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好文《行走在城市角落的蚁族》无戒微小说连载


职场好文《行走在城市角落的蚁族》无戒微小说连载
心情大好的杜月,脸上的忧云渐渐散去,那张美艳的脸上绽放着笑容,惹得店里的客人们垂涎三尺。尤其那红色高开叉的旗袍,更是让杜月的身材一览无余,她本就瘦,穿着旗袍倒有一种江南女子的风情。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杜月被要求去陪酒了。每一次周航都会替杜月挡掉,只是这一次任凭周航如何说,那个有些酒醉的中年男人就是不依不饶,坚持让杜月为他们斟酒,眼睛色眯眯地盯着杜月,像狼盯着羊。

杜月看见点头哈腰的,脸上卑微的笑容,眼神冰冷的周航,很心疼。那男人看起来四十出头,肥头大耳,头顶只有几根稀疏的毛发,看起来滑稽可笑。掂着啤酒肚,撒泼的样子,让人觉得厌恶至极,带着暴发户的低俗和浅薄。

周航说:“哥,她是迎宾,不能走,我会安排服务员上去帮你斟酒。”

那个男人看了一眼周航,嘴里发着恶臭,对周航恶狠狠地说:“我今天就要她给老子斟酒,你看着办。”


“哥,她是新来的,什么都不懂,我安排你一个老员工给您服务,你看怎么样。”

“不行,老子就要她斟酒。把你老板叫来,让你员工倒个酒,你这推三阻四的,我要投诉。”

“哥,您先坐,我给老板打电话。”

那中年男人眼睛里露出不屑,看着杜月说:“小妹妹。过来陪哥哥,陪好了哥哥,比你这里天天站着强多了。”

杜月看中年男人,鼓起勇气说:“好啊!哥,你先回去,我这就来。”

中年男人这才满意的笑着,踉踉跄跄向包间里走,边走还边说:“快点来哦,我等你。”

杜月站在厕所的镜子前,看着自己,再一次厌恶这张脸。她决心去陪酒,她看见周航为她那般卑躬屈膝,心像猫爪了一样难受。

就在她要走进包厢的时候,周航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脸色铁青地问:“杜月,你干什么去?”

杜月愣在原地,伸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看着周航说:“我去倒酒,不就是倒个酒吗?有啥的。”

周航脸上再次出现初见时那严肃地样子,看起来有些可怕。“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给我立刻回去。”

就在杜月转身要走的时候,那个男人从包间出来了,看见站在门口的杜月,喜上眉梢,用一种近乎于淫荡的声音说:“妹子,进来啊!”

周航还想说什么,门却被重重的关上了。站在门口的周航焦急的转来转去,一整个上午都如坐针毡。不停地向上菜的服务员打听着包间的情况,有好几次都是自己亲自端菜进去。他看见站在一旁的杜月,神情自如,未曾饮酒,心才稍微放下了一点,两人眼神交错,带着无尽的无助。

周航退出包间,把自己和杜月放在两个世界里。

杜月看着那一群吃肉喝酒的男人,嘴里讲着低俗的黄色笑话。身边坐着打扮妖艳的年轻女子,女孩们仰起高高的头颅,努力的掩饰着骨子里的自卑。浓妆,精致的水晶指甲,瘦若无骨的手指缠绕在男人的身上。撒娇卖萌的样子,像极了男人们的宠物,她们看杜月的眼神里有轻蔑和趾高气扬。

杜月默声的站着,看见有人没酒了,会乖巧的过去添上。她的腰上出现了一双肥胖的手,杜月强作镇定退了一步。桌上的男人们相视一笑,像是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他们的酒越喝越多,后来那群男人几乎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他们的手频繁的出现在杜月的大腿上。旁边的年轻女人看见杜月的时候,多了几分敌意,借着这份敌意杜月退出了房间。

她听见身后还有喊她的声音:“妹子别走,再陪哥喝一杯。”

看见从楼上下来的杜月,周航冲到她的前面,牵起她的手带着她进了办公室。

周航看着楚楚可怜的杜月,心碎了一地。他把她紧紧地拥在怀里,像是要把她揉碎了一样,杜月把头埋进周航的胸膛里哭了。

周航的眼睛出现了一层薄雾,模糊了他的双眼。到底需要多强大,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周航把头埋进她的头发里,两个人就那样静静地站着。

他未曾问起包间里发生了什么,她也未曾说起这件事。他们只是这样相拥着,在最无助的时候紧紧地靠在一起。

那天周航跟杜月说:“你能不干这个工作吗?女孩子干这个没有太多的出路。”

杜月看着周航,沉默了许久说:“我想想,我再想想看,或许你说的是对的。”

她在周航的脸上落下一个吻,然后走了。周航看着杜月离开的背影,心毫无预兆地疼了起来。这样的他们会不会有未来啊?我亲爱的女孩。周航想起了家里的三间土房,想起了还在上学的弟弟妹妹,整个人的情绪变得更加低沉了。

他站在大街上看着心爱女孩远去的样子,想起她脸上的无助和悲伤,想起自己的无能。一拳重重的砸在眼前的这颗大树上,手背上一片血红,他眼睛也没有眨一下。行尸走肉般的走在大街上,好像又该给家里打钱了,九月弟弟妹妹都要上学了。用左手摸出手机查了查短信,只有5000块钱,好像还差好多。他拳头又握紧了几分,血顺着手指流了下来,落在地上,开出美丽的花。

杜月坐在房间里画画,这一次她的画板上出现的不是周航,而是一个在大雾中的女孩,女孩只有一个侧脸,眼睛里带着迷茫和恐惧。

她看着画板,看着画中女孩,突然哭了,带着对未来的恐惧,对生活的失望。

她把头埋进双腿之间,眼泪一滴滴的打在地板上带着回响。脑子里不停地会出现那双肥胖的手出现在自己的腰上,大腿上,心中一阵阵恶心。周航眼睛里的失望,无助,都让杜月觉得难受,整个人像是被推进了万丈深渊,周围寂静孤独,她无助的站在原地,找不到方向,找不到出路。

房子响起敲门声,杜月没有理睬,接着手机响了,外面的敲门声更急促了。

她用尽全力站起来,打开门,看见站在门口抱着一个大西瓜的杨帆。他一抬头就看见她泛红的双眼,整个人立马不淡定了。扯着嗓子问杜月:“你怎么了,是那个混蛋欺负你,我去找他算账去,妈妈的。”杜月看着杨帆骂骂咧咧的样子,白了他一眼,有气无力的说:“不关他的事,是工作上的事情。”

杨帆这才淡定下来,看见梨花带雨的月妹妹这个样子,杨帆心那个疼啊。

他说:“工作怎么了?”

杜月说:“我不想干了,但是不知道要什么,很茫然。”

杨帆说:“这么点小事,你哭个啥?”

杜月没有接话,只是静静地坐着,过了好一会,她才慢悠悠地说:“杨帆,你说生活咋这么难,有时候感觉怎么选择都是错。”

杨帆拿着一个小刀,边切西瓜边说:“苦久了,感觉也没有那么苦了。再难也比以前强。”

杜月看着杨帆,像是获得什么力量一样,状态渐渐恢复过来了。

杨帆继续说:“我爸坐牢那年,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不过都过去他都死了,真好。”

杜月突然想起了杜建国,他义无反顾的离开,留下她们孤儿寡母的那些年,妈妈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无论如何,我们总比以前好多了,生活再难,我们的心都是自由的,不是吗?月月。”

杜月接过杨帆手里的西瓜说:“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像个哲学家。”

然后两个人都笑了,并排坐在床上吃西瓜,房间很热,头顶的风扇咯吱咯吱地转着,那风里带着热浪,丝毫感受不到凉爽。

杨帆抹了一把汗说:“这狗日的天气能把人热死。”

杜月安静的吃着手里的西瓜,没有接话。杨帆继续问道:“月月,你真的打算换工作了。”

杜月扔掉手里的西瓜皮,沉思了片刻说:“帆子,我不可能永远给人做服务员,这样我有什么未来。”

杨帆盯着杜月看了许久说:“这才是我认识的杜月,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让你这么一说,或许我也该换工作,这工地确实太累了,我有时感觉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意义。”

杜月说:“也是,你干的那个活真得太累了,你是该考虑换换了,你还年轻,还有很多机会。”

这次轮到杨帆沉默了,看见沉默的杨帆,杜月顿时来了兴趣。

拿着画板画了起来,画板上出现了一个漂亮的男孩子,沉默着,那样子很让人心疼,睫毛很长,那双大眼睛里带着冰,毫无温度。

杨帆看着画中的自己,笑呵呵的说:“月月,你说我怎么这么帅。你看咱两是不是天生一对。”

杜月拍了杨帆一巴掌娇嗔道:“没个正形。”

杨帆长得很漂亮,有着男人的英俊也有着女人的柔美,算是一位美男子。可惜了1米六几的个子,带走了他所有的光彩,让他变的普通,不起眼。

杨帆小心翼翼的把那张画收藏起来,可劲地夸杜月的画得越来越好。
8月初,杨帆和杜月双双辞职了,此时西安城正值盛夏,两人在40多度高温下来回奔波着,寻找合适的工作。

相关信息
  • 微小说《情伤》最新章节他要和我结婚

    微小说《情伤》最新章节他要和我结婚

    2018-12-12 13:20:44

    微小说《情伤》最新章节他要和我结婚他说:小果我们结婚吧?我不想患得患失的守着你,我想要余下的生活里有你。他灼热的目光直直地看着我。“可是我理想的生活,没有你,才是幸福。”我冷酷又坚决。他的眼神忽而有了狠厉,直接把脸颊埋进我的颈窝,使劲地嗅着,我把自己往床的角落里缩了缩,躲避着他的纠缠。...

  • 柔情委婉微小说|蜗牛小姐和独角兽先生

    柔情委婉微小说|蜗牛小姐和独角兽先生

    2018-12-12 11:13:40

    柔情委婉微小说|蜗牛小姐和独角兽先生 1
    熬了好几天的夜,艾小漫终于校对完超人气漫画家独角兽的同名漫画,她伸了个懒腰,困顿极了,一头倒在床上,睡着了。一觉醒来下意识去摸手机,妈呀,都下午三点了,顾晓漫睡了整整10个小时,肚子在唱空城计,她才强烈意识到自己饿到不行。艾小漫一骨碌起身三分钟穿好衣服拿着手机钥...

  • 青春校园微小说《满天星》精彩赏析

    青春校园微小说《满天星》精彩赏析

    2018-12-11 15:15:07

    青春校园微小说《满天星》精彩赏析像一朵花,既怕长于路边,不见天明,又怕草木深深,看不见天涯。1她叫何夕,喜欢看书与绘画的安静女生,有一段时光里,她名声大噪,只是她喜欢的那个他,不瞧他一眼,渐渐地,她又回到最初安静的生活 。高二那年,何夕绘制了一幅校园清晨油画图,得到省级青少年绘画大赛一等奖,省长亲自颁奖并夸...

  • <strong>恐怖微小说《一根头发的自白》全文</strong>

    恐怖微小说《一根头发的自白》全文

    2018-12-10 14:11:24

    恐怖微小说《一根头发的自白》全文01我是一根头发,靠吸收主人的烦恼存活。我的主人非常漂亮,但却有各种各样的烦恼,因此拥有一头乌黑顺滑的长发。人前她总是面带微笑,可回到家却像变了个人,甚至会用修眉刀片划伤自己的手臂。伤口触目惊心,但她却像什么都没发生,兴高采烈地打电话问男朋友几点回来吃饭。主人的...

  • 玄幻灵异微小说《阴阳客栈》李念结局如何

    玄幻灵异微小说《阴阳客栈》李念结局如何

    2018-12-10 13:44:16

    玄幻灵异微小说《阴阳客栈》李念结局01失去儿子一个月的李念躺在床上,面色土灰,两眼凹陷,看样子病得不轻。今天一天,汤水未进。他反反复复自责,是自己的过失弄死了儿子。儿子去世后,这个家就剩下孤零零的老人,没有人说话,没有人照顾。就这样,老年伤子的打击让老汉一觉不振。邻居见李念数日不出家门,常常过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