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系列微小说《十里桃花人未归》精彩赏析


三月天,桃花铺满路,春光明媚,桃花“争开不待叶”盛开于枝头。芬菲烂漫抚媚鲜丽,如一片片红霞,与绿树婆婆的垂柳相衬映,落英缤纷,一阵风吹来,霎时间,漫天粉色飞舞。

桃林里,我静静而立,双眸微闭,任由清风徐来,将三千青丝缭乱。花香扑鼻,漫漫花瓣袭来,那片不期而遇的桃树林,是花雨蒙蒙。雨谢桃花,花瓣纷纷繁繁,默默地随风飘散,淹没的也不仅是迷茫的眼睛,还有被花淋得湿淋淋的心情。

桃林外的羊肠小路通往山下,也通往外面的花花世界,我静静地望着小路,随着一片片桃花落下,我的心,也跟着在下落,他……还是没有回来!

“师妹,你又在等叶修啊!你又何必如此执着,他……不是你的良人!”

不知道师姐何时过来,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继续道:“你呀,当初我就说,干脆别让他下山,可你偏偏不听,如今却又天天在这盼着,这桃花谢了又开,都已经三次了……”

我摇了摇头,道:“不,师姐,即便是时间倒回,我也自然会让他下山,我只愿化作清风为他带走烦恼,只愿化作春雨为他洗净疲惫,却,唯独不愿意化作那一片阻碍他的荆棘!”

师姐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摇摇头:“那你如今又何必呢?天天站在这里等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蓦然道:“师姐,你不懂的,我看山是他,看水是他,望着月光是他,望着湖面是他,只有站在这里等他的时候,才知道,才看得到,他不在我身边!”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想着,我是他头顶的云,是他耳旁的风,是他躲过雨的树,是他停留过那一座客栈,只是,我惟愿能够看着他,他却见不到我,便不是他的牵绊。

师姐微微叹了一口气,摇摇头,离去了,吟唱着:“如若不是为一人,谁愿苦守一座城;如若没有心中坟,何处寻得未亡人……”

对呀,我的心里也有一座坟,住着那个未亡人,我也会苦苦守着那座城,即便化成了断壁残垣,只盼望着他去了下一村,会想着有一天返程。

那年,他走了,如今三年了,

那年,我亲自送他到了这里,

那年,如今一样,桃花十里。

那年,他迎着南风,鞭子在马屁股上一抽,往山下去了,背上有一柄用白色布块裹着的剑。那天,风很大,越来越大,白布被风吹得呼呼作响,粘上了不少桃花,又被风吹落。风,越来越大,卷起千千万万朵桃花,渐渐地模糊了他的身影,只有一阵“塔塔”的马蹄声,也渐渐被风声淹没。

他没有回头,他没有看见我流下的泪水,一滴一滴,滴落在桃花瓣上,溅起了点点涟漪。

泪水,将我的视线都淹没了,耳边却回荡着那句:“师父,等徒弟名扬天下那一日,我就一定会回来,你可要等我啊!”

……

春日明媚,桃花雨四溅,我追杀一大盗无果,收起长剑,轻轻将散落的发丝挽回,脸朝花束,长发披于腰间,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一袭白衣,鲜花一映更是粲然,那时,我方当韶龄,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

转过身时,一眼便看见了叶修,一个小叫花子,他满心崇拜的看着我,眼睛就像碧波潭水一般清澈,身上却是脏兮兮的。那一张脸,也无非勉强看得见五官,他正端着一个小碗,直愣愣的看着我,想说话却又不敢说话。

看到他,我便想到了之前的我,和他一般无二,也是在街上乞讨,遇到了我的师父,带上了山,修得武功,才有了今日。顿时,我心里觉得难受,朝他走了过去。

他很小,头顶也不过堪堪打齐我的肩膀,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轻声道:“小弟弟,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呢?”

他有些害怕,唯唯诺诺的说道:“姐姐……你,你是仙女吗?”

我捂嘴轻笑,道:“你怎么会这么说呢?”

他黑糊糊的小手,抖了抖,戳了戳那个小碗,低着头,小心翼翼道:“我……我看到姐姐是从天上飞下来的……”

“我这是轻功,我也不是仙女哦!”我说道。

“轻功……”他嘀咕了一声,又悄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道:“那……姐姐……你……你可以教我吗?我……我也想要学武功,将来成为一个大侠,名扬天下!”

“嗯……”我犹豫着,突然看到他那双清澈的眼睛,心里一软,点了点头,道:“行,你拜我为师,我教你武功,你将来就去当大侠!”

“真的吗?”他激动道。

我看到他黯然的眼神变得明亮,和我当年遇到我师父时候一模一样,认真的点了点头,道:“不骗你,骗你是小狗!”

“师父!”

他生怕我后悔,立马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很重很重,当他抬起头的时候,额头上都是红彤彤一片,我看着难受,急忙将他拉了起来。

他跟在我后面,不敢靠得太近,却又担心我走快了,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又走得特别快,一小步一小步的跑。我微微一笑,牵住他的手,道:“师父放心,我不会不要你的,但是,你可要把师父的手给抓紧了哦,要不然待会儿你就找不到了!”

他没有说话,但我的手却一紧。

他,真的很害怕和我走丢。

我给他洗了脸,又买了新衣裳,是他从来没穿过的,总是蹑手蹑脚,生怕损坏了。看着他的样子,我总忍不住笑,哄道:“徒弟,你这样可不行哦,你看,那个大侠像你这样的,要抬头挺胸,昂首向前!”

他很崇拜传说中的大侠,听了我的话,浑身一震,开始尝试着习惯这套对于他来说贵重无比的衣裳。

他手里端着一杯茶,单膝跪在地上,小小手里捧着一杯茶,恭敬道:“师父,您喝茶!”

我笑呵呵的接过他的茶,小小的抿了一口,道:“我呢,叫尹彩依……嗯,我喝了你的茶,以后就是你的师父了,咱们师徒同去同归……”

那是叶修上山的第四个年头,那时是深秋,枯叶片片,我只记得那个秋天有很多的冰冷,满眼是红树,满眼寂寂,又听得清角吹寒,呜呜咽咽,空空荡荡,端的是素秋难敌,风雨愁煞人。落叶在树的身边随风盘旋,叶修兴致勃勃的跑到我面前,非常高兴的跟我说,他终于成功接到了第一个宗门任务,明日就下山去。我苦涩的笑了笑,满心落寞,徒弟,终于开始长大了。

我只有他一个弟子,四年里朝夕相处,一直没有什么感觉,这时候,才恍然,那个跟在我后面一蹦一跳的小男孩儿,如今已经长成一个翩翩少年了,都已经比我还要高一点了,心上蓦然涌出千般思绪,却无法诉说。秋风瑟瑟,树叶零乱,凄凉片片,到处弥漫,心也随着欲发的伤感。我强忍着不舍,直到半夜都还在给他收拾东西,不断的唠叨着:“小叶子,我给你包袱里多放了两件厚衣裳,你记住不要着凉……”

他躺在太师椅上,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说道:“哎呀,师父,您就别唠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倒是你自己,别大晚上跑到屋顶看星星了,你要是又睡着了,可没人把你抱回来了!”

我脸颊一红,怪呻道:“臭小子,就你话多,你这是第一次出门,又是一个人执行任务,师父不在你身边,你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江湖险恶……”

“得得得……”叶修说道:“师父啊,你想得忒多了点吧,我这只是出去几天而已又不是几年,哪有那么麻烦,你就安心等着吧!”

我正在忙着给他叠衣服的手突然一怔,是啊,他只是出去几天很快就回来了……

那个秋天,心随着秋风萧瑟、飘摇,心事像落叶一样枯萎、埋葬,一切都消失在那个烟雨缥缈的清秋中。秋风乍起,落叶归根;静水东流,孤夜月明。

我目送着他下了山,突然间很想哭。

此后,我就感觉,度日如年。

可是,他这一下山,就是整整十天,还没有回来,我很着急,随意收拾了一点东西,提着剑就准备下山去找他,正巧,这时,有他的信送来了,他说他遇到点事情,耽搁了,再过几日就回来,让我不要担心。

我悬着的心,松了下来。

我每日早上一起来,就去山路上等着,盼着他能够回来,这一等,又是三日,直到第四日下午……

我一如既往地静静而立,这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很冷了,突然间,千丝万缕的雪花,从低沉的天空中纷纷扬地飘落下来。霎时间,山川、田野、村庄,全都笼罩在白蒙蒙的大雪之中。北风呼啸,大雪漫天飞舞,一片,一片。像鹅毛,像白花,如轻烟,如柳絮,纷纷扬扬地飘洒在地上,笼罩着众人,当真是山舞银蛇,万径人踪灭。

而就在这若隐若现,模模糊糊之中,我隐约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像是他。

我开心的揉了揉眼睛,急忙飞奔过去,

“小叶子……”

果然是他!

他又变了不少,似乎更成熟了。紧紧抱住了飞扑过去的我,笑嘻嘻的说道:“师父,你鼻子真灵,是不是一早就闻到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冰糖葫芦……”

春去秋来,寒来暑去,又是几载。

叶修的武艺越来越好,开始频繁的下山,他每次回来都会带一点我喜欢的东西,一如当初我哄他那样来哄我,我有时会很开心,但我和他相处的时间越来越短,即便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数也是讨论武功,我心里的担忧与日俱增。

终于,有一日,他执行任务回来,我在路口等到了他,那天下着绵绵细雨,到处都是朦朦胧胧的一片,还有很多雾气弥漫在山间,我远远就看到了他。

他和往常一样,给了带了一支冰糖葫芦。

“师父,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不用等我,要是着了风寒怎么办?”

他将他的披风给我披上,又把他的伞分出一半给我。

他的披风很大,几乎将我整个人都包裹住了,我心里一震,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长这么高了,我都只能打齐他的肩膀了,他嘴角已经有了胡须,轮廓也变得刚毅了。

我低着头,轻声道:“我就只是想早点见到你,你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

“师父,我在江湖上的时间,比你久,江湖经验比你丰富!”他很平淡的说道。

“我……”我突然语噎,是啊,他虽然比我小,可他在江湖上闯荡的时间比我多,在江湖上也已经小有名气,早就超过了我这个当师父的了。

他撑着伞,送我到屋外,就停了下来。

我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他不再肯进我房间,说是男女有别,但我,总感觉到一丝丝的疏远。只不过,好在,他还在我身边!

雨还在下,他站在外面,突然开口道:“师父,我的宗门贡献已经完成了,也向掌门申请下山了,不日就会离开!”

“你要离开?”我急了。

“是的,我学艺这么多年,该去江湖上闯一闯了!”他说道。

“我……”

我不想他走,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是啊,他已经长大了!

我和他第一次见面,他就说过,他要当一代大侠,名扬江湖,如今,我又有什么理由阻止他呢?论武功吗?他一年前就已经超过了我这个当师父的了。论名气,或者论……我……爱他吗?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他下山的日子。

我花了好几个晚上,给他缝了一件衣裳,准备送给他,但最后还是没有送出去,悄悄趁着没有人注意,碰到了草丛里,强颜欢笑走了过去。

“哎呀,小叶子,你这身衣服不错嘛,挺像一个大侠的样子!”我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他看着我,说道:“师父,你要好好练剑,你的武功已经落下很多了!”

我眼睛转了转,说道:“我那里有一柄剑,挺不错的,我把它取来,送给你吧!”

“我有!”他的语气很平淡,平淡的有些冷。

“哦……”我不以为意道:“你以后要记得不要逞强,一定要记得保护自己,天冷了就要添衣裳……”

“我知道!”他说。

我黯然的低下头,嘀咕道:“你知道,你知道,你什么都知道,那你干嘛不留下来……”

“师父,你说什么?”他问道。

“啊!”我抬起头,“没有啊,我说,天色不早了,要不,你明天再走吧?”

“不了!”他摇了摇头,翻身上马,就准备走了,回过头说:“师父,你……保重!”

那时,也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遥目所望,尽是桃花繁林,婀娜生姿,顾盼摇曳。清风吹散涟漪,漫天花海,有如红绡戏子挥袖起舞,倾世之景,难以忘怀,我远远的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随风一阵,花雨漫漫,模糊的视线。

未曾冰封的泪,如流星陨落,跌碎了一圈又一圈地思念。前尘已烟灭,梦中容颜却依旧那么清晰。江湖多远,花谢花开花满天,落落红尘,落不尽朱颜,不改的天上人间。情如风,情如烟,不见面不等于不思念,隐藏起来只是为了掩饰眷恋。繁星点点遥望星空,只是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和他再见,不怕遥远,只盼此刻他又出现在身边,往事如烟魂萦梦牵增添我心中,思念追寻,三年一晃而过!

叶修下山已经三年了,时间并没有能够缓冲我的情思百转,在桃花将谢的时候,我敌不过思念,只希望能够远远的看他一眼,便知足了,于是,我下山了。

我走得很匆忙,寻过梅花,看见了大雁南回,走过几尊浊酒,谁还记得两鬓斑白时雪地里暗藏着梅花。

冬去春来,花谢,人也醉。

先过了南山十八峪,峪峪青翠。

踩着层层断裂的青石行至峪口,顺着流下的那一涧水走下,借宿于几个农家。月影下,有一袭光亮,便是村中的汉子出来吼秦腔了,二胡两弦重压轻放间。

没记着过来多久,来到一座大山下,隐隐可以看到石碑上有四个字“名剑山庄”。

名剑山庄只剩下断壁残垣,不见当年林上花苑。行者负筪,长啸步于黄土湛天间,虽然没有茂林修竹,也还可以在不经意间路过老土旧墙,似乎可以草木窸窣处的古路,曾经有人在这里练过剑,有人比过武。

赶马匆匆,一路风尘仆仆。

一阵寺庙钟声敲响,惊醒了世人的几场美梦。

西城夕阳向西下,经骊山,赏一轮洪阳晚照,望一片松柏苍苍郁郁。斜阳偏照,天如云锦般绚烂,我也曾颇具诗情画意的唱了一句“渭水秋天白,骊山晚照红。”幻想着叶修大赞一声:“好听!”这骊山风貌,楼阁亭榭,缭墙环绕,垂柳扶岸,九曲回廊,我却行得匆匆,走马观花,错过了红尘滚滚美景。

自骊山出,观穆公灞桥,登灞桥,不得只将军般饮马,却可以在销魂桥上走一走。路过灞桥,东流的灞水送着游子离别,迎着故人缓缓归,“筑堤五里,植柳万株”,早春的清风袭来,柳絮纷飞,是为人间三月天。

在这满天柳絮中,折下一枝杨柳,别在船头,孤舟泛泛而过,西行至阳关,便是黄沙散漫。乘舟折柳,仿着古人,自行送别,恍惚间可以看得见身着戎装披战甲的乱时将士,下马小憩,喝上几杯淡酒。

在这里,我远远看见那个让我魂牵梦萦的人,只是,当我想要去和他相见时,有一美人,莲步缓移,翩翩向他走去,芙蓉面,柳叶眉,一颦一笑皆是风情,海棠汤润凝肤质。两人相视一笑,十指紧扣,霎时间,天地间只剩下那一对金童玉女,何处能有我的藏身之处。

我和他擦肩而过,那一瞬间,我浑身一抖,心,仿若那一片片飘荡的花瓣,碎了一地,让我窒息的疼痛,是我的自卑,和风落寞,我飞快的离开了,我没有勇气继续待在他身边,即便是方圆几里,我也只能感受到一阵阵阴霾,眼泪,像是冰锥,刺得我眼睛睁不开!

我策马狂奔,没有注意到,背后有一双怜惜的眼神正盯着我的背影,有不舍,有犹豫,也有千言万语诉说不尽。那双眼神的主人,正是让我思之不见,见之伤心的叶修,他,似乎也很伤心。

……

我下山一年,找寻了一年,见到了他。一句话的机会也没有,我就离开了,我却只花了半个月,回来了。更痛的打击,也在我回来了之后。

叶修,成亲了。

迎娶的是武林盟主的女儿。

桃花盛开,一袭千里。

绿树蔚然,相互交错着枝蔓,有阳光透过错落的树叶间洒下金辉漫漫,光束点点照应在地面上,仿若漫天的星辰都落入凡间,每棵树上也都披着胭脂红的纱幔,十步一系,胭脂红的纱幔几米长,无风时静静垂落。

师姐带着我,来到金陵城。

我现在阁楼顶上,随风吹拂,看着叶修牵着他的新娘, 我的心已经碎无可碎,只能默默承受着灵魂的煎熬,偷偷的离开。

他成亲了,新娘却不是我!

我不知道叶修是不是也感受到了我的存在,他匆匆一瞥,虽然隔得很远很远,我却觉得他似乎看到了我,停顿了良久!

月总是太过匆忙,往事已不知蒙上了几多风霜。而我一如从前,拥有这淡淡妆容。不是流光多情地将我照料,而是看过凡尘来往,我早已学会了相忘。如果说追忆注定只是怅惘,我又何必再为远去的昨天神伤。守着一剪月光的清凉。

在平静的日子里,我真的安然无恙,除了那一夜雪白的三千烦恼丝,没有任何不同,只是那一夜神伤的之后,我顿悟了,武功大进,也开始痴迷于剑,慢慢地,我的生活也只有剑了,我的心冷成冰,和我满头白发交相辉映。

我常年闭关在那一片桃林里,很少离开。

不记得,我来这桃花林多久了,现如今又是繁花似锦,花团锦簇,当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时,桃花却是漫天飞舞。

我微微一拔剑,一阵剑光闪过,眨眼之间,我的剑又已经归鞘。那正随风飘荡的片片桃花,已然尽皆从中间断裂开,没有一片例外。

师姐来了,她如今已经继位掌门,很忙,却经常会来看我。

师姐提着食盒,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彩依,你的剑法又进步了!”

我将剑放下,道:“武功进步,不是更好吗?”

师姐摇头,“你走的是极情之道,武功越好,越是伤心,我情愿你武功倒退,情愿你不修炼!”

我默然,不知道说什么。

“唉……”

师姐又长叹一口气,道:“彩依,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你又何必还那么执着,是时候该放下了,错过了,就错过了一辈子,爱一个人,也不一定非要白头偕老……”

“师姐……”

我打断道:“你不用多说什么了,我玩早就已经忘了,现在,孑然一身,不复十里春风,清风相伴,长路永远……”

“你确定吗?”师姐说道:“那如果,我告诉你,叶修现在面临着生命危险,你也不去救他吗?”

即便是我一直强调,一直自欺欺人,但我知道,我心里对他的眷念没有减少过一丝一毫,反而与日俱增,师姐的话,再一次打破了我的防线,我义无反顾的走出了桃林,下了山。

原来,叶修是当年的名剑山庄遗孤,而名剑山庄的正是被武林盟主给覆灭的,他取了盟主的女儿,只是为了复仇,他现在成功报了仇,却也面临着整个江湖的追杀。

我,心急火燎!

我跨过漫漫江河,忽略清风明月,越过千山万水,开始跋山涉水翻山越岭,满江湖寻找叶修。我每时每刻都在呼唤他,心里都在期盼他平安无事,我到处打听他的消息,走过了天高水长,见过了草木枯竭,也去过满地荒芜的大漠,也去过草木摇曳的江南,但凡有他的一丁点儿消息,我就会去寻他。

江湖人渐渐出现了一个关于白发魔女的传说,据说,这个女子只要听闻有人要去追杀叶修,她就会杀了对方。曾,追杀过一人七天七夜不眠不休,也曾光天化日之下,灭人满门!

那个人是我,我成了江湖上人人忌惮,也人人喊杀的异类。

终于,在两年多之后,我在天山见到了叶修。

虽然是三月天时,天山却尤为寒冷,雪花磅礴。

我在山巅,远远的看见了浑身是血,也一身皆伤的叶修,他手里握着剑,是我当年赠于他的那柄剑,只是,他此时的情况并不好,摇摇欲坠,被很多人围攻,地上也躺着很多已经冰冷的死人。但,在我眼里,那些在动的人,也是死人!

我长剑先到,从天而降,落于叶修面前,四射的剑气,将他面前的人灭杀,露出真空地带,我随后而至,翩然而落。

我的出现,让所有人为之一振,白发魔女的威慑力很强,因为,这四个字,意味着遍地枯骨,尸山血海。

叶修的眼神很温和,静静地看着我,轻声喊道:

“师父!”

不知道为何,杀人如麻,心如冰锥,早已经疯狂的我,却被他这一声轻唤,浑身颤抖。

我没有和叶修说话,冰冷的眼神,泛着寒光,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光所有伤害叶修的人,我要寸草不生,我要他们下地狱去为叶修的伤做忏悔。

近乎于失去理智的我,极情剑道,早已经登峰造极,人命在我剑下,犹如草芥一般,就像是收割庄稼一样,一茬一茬,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倒在我面前, 这是个杀人的好时节,飘雪的日子里,尸体很快就会变得屋檐下冰凌一般,不显脏,尤其是一滩滩污血,冰冻后就跟女子绣花一般,凝固起来,一点都不沾身的。

就在我几乎将这里的人杀绝时,叶修阻止了我。他握住我的手,让我瞬间就冷静了下来,任由他命令,只静静地站在他身后,如此的静谧,若不是那一头如雪白发,都不会有人相信,我就是那个白发魔女。

叶修阻止我,是因为一个女人的出现。

那个女人是叶修的妻子,和叶修走着杀父之仇的妻子。

我听不到呼啸的风声,看不到密密麻麻的雪花,也听不到叶修与他妻子的对话,我的世界都是封闭的,只有一个人在里面。

叶修趁我不备,点住了我的穴道,他甘愿赴死,愿意死在他妻子的剑下,不想我阻止。

可是,如今的我,又岂是他的那点功力可以封住我穴道的?

就在他妻子那一剑,即将刺进他胸膛的时候,我正好破开他的封闭的穴道,心随意动,我飘然挡在了他面前,那一剑,直接刺中我的心脏,我能感受到生命在流逝,感受到叶修的焦急,以及他怀抱的温暖,和我自己心满意足的安然!

所有的风雪声,流水依依般谩叹歌生弹铗,无忧无虑的振衣山岗,隐隐约约中,我的心声有人相合,宛转悠扬,原来是叶修读懂了我的心思,他终究在我闭眼的那一瞬间,抛开了那个杀他的妻子,抱着我离开了。

我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风声在耳边呼啸,更多是叶修的焦急的声音:

“师父,你别睡,你不要睡,你睁开眼看着我,你不会有事儿的……”

“师父,我们说好的,师徒一心,同去同归的……”

“你不是答应我了吗,在我名扬天下那日,十里桃林处等我吗?说好的,十里桃花,待我归来……”

我依稀听到了那句“十里桃花,待我归来”,已经快要停止跳动的心,又突然来了活力,我用尽力气,睁开了眼睛,勉强微微一笑,很吃力的说道:“我没忘……如今……山上……正是十里桃花……带我……回去……”

或许是因为心里有了期盼,也或许是因为叶修不要命的用内力替我续命,已经进了阎罗殿的我,居然又挺了好几天,一直坚持到叶修的头发一点点变白,最后因为内力消耗过度,和我的满头白发,交相辉映,一模一样,我终于回到了师门!

我的心一直是麻木的,已经快要死了,但看着叶修因为我满头慢慢满头雪白,额头上出现皱纹,我的心居然出现了心疼,我抚摸着叶修的脸颊,想说话,却已经开不了口了。

待到我终于看到那片花瓣漫漫的桃林时,松了一口气,可,偏偏就是这一口气,我最后一点生机磨灭了,手,下垂的瞬间,留下了人世间最后一句话:

“终究,十里桃花……人未归!”

……

多年后,有一座荒山。

传闻,荒山上当年有一个大门派,只是后来因为窝藏江湖通缉犯,不得已潜藏起来,再也不见踪迹。

又后来,有人在荒山上见到一白发男子,似乎是个傻子罢,只是楞楞站在桃林里,望着下山的小路,却又不曾离开,待到花谢,又消失了。有心者发现,那桃林里有一座坟旁,那坟上无碑,只是三月天时,满是桃花。

又不知多久,山上多了一个小女孩儿,称呼那白发男子为师父。

那天,桃花纷纷,小女孩儿跑到白发男子身后,悄悄问道:“师父,每年桃花开时,你都会来,你是在等人吗?”

白发男子望着远处,悠悠道:“是啊,只是可惜,桃花十里人未归!”

“她既然不来,你为何还要等呢?”

“是啊,他都不来,你又为何还要等呢?”

当时年少不知事,牵着师父的手,就天不怕地不怕,后来鲜衣怒马风发义气,不懂她可有可无的陪伴有何意义。然而江湖如潮,携手同来,独自归去,又……

只是恍然想起那一年,她在树下仰头,任由桃花落于发尖,等着他归来,盼了一日又一日,等了一年又一年,终究还是没能等来想要等到的人。后来,他后悔了罢,才知道——

所谓江湖,不过是那个人在桃花下的等待,说一句“小叶子,你回来了!

相关信息
  • 乱情微小说《火车下的尸体》一条花内裤还原真相

    乱情微小说《火车下的尸体》一条花内裤还原真相

    2019-01-04 08:36:49

    2016年3月的一天,章成坐火车从黑龙江去南方阜城办事。下火车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他站在路边等车,这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人,无意的对视,让两个人都像触电一样,章成心里一惊,“我遇见鬼了?这不是我死去的侄子吗?”两个人几乎擦肩而过。 章成觉得头皮扎起,后背发硬,稍微定一下神,他晃晃脑袋,使劲挤了下眼睛,莫...

  • 灵异微小说《来客》精彩赏析

    灵异微小说《来客》精彩赏析

    2019-01-03 15:51:39

    萨夫瓦·西莫诺维奇·彼得诺夫使劲摇晃着昏沉的脑袋,手撑漱洗台站在镜子前。那面镜子破了一处,裂纹像蛛网一般织开,将萨夫瓦的憔悴面容割成碎片。仅仅过了一夜,他的胡子如杂草地疯长,盖过整个下巴,让萨夫瓦不得不凑近镜面,悉心处理他们。就在这个时候,墙上突然窜出一只蟑螂,萨夫瓦迅速拿起马克杯敲...

  • 超现实的农村微小说《两家的恩怨》精彩赏析

    超现实的农村微小说《两家的恩怨》精彩赏析

    2019-01-03 11:18:24

    我是农民的儿子,父母都是种地的,我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在山上的放牛的时候喜欢趴在草地上看书,期望自己可以写故事,但确是一个无知的人,并没有能力去写一篇漂亮的作品,有人鼓励我“有口就能讲”,我便相信了,一天,我站在村口那被车轧过松垮的水泥路上,讲着故事,我没有听众,只能讲给眼前的马路听,从马路延...

  • 悬疑侦探微小说《5号高速公路》树叶下的尸体

    悬疑侦探微小说《5号高速公路》树叶下的尸体

    2019-01-03 10:27:03

    1、寒冬的凌晨五点,天还没亮,到处一片被大雾笼罩的朦胧。路边的早餐摊冒着热气腾腾的白烟,大街上的人零零星星,大多数都还没起。几个环卫工人裹着厚厚的衣服围在一起,匆匆吃了几口手上的包子,便拿着工具开始一天的工作。“老张,现在是你负责那条公路了吧,可得当心啊,这大冬天的,可千万别恍神!”环卫工人...

  • 宫廷虐心微小说《殿下求放过》精美赏析

    宫廷虐心微小说《殿下求放过》精美赏析

    2019-01-02 15:08:36

    一这是乔瑢近三年来第一百零一次偷跑出宫前就被湛煊廷逮住了。宫墙前,乔瑢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扒着斑驳的墙面,悲伤地不能自已。“湛煊廷,你能不能不要总是神出鬼没的!”乔瑢深吸一口气,愤然转身狠狠地盯着面前这个如玉雕琢般男子。泼墨的黑发用玉簪冠在头顶,身形修长套着象征着皇子身份的黄色的四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