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分的人最终会重逢,百转千回之后缘来还是你

有缘分的人最终会重逢,百转千回之后缘来还是你
有缘分的人最终会重逢,百转千回之后缘来还是你

缘分真的很奇妙,或许领一扇门里面,就是那个对的他。

姐上个月搬了家,她给了我一个地址,叫我自己回去,姐和姐夫带着孩子出去旅游了。

2栋1单元,1601,我拖着笨重的行李坐电梯上去,终于走到了门口。以他们的一贯作风,钥匙应该放在门框上凸出来的那里。我伸手去摸钥匙,突然屋内有狗叫,我姐没告诉我她养了狗啊,“怎么没有钥匙啊?”我嘀咕。只听“吱”的一声,门开了,我没站稳,差点扑到人身上,幸好我的手还抓着门框。

我慌张站好,“你是谁呀,怎么会在我姐的家里?”

“我想你是走错了,这是我家。”他身后的萨摩耶探出可爱的脑袋,睁大眼睛盯着我。好吧,在这昏暗的灯光下我还是看清了他的长相,我居然有想劫色的想法,我支支吾吾地说:“2栋1单元,1601,没错啊,601……”

“这里是6楼,你姐姐家应该是,16楼。”

“哦哦……不好意思啊,打扰了。”

“没事,回去吧。”听着他慵懒疲倦的声音应该打扰到他休息了吧,我又转头给他说:“实在不好意思。”他点了点头,意示我没事,他真的很好看,温文尔雅的感觉,在这雨夜中让人感觉温暖,就这样一人一狗目送我离开。

到了姐姐家,赶忙洗个澡,褪去这身湿衣服。我躺在床上想,刚刚被他看见不会以为我是小偷吧,唉,丢死人了。

翌日清晨,天空还是灰蒙蒙的,昨天淋了雨,我感觉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找了一圈,家里都没垫肚子的,除了纯牛奶,拿起看了看又放下,不喜欢。楼下正是买早餐的时候,走到店门口就看到昨晚上我走错门的那个人了。

“嗨,好巧啊,这顿早饭我请吧,昨晚上是在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这顿就当我赔罪了。”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我觉得这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应该挽回我在他心中的第一印象。

“不用了,老板,一共多少钱?”

“给你添麻烦,又劳你破费,更不好意思好了。”我是真的不知所措,美色当前,要不要接受啊,还是推脱一下在接受呢。事实上,我直接说了一句,“谢谢啦。”然后就屁颠屁颠地跟在他身后出去了。其实以前看见长得好看的我会多看几眼,但是绝不会搭讪,但是看见他,我就忍不住了,难道沉睡在我体内的色心终于要爆发了吗,天啊,千万不要,不然他会以为我是个很随便的人吧。

“请问这附近有药店吗?”我望着他的脑袋,他真的好高,我才到他下巴那里,我还要仰着头和他说话。“走吧,我也要去拿点药。”他一只手牵着狗,另一只手拿着早餐,好想时间就停在这一刻,我突然想起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一刻形容他再适合不过了。

我拍拍自己的脸,“乔言蹊呀乔言蹊,不要花痴了,你才见过人家几面啊,就这么迷恋人家,万一人家有爱人呢,唉。”

“你每天早上都要去锻炼啊?”一进电梯我就问他,避免尴尬。

“嗯,只有长假的时候会每天早上跑跑步,平时在学校不会。”他看着雪白的萨摩耶,抚摸着它的脑袋。

“那你还是学生咯。”我心里有点雀跃。

“我在大学教书。”我心情又低落下去,这一上一下的感觉很不爽,就像坐跳楼机一样,超重又失重。

“叮”6楼到了,我跟他说了一句拜拜,目送他的背影离开,直到电梯门关上,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就焉了。

乔二:“薇姐,我昨晚邂逅了一个男神,但今天发现我和他的距离好遥远。”

雨薇微:“男神?长得咋样,距离?你们相互了解过啦?”

乔二:“没,单相思,而且我只知道他是大学老师。”

雨薇微:“乔言蹊,别告诉我,你对那个男的有感觉了。”

乔二:“嗯……不清楚。”

雨薇微:“快给我讲讲经过,我给你出出主意。”

我把昨晚的经过给白薇说了,“别出什么主意了,就当是一次美丽的邂逅吧。睡一觉世界更美好!”然后我就大头呼呼大睡了。

浑浑噩噩在家待了几天,全靠外卖度日,在手机上投简历找兼职,毫无音讯,难道这个暑假就要荒废过去吗,我又在兼职网上发起猛烈攻击,终于有家公司叫我去面试了。

面试时间是早上9点到12点,我收拾好就坐地铁去往面试地点。面试的地方叫东恒大厦,23楼,等我到那里,面试的人很多,准确说是被诱骗过来的很多,专门骗我们大学生,交钱办卡,再上岗的套路,我还还没踏进门倒头就走,因为看见有人被骗过。时间还早,只有到处逛逛了,东恒大厦的下面就是一片商业区,有一条很出名的商业街,外地来的游客很多,自从高二暑假来C市玩住在姐姐家,几乎年年暑假如此,要在姐姐家住,只是她今年搬家了而已。高考完的暑假没有去毕业旅行,还是在C市四处游荡,但大多数时间都会在4号线某一站站的新华文轩看书。这家书店没多大变化,还是我喜欢的那个风格味道。今天是星期一,人不是特别多,但毕竟是暑假,小孩子很多,我找了一本书,坐在角落里慢慢看起来。我一看书就会入神的那种,等我觉得全身麻木的时候,都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了,现在才觉得肚子很饿。出去找了一家常去的饭店,刚刚点好餐,又看到了住在楼下的男人,他带着一个细细的黑框眼镜,一身休闲装,背了一个黑色的双肩包,耳机在耳朵里还没取下来,完全看不出来他是老师,反而像个学生。我默默走到他身后,等他点好了餐,我及时伸出了手,抢在他前面把钱给了。

我笑着说:“好久不见,又遇见你了,这顿饭我请吧。”

他也没说啥,默默收起手机。“老师,这边来坐吧。”我把他带到靠窗的位置。

“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我叫夏之庭。”他的眼睛黑白分明,透过镜片也挡不住他眼睛的星辰。翩翩君子,温文尔雅,感觉真突然在花痴上面又加了几分仰慕和崇敬。

“夏老师,我是N大的大二的学生,我叫乔言蹊。夏老师你在哪个大学教书啊?”

“C大。”

“当年我也想考C大来着,就是分数没考够,唉,可惜了我高二那年还泡在C市的书店呢。”

“那谁知道你有没有看其他书呢,比如与考试无关的。”我一脸震惊地看着他,的确高二那年没忍住看了其他书,我低下头辩解,怕让他看到我的囧样“没……啊”夏之庭弯了弯嘴角,但又压下来,“我开玩笑的。”我盯了他一眼,埋头狠狠的扒饭。

缘分就像一场龙卷风

一周后,姐姐和姐夫回来了,没想到缘分真的太奇妙了。

“桐桐,有没有想小姨啊?”我在沙发上逗他玩儿。

“有。”桐桐已经三岁了,我在C市读书,虽然离得远,但周末有空就会来这边和桐桐玩儿,这个小侄子真的可爱得我爱不释手。

“但是桐桐想大白了,还想夏叔叔。小姨带桐桐去找他们。”桐桐用非常渴望的眼神看着我。

“姐,大白和夏叔叔是谁啊?”

“夏叔叔叫夏之庭,你姐夫的大学同学,大白是他养的一条狗,这次搬家碰巧就住咱家楼下。”

天上是会掉馅饼的,还不偏不倚地砸中了我。

“你姐夫上班还没回,我现在要做晚饭,言蹊你把桐桐带到他那里去玩一会吧,待会顺便再叫夏老师上来吃晚饭。”

“好的。”我心里雀跃,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登堂入室了。

“桐桐,我们走吧,下去找你的……夏叔叔。”

夏之庭开了门,看到我到是一点都不惊讶,桐桐倒是不客气,叫了声就跑进去抱大白了,我还是客气的和他打了声招呼,“夏老师,真的是好巧啊。”

“是挺巧的,进来吧。”桐桐早已占领了他自己的地方,落地窗前的地毯,有些玩具,大白就安静地躺在旁边,慢悠悠得摇着尾巴。

夏老师的家里是简单的欧美风格,主要是黑白灰,但客厅有一些张扬的红色,阳台上养了一些绿色植物,还放了一台电脑,专门用来打游戏的,和姐夫的电脑看起来一样。

“坐吧,喝水。”夏之庭把水递给我。

“谢谢,对了,待会叫你去吃饭。”

“嗯,周栾城给我说过了。你是乔微雨的妹妹。”他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

“夏叔叔,小姨,陪我搭积木。”桐桐拿个玩具跑过来。

“桐桐,让你小姨陪你玩儿,叔叔要去做我的作业了,待会再陪你玩。”

“好吧。”桐桐脸上有些委屈。夏之庭长腿一迈,进了一间屋子关上了门。

“桐桐,你觉得夏叔叔是怎样的人啊,?”

“夏叔叔是好人。”桐桐小心翼翼地搭着积木。

“夏叔叔会带桐桐吃好吃的吗?”

“爸爸妈妈和我到了这里,夏叔叔就在这里了,有时候爸爸妈妈没在家,就让夏叔叔带我玩儿。夏叔叔可好了,给我买吃的买玩具。”桐桐奶声奶气地给我说。

我撇嘴一笑,姐姐和姐夫他们真是佛系,自己玩儿把孩子丢在一边。

陪桐桐玩了一会儿,就到晚饭的时间了,夏之庭还没出来,我走到门口,敲门会不会打扰到他啊,但是要吃饭了,算了还是叫他吧,毕竟吃饭最重要。夏之庭比我快一步开门,“上去吃饭了。”“嗯。”

“姐,姐夫和夏老师关系很好啊?”

“你怎么知道夏之庭是老师啊?”
有缘分的人最终会重逢,百转千回之后缘来还是你

“其实在你们回来之前,我们就见过很多次了,准确地说是偶遇。”我都不知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是上扬的,但我姐注意到了。

“夏老师现在是单身,没有爱人,也没有喜欢的人。”我姐坏笑。

“跟我说这些干嘛,我又没那个意思。”我有些懊恼,心思这么容易就被看出来啦?不会吧?

“是吗,叫他们吃饭。”

“姐夫,夏老师,开饭啦!”

他们在阳台上聊天,也不知道聊啥,笑得挺开心的。我心里想,我夏老师的侧颜怎么会这么完美呢。

我又好不羞耻地笑了,“小姨,你在笑什么?夏叔叔长得很好笑吗?”桐桐这句话刚好被走过来的夏之庭听到了。夏之庭压制住自己的嘴角,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淡定地坐下。

“之庭,你学校的事情搞定了吗?”姐夫问。

“已经提交了资料,开学出结果。”夏老师就坐在我的对面,我心里感叹,夏老师真的好厉害,要申请讲师了。

“想当年我们大学的时候天天宅在寝室打游戏,现在都是成家立业的人了。”

我姐插一句“现在不也打游戏吗?”

姐夫:“现在和以前能比吗,我们都这么大的人了,偶尔打一下放松嘛。”

夏之庭:“是啊。”

“夏老师,所以你要加把油咯,到时候你生个女娃娃,就和桐桐定个娃娃亲。”当姐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呛了一下,然后望向夏老师,他忍不住笑了,“我没问题啊,但是到时候你别后悔。”

“放心,不会的。”姐夫很自信。

“言蹊,下学期怎么打算的,考研还是工作啊?”姐突然扯到我这里来。

“嗯……暂定考研吧。”我看着夏老师犹豫地说道。

“暂定?”

“当年能一次考上C大多好啊,有夏老师的照顾,还不愁工作。”我有点悲伤,为啥要看这么多课外书耽误我学习。

“我一直在C大读研读博,现在是讲师,如果你下学期决定要考研的话,我可以帮你辅导某些课。”夏之庭突那说出这些话,我有点受宠若惊。

“真的啊?”

“嗯。”

“那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姐说。

我有点害羞的说,“那就麻烦夏老师了。”

“刚刚不是还说暂定吗?夏之庭一句话就把你拐跑了?”姐夫不可思议的问我。

“没啊,还在考虑。”我心虚地说。

打扰夏老师日常

第二天晚上我就等不及去找夏老师了。

“夏老师,我考虑清楚了。我要考研,到时候要麻烦夏老师帮我补习一下数学了,我一直对数学不感冒。”

“进来再说吧。”

我正襟危坐,视死如归的看着夏老师,等着他的“审问”。

“这么快就考虑好了。”

“嗯,我想再充实一下我自己。”我轻声的说,生怕他看出我的心思。

“考研需要毅力的,如果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我可不想浪费时间。”

“夏老师,我保证,不会的,我一定会考上C大的。”

“认定了C大?为什么?”

“就是喜欢啊。没有为什么。”

“好吧,你有这个信心就好了。你开学就大三了,可以准备了。先想好你自己要考的专业。”

“好的,夏老师,先加个微信呗,在学校可以联系你。”

就这样,我就加上了夏老师的微信,把我高兴了一阵子,高兴归高兴,我还是很认真在准备考研的事情。

我暂时放下了暑假兼职的事情,花了几天的时间去书店找资料,有时候会以桐桐为借口去夏老师家串门,直到我姐实在看不下去了。

“乔言蹊,我儿子就被你拿来当追男人的道具了啊。”

“哎呀,桐桐在为我的终生大事做贡献呢,以后还要感谢桐桐呢。”我坏笑。

“我想让爸也知道这件事?”姐威胁我。

“姐,不带你这么坑妹的。”

“谁叫你拐我儿子的。”

“哼,桐桐,小姨带你去玩儿。”我叫桐桐。

“别叫啦,桐桐才睡着。今天周六待会我和你姐夫要带桐桐去游乐场,过三人世界,你看着过吧。”

“好吧,玩得开心啊,我出门了。”

下楼的时候我还在想要不要找夏老师啊,但是这几天总是打扰他,他不会嫌我烦吧。楼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悠悠地走着,我一看是夏老师,就跑上去和他打招呼。

“夏老师,好巧啊。”

“不巧,你姐说你下来了,叫我等你。”夏老师今天穿的是白色短袖和黑色的长裤,背的上次那个黑色双肩包,而我是穿的白色上衣和过膝裙,跨了一个小包。我看我们的搭配非常合适,看起来像情侣装。我忍住不傻笑,心里乐开了花,和夏老师穿情侣装出门也是极好的。

“傻笑什么,还不走啊。”我屁颠屁颠的跑过去。

周六地铁上的人比平时少一点,但还是很多。我和夏老师站在一个角落里,他时刻把我护着的,生怕别人把我挤到了。被人保护的感觉真是好啊。

“夏老师,你觉不觉得我们今天穿的好配啊,像情侣装,是不是太有缘了。”夏老师闷声没回答我,难道害羞了?我又问他。

“夏老师,你真的是老师吗?但是看起来好像学长哦。”

“我和周栾城一样大。”

我在心里算了算,姐夫28,夏老师也是28,比我大7岁。

“夏老师,我以后可以去蹭课吗?”

“我的课堂对任何人开放。”地铁里很吵,但我还是能听见我的心跳。

“夏老师,我们去哪里啊。”

“书店。”

“是人民公园的新华文轩吗?”

“嗯。”

“老师经常去那家书店吗?我以前也经常去,说不定我们以前见过呢。”我开玩笑的说道。

“或许吧。出来了就不要叫我老师了。”

“那叫什么?”我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

“夏之庭。”

“不行啊,你可比我大几岁,这样不好。”

“又没大多少。”他说了一句,可是我没听见。

书店人不少,我本想拿些小书看的,但是看到夏老师那张冷冰冰的脸,打消了这个念头。

“夏老师要看什么书?”

“先给你挑几本书,你在学校先看着。”难道夏老师专门给我挑书的吗,这样想我难掩笑意,差点没告诉世界,男神居然亲自给我挑书了。

“当然我还要买几本书的。”夏之庭又说。

我尴尬地咳了一声,“那先去看看吧。”

夏老师就给我挑了几本英语,他说英语先积累着,等考试大纲出来了再买其他资料书。给我挑好了之后夏老师就带着我去了3楼,3楼的书是小书散文杂志之类的。我的手又痒痒了,想看这些书。“夏老师带我来这里看书啊。”

“嗯,你现在3楼逛逛,我去4楼找本书。”

“嗯,夏老师快些去吧。”夏老师站在电梯上,看着他的背影也觉得是谦谦君子,温文尔雅,估计在学校爱慕他的人很多吧。

我找了一本书就坐在我以前喜欢的那个位置上,慢慢看起来。

夏之庭找完书下来习惯性地向那个位置看去,坐在那里的身影与以前那个看书会咯咯笑的那个女孩重叠了,只不过短发长成了一头乌黑的长发。夏之庭开始相信缘分,他心中几年挥之不去的身影兜兜转转地毫无预兆地就再次出现了。

我还没注意到夏老师何时坐在我对面的,我这个位置还挺隐蔽的,他就悄无声息的就坐在我对面了。

我压低声音给他说:“你怎么找到我的啊,这个位置这么隐蔽。”

“我找了一会,你看书太入迷了,而且你这包这么显眼,放在桌子上很容易就看见了。”他把包递给我,很优雅地把书放在桌上,一页一页仔细地看着。夏老师看书的样子我只能用一个很俗气的字来形容,帅。我看看周围,有的女生都转过头来看着他呢,她们一定以为我们是一对。我又盯着夏老师傻笑起来。夏之庭皱眉,对面那个花痴又在对着他傻笑,要不要好好看书了,他咳了一声,传来翻书的哗哗声。

看书太入迷也不是件好事,以至于夏老师叫了我几声我都没感觉,还沉醉在书中的故事里,直到他站在我身后,俯身看我的书,我被他吓到了,他的呼吸声就在我的耳边,我感受到他身上的热气,毛孔无限放大,脸和耳朵都很烫,这种姿势好暧昧啊。夏之庭看出来我害羞了,站起来。“走了,吃饭。”

“哦哦。”我慢慢站起身,跟在他身后,还没从上一刻缓过来。

我第一次来这家饭店,环境清幽,很有雅致,就餐的人也很多。夏老师带我坐在窗边,他似乎也很喜欢窗边。

“夏老师,你以前谈过恋爱吗?”我好奇的问了一句,但是不敢看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盘子里。

“嗯,但是不合适就分了。”

“你会追女生吗?”

“是她先追的我,谈了一个月就分了。”

“肯定是你不会讨女孩子喜欢,她和你在一起可能太无趣了。”我打趣到。

“当时正在准备考博士,就没怎么理她,她是以前班上的宣传委员,挺活泼的。”夏老师很淡定,像是讲着与自己无关的事。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她的追求啊?”我不明白,既然自己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因为她长得像一个人。”夏老师看着外面,我盯着他的侧颜,远方好像有他触不可及的东西一样……本来还想继续问的,但是不礼貌,万一提到了他的伤心事了呢。

饭后,我们坐地铁回家。“夏老师,下午干什么啊。”

“午休,然后回学校。”

“不是还有几周才开学吗?”

“学校有事处理。”

我还想问的,但是这样追问感觉好像妻管严,我逼迫自己停下来。夏老师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他莞尔一笑。

“夏老师你笑起来很好看的,以后多笑笑嘛,虽然你严肃的样子很好看了,但你笑起来可是迷倒一片少女啊。”

“难为你有那些想法了。好了,下午你就别乱跑了,睡会就学习学习吧。”

“好的,学生谨遵师命。”

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想着和夏老师出去的时间,觉得自己又傻又好笑,和夏老师在一起时,就想一直看着他,一晚上不见就好想见他,哪怕偷偷看上一眼也觉得很满足,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下午给夏老师发了一条信息,问他吃饭没有,直到晚上10点多才回消息,他说他才回来。我坐在沙发上盯着手机傻笑。

“小姨,你盯着手机笑什么呀。”桐桐就坐在我身边。

“桐桐,我在给你找小姨夫呢。呵呵呵。”我把他一把抱过来。

“谁是小姨夫?”桐桐一脸天真的问我,我现在说可能会把他吓到,我说:“小姨正在找呢,等小姨找到了给桐桐说好不好啊?”

“嗯!拉勾勾,小姨一定要找像夏叔叔一样的好人,长得好看。还给桐桐买好吃的还有玩具。”我和他拉了勾,“好,但是桐桐,如果在外面有不认识的叔叔给桐桐买糖吃,桐桐觉得那个叔叔是不是好人呢?”

“爸爸妈妈说了外面不认识的给零食的叔叔是坏人,不能要。桐桐要被坏人抓走。”桐桐的小嘴一张一合,极其可爱。

“言蹊,你对夏之庭什么感觉啊?”姐姐把睡着的桐桐抱回房间,就在我房间来找我聊天了。

我抓着兔子耳朵,“我很喜欢夏老师,虽然认识才半个月,但是一天没见到他就会日思夜想的。我对他是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

“非他不嫁了?”

“反正就是喜欢他,始于颜值,忠于人品,陷于才华。”

“那你可考虑清楚了,表姐不反对你,但你要夏之庭那种清心寡欲的人可不好追啊。就你这长相,学校肯定有很多人追你吧。难道那些人都比不上夏之庭?”

“嗯啊。我主要看眼缘,夏老师就合了我的眼缘了。”

“好吧,夏之庭是我和你姐夫的大学同学,人品还是 可以保证的啊。”

“姐,你就别插手了,我自己来追,也先别给爸说,他那急脾气。”

“嗯。知道,可别耽误了自己的学习。”

“放心,我有分寸的。姐,早点睡,晚安。”

“嗯,明天我上班,桐桐再带几天,他奶奶就来了,你姐夫公司也忙,以后几天要天天加班。”

“嗯嗯,知道了。”
有缘分的人最终会重逢,百转千回之后缘来还是你

过了几天,白薇给我发消息叫我出去玩儿,我答应了她晚上出去。晚上7点多出门,还有余晖和晚霞,只有晚上出门才是不热的。到了和白薇约定的地方,我们先去逛了一会,然后去吃饭。

“薇薇,还记得我和你说的那个男神吧?”

“嗯,就你找错门遇见的那个,还恰巧是你姐和姐夫的大学同学?真有缘的啊。”

“是啊,经常碰到,现在都加了他微信,我在追他。”

“真的啊,人家可是老师诶。”

“老师怎么了,老师也是有七情六欲的,也会被感动的。”

“那你加油啦,我会做你坚强的后盾。”

“嗯,我是认真的。”

“乔言蹊,学校这么多人对你表白,你一个都看不上,偏偏有个男的能入了你的眼,人家却不喜欢你,何必呢,他的魅力真有这么大?”白薇有些好奇,看见我这痴迷样,越想看看那夏之庭是何许人也了。

“以后会见到的,他是C大的老师,以后可以去C大看看,见面的机会多得是。”

“在你的世界里,只有美食与美男不可辜负啊”白薇打趣我。

“我这种连初恋都没有的,自然要珍惜了。”

“言蹊,你自己注意点就好了,有志者事竟成,那个夏之庭会被你的真诚打动的。”

“嗯嗯。”和白薇谈了很多,她也是能在学校和我说说话的人了,我是个直率较真的人,而白薇成熟稳重,有时候挺依赖她的。出来后都10点多了,街上的人都已稀稀疏疏的,只有几家饭店还有些热闹。我和白薇在路边打车,突然有一辆黑色大众停在眼前,凑近一看是夏老师,他怎么会在这里?

“夏老师,你是要回家吗?”

“嗯,上车。”

“夏老师不用了,我们打到车了。”我摇了摇手机。

白薇把我拉到身后,“车还没打到,那就麻烦夏老师送我们回去了。”

我们坐上车,我倒是有点不好意思,白薇倒是大大方方。突然窗外又出现了个女人,“夏之庭,这么晚了,能不能把我顺路送回去啊?”我看那女人穿的紧身连衣裙,衬得身材极好,声音也娇弱,我是个男的也不会拒绝。

“不好意思,我们不顺路,你自己注意安全。”说罢开车就走了。

“夏老师,先把白薇送回去吧。”

“嗯。”

“夏老师,我似乎也和你们不顺路啊,你这样拒绝一个美女,倒是我们麻烦你了。”白薇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但我知道白薇绝对是故意的。

“无妨,我不熟,没必要。”

白薇是个自来熟,都是她问些问题,我就在旁边附和,他偶尔抿嘴一笑,但很快恢复不苟言笑的样子。夏老师和他系里的老师原来是来聚餐的,吃完开车出来刚好看见我们,我们两个打车,怕不安全,就开车送我们了。

我送白薇到小区门口,回来我伸手去开后座的门,打不开?我指了指门意示了一下,“坐前面来。”我愣了一下,原来是这个意思啊。我屁颠地跑过去,坐在车上,“安全带。”我连忙系好,他才开车走。

“夏老师,谢谢。”

“没事。”

白薇给我发消息。雨薇微:“言蹊啊,为了夏老师的颜值也不能放弃啊,你们俊男靓女的挺养眼的。”

乔二:“嗯嗯,我会的。”

雨薇微:“你什么时候跟他表明心意啊?”

我从来没有向夏老师表明那种心意,夏老师应该猜得到吧,但是他又没谈过恋爱,女孩子这种心思他可能不会察觉吧。我看向夏老师,他正在专心开车。

我欲言又止。

我回了白薇,“再等等,时机成熟再说。”

雨薇微:“小心没煮熟的鸭子飞了。”

C市真的是一个让人沉醉的城市啊,难怪每年来了这边都不想走了呢,窗外的霓虹景色倒退,只有窗子上的倒影我才能看得肆无忌惮吧。

小区外面树上的蝉聒噪,天气炎热也不好带桐桐出门,只有在家里给他煮些稀饭炒几个清淡的小菜。自从那天晚上见到夏老师之后,就很少见面了,见到了也是匆忙的打个招呼就走了。早上发个消息给夏老师,他一般几个小时才回,他除了在学校上课,偶尔也会外出做翻译。

假期过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一晃就过去了,转眼到了开学的日子。去学校的前天晚上,姐做了一桌子菜,夏之庭正好有空,也叫了他上来吃。“老公,给夏之庭发个消息吃饭了。”姐在厨房叫他,我跑出去,“姐夫,我下去叫夏老师上来。”然后一溜烟的跑下去了。几天没见夏老师,恨不得马上出现在他面前。

“小乔怎么了,这么激动?”周栾城问。

“人家好久没见他夏老师了。”

“夏老师?小乔她……”

“好了,待会就知道了。把菜端出去。”

我敲了门,一会才有动静。

“夏老师,你在睡觉吗?”我看他穿着家居服,头发也凌乱。

“嗯,下来班回来睡了一会。先进来吧。”

“夏老师最近很忙吗?”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的倦颜。

“还好,我收拾一下就上去吧。”外面的夕阳余晖透进屋里,微风轻拂,格外舒心。我淡淡的回了一句“好”

吃饭的时候桌上幸好有桐桐,缓解了桌上那个尴尬的气氛。

周栾城先说了话,“学校那事儿有结果了吗?”

“嗯,选上了。”夏之庭淡淡的说道,我心里是真的为他开心,脸上藏不住的开心。

“诶,夏之庭,你也老大不小了,你看我的桐桐都会打酱油了,你还不为自己考虑?”周栾城打趣地说道。

“我也有这个意思,你就不必为我操心了。”听到夏老师这么说,难道他有喜欢的人了吗,我顿时食不知味,看着他却又不敢问他,怕问出了是我不想知道的结果。

姐却开口问了,“是谁呀,我们认识不?是大学同学还是你同事?”

“夏叔叔,你不是喜欢小姨?”桐桐自己送了一口饭在嘴里。我看着夏老师,轻轻咳了一声,但又不敢看他的脸。

“桐桐为什么这么说呀,是夏叔叔告诉桐桐的吗?”姐坏笑地看着我,我也期待为何桐桐这样说。

“每次我和小姨在夏叔叔家玩儿的时候,叔叔出来接水,就会盯着小姨笑,但是夏叔叔平时不笑的,夏叔叔对喜欢的人才笑的。”

“桐桐,不是人家笑一笑,就是喜欢哦。”姐说着,我低下头,眼睛泛酸。

“谁说的,夏叔叔很喜欢桐桐和你小姨在家来呢,在家热闹。”夏之庭当时不想让我知道,后来才知道他说出自己心意之前忍了多久。

“桐桐马上要开学了,很久都看不到小姨和夏叔叔了。”说着说着眼珠子都挂在边边上了,看着实在不忍心。

“好了,小姨每个月都来看你的,陪桐桐玩儿的。”姐姐一把把桐桐报过来安慰。

“桐桐乖,小姨会来看桐桐的。”

吃了饭。夏老师和姐夫在阳台打游戏,我带着桐桐在客厅玩儿,看着夏老师打游戏都那么稳重,那他喜欢的女孩子是有多幸运。

“小姨,其实我很喜欢夏叔叔当我小姨夫的。”桐桐凑在我耳边,坏坏的。

“真是人小鬼大。”

晚上我约夏老师去书店再帮我选几本书,也要把自己的心意表明,我不想在这件事上做一直鸵鸟。

“夏老师,你第一次见我是什么感觉啊?”

“可爱活泼,让人忍不住注意你。”夏之庭轻轻笑了一声,盯着我看,好像在回忆很久以前的事情。

“我记得当时是我走错了啊,我对你的第一印象挺不好的吧。”

“一个月前,你可能是第一次见我,但我并不是第一次见你。”夏之庭的笑意深了,我有些迷惑,“你之前见过我吗?”

他拉着我的手,带我走去那个角落,那个位置是我常坐的位子。他意示我坐下,我懵懵的坐下,他坐在我旁边。

“当时我还在考博士的时候,暑假几乎天天去书店。那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她坐在那里看书看得很认真,但她会忍不住捂着嘴笑,我就好奇,什么书看的这么入迷呢,我往那边一站,原来是看着小说,旁边还放了一本5年高考,三年模拟呢。后来每个暑假都可以在书店呢见到她呢,有一年一个暑假只要我去她都坐在那个位置看书,她以前是短发,过了一年头发也长了,但其他的还是没变呢。”我眨了眨眼,原来他早就有意中人了,早在几年前都注意那个女孩的一举一动,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难受。

“直到半个月前,我又见到了她,她头发又长长了,看书还是看的那么入迷,我叫她几声都不答应,我就好奇她这几年到底看的什么书呢,看着书还是会忍不住发笑,我站在她身后去,书原来真的很有趣,难怪。”夏之庭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我听着他的话,抬起头来望着他的眼睛,哽咽地说道:“你几年前在书店碰到的那个人是我吗?”我难以置信。

夏之庭点了点头,“是啊,半个月前你坐在那里我已经认出了你。”

“夏老师……”我眼泪巴巴的望着他,感觉像一只哈巴狗。“你早就认出我了?”

“是啊,我以为以后都不会再见到了你,幸好今年又让我遇见了你,而且还在离我这么近的位置。”夏之庭替我擦了眼泪,我感觉他的手好烫,把我的脸也烧的烫起来。

夏之庭摸了摸我的头,我止住了眼泪,“万一你之前在书店看见的不是我,那你今天会答应我吗?”

“如果此时错过,我以后便不会再遇见另一个你了,独一无二的你。”

回去时我们就这样牵着手,慢慢地走着,现在真的不得不感慨缘分是多么的奇妙,几年前前我们还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这个月默默的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盯着他傻笑。

“笑什么?”他笑着说,刚刚都看着他一直忍不住嘴角的笑意。

“终于把你拐到手了。”我靠在他肩上。

“是我有幸遇见了你。”他的声音稳重有磁性,给了我安全感。我们四目相对,我闭上眼睛,以为他要亲我,但很久没动静。我睁开一只眼,他就笑着看着我。

“你干嘛?”

“我以为你要亲我。”

“脑袋瓜里尽想这些。明天你要去学校了,早点休息。”

“哦,知道了,夏老师。”

夏之庭送我到了家门口,我现在才开始恋恋不舍起来,我把夏老师拉到楼梯口,抱着他。

“快进去吧。”

我姐在家守株待兔,“谈的怎么样了?”

“嗯,姐,我们在一起了。”

“真的?他居然这么快就答应了?”

“姐,我和夏老师一切都是缘分啊,是我的真诚打动了他。”“我还不了解他,你这样追他他可不会轻易答应你,所以有其他原因他才会接受你。”

“其实他早就倾心于我了。”我把那件事说给了姐姐听,“缘分早就是命中注定的了,好好相处吧,时间还早呢。还有下学期不是要考研吗,可要好好学习,别总是想着谈恋爱。”

“好了,知道了,明天就要去学校了,我先睡了。”

“嗯,早点休息。”

早上才看到夏之庭给我发的消息,早上去他家吃饭。夏之庭做的早餐还是挺丰富。夏之庭把他的工作时间发在我手机上,说是来找他的话看看时间他有没有空,不然来了也是白等,看着他排得满满的行程,平时在学校上课偶尔出去赚点外快。夏之庭要回C大,所以他只能把我送到地铁口,然后我们依依不舍的告别。

我和夏之庭的异地恋日常

到了学校给夏老师发了条消息,说到了,问他那边怎么样了,过了好大一会他才发消息说一切都好,叫我好好上课,学习。

到了寝室她们都已经到了,“你们来这么早啊。”

玉清:“是啊,昨天就来了,要迎接新生了。”

苏雪:“小乔,先歇会吧,桌子上是我家里的特产,她们昨天都吃了。”每次放假回来,我们都会带家乡的特产来吃,寝室的都是吃货,这个带兔子肉,这个带烤鸭,还有很多,开学就是不愁吃。

“哈哈,我也给你们呢带了吃的。”

“哇,小乔,你每次带的东西都特好吃,你真是太好了了。”依依抱着我。

“每次开学给你们带的,你们连包装纸都能舔干净的,大家快来吃吧。”

转眼到了周末,终于可以去找夏之庭了,周五下了课就去搭车,周五晚上夏之庭还在学校,先去姐家。我给夏之庭发消息,叫他下了班给我说一声。

“等了多久了?”夏之庭看见我站在他的门口。

“刚刚才下来。”一周没见他,总觉得看不够。他开了门,大白就跑出来了,“大白,有没有想我?”大白露出他的舌头,摇着尾巴,使劲往我身上蹭。我站起来,夏之庭就摊开手站在那里等我,我跑过去抱在他怀里,“想我了?”他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格外安心,竟然鼻子有些酸,“嗯。”“我也想你了。”每天我们早上发个消息,他中午或者晚上才能回消息,有时候打电话,听着他的声音就睡着了。

“今晚上陪我?”他突然冒出这句话。

“啊,我得上去。”我抬头望着他,他莞尔一笑,“把你吓到了?开玩笑的,你姐知道了还不把我打死。”

“对,对啊。”“这是我家钥匙,你拿一把,明天我有个翻译任务,你就在我的书房看书吧。”“好。”他突然吻了我,当时我大脑一片空白,闭上了眼睛,这是一个毫无章法的吻,直到被吻到缺氧,咬了他一下,他才把我放开。

“这是你的初吻?”我问他。

“嗯。”他摸着我的头发,“我第一次吻女孩子。”我笑了一声。

在这安静的时刻,我姐的电话打进来了。

“言蹊,什么时候上来?”

“哦,马……马上。”

“我姐叫我上去了,我走了。”夏之庭握着我的手,细细揣摩.

“快回去吧。明天自己进来就是了。”

“嗯,夏老师,再见。”

好不容易有个周五老师都调课,才能到C大去听夏老师的课。幸好夏老师周末时会带我去C大转悠,我才能在上课之前找到教室。教室已经是人员爆满了,我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夏老师应该没看到我。

夏老师这节是法语翻译课,他在翻着PPT,时不时在和班上写几句,班上的同学都很认真的做笔记,我也把本子拿出来,听不懂,就在本子上画他的姿态。

夏老师说说法语真的很好听,这些人不仅是因为他的颜值,可能还是因为他的嗓音。

旁边的女生看见我画画,转过头问我:“同学,你不是我们班的吧?”

“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

“这很正常啊,很多女生都是冲着夏老师的颜值来蹭课的。”

“夏老师好受欢迎啊。”

“夏老师是我们系的门面啊,而且夏老师可也讲得好,这种老师不收下学生的膝盖真是天理不容。”女同学凑在我耳边说道。

“请最后一排右边第三位同学把屏幕上的这句话为我们朗读一下。”夏老师说完这句话,全班都往我这边看。不会这么巧是我吧?

“同学,老师叫的是你。”旁边的女生对我感到同情,第一次来蹭课就被无情地抽中。

我站起来。夏老师已经走到我面前了。

“夏老师,我可能不会。”我无奈的笑道,他肯定是故意的。

“你可以跟着我读。”我点了点头。

“Professeur, je me suis trompé.”

“Professeur, je me suis trompé.”我跟着他念,但我感觉不是上面的那句话。

“很好,我们继续。”

“同学,刚刚老师教我的是什么意思啊?”

“老师,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听课。”她说。

“这样啊。”腹黑的夏之庭。

等到下课,我先去校门口等他。他穿着黑色的大衣,风尘仆仆的跑过来。

“后面有没人追你。”我踮起脚理了理他凌乱的头发。

“前面媳妇在等我啊,不能让媳妇等久了。”我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这么腻的话。

“今天你嘴巴抹了蜜吗?”我忍不住笑。

“要尝尝吗。”他把脸凑过来,我用手挡过去,“夏老师,今天你流氓附体了啊!”

“乔同学,我只对你耍流氓。”

“走啦,吃饭。”他把我带在怀里,向那边走去。
有缘分的人最终会重逢,百转千回之后缘来还是你

晚上,书房里,夏之庭在弄他的翻译材料,我在看数学。看到密密麻麻的数字,我真的好想睡觉。

“困了的话就回去睡吧。”夏之庭不知什么时候坐在我身边了。

“现在几点了?”我有点迷糊。

“马上10点。”

“我一般周六才来C市的。”我意思就是今晚可以不用上去。

“先去泡个脚,然后去睡觉。”

“嗯。”我点点头,他同意我今晚住这里了?

等收拾好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没有了睡意,还有点紧张。

我躺在床边上,夏之庭也躺在床上了。

“你想晚上掉下去吗?”他一把抱我过来,按在他的怀里。

他给了我一个晚安吻,然后就关灯睡觉了。我是易寒体质,很怕冷,一到冬天,晚上睡觉脚都是很冷的,现在有了夏之庭,终于有人给我暖床。

你是最美的风景

这一年里,都是在这样平淡无奇却又温暖的琐事中度过。

一年后,在我自己的努力以及夏之庭的帮助下,我顺利被C大录取。我离叶之庭又近了一步,这一年虽然偶尔有些小分歧,但是还是被我们顺利化解。

夏之庭,谢谢你,在一起的时间,走过的旅程,消磨的时光,微笑后坚定的转身,从此变得聪明,之前那个我和现在的我之间的距离,被许多细小琐碎的事填充着,这些,都是你给我的爱。

我想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全文完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