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如止水静若安澜,所有一切都会随风而逝


(一)

一个脚印,两个脚印,三个脚印,……  一串串脚印。脚印深浅不一,时而深时而浅。一会儿脚印之间的距离很大,一会儿一堆脚印拥挤在一起。深褐色的脚印无疑给这无边无际白色的雪地里添上一抹亮色的气息。那是你的脚印,带着你的气息,走了。

雪花一片一片地飘落,不急不慢,慢慢地沉向大地,无声无息。天空中没有一丝风,四周寂静极了。那仅存的一丝亮光渐渐地黯淡下来,黑夜袭来。

“砰”一声,顺子摸摸索索地从深陷的沙发里爬起来,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打开了灯,房间里瞬间亮堂了许多。墙面上那个披头散发,身材瘦小的影子踉踉跄跄地又倒在沙发里。

冬天真是一个凋零的季节,那盆养了十几年的君子兰已经有两片叶子发黄了。茶几上摆放着留着你余温的咖啡杯,杯身上斑斑点点的咖啡渍依然清晰可见。衣柜里你的大衣衬衣外套依然井然有条不紊地摆放着,那里留有你的体温。

雪夜里竟然如此安静。四十平米的房间安静极了。“呼吁,呼吁,呼吁…”,均匀的呼吸声响彻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美妙而有力。顺子艰难地抬起头,顺着呼吸声看过去。女儿美喜的脸庞粉红粉红的,娇小而白皙。长长的睫毛齐刷刷地敷在双眼上,浓密而美丽。渐渐地,她嘴角上扬,咧开嘴笑了,那种充满了母性柔和的微笑。她的心一紧,一股热流涌上心头,驱散了些许的失落和忧伤。

如果能让这一刻定格该有多好,丝丝喜悦划过心头。美喜始终是顺子的定心丸,从那一刻女儿来到了她的身边开始,一直都是。即便是现在这样静谧的雪夜,还有已经没有你的这样寒意袭人的夜晚,美喜就是让顺子活下去的勇气。

回过神来,顺子把拖鞋用脚趾勾住拖鞋,转正,然后把脚轻轻地放进去。她站起来,端起杯子,走向那个一直都略显狭小的厨房。

今夜没有了你,这个不到五平米的空间里空荡了许多。两只碗,两双筷子,还有一只小碗,一双短筷子,它们依然摆放在一起。那是顺子和你,你们俩一起在新年前买的。你一直说新年置办新的碗筷,来年会顺顺利利的,平平安安的。

窗外,黑漆漆一片,夜已深。不知你是否已经平安到家?顺子抬起头,摸着浮着冰花的窗户玻璃,眼眶湿润了。不适,不舍,五味杂陈充满了她的胸腔,瘦小的身躯剧烈的颤栗。雪越下越大,深夜的空气穿过玻璃浸袭顺子的全身。

(二)

“顺子,顺子,我们终于毕业了。”那一天毕业典礼之后,你张开宽大的臂膀兴冲冲地奔向顺子,那个即将成为你的新娘的女子。

“这么多人呢?看见了,怪不好意思的。”顺子羞涩地低下头,拽着自己的衣角,避开了你温暖的怀抱。

大学四年,顺子和你在一起有着说不完的话题。相同的爱好兴趣,共同的专业,你们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故友一般,彼此之间因为那个“懂”字,关系越来越紧密,像朋友、像哥们、当然到最后毫无悬念地成为了情侣。

“这是你喜欢吃的大鸡腿”周末,顺子和你一起时总是点你喜欢吃的鸡肉。她夹起鸡腿放在你的碗里,“多吃点”。

“你也吃呀”,当你自顾自吃着时,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好意思地抬起头,关心地说道。“我爱吃青菜,再说女孩子吃那么多肉不好,多吃素皮肤好。”顺子的理由让人无懈可击。她的皮肤确实好,白里透红,嫩如水。

你准备给顺子加鸡腿的筷子停在了空中,三秒后,你又继续吃你的鸡腿。“也许女孩子真得不喜欢吃肉呢。”你想着这些,吃起来更坦然些。嘴角上的饭粒依然挂着,你憨厚地笑了。

“顺子,这儿,在这儿呢。”你挥动着手臂,无所顾忌地大喊顺子的名字。教室里同学们早已熟悉了你们俩的黏糊劲儿,习以为常了。

“我有点事,来晚了。”顺子气喘吁吁地坐到你旁边,低声细语地说道。语气里透出隐约地不安和自责。

“没事的,有我呢。”“有我的位子,就一定会有你的位子。”你这霸气侧漏的语气和豪气冲天的神情,似乎让顺子的心渐渐地安稳下来。

“有你真好。”顺子别过脸去,嘴角上扬,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她轻轻地揉揉眼睛,坐直身子,抬起头,盯住了前面的黑板。老师开始絮絮叨叨地讲他的哲学思想了。不过,大学四年,顺子一如既往喜欢她的哲学导师,那个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老头儿。

与你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很快,一晃三年过去了。期间的小吵小闹,磕磕碰碰,无疑加深了你们的感情。顺子很依赖你,习惯了你的照顾和陪伴。

金秋十月,阳光洒满校园里,林荫小道,人影绰绰。顺子和你手挽手,肩靠肩漫步在人烟稀少的小路上。

(三)

“我不考研,我想工作。”

“你想好了吗?你可是学霸呀!”

你诧异地看着顺子说,眼睛里充满了疑惑和感动。你的胳膊不由得加紧了顺子的手,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你的鼻子一酸,仰起脸看着晴空万里的天空。天是那么蓝,几朵白云自由自在地飞翔在空中。

顺子把头靠在你的肩膀上,她的心里甜滋滋的。工作结婚生子,那才是女人的使命和本分。顺子一如既往地相信这一点,大学三年并没有改变她骨子里一直认为对的东西。再说家里那种困境让顺子无法再让父母继续供她读研,打死她,她也不会那样做的。

“我当然想好了,学霸又怎样?”

“你可不要后悔啊!”

顺子没有说话,紧紧抓住了你的手。不知是出于本能还是顺子这份痴心打动了你。你热烈地回应着她,用你汗渍斑斑的大手握紧了她冰冷的小手,暖流传遍了你们的全身,那种类似爱情的力量。阳光透过树叶洒落了你们俩身上,远远望去,你们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般配。

大四那年,你们居然如漆似胶般地在外面租房子过起了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日子。

“你真得不考研了吗?你真得要留下来陪我吗?”在你把钥匙递给顺子时,她还是如同做梦般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咱们租房子那里有钱呀?”其实尽管顺子嘴里一个劲地质问你,但是她的心里甜滋滋的。

不久前,因为和寝室里的同学闹点小矛盾,顺子好长时间闷闷不乐,你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加之其他人都陷入考研的大潮中,寝室里空气紧张,和顺子说话的伴都没有。那一段时间你考虑再三,数日后,你终于下定决心去外面做兼职租房住。你怕你心爱的女人受委屈。这一切,顺子都懂。

“考啥研呢?你不是都不考研了,我还考啥呀?”你拍拍顺子的肩膀,轻轻地拉她拥入怀中。“咱们早点工作,上班后还可以再考呀。”你的寥寥数语就像一颗定神丸除去了顺子太多的顾虑和烦恼,此生非你不嫁,顺子那一刻下定决心。

那一晚你又回来晚了。半夜了,你还没有回家,顺子焦急地来回踱步,着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咚”一声,门开了,你一下子跌倒进来,直接扑倒在地上。额头上全是血迹,染红了你的已经好久没理的头发。“咋了,你这是咋了呀?”顺子一下子吓哭了。

“没事的,骑自行车不小心撞在电线杆上去了。”你抬起头,尴尬地笑着说。顺子战战兢兢地拉住你的胳膊,你边拍衣服便顺势站起来,步履艰难地走向卫生间。你捂住额头,摇摇头,”我能走,我能走,你放下我。”一副决绝的样子。顺子看着心疼,泪水不争气地流下来。

安顿你休息后,躺在狭窄的床上,顺子怎么也不睡不着了。你的才华,你的大度,更重要是你的责任感让她终于下定决心去和你厮守终身。你才是她今生要找的人。

一晃半年过去了,时间来到了8月份。同学们四处奔波,大家都沉浸中找工作的热潮中。

初夏的气温已经很高了,闷热的风吹地人很烦燥。那天你一反常态阴着脸回家了。“吃饭了吗?没吃的话,我下面条。”顺子关切地问你。

“我不想回去,我坚决不回去。”

“冷静点,冷静点,别激动。”

原来是你的父母已经给你在你们的城市给你找到工作。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的你于情于理都应该留在父母身边,将来给老人养老送终的。

毕业典礼那天之后,你的欢呼雀跃似乎还在昨天一般,沉浸在甜蜜中的顺子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反应过来。突如其来的犹如天崩地裂的噩耗从天而降。她瞬间懵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才好?一个把自己的全部都给了你的人,她怎么舍得你离开呢?面对现实,她必须作出抉择,但是顺子实在不想让你背上不孝的罪名。任何对你的伤害对她来说都是致命的。

“你还是回去吧!我没事的。”经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挣扎后,顺子抱着你,终于说出了那句她一辈子都不想说出的话。“父母年龄大了,他们更需要你。”顺子的眼里噙满泪水,抱你更紧了。

那天之后,你半个月没回家。顺子一个人白天东奔西跑找工作,晚上一个人在死一般寂静的房间里收拾东西。抚摸着你的枕头,你盖过的被子,还有你的衬衣和领带。本来就狭小的空间里略显凌乱不堪,汗水一滴一滴地顺着脸颊流下来,滴在衣服上,顺子赶紧用手擦。屋子里静寂无声,只有顺子略显急促的呼吸声,一种世界末日来临之际。

三伏时节,太阳火辣辣地普照大地。顺子瘦弱的身躯不堪一击,她病倒了。天气依旧闷热,日子总是向前推进。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该来的一切总会来的。

顺子在床上硬是躺了一天一夜。傍晚时分,天色昏暗,没有一丝风,狭小的的空间像是一个蒸笼一般。太热了,她硬撑着坐起来,用手略了一把头发,头发湿透了。拿过抱枕放在身后,她试图让自己直起来,依然很艰难。

明天就要交出租房钥匙了,就算再难,她今晚必须要振作起来,收拾好一切东西。

“吱”一声,门开了。“谁呀?是阿姨吗?我明天再给你交房间钥匙。”顺子闻声赶紧冲着门口喊,她知道一定是房东阿姨,因为房间已经超过期限好几天了。

恍惚间,一个高大的身影映入眼帘。顺子的那双大眼睛呆住了,一动不动,正在说话的嘴巴半张着。瞬间,不争气的泪水哗哗地流下。时间凝固了,世界沦陷了。

“哇”一声,撕心裂肺地哭声打破了深夜的宁静。那是你,是你回来了。你一个箭步冲上去,搂住了顺子。不,如果你再慢一步,顺子一定会晕厥过去的。

“没事的,都过去了。”你轻拍着顺子虚弱的身体,一边给她再一次活下去的勇气。

那一刻顺子终于相信爱情,相信你,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四)

两个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你和顺子经过自己的努力总算在顺子她们家的小城找到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你也顺利地通过顺子父母那一关,成了她们家的准女婿。

长厢厮守终身为伴。那段时间,顺子感到无比幸福和满足。睁眼闭眼看的全是你,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让她感到更美好的事情了。

临近春节,城里的喜事不断,鞭炮声此起彼伏,增加了新年的气氛。

“妈,今年给咱们家多备些年货,买好多好多好吃的。”顺子笑嘻嘻地搂着妈妈的肩膀,撒娇地说。“我们家是多了一口人呀。”满满的自豪感席卷而来。

“你也老大不小呀。你们俩啥时间把婚事了吧。”没想到妈妈经转过身,说了一句让顺子难以应答的话。“你们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妈妈没看见顺子的脸色已经阴沉下来,还是不管不顾地说完了她闷在心里好久的话。

毕竟是小城镇,街坊四邻的闲言碎语也会时不时传到妈妈的耳朵里。妈妈已经忍了好久,今天姑且一股脑儿全说出来。

“我妈不给户口本,我是没辙了。”

“真的吗?”

“嗯,也没事。不过就是一张纸而已。”

问题依然在那里,只是没办法解决而已。日子总是要过的。顺子和你一起依然那么甜蜜如初,夫唱妇随,令人羡慕不已。

“妈,没事的。只要我们俩人好着就行。”春季期间,顺子时不时地去安慰妈妈,哪怕她的内心深处也隐隐约约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安。“哼哼,你看我们现在多好。”她摸着自己日渐隆起的肚子,喜悦幸福从心里一点点溢出来,挂在脸上,母性的光环让顺子更美丽了。

大千世界,一个人能遇见自己真心喜欢的人是多么不易。更何况幸福就如此真实地呈现在眼前,那么触手可及,那么深陷其中。现在唯有得要做的就是尽情享受自己的幸福生活,如果再过多地纠结那一纸婚书没有半点意义可言。顺子说服自己,也安慰着自己的父母。

(五)

春节过后,闷了整个冬季的雪终于下了起来,散落一地,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哇,哇哦,哇哦”一声接着一声,宏亮而有力的啼哭声划破了黑夜的寂静。

“生了,生了。”你的脸上挂着泪水,趴在顺子的床前,一遍一遍地喊着。激动和幸福让你忘记了自己,像一个傻子大喊大叫。“你看看咱们的女儿,她多漂亮啊。”那一刻,顺子凝望着你,欣慰地笑了。

初为人父的你似乎比以前更加卖力了,每天早出晚归,奔波于家庭和单位之间。在你的脸上顺子看到了幸福的模样。“亲爱的,谢谢你。”你情到浓处时,总会捧着顺子巴掌大的脸,无限柔情地传递着你的幸福和感动。

“傻瓜,我也得谢谢你呀,孩儿她爸。”一家三口,是一个多么稳固的关系啊。每一个幸福的家庭都应是如此。顺子每每这时都会在心里感激上苍赐给她的幸福生活。

没想到,雪越下越大,竟然一发不可收拾了。

“我妈病重,现在必须回家一趟。”那天你毫无征兆地告诉顺子这个噩耗。顺子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那天你的脸色很难看,一进门,甚至连女儿看也没看一眼,就径直去房间收拾东西去了。

这无疑像一颗定时炸弹砸碎了沉浸在幸福生活中的顺子。她一动不动地看着你忙碌的身影。时间很慢很慢,她从椅子上坐起来,卸下围裙,默默地帮你收拾行李。

孩子已经睡熟了。你轻轻地来到床前,俯下身去,仔细地端详着女儿的脸。你用尽全力地想去记住这张娇小可爱的脸。顺子心领神会,她懂得。然后,你用尽全力抱了抱顺子,没有说一句话,转头就走。

“多保重,我在家里等你。”

“女儿就交给你了。多保重。”

你轻轻地带上了门。还好,那次你们家的门很争气,没出声。不然的话,女儿一定会被吵醒的。不一会儿,门外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那是你的脚步声。雪下得出奇大,史无前例。

时光流逝,岁月如梭。

无论再大的雪一定会有结束的那一天。

(六)

“宝贝,妈在这儿呢。”又到了周末,顺子一如既往地按时来到学校接女儿美喜回家。这当然是母女俩人最幸福的时刻了。“宝贝,咱们是直接回家呢,还是去公园玩玩再回去?”

“我要玩,我要妈妈陪我玩。”美喜撒娇卖萌地对着顺子大喊。

“上来吧,妈妈推着你走。”顺子顺手拉起女儿放在自行车后座上。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金色的阳光散落在她们的身上,绿树掩映红花,美极了。

“儿子,你回家了。”“听妈给你说。”一踏进家门,看见自己的老母亲安然无恙,你就明白了这一切不过都是你妈安排的骗局,但是你又能怎样呢?那是你的妈妈,更何况她还不是一切都是为你好。只是你觉得你的心无处安放。

儿不嫌母丑 ,犬不怨主贫,更何况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对于这一切你无力还击。

“妈,没事的。”你轻拍妈妈的肩头,勉强地露出了笑容。你终于说出来违心的话,你眼眶湿润了,你的心疼极了。

家里一切优越丰硕的条件,让你不再为了生存而奔波劳累。你的脸色,精神气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妈妈,我下周有家长会。你能来吗?”美喜拽着顺子的衣服说。每次开家长会,美喜都好难过,因为妈妈要上班。

每当这时,顺子都会很艰难地抉择。一边是单位里很多工作等着她去做,一边是美喜满脸期望的眼神。每每这时,顺子总会有点沮丧和难过,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确实不易。

家长会如期举行。那一天,春光明媚。顺子坐在一大堆家长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因为她是女的。好像开会的大部分全是男人。不过,顺子依然神定自如,面带微笑专心聆听老师们的讲解。

心如止水,对于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来说再合适不过了。那就是顺子,而你这个美喜的父亲却已不再重要。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