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里最后一个穿上运动鞋的人

班里最后一个穿上运动鞋的人
在暑假前的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突然发现自己被运动鞋包围了。起先还有同村的毛小亮陪着他穿青布船鞋,但自从上个星期天毛小亮的姐姐在城里当服务员回来,毛小亮的脚上也变出了运动鞋。杨雷觉得毛小亮变了,爱踢腿了,总是有事没事在自己眼前晃他的鞋。

毛小亮变没变,不得而知。但杨雷在心里决定不再把他当最好的朋友,他甚至故意在别的同学面前露出鄙夷毛小亮的意思,就连毛小亮被吓尿裤子的秘密也添油加醋地说了出去。

毛小亮呢,下了课还是照旧找杨雷玩,他坐在杨雷同桌的桌子上,一只脚蹬着地,一只脚踩着凳子,张牙舞爪地说着中午和别人打球的事,说到高兴处笑得全身乱颤,那只穿着白色运动鞋的脚也在凳子上一通拍打。杨雷撩了声“撒尿”,走了。毛小亮也不理会,继续和其他凑热闹的同学掰扯。

杨雷站在茅坑旁,气呼呼地想:“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运动鞋么,谁稀罕!以前还不是穿我剩下的!”出来也不回教室,和别的同学坐在小广场上玩起了棒子老虎鸡。


图片发自极乐轩

毛小亮并不知道杨雷的想法,何况他又外号“三呆”呢。下了学,打了饭,依旧跑到有杨雷的地方吃,依旧能笑得乱颤。周五放了学还是推着自行车,等杨雷磨磨蹭蹭地从车棚里端出他的大杠自行车来。杨雷是出了名的大力气,自行车往地上一放,破铁架子和旧轮子振得直晃荡。杨雷有意不跟毛小亮一起,出了校门就飞身跃上车子,也不坐车座,站着将自行车扬尘踩走了。毛小亮虽然呆,但并不傻,这个时候也觉出有问题了,却不知道为什么,便猛追上去。

毛小亮追杨雷,十三年来没有追上过一次。

毛小亮和杨雷同村,同岁。说同岁,其实中间几乎差了一年,杨雷生在年头,毛小亮生在年尾。这一年的差距使得杨雷几乎比毛小亮高出一个头去。杨雷长的人高马大,皮肤黝黑,厚嘴唇,大眼睛,双眼皮。他的眼睛不是一般的大,两颗核桃一样突在一张圆脸上,看什么都让人以为是瞪着。眉毛和头发都是密密黑黑的,尤其是那头发,不仅厚密,长得快,且硬,像向上的刺。每隔半个月,杨雷的妈妈都要在院子里操着一把剪刀咬牙切齿地在他头上好一通忙活,累坏了不少剪刀。后来,杨雷就获得了花两块钱去镇镇上理发的特权,这让那些还在妈妈剪刀下苦熬的伙伴们羡慕了很久。


图片发自极乐轩

毛小亮则和杨雷处处透露着不同,他虽是村孩子,却生得细皮嫩肉,头发带着天生的自来卷,总是羊毛一样贴在头皮上。毛小亮妈妈死得早,在毛小亮记忆里压根没有妈妈的影子,邻居们常开玩笑让他叫杨大娘妈,因为吃她的奶最多。毛小亮也不愿意,他虽然喜欢大娘,但大娘不是妈。大娘是杨雷的妈。毛小亮和杨雷从小玩到大,一起放羊,一起上学,一起边放羊边上学,毛小亮是杨雷的尾巴,也是弟弟。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