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故事之:妈妈为了钱做小姐,她是自己愿意做小姐的么

听妈妈说,外婆死的那天眼睛始终睁着,本来晴朗的天空猛降暴雨。妈说,那是外婆不放心她,不舍得丢下唯一的女儿,老天都为她落泪了。

这么多年,从我开始记事就没见过爸爸的面,我隐隐感觉到妈妈有事瞒着我。当我一次次的和妈妈冷战,甚至在撞到她和其他男人苟合的时候,用最恶毒的语言骂她的时候,妈妈终于忍无可忍的告诉了我的身世。可悲的是无论我怎样脑洞大开也绝不会想到自己竟然是个私生女,而且还是被人唾弃的妓女的私生女。

一直以来,我以为爸爸抛妻弃女,或是妈妈为了别的男人甩了爸爸,却没想到真相居然如此不堪。

妈妈出生在穷乡僻壤,和外婆相依为命,确切的说,妈妈是个遗腹子,妈妈的爸爸也就是我的外公车祸死亡。外婆为了给妈妈一个好的生活环境,经人介绍和邻村的一个铁匠结了婚。铁匠姓刘,因为他脑袋大,大家都叫他刘大头。

刘大头三十多岁没结过婚,靠给别人打铁为生,外婆之所以嫁给他,就是因为他没有负担,而且还有点积蓄,养活母女两个人绰绰有余。当时妈妈一岁,外婆二十七岁。刘大头没有嫌弃外婆带着拖油瓶出嫁,相反却对外婆很好,外婆自然也和他一心一意过日子。

妈妈到了上学的年龄,刘大头把妈妈送进学校,同村的同学差不多都知道刘大头不是妈妈的亲生父亲,那些小朋友们总是跟在妈妈屁股后面唱着顺口溜:“叶巧妹的爹黑不溜秋,打铁打出个外来女,叶巧妹的妈白里透红,红配黑配出一对绿。”

是的,我妈妈叫叶巧妹,连这个名字都是个天大的讽刺和笑话。小小年纪的妈妈总是泪眼汪汪的蜷缩在教室的角落里,她觉得角落最安全,可以隐藏自己瘦小的身体不被攻击。外婆得知妈妈被欺负被嘲笑,总是笑盈盈的安抚她,并且告诉妈妈:“快点长大吧!长大了我们就离开这里。”听了外婆的话,妈妈每天吃饭的时候就多多的吃,想快点长大。

刘大头照样每天送妈妈去上学,妈妈从心底排斥他,觉得都是因为他,她才成为别人的笑柄。童年时的一幕幕在妈妈心里烙下深深地印记,直到妈妈十八岁的时候,才走出这个家。

外婆撇下刘大头,带着妈妈南下打工。初来乍到,人地生疏,外婆为了节省开支租了一间地下室的屋子居住。已经四十五岁的外婆找工作非常困难,只能拎着麻袋逛大街捡塑料瓶子。而妈妈去了服装厂上班,整天单调的流水线工作和少得可怜的工资让妈妈觉得在浪费光阴。

每当夜幕落下,华灯初上时,妈妈望着那霓虹灯闪烁的地方总是既感慨又迷茫。同样的青春年华,同样的花季少女,为什么自己却在泥潭里挣扎?
悲伤故事

最终,妈妈瞒着外婆,辞去工作,走进灯红酒绿的世界闯荡。高挑的身材,美妙的身姿,白皙的皮肤,都暴露着青春的光泽和朝气。妈妈由最初的扭捏到最终的开放使她的腰包鼓了起来,当然这一切都逃不过外婆的眼睛。

外婆语重心长的告诉妈妈,“做人眼光要放远一点,不能为了图一时的利,蒙蔽住双眼。”可是外婆的忠告却拉不回妈妈了,她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妈妈在不夜城里结交的男人都是多金的人,甚至还有公务员。她盯着那些对她有用处的男人不放,终于在妈妈二十岁的时候,等到了一个愿意包养她的土豪。她当然知道此人有老婆孩子一大堆,可她并不介意,从小穷困的妈妈向往的只是钱,还有那种被人尊敬高高在上的感觉。

土豪用一年八万的价格包养了妈妈,并租了一套房子。从此,妈妈的生活安定下来了,而外婆仍然住在地下室里,过着阴暗的日子。

偶尔妈妈也带着礼物去看望外婆,可外婆总是绷着脸,不给妈妈好脸色看。时间久了,妈妈也懒得再搭理她。

土豪一个月回来两次和妈妈住在一起,而妈妈才不会守着寂寞等他,她掐准时间便又溜回不夜城赚点外块,同行的姐妹们对她又羡慕又嫉妒。因此,妈妈的恶运开始了,一个叫薇薇的小姐和包养妈妈的土豪是老相识了,她告诉土豪,妈妈又开始做生意了,那天晚上,妈妈被土豪堵在包厢里。狼狈不堪的妈妈为自己辩护,声称外婆住院需高额的医疗费,求土豪原谅。然而,一记响亮的耳光让妈妈变成半个聋子。
悲伤故事

妈妈被打又被赶出来,之前说好的一年八万因为妈妈的背叛也打了水漂。只能再次回到潮湿的地下室和外婆苟且度日,但是四堵墙壁堵不住妈妈虚荣和高傲的心。她四处奔波,披星戴月的迎来送往使她看准了商机,而这个商机就是男人。

这次妈妈结识了一个政府机关的男人,这个男人不仅能保障她的生活,还能利用他的身份打掩护,同时妈妈也有前车之鉴了,政府官员不比土豪,土豪想打你就打你,想甩你就甩你。可政府的人就不敢这样对妈妈,因为妈妈手里有他嫖娼的把柄。

国庆节各娱乐场所掀起大规模的检查,妈妈和那个政府官员不幸被逮着,政府官员面对扫黄组吓得双腿哆嗦,他尽力为自己和妈妈开脱,并私下塞了一笔钱,这才保住他的仕途。经过这次的惊吓,他再也不敢光顾这个地方,可妈妈却拽着他不肯撒手。

妈妈露出狰狞的面目,要么给钱甩了她,要么离婚娶她。政府官员为了息事宁人,只好拿出一笔钱甩掉妈妈这个定时炸弹。妈妈拿着这笔钱另租了一套房子,和外婆分开了。

这套房子成为妈妈的避难所,也是她的经济来源所在地。妈妈开始联系客户,她的客户几乎都是事业有成有家的男人,她从这些男人身上套取了大量的金钱,当然她也满足了他们的欲望。男人们常说,家花不如野花香,妈妈就是那朵带刺又清香的野花,她的客人越来越多,有熟人介绍的,也有自己站在街上瞄准带回来的。

就这样妈妈周旋在男人中,他们付款买快乐,妈妈脱光陪淫欲。时光像流沙从指间滑落,黑白颠倒的生活让妈妈重新认识自己。她不愿意再干这种没黑没白没着落的事,夜深人静时,心里涌出莫大的悲哀,青春年华不知不觉的流失了。她想在这世上有个依靠,而男人们肯定靠不住。只有自己的血脉靠得住,于是妈妈开始物色目标。

她翻遍了记录本,找到一个官二代,还是个大学生。妈妈隐约记得这个人,容貌还可以,谈吐斯文而且有个聪明的大脑。妈妈好好装扮自己一番,约见了他。他似乎不记得妈妈了,可妈妈的美丽和风骚仍然使他心动,他在妈妈面前很快把持不住,挥霍了自己的精子,妈妈将他的精子从安全套里用针管拿出来保存在玻璃杯里,放进保鲜柜里。然后在他离开后,注射进自己的下体。

于是,我在妈妈的体内存活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我呱呱落地,我和妈妈一个姓,我叫叶灵。我出生的那天,正是百花齐放的春天,外婆死了,死在那间阴暗的地下室里,死不瞑目。妈说,外婆恨她也爱她。

我终于知道自己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原来品学兼优的我竟然有这么不堪的身世。我以为,随着我的成长妈妈可以为我从良,可她却依然为了金钱还打着为我挣学费的晃子,在男人的身下承欢。
悲伤故事

我厌恶的瞪着她失去青春光泽的脸,狠狠地往她脸上吐了口唾沫。“你真让我觉得恶心,就像吃了苍蝇般恶心到想吐。”我背着书包,摔门而去。妈妈惊慌的在后面追我,我连头都没回,我不想看见她那张恶心的脸,不管马路上急驶的汽车,我奔跑在汽车之间。

突然,身后响起汽车撞裂的声音,我条件反射般的回头,看见妈妈倒在血泊中,鲜血淌了一地,直到流到我的脚底,沾染了我的鞋子,周围聚集了很多看客,司机一看撞人了,马上踩油门逃之夭夭。

我缓缓蹲下,颤抖着手摇晃妈妈的身体,她半睁半闭的眼睛里涌出一滴泪,顺着眼角滚落下来。我这时才想起来,妈妈的耳朵听不清楚,为了追我才被撞倒。妈妈在众人的帮助下被送到医院,三个小时的急救使妈妈成了高瘫痪者。而我则背负着高额的医疗费,穿梭在大街小巷发传单,晚上再到酒吧推酒。精疲力尽的我托着疲倦的步伐到医院看望妈妈,得到天塌下来的恶耗,妈妈拔下氧气管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成了孤女,我一次次的问自己,妈妈为什么想死?高瘫让她不能接受,不能再穿漂亮的裙子,不能再陪男人欢乐,还是怕拖累我?答案只有妈妈知道,至于我,从来没感觉到家庭的温暖和母爱,只是发现了妈妈记账的清单,清单里有我的名字,九月九号叶灵两千元。

我想起来了,我看到同学们都换了智能手机,回到家就吵着闹着也要换手机,那天我妈从衣柜最底层拿出两千元给我。

相关信息