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像只野狗残忍地追着我,我在深渊万劫不复


绝望像只野狗残忍地追着我,我在深渊万劫不复

老父亲打来电话,问询了雷天赐的情况。雷天赐是他的女婿。女婿身体不太好,家境相比其他几个子女要差点。他就特别关心些。何况,女婿多年前就没了自己的父亲。他不关心谁关心呢?女儿米一凡一向大大咧咧,想必是不太容易做到体贴入微。我同意。

说起雷天赐,也是个有点与众不同的孩子。出生时,正是六月天,出奇热。热到什么程度呢?离他妈妈预产期还有半个月,他就迫不及待出生了。他妈妈热得坐不住,到处溜达,溜达得就像水里捞出来一样。然后肚子就开始痛,剧痛,难以忍受的痛。“不行了,我恐怕要生了。”生他时,疼得呼天喊地。他奶奶就说,媳妇儿,媳妇儿,忍着些,别招了雷公公。。。“就让雷公劈死我好了,我不生了不生了!”雷公恐怕怜香惜玉,没舍得,就“咔嚓”一下震慑震慑这个不怕死的女人,雷天赐就来到了世间。雷天赐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他本来是姓章。为了纪念这一天,更姓了。

雷天赐在家排行老二,兄弟三,一个妹。孩子多,父母又忙于生计,对孩子完全是放养式教育,无奈之举。母亲常年病病歪歪,哼哼唧唧。雷天赐和哥哥很懂事,早上上学,都是自己做饭,不谈营养,不谈口感,填饱肚子就行。没有一丝怨言。尽管没有家人的精心照顾,雷天赐的学习成绩那是没得说,出类拔萃,名列前茅。尤其数学,年级第一无人撼动。初中阶段,雷天赐的大名那是响彻整个学校。你要说你不认识雷天赐,那你是白混了。

你以为雷天赐只是学习好?那你就错了。学习好的人多了去了。能学习好还能会打架,打得人心服口服的可没几个。雷天赐是其中一个。而且是个头儿。他不出名谁出名?打架也是要讲策略的。哪能蛮打?策略没有头脑能行吗?肯定不行。雷天赐有的是头脑。你是不是只有一个脑袋?他浑身都是。哈哈,当然不是妖怪了。他浑身有的是心眼。鬼点子多。要我说说他辉煌的历史?我问问他。“天赐哥,可以吹吹牛不?”得,他说“一边去!”没办法,他说不行就不行。谁叫他是我大哥,比亲哥还亲的大哥。你说我废话多?我就是废话多。我外号就叫“废话篓子”。我是谁?他媳妇,米一凡。你不信?“哥,我是你媳妇不?”他点头了。我只能抱歉地对你来个欧式的耸耸肩。

“爸,他情况有点不太好。”我能有什么办法?日子就是过到了现在这份上,一不留神我们成了“负二代”,欠了一屁股的债。不是他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是我们的问题。我们都不会过日子。所以,怎么说呢?既是他的问题,又是我的问题,最后成了我们的问题。我很想推卸责任,但事实摆在那,狡辩是没用的。我无力带他去好的医院看病,就只能想着银行会不会大发慈悲,借给我三瓜两枣。结果银行不买账,我信用太差。他呢?比我好不到哪儿去。我们都曾经优秀,如今全成了渣。罪过罪过。

“那怎么成?等下我打两万到你卡上,先看再说。如果不够,你弟弟那儿我跟他说,他不会不想办法。千万不能拖。越拖麻烦越大。听到没?要抓紧!”要是有地缝,我立马钻进去,再也不出来。老父亲已经快七十,我都奔五了,还让他老人家操心。。。我活得太失败。我们活得太失败。着实羞愧难当。我何尝不想凭借自己的力量,体体面面带着我的天赐哥去医院。可我兜里已经没有几个子了。而我又怕他万一有个什么好歹,得了不治之症,需要很多很多的钱,我又拿不出,多难受。没有比无能为力更令人痛苦了。我只想着我自己的无能,却忽视了最痛苦的该是病着的人,他承受更多的煎熬和身体的折磨。曾经的天赐哥变得也愈发卑微和无助。

没多久,弟弟联系上了医院里外科水平最高的一位医生。我们带着老父亲的两万块去了医院。心里是没底的。万一。。。弟弟见到我们后,第一句话就是,不要考虑钱的事,缺多少他负责。我这姐姐当的,太垃圾。我们在弟弟的带领下,见到了主治医生。万万没想到,医生那么年轻,大概也就三十多岁 ,博士后,副主任医师。说话非常沉稳。了解了一些问题以后,做了大体的分析。分析偏向不好的方面。我的腿是软的,身子是软的,而两条腿是灌了铅的,几乎挪不动步。嘴唇发干,舌头发苦,满嘴苦水。恐惧已经占领了我,阳光是一点也透不进来,我废了。绝望像只野狗残忍地追着我,令我不能呼吸,坠入深渊。我在深渊万劫不复。

我已经吃不下饭了,心中堵上了一面厚重的墙,压得喘不过起来,米粒成了我的敌人,我拒绝它进入我的喉咙,我的喉咙已经失火。那火不是别的,就是绝望。只能勉为其难喝一点点的汤。如果不是怕倒下,我真的就什么也不吃了。天赐从早上更是米水未进,早就饿得两眼冒金星。他说,吃,干嘛不吃。死,也要做饱死鬼。他吃得很多,他真的饿了。我看着他吃。心里酸酸的,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好强装笑颜。

我们办理了住院手续,正式入驻三十四病区,肿瘤区,73床。73床的位置不错,靠近一扇大窗,相比较明亮。明亮的窗户连接起了疼痛的病区和温暖的外界,给人某种希望,觉得没有被完全遗弃。没有被遗弃的感觉真好啊!你还属于正常社会的一个分子,你不是废物,你还有得救,你还有能力作出自己的贡献,无论是家庭还是社会,你存在着。存在就是价值。谁都不希望自己是个毫无价值的废物点心。我和他,都不想。

第二天早上,还是禁食,不能吃任何东西,水倒是需要喝得很多,因为要有充足的尿液,便于检查。等啊等,从醒来到八点半再到十一点,才轮上。做了CT加强检查。下午三点才能拿到报告单。天赐哥快要饿得发慌了。赶紧去餐厅吃饭。餐厅人满为患。虽然也热闹,可是远远不如外面的餐厅。不是饭菜不好,而是气氛。如果可能,谁愿意到这儿吃饭?山珍海味也吃不出感觉来。如果可以不在这儿,家里的清粥小菜也是美味非凡。无法选择。你得在这儿解决你的吃。食之无味。食之有味,你得健康啊不要来这儿。能做到吗?不知道这儿的医生护士怎么想,我是不能待长久的。时间长,我一准抑郁。可是生老病死,谁能逃得过呢?

短暂的午休过后,我醒了。不是自然醒。是被人推醒的。我以为是天赐。结果不是。是一个哑巴小伙。我认识他。不,我不认识他。我只是见过他。昨天在等待区,他拿着一支笔和一张纸,手里比划着。我自然不懂他的意思。我识字。“爱心捐助”。需要签名。我记得我没有零钱了。我就不好意思地摆摆手。他没走。笑微微地望着我,很灿烂很友好。我就又找了找。给了他二十。无论真假,就冲着他能笑得那么灿烂,二十块算什么。我估计要是身上装个千儿八百的,怎么着也给他一张大红钞。女人是拒绝不了友善和帅气的。我不能免俗。

但这次我恼火了。他居然在我睡着时请求捐助。我睡着,不该被尊重一下吗?还打扰!岂有此理。我心情不好,哪里还想到他如何如何?我意思,我昨天捐过了,我要睡觉。我气鼓鼓地表达我的不满。他领会了,尴尬一笑。离开。我还在气。怎么可以这样?是啊,怎样可以这样呢?看心情。不是看别人需要。有些人,终究是自私的,永远打着自己的算盘。譬如我。我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高尚伟大。装什么大尾巴狼呢?虚伪。

时间到了三点。可以去拿上午的检查报告了。心中忐忑不安。仍然要去。我在天赐进检查室时,念叨了99遍阿弥陀佛。我相信心有所想,福有所报。菩萨会怜悯她的子民的。一定会开恩。到了自动打印报告处。太神奇了。条形码一扫,机器开始工作。不一会,所有片子和报告单就打印好了。省时省力,方便快捷。感谢这些设备的研发者,你们真是了不起!了不起的还有互联网。去餐厅吃饭,带手机就好。你想吃什么,吃多少,付款时,手机微信一扫,结束。还想怎么样呢?还能怎么样呢?无人知道。只有做不到,没有想不到。人的创造力,无极限。不是吗?无人驾驶,无人酒店,机器人已经开始走入普通家庭。。。这一切,解放了人类,人类会活得更加轻松自如。

“怎么样?”我问。

天赐没有回我的话,而是自言自语骂了一句。我更加紧张了。他都能看出有问题,问题一定非常严重。我不敢问也不敢想了。后来他又笑了一笑,嘴里嘟囔几句。我算听明白了,基本没事。被我狠狠踢了一脚。吓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还装神弄鬼。欠踢。我仔细看了看,检查报告是乐观的,没什么太严重的情况。急忙跟那个博士后医师联系,他说这些只能仅供参考,最关键,看活检,也就是病理分析。嘱咐我们抓紧时间去做穿刺。心,又塌了下来。塌了还得再提上去,没有心气,走不了路。

医院真的很大,里面就像迷宫。即便有提示,我还是跟路痴一样,找不到需要去的地方。穿刺结束,租了个轮椅。人家都告诉我怎么走怎么走,我还找得那么艰难。轮椅租到了,又找不到那个检查的科室,找不到他。像只没头苍蝇乱推乱闯。正晕头转向时,听到有人叫唤我。我才在黑暗中找到了天赐哥。医生已经下班了,灯也关掉。他就在黑暗中等我。等了我近半小时。我不是废物谁是废物。推他回到病房,再想那个租轮椅的地,一点概念也没有,头脑装了一下子的浆糊。被他取笑很长时间。我只有干哼哼。谁让自己这么没用?

检查的医生告知,四个工作日以后,报告出来。是吉是凶。最终揭晓。肿瘤科,就是非凶即吉。三十四病区,令人胆寒,又存希望。谁是幸运的那一个,取决于那一个有没有得罪阎王大人,取决于平时有没有烧好香,不是菩萨的香,而是自己的香。善待自己了吗?善待自己的身体了吗?善待自己的灵魂了吗?善待世界了吗?善待世界上的一切生灵了吗?如果善待,永世平安。

三十四病区的雷天赐,我们一起祈祷吧,阿弥陀佛!希望和你长长久久下去,悲喜与共。不离不弃。给个面子。我是米一凡,等你好消息。

相关信息
  • 神啊,我自我自深渊向你呼喊,《音乐教室的幽灵》短文赏析

    神啊,我自我自深渊向你呼喊,《音乐教室的幽灵》短文赏析

    2018-12-01 15:21:39

    神啊,我自我自深渊向你呼喊,《音乐教室的幽灵》短文赏析


    周末的校园凄清了许多,四楼音乐教室的更是如此。这儿窗门紧闭,自从第二件命案发生后,这里已经成了同学们的禁地。但这不是我来这里的目的。阶梯教室门口,穿着绿色工作服的保洁阿姨,正弓着身子抓着拖把,将那地板来来回回地又拖洗一遍。我躲在角落偷偷观...

  • 一个悲伤绝望的短故事《杀人路口》

    一个悲伤绝望的短故事《杀人路口》

    2018-11-05 09:15:02

    一个悲伤绝望的短故事《杀人路口》
    1吴老二今天心情很不错,工头给他多发了200块奖金,他去买了几瓶啤酒,和工友们一边喝,一边扯皮:“老二,有钱了不出去打一炮吗?听说那小丽对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