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后一个小学同班同学——小强


我的最后一个小学同班同学——小强

我跟小强认识可能有十六七年了。

小强约莫是我二三年级的时候转来我们班的,说实在的因为刚开始那会儿我跟他接触并不算多,所以基本上没啥印象。到了后来,《四驱兄弟》热播,基本上所有的男孩子都迷上了迷你四驱车,我也不例外,一辆“魔鬼司令”在手,感觉自己仿佛是动画中的人物一般。

有天放学后,我在学校门口和几个同学拿出各自的四驱车比划,突然有个人拍拍我的肩膀,回头一看,是小强。

“你这个,是魔鬼司令吧?”小强兴冲冲地问我。

“是的,你也玩四驱车吗?”

“当然!”

小强脱下书包,从书包里拿出一台四驱车,看上去金光闪闪,相当酷炫。

“好酷!”第一次看到这么骚气的四驱车,我不免有些吃惊。

“这可是搭载了金超霸马达的,很厉害的!”小强挥了挥手上的车子,“哪天有空一起去跑一跑啊!”

“好!”

没过多久,我妈单位搞活动,组织员工家里的孩子在杏花公园参加迷你四驱车比赛,我妈问我有没有小伙伴也玩这个的,可以一块去,我第一时间想到了小强。

到了比赛开始的那天,小强拿着他的“豪车”来到了现场,我很快就被淘汰了,但是小强的车一鼓作气杀入了决赛,最后还拿到了冠军。

后来小强说,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得奖。


小学毕业后,和很多同学都失去了联系,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没有手机号,又没有QQ什么的,填的同学录上基本都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只有住得近的几个小伙伴还时有来往。

初中上了一段时间以后,因为数学成绩不好的原因,在外面补课,结果第一节课刚到班里,就听到一个人跟我打招呼:“嗨!这不是帮帮吗!”

我转头一看,居然是小强。

 

“得有快两年没见了吧,怎么你也在这上课?”

“哈哈,说来话长,留个电话号码给我,以后常联系啊。”

 

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去找小强玩,小强家离我家住得并不算太远。坐车约莫也就二十多分钟。有时候我们一起去游戏机室打PS2,有的时候我们会到他爸妈的店里面去看影碟。

小强家里有一件东西对当时的我来说是稀罕物——电脑,我到现在还十分清晰地记得,有一年暑假,我们在他家一边玩GTA罪恶都市,一边吃冰镇西瓜,那真的是一段非常惬意的时光。

再到后来升到初三,学业日渐繁重,逐渐地也就不再频繁地到他家去玩,不过因为都办了手机的缘故,联系起来倒也方便。


中间可能又过了个一年多吧,中考考得一般,上了个一般的学校,消沉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和小强连电话也来往得少。就这样过了一年左右,突然有一天小强打电话给我,说是搬家了,让我到他的新家坐坐。

小强的新家离他原来住的地方不远,但是空间大得多,我们两个坐在阳台的吊椅上一边喝汽水一边闲聊。

“我觉得这一切都没什么意思。”聊着聊着,小强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我先是一惊,因为这不大像是他会说的话,接着我又疑心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

但我再转念一想,说到底可能也就是对未来的一些迷惘罢了,毕竟,按照大多数家长的眼光来看,小强(或者说我也是)都算不得是什么好学生——成绩不佳,饱食终日,无所用心。

所以我想了想,没说什么。

可能是看我没接话,小强摇了摇头,又笑了笑,接着一口气把瓶中的汽水喝完了。


再次见到小强,可能又过了三两年了,那时候我高考也已结束,正准备去一个离家三百公里的地方上学,小强突然给我来了电话,原来是看到了我在社交网络上发的信息。

“听说你要来我C城念书啊?什么时候来?咱们小聚一下吧!”

“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到那里去?“

原来我们之前一次见面后不久,小强就因为学习成绩不佳,被送到C城的一所私立封闭式学校念书,一去就是两年多。

再次和小强见面,他的头发留长了,还留了一些胡子,全身上下充斥着一股沧桑感。两人说的话似乎较之此前,又更少了一些,我们找了一家小餐馆,一面吃饭,一面有一茬没一茬地瞎聊着。

吃完饭后,我们走出餐馆,那时候大概是十月份,渐渐地起风了,天气渐凉,我不由裹紧了外套。

“下次再见。”

“啊啊,下次见。”

互相道别之后,我们便各自走上了返程的道路。

这大概也就是我和小强最后一次见面。


后来没多久,微信逐渐兴起,也加了他的微信号,但是终究没有再聊过天,起初我们还会给互相的朋友圈点赞,后来逐渐也略去了这样的社交活动。后来好像他自己开了家小店,当上了老板,我呢,毕业回到家乡,开始了在人海中浮沉的生涯。

也许当时和所有的同学一样,我们并没有想过终究有一天我们会彻底断绝了联系,就像小强一样,大家都找到了自己生活的轨道——又或者没有,只是这找寻轨道的途中已经不再有这个人物出现罢了。

到了最后,小强终于静静地躺在了通讯录里面,变成了从任何意义上来说的,我的最后一个小学同学。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