。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与她建立联系,帮你牵线搭桥。虽然,我并不快乐!

我的不快乐不仅仅是因为要亲手将自己喜欢的人拱手让人,更是因为满满的负罪感。为了自己喜欢的人,我欺骗了一个真心想要跟我成为朋友的,善良,单纯的女生。

可即便如此,我依旧无法心无芥蒂的与她相处。毕竟,我和她之间隔了一个如影随形的你。虽然这份小心思,只有天知,地知,我知,就连你也不知。

关于我喜欢你这件事,我一直绝口不提。因为我深知,你是有多么的爱她。即便你知道了,也不会改变什么,只会让我里外不是人。可我却忘了,嘴里的喜欢可以绝口不提,可眼睛里的喜欢却是挡也挡不住。纸终究包不住火,你还是知道了。你见到我,眼神开始闪躲,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我。这些我并非毫无察觉。只是我对你还有贪恋,我贪恋你身上所散发着的阳光的味道。暖暖的,沁人心脾。

直到你结婚前的那一日,你很明确的对我说,韵彤,我明天就要和她结婚了。我希望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络了。你喜……我不想她误会,伤心。

你不想她误会,伤心,却硬生生的把匕首捅进了我的心。希尧,你好狠的心!可我却并不怪你,怪只怪我自己没有她那个魅力,无法让你动心。明明是我先认识,先喜欢的你,但你却偏偏喜欢上了那个后来的她。可见,喜欢是真的不分先来后到的。就像,就像当初我和她一同看上的那件米色羽绒服一样,明明是我快了那么几秒先说出口的,最终,却还是入了她的身。

这样细细想来,你,我,她,我们三人的缘分好像命中注定似的。我和你还有她,我们对待人,物,竟然有着某种莫名的契合。比如人,她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我尚未得知她就是你朝思暮想的意中人之前,我是和你一样,都觉得她是个很不错的女生。比如物,那件米色的羽绒服。若不是拥有同样的审美,又怎么会一前一后,不约而同的看上同一件衣服,甚至是同一个人?

我和你曾共同喜欢过她,我和你的喜好是如此的相似。我和她曾共同喜欢过一件衣服,喜欢你。我喜欢的人或物,她都喜欢,我和她亦是如此的相似。可你为什么偏偏喜欢的是她,而不是我呢?为什么?!

希尧,你就那么怕她误会,伤心吗?如果,我存心想要让她误会,伤心,不说从前,即便是现在,或是以后我都有办法让她伤心。她是那样的单纯,对我又是那样的喜爱,她肯定想不到我会如此对她。而事实是,面对那样善良,单纯的她,我也无法忍心伤害。更何况,她是你心爱的人,我又怎会故意伤害?所以,是你多虑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在结婚前的前一天对我说这些,跟我划清界限。但我会如你所愿,消失在你的生命当中。我说过,只要是你开口,哪怕我肝肠寸断,也不会拒绝。

相关信息
  • 古风系列微小说《十里桃花人未归》精彩赏析

    古风系列微小说《十里桃花人未归》精彩赏析

    2019-01-04 09:22:10

    一三月天,桃花铺满路,春光明媚,桃花“争开不待叶”盛开于枝头。芬菲烂漫抚媚鲜丽,如一片片红霞,与绿树婆婆的垂柳相衬映,落英缤纷,一阵风吹来,霎时间,漫天粉色飞舞。桃林里,我静静而立,双眸微闭,任由清风徐来,将三千青丝缭乱。花香扑鼻,漫漫花瓣袭来,那片不期而遇的桃树林,是花雨蒙蒙。雨谢桃花,花瓣纷纷繁繁,...

  • 乱情微小说《火车下的尸体》一条花内裤还原真相

    乱情微小说《火车下的尸体》一条花内裤还原真相

    2019-01-04 08:36:49

    2016年3月的一天,章成坐火车从黑龙江去南方阜城办事。下火车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他站在路边等车,这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人,无意的对视,让两个人都像触电一样,章成心里一惊,“我遇见鬼了?这不是我死去的侄子吗?”两个人几乎擦肩而过。 章成觉得头皮扎起,后背发硬,稍微定一下神,他晃晃脑袋,使劲挤了下眼睛,莫...

  • 灵异微小说《来客》精彩赏析

    灵异微小说《来客》精彩赏析

    2019-01-03 15:51:39

    萨夫瓦·西莫诺维奇·彼得诺夫使劲摇晃着昏沉的脑袋,手撑漱洗台站在镜子前。那面镜子破了一处,裂纹像蛛网一般织开,将萨夫瓦的憔悴面容割成碎片。仅仅过了一夜,他的胡子如杂草地疯长,盖过整个下巴,让萨夫瓦不得不凑近镜面,悉心处理他们。就在这个时候,墙上突然窜出一只蟑螂,萨夫瓦迅速拿起马克杯敲...

  • 超现实的农村微小说《两家的恩怨》精彩赏析

    超现实的农村微小说《两家的恩怨》精彩赏析

    2019-01-03 11:18:24

    我是农民的儿子,父母都是种地的,我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在山上的放牛的时候喜欢趴在草地上看书,期望自己可以写故事,但确是一个无知的人,并没有能力去写一篇漂亮的作品,有人鼓励我“有口就能讲”,我便相信了,一天,我站在村口那被车轧过松垮的水泥路上,讲着故事,我没有听众,只能讲给眼前的马路听,从马路延...

  • 悬疑侦探微小说《5号高速公路》树叶下的尸体

    悬疑侦探微小说《5号高速公路》树叶下的尸体

    2019-01-03 10:27:03

    1、寒冬的凌晨五点,天还没亮,到处一片被大雾笼罩的朦胧。路边的早餐摊冒着热气腾腾的白烟,大街上的人零零星星,大多数都还没起。几个环卫工人裹着厚厚的衣服围在一起,匆匆吃了几口手上的包子,便拿着工具开始一天的工作。“老张,现在是你负责那条公路了吧,可得当心啊,这大冬天的,可千万别恍神!”环卫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