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长裙挡住和男主做_压抑不住这个蠢蠢欲动的心

 闺蜜的男朋友掀起了我的裙子

与男友分手后我开始放荡,五年的恋爱,就这样分手,一向乖巧内敛的我,开始放荡起来,说说我和闺蜜男友的事吧,在闺蜜和她这个男友在一起之前,我已经认识这个男人了,可是那时候我心有所属,所以看不上别的男人,但是如今一切都不相同了,我只想不断地征服男人,不管是谁,至少都想试一试,闺蜜和我毕业后,在同一个城市工作,因为要好,我们一起合租,所以,他的男友也经常在我们住的地方出没,我觉得自己很变态,可是就是压抑不住这个蠢蠢欲动的心。

一步步地迈向了勾引的淫荡之路,并且开始实施我的勾引计划,那天闺蜜不在,刚好我在拖地板,闺蜜的男友回来了,我赶紧把衣领拉低一点,露出我的乳沟,都说女人的胸部像海绵,挤一挤还是有的,何况我是快到C罩杯的那种胸部,不是很大,但是贵在胸型还不错,然后我卖力地拖地,他看见时对我笑了一下,并没有直接回房间,而是坐在大厅里,然后看着我拖地,我知道他正在慢慢地上钩,我故意把胸口朝着他,白花花的胸部摇坠着,我自己看见都欲望难耐,更别说对面这个有点寂寞的男人了。
女主长裙挡住和男主做

他突然对我说:有没有看见小惠(闺蜜名)?我说:她是你女朋友,你都不知道她去哪里,我怎么知道啊?我起身瞧着他的眼睛。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今天去找同学玩了,所以不知道她今天去向。我其实知道闺蜜今天回家了,家里有点事情,所以匆匆忙忙回去了。哼,这是多好的机会啊。没办法啊,我身体很寂寞,所以有点失去理智。拖地板的时候,因为地板有一些发丝,我只好俯身去捡,这时候我整个胸部除了乳头,完全呈现在他眼前了。

我故意做得很缓慢,以展现我骄傲的曲线,并且让他可以看得清楚。我明显看见他不好意思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男人嘛,都是视觉动物,何况我的身材比闺蜜好了不止百倍。由于是夏天,出了满身的汗,衣服紧贴着我的身体和屁股,这是一场香艳的勾引,我知道自己有这个实力。我只是需要被证明,他就那么一直坐在客厅,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可是我地板也拖完了,能露的也都露了,还想这么样啊?正当我说我要去洗澡的时候,另外一个室友梅子回来了。

我们是一个两房的套房,我和梅子一个房间,小惠和她男友一个房间。我赶紧拿着衣服去洗澡间去了,闺蜜的男友也说他回房间玩电脑去了。梅子是一个长相普通,工作普通的女人,全身没有一点特色。除了那胸前的那两坨肉非常有分量外,她的四肢非常短而肥,大概就只有155左右,可是胸部却起码有Fcup, 我都怕她走路因为大胸部而失重摔跤。不过最近她交往了一个性欲似乎超强的男朋友,经常约她出去打炮,一回来还得跟我形容整个过程。

有时候她也把男朋友叫回家来,我是正常的上班族,梅子是在超市上班,有时候上晚班,有时候白天休息,所以她就有机会在白天的时候和她男人在我的床上翻滚。所以我常常晚上睡觉的时候想起来自己的床上白天有两坨肉在滚,还留有蛋白质的痕迹,真的有点恶心。可我也不好意思说她什么,她去年才毕业的,和我们一起住了也快两年了,我怕说了她会记恨我,我不想把宿舍关系搞差,我是那种做事比较谨慎的人。

梅子拿起她的情趣内衣就说要出去了,我们都知道她又要出去疯狂了。她常常跟我说她男人不是带她去便宜的小旅馆,就是去海滩,还有一些公园。她男人说便宜的小旅馆的床做起来的时候吱吱呀呀的,仿佛要塌了,让人很刺激。她们还总是支一个帐篷在海滩上做爱,大家都知道帐篷的顶是露天,所以他们在傍晚海滩上还很多人的时候就开始做,这样也很刺激,因为害怕路过的人探过脑袋来看。至于公园,他们就更不要脸了,铺一个地毯,找一个灌丛就开始。

说这些的时候,梅子总是满脸幸福,想到梅子这样普通的女人都可以享受这么刺激的性爱,我怎么就在这里寂寞呢?我看着梅子出去了,闺蜜男友也回到自己房间开了电脑开始玩游戏,我拿着衣服进了洗澡间,洗澡间是公用的,玻璃有点透明,可以看见里面的人洗澡的动作和影子,闺蜜也挺信任自己男人的,都不怕她男人看见我们洗澡的模样,我关上门,把水龙头的水开到最大,用以提醒他我开始洗澡了,之后抹沐浴露时关掉水龙头后,竟听不到他打游戏的声音了,正奇怪他哪里去了,一转头吓了一大跳。

门口有个人影就站在那里,动也不动,这个发现却突然让我感觉很刺激。但是又有一点担心,虽然说我今天是故意要勾引他的,但是我并没有心理准备去发生一些实质性的东西,我只是想证明我有吸引男人眼光的实力而已,他不会强奸我吧?不过,转念一想,反正他也看不见,反正他也是有那个心没那个胆的和别的男人一样的闷骚男罢了。想着想着,我自己却明显感觉身体和内心都热了起来,于是一边抹着沐浴露擦着身子,一边故意尽我所能地摆出有曲线的姿势。当我再把水龙头对着下面的时候,竟然体会到了刚才一种莫名的快感。

我想门外的小张应该也觉得很香艳吧,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时那么冷冷的我居然还有这么风骚的一面,洗好了,我穿上了透明的睡衣,故意在里面没有穿内衣,闺蜜男友看出来我已经在穿衣服了,所以赶紧跑回房间去了,我开了洗澡间的门,看见他正儿八经地看着页面,其实就是在发呆,什么也没做,就是背对着我,他应该是很紧张吧,刚刚才看完一场现场洗澡秀。我看了看他,站在他门口问:小张,晚上我吃什么啊?他回过头来,居然红了一脸,说:随便吃什么吧,你吃什么,我给你去买。

他的眼睛盯着我的胸前看呢,我说随便吃点什么,他说下去买饭,然后就快速出去了,看来他也是个嫩手啊,我一时觉得很没劲,觉得自己对不起小惠,就让这个勾引到此结束吧。我转身回到了房间,看着自己透明睡衣裹着的身体,这分明就是一副很美的躯壳。我要把它给自己的丈夫,给自己最爱的人,我不能这么作践自己。对的,我不能继续放荡了。打开抽屉,我想拿电吹风想吹干头发,这时候我却看见了梅子的私人物品。

老天啊,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东西,以前老听梅子跟我提她男人怎么用这个挑逗她。当时觉得恶心死了,但是现在,我却很想拿起来尝试一下。于是,忍不住诱惑,我把自慰器轻轻放在两腿之间,下面很快就有了感觉,我的身体也跟着器械的震动扭曲了起来,前所未有的刺激和爽快,原来自慰这么奇妙,真后悔没有早点开发自己。正在我渐渐步入佳境,直达高潮的时候,门外的一闪而过的人影,打破了我所有的自我安慰。如果我是男人,被这个一吓,应该早被吓得阳痿了吧。

原来是闺蜜的男友走回自己房间了,天啊,那刚才他不是看见我的模样了?我以后还怎么活啊?他自己知道就算了,要是告诉闺蜜,我还怎么在朋友前面抬头啊,毕竟我还是个大姑娘啊。我根本来不及有更多的心思去想后面的事情,我赶紧把睡裙放下来,走到小张门口,估计脸也是红得要死,我扭捏地说:你怎么回来了?他很紧张地翻着钱包,支支吾吾地说:哦,忘了带钱,回来拿钱啊。我说了一声哦,想转身回房,又想说不定他也只是很快走过去,没看到呢。但是还是不放心,又回身过来结结巴巴地问:“你刚才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我怎么没听见你开门声啊?”

他显然很慌乱:“我…出门就发现没带钱了,然后转身就回来了…还在客厅喝了一下水…”由于紧张,他说话非常吃力,这让我们双方愈加尴尬。我像个犯错的小孩,默默地转过头去深吸了一口气,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镜子。这一看真是把自己的魂都吓没了。我的脸红得不得了,裙子下面已经湿透了,最可怕的是半个乳房还露在外面。原来刚才我光顾着过去问他,也没整理一下自己,在床上自慰之后,裙子的吊带都跑到前面来了。那刚才岂不是被闺蜜的男友看看光光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禁不住地问自己:我真的有那么饥渴吗?我这都做了什么啊?我以后还要不要脸啊?!!而闺蜜男友却已经不知不觉地到了我的身后。闺蜜男友突然在我身后发出声音:“你…你还吃饭吗?”我想到反正今天已经无地自容了,那不如就撒开心放肆一次吧。我略微撒娇地说:“现在好饿。”说完后我发现这句话实在太具有勾引的意思了。饿,肚子饿,还是身体饿?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而寂寞且闷骚的闺蜜男友听完我的话,突然伸手过来要抱我,他把我一把拥入怀中,说:“其实我一直喜欢的是你,每次看见都很想和你多说几句,可是每次你都冷冷的。和小惠在一起,也是为了能多看你几眼,也是能和你在同一个屋檐下。你和我好吧,我会好好待你的。”他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唧唧歪歪的话,我的魂吓到九霄云外去了,这就是我的勾引,他真的被勾引了,现在我要怎么收拾这个残局,我要怎么办?

于是我们破罐子破摔,“你要知道,每次和小惠做爱,我都把她当做是你。”他又在我心乱如麻的时候加了一句,我的心脏又颤抖了一下,内心其实很害怕,怕小惠骂我,怕失去闺蜜,我愤怒地推开他:“你在瞎说什么啊,你跟小惠在一起跟我什么关系啊,你发疯别来玩我,我受不起。”他见我发飙了也吓了一大跳,手足无措地说:“可我喜欢你有错吗?你难道不喜欢我吗?不喜欢我你能这样信任我吗?你能这样光着身子一般地走来走去吗?”是啊是啊我喜欢他吗?我自己也问了起来,不不,我不喜欢他,我只是想要挑逗他,我不喜欢他,我只是想要征服他。不不,我不喜欢他,我只是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

我回神来望着小张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没有爱,只有欲,一种因我而燃烧起来的欲望。他一边说着:“我知道你需要我。”一边低头吻住了我,他的舌头在我的嘴里不断地搅动,没用的我真的就这么浑身发热起来了,忍不住地回应他,抱住他。他估计是受到了鼓励,将我整个人揉进他的怀里,我故意把身体靠近他,他可以很明显地感觉我的乳头顶着,他动手撩起我的裙子,很容易地裙子就被脱掉了,就在这时,我突然对他说:要我!一下子被刺激到的他在很短的时间把我扔到了床上。

现在整个房子只有我们两个,只有我们两个寂寞的人,他不断地亲吻着我的耳垂,揉搓着我的乳房,我也把手伸到他的下面,挑逗着他的小弟弟,我们两个人都感到了仿佛久旱之后的强烈饥渴,不断探索着对方的身体。正当他兴致勃勃地要进入我的时候,天杀的他的手机响了,而且是一直响,断了又响,我让他快去接电话,他不想去,仍旧在下面卖力地挑逗着,可是我却已经没有了欲望,最后他起身去接了电话,我坐在他身上一直舔他的乳房,搞得他讲话的声音都颤抖了。

“……我刚才在忙,没听到嘛……什么,你在门外?哦,我给你去开门。”小惠,回来了?我的老天啊,我都做了什么,我疯跑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小惠进来后,我已经穿好衣服和平常一样看着电脑了,她扑到男友怀里:你讨厌,按门铃按天也不开门,打你电话也不接,我还以为你房间里养了女人呢!而此刻看着撒娇而无辜的小惠,我真是紧张死了。闺蜜男友随便解释了一下,然后就说要玩游戏,从我们俩面前消失了,小惠说自己回来出了一身汗,要去洗澡了。

我这才送了一口气,赶忙又跑会自己的房间了。回了自己的房间,还没关门,闺蜜男友就跟过来了,我说为了小惠的幸福,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吧,但是他却坚定地对我说,只要我愿意跟他在一起,他可以马上和小惠分手,虽然觉得这个男人十分无耻,但是还是有点小感动,禁不住一时恍惚,他的嘴马上就亲了上来,我也头脑不清晰地把舌头伸了出来,两人居然大胆地扭抱在一起。

突然有什么东西在地上打碎的声音,很大很刺耳,我和他同时清醒过来,转头,小惠穿着睡衣站在门缝后面,眼神幽怨,天啦,我们居然没有把门关紧,小惠居然看见我们接吻了。之后,小惠一句话也没说,回自己的房间收拾了东西,我和他都没有去阻止,因为我们知道一切都不可挽回,只能静静地听到小惠关上大门,迈着绝望的脚步出去了,这应该是今生我最后一次听到小惠出门的声音了吧,我想。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